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297章 进军西南六

于世龙也警惕的提醒了一声。
彭大顺愣了半天,这才结巴的吐了一句。
“老虎哥,我们快点撤回宜昌城吧。华兴军的武器闻所闻问,那火炮就跟雨点一样,根本就无法阻挡啊!”
于世龙在指挥所里,对着童容海大声哭叫了声。他被华兴军的武器吓破了胆子,现在身上还在打着哆嗦。
“好好好,待会你下去就整顿兵马,做好部将的工作。今晚凌晨我们就率大军出发,骆秉章以派大军在荆门府接应,相信华兴军也不会与我们为难。宜昌就交给童老虎吧,他既然一心想为翼王尽忠,我们就给他这个机会。”
问安镇和半月镇是宜昌城的第一道防线,驻防在此处的中师有五千多兵马,由师帅于世龙统领。出了三千多老兵外,有两千多是刚筹募的民夫。
“那军帅为何刚才还不下令撤军,难道真的要在此处跟华兴军决一死战吗?”
“眼下我们只有两条路可选,一条是投降华兴军,一条是投降清军。这是新任山陕总督骆秉章,发来的招降书。”张遂谋顿了下,把手上的一份密函递给了彭大顺,继续说道,“如今骆秉章正是用人之际,若是我们归降了他,那最小也可混个参将的官职。如今华兴军中猛将如云,就算我们投降之后,那极有可能被遣散了兵马,我们兄弟到时候可什么都不是了!”
彭大顺在堂主抱拳行了一礼。
张遂谋叹了口气,满是愁容。
骆秉章实际控制的范围,也就是关中,http://m.hetushu.com汉中,还有湖北的江北一带。
“可是据属下所知,华兴军此次集结了数十万的兵马西征四川,我们难道要在这里活活的等死吗?”
二人平时的关系最为亲密,所以称呼也亲近了些。
宜昌前线
“彭大王,他不好好的布防,来我这里做什么?”
不过以前的太平军老弟兄却异常的凶悍,在炮火中仍旧坚守着枪阵。
“蝼蚁尚且求生,大难临头,我相信彭大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。”
童容海满心的决断,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。
如今山西也就名义上属于清廷,华兴军与清军也是井水不犯河水。
彭大顺满脸都是惊诧。
战斗一打响,华兴军就按照平时操练的步骤。先是让迫击炮营,对敌军进行地毯式的轰炸。接着等待敌军的阵型一乱,步兵便发起进攻。
张遂谋还未说完,彭大顺就着急的问了出来。
战斗进行了半个时辰,太平军的五千多人打死四千多人,有一千多人缴械投降。
张遂谋在帅位上反复思考了良久,眼睛里闪过一丝的狡诈的神色,对众将大喝道,“你们俩别争了,本帅已经决定誓死坚守宜昌城。自从跟随翼王南征北战,什么大阵小战的老子没见过。老子就不相信,华兴军都是刀枪不入,咱兄弟们就在这里跟他们拼了。”
张遂谋随手一会,冷冷的看了眼彭大顺,起身后回了后堂。
不过新九军在冲击的过程中,也遇到不少的问http://m.hetushu.com题。很多士兵第一次开枪,见到对面的敌人被子弹打穿,全都是心软的闭上了眼睛,在指挥官的再三喝令下,才敢扣响第二枪。还有部队在进攻后,经常有士兵找不到建制,胡乱的冲击,险些被自己人打死。
“大顺啊,坐下说话吧。”
“好,本帅没看错你。”张遂谋欣喜的起身在彭大顺的肩膀拍了下,语重心长的吐道,“刚才我在大堂极力主战,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你也知道,那个童老虎从来都是翼王的亲信,一直在翼王面前参奏本帅的坏话,想取本帅而代之。如今形势危急,本帅只能将他舍弃。”
“看来彭大王说的都是真的,华兴军此次是大军来袭啊。他们的目标绝对不单单是宜昌,很有可能是整个四川啊!”
彭大顺横下心来,单膝跪地抱拳大喝。
这是一场完全部队称的战斗,胜负毫无悬念。太平军的五千多人虽然都装配着洋枪,但是全面对三万多名武装到牙齿的华兴军。
于世龙长叹了一声,他虽然有些胆小,但却是个忠义之人。
“不会的,此人虽然与我脾气不和,但是却是个正真的人。”童容海摇了摇头,对门外的亲兵吩咐一声,“让他过来吧。”
童容海嘀咕了声,暗自皱了下眉头。
张遂谋大笑着把他搀扶而起,拍着他的肩膀交代了一句,目送他出了门去。
“对,军帅,咱们就和华兴军拼了。”
华兴军的来势凶猛,已经攻破中师布防www.hetushu.com问安镇和半月镇,眼看着就要两军对垒。
师帅于世龙带着十几个亲兵,逃回了童容海布置的第二道防线。
“属下明白。”
要不是张树生心疼迫击炮弹,只给了每个炮兵一次实弹发射的机会。估摸着这上千发炮弹下去,太平军便全军覆没了。
“军帅,不管你做什么决定,属下都誓死追随。”
此处原来是宜昌府衙,后堂便是知府老爷平时休息的地方。
“大帅的意思是我们投降清妖?”
“翼王怎么说?”
童容海一脸的惊讶,这中师好歹也是装备精良。但是只用了半个时辰就被华兴军全歼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。
彭大顺一下明白了张遂谋的意思,他原来早就另有打算。
“好,大家都散了吧。左师师帅彭大顺留下,其余将领都各自回防区严防死守,等候重庆的大军支援。”
于世龙灰心丧气的追问了一声。
彭大顺一言不发,以为张遂谋要责罚他的怯战,心里慌乱不已。
“属下见过军帅。”
于世龙苦着脸细想了下,满脸都是惊慌失措。
“撤?”张遂谋挑了下眉,继续说道,“往哪里撤?如今江路已经完全被华兴军控制,这里距离重亲山高路远。要是走山路,寸步难行。”
“哎,罢了罢了。我们哥俩结拜一场,死就死吧,不就是碗口大的疤吗。”
自从清廷与乔志清划江而治后,骆秉章