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284章 大海战六

“世昌,去问一下舰队行到何处了?”
“是,司令。”
“上帝啊,救命啊!”
这种火药爆炸形成的火焰,会像汽油着火一般四散流动,即使在水中都能持续燃烧一段时间。
布莱尔端着望远镜急忙观测,果然两方的距离相差甚远,船上装配的还是旧式的前膛炮。射程最多只有五百米左右,根本就对中国舰船造不成任何伤害。
船体四十五度迅速倾斜,根本就没有逃跑的余地。
“……”
郑大海出了指挥室,在甲板上观察在天上的星座,不断的在地图上四处标记。
郑大海温和的问了这个小传令兵一声,邓世昌聪明异常,什么东西都是一教就会,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乔志清会把他送到海军。
舰长连忙对传令兵下了命令。
指挥舰上乱作一团,到处是水手逃命的嘶喊。
欧文巴结的拍了个马屁,他本是东印度公司的高官。公司被英国政府解体后,这才投了皇家海军,如今才是上尉的军衔,急切想攀上何伯这个高枝,对海战谋略一无所知。
方才英国战舰集中火力,对准三艘八千吨的主舰猛烈开炮。但是因为火炮的射程实在不够,到最后两方距离五百米时才有几发打在了甲板上,根本就穿透不过甲板。
两艘木质舰船像是纸片一样被轻易撕碎,冒起滚滚的浓烟直冲天际。
布莱尔甚至都看到了那炮弹正对着自己飞来,一声爆炸响起,海面瞬间恢复了平静。只有熊熊的大火还在不断的燃烧,像是夕阳的余晖一www.hetushu•com般。
“全部炸沉,不留一个。”
洋人的战舰本就是木质舰船,虽然看似把中国舰船夹在里面。好不容易,终于有一颗炮弹命中中国的舰船。但是老式的铁球弹,紧靠冲击力,哪里会打穿十厘米厚的铁甲。
“下令各舰,全部炸沉,不留一个。”
只有布莱尔带着舰长切尔西和几个水手坐着救生船逃出,被一旁的英国战舰搭救上船。
中国第一舰队指挥舰
“将军英明,他们只有绕过琼州海峡,逃亡香港这一条道路。就算他们趁着夜色消失,天亮时还是会被我们发现。等到明日布莱尔的舰队就会把出口堵住,到时候我们两面夹击,中国舰队估计撑不了一个小时就会全舰覆没。”
联军的铁甲舰队追击了中国舰队一天,双方总是保持五海里的距离。
在最左翼的荷兰五艘战舰见势不妙,虽然几处被炸,但幸好没有沉没,慌忙朝来路返回。
双方全部是船舷相对,隆隆的火炮声响彻天地。
“你有什么问题吗?怎么苦着个脸?”
经过两个时辰的战斗,英国的二十艘聚在最中央的战舰全部中弹下沉。
意大利、葡萄牙三艘战舰像是汉堡包的肉片一样,被夹在了里面。两侧都是黑洞洞的炮口,各自相对不过五百米。
中国舰船居然还亮着灯火,似乎在给联军引路一般,不急不躁的超前航行。
“司令,各舰长都在询问还要不要开炮?”
海面上暂时陷入了短暂的宁静之m.hetushu•com中,四处都是飘散的木板船帆,还有那仍旧熊熊燃烧的烈焰。
传令兵大声回应一句,急忙对桅杆上的传令兵挥下了令旗。
这个海上马车夫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,本来在列强中就势力弱小的荷兰,也只是沟通各国做个生意而已,哪里想着和别人拼命啊。
冲在最前面的三艘英国战舰全都中弹起火,指挥舰直接被炸出一个大洞。海水瞬间倒灌了进来,舰体也成十五度倾斜。
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“逃?我们为什么要逃?”
“报告司令,我不明白,现在我们若是洗掉船上的灯火,完全可以摆脱掉洋人的追击。要是天亮,我们想逃可就逃不掉了。”
海风如炬,波涛翻滚,残阳西斜
何伯放心的命令一声,这场战斗的胜负在他的心里毫无悬念。十八艘铁甲舰,还有三十艘木质舰船,面对七艘中国舰船。无论怎么打,联军都必胜无疑。
邓世昌飞快的跑进了驾驶舱内,一会便兴奋的跑了上来。
“轰隆,轰隆,轰隆。”
“上帝啊,你为什么要东方的这个魔鬼苏醒。”
“为什么不开炮,为什么不开炮!”
布莱尔的话音刚落,远处的中国舰队的主炮再次开炮。
“洋鬼子是打算拼命了!”王镇远端着望远镜冷笑了一声,连忙冲身边的传令兵指挥道,“让各舰变换成纵队穿插过去,把洋鬼子分割歼灭。”
后世日本工程师下濑雅允开始着手研究苦味酸,将炮弹的内壁打上石蜡,将苦味酸和和图书炮弹暂时隔离,这才将这种火药应用于实战之中。
中国舰船的船舷两侧,火炮一个接着一个的发出嘶吼,像是一个忍气吞声多年的勇士,终于疗养好了伤口,拔剑而出。
汽笛鸣响,指挥旗舞动。
此时方才人字形的阵型,已经被中国舰队打掉了头顶,分割成左右两翼,把胸口完全暴露给了中国舰队。
布莱尔和切尔文呆立在船头,船舷一侧已经被火炮全部炸掉。船上的水手死伤无数,哀嚎遍地。
郑大海在甲板上坐下,点燃了根香烟,递给了邓世昌。
“上尉,我们距离敌舰足有两千米,射程不够啊!”
邓世昌满脸忧色的汇报了一句,脑子里有无数的疑问闪过。
洋人的舰船一中弹便是洞大的裂口,在密集的火炮打击下,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不一会舰队便变化了队形,像是一把利剑直插洋人舰队的胸口,把那个没有门户的v字分割成了两半。
舰长见大势已去,全部挂起了白旗投降。
炮声四起,瞬间有数百发炮弹从两侧砸向中间。
邓世昌受宠若惊的抽了几口,只呛得的眼泪直流。
舰长大声应和了句,连忙把手上的望远镜递给布莱尔。
邓世昌把心里的疑惑讲了出来,满脸的担心。
因为苦味酸的稳定性,远不如TNT炸药,稍微碰撞,就会发生爆炸,但是威力却比TNT炸药巨大的多。
中国舰队七艘战舰,除了三艘主舰的船舷受了点小伤外,其余战舰安好无损。
夜色已黑,荷兰的五艘战舰打完了酱油和-图-书,趁着夜色迅速撤离战场。
“哎吆,臭小子,不错嘛。想不到你一个小小的传令兵,竟然还能看到这么多的东西。”
传令员站在王镇远的身后焦急的询问了一声,等待着最后的命令。
何伯端着望远镜,嘴角发出一阵得意的冷笑。
乔志清把苦味酸交给了诺贝尔的科研所攻克,有了他的提点,虽然没有具体的配方,但是科研所还是和破虏大将军在同一天研制了出来,其威力连诺贝尔都惊叹不已。
“司令,现在已经行驶到了北部湾,方才岸上的灯塔已经传来了信号。”
“司令,我都观察洋鬼子一整天了。先前有一半的战舰都不知所终,依照我的判断,他们肯定是从东北方向绕到了琼州海峡的口上,就等着我们过去两面夹击呢!”
中国的舰队仗着火炮的优势,总是保持在洋人舰队的火炮射程范围之外,但是却总能命中目标。
王镇远凝眉下了命令,胸中似有万千的仇怨低吼而出。在这一刻,他的腰板从来未有过的坚挺。
炮声隆隆,不断有炮弹打在木船的边上,激起一阵阵的海浪,让舰船也跟着不断的摇晃起来。
“不管了,快让船队变换成v字队形,朝敌舰开炮。”
甲午海战时,日本就是靠这种炮弹,一举击败北洋水师。
布莱尔声嘶力竭的对舰长大吼了一句,狼狈的如同落水的攻进一样。
郑大海意外的拍了拍邓世昌的肩膀,眼里满是赞赏的神色。
传令兵嘶吼着挥动下手中的令旗,眼中不知为何竟然憋出了泪水。
“你www•hetushu•com说的对,中国舰队马上就成了汉堡里的热狗。我们也不急于这一时,你在这里盯着他们,我先去睡会,天亮后再叫我。”
“快跑啊,船要沉了!”
这是一张以苦味酸,为主要成分的烈性炸药。灵敏度极高,即使命中细小的绳索都能引发爆炸,而且爆炸后不仅会形成冲击波和炮弹碎片,还会伴随有中心温度高达上千度的大火,对钢铁都能点燃。
“救命,救命,救命。”
“这些中国人,也真是没有经验。夜间本来是逃窜的最好时机,他们却白白浪费掉这个机会。”
天黑前,已经行驶到了海南岛的北部湾附近。
王镇远也没有下令追击,而是急忙绕过了亚龙湾,朝联军的十八艘铁甲舰追击了上去。
此时还没有gps导航系统,夜间只能靠着星座的方位前行,双方都各自减缓了速度。
落水的水手连忙朝远处的舰船呼救,但是中国的海军舰船还在不断的射击,谁又敢冒这个霉头过来搭救。
意大利、葡萄牙的仅存的三艘战舰,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,已经全部被中国舰队包围在了里面。
联军舰队两翼迅速超前包抄前进,成v字形远远的把中国舰队包抄在了里面。
布莱尔一时也没有了办法,又急又气,额头也不知道是海水还是汗水,一把把的滴落在甲板上。
“轰隆”
中国舰队越战越勇,船舷两侧的火炮以每分钟三发朝外吐着烈焰。
邓世昌疑惑的询问了一声。
中国海军使用的破虏大将军火炮,炮弹里装填的是后世有名的“下濑火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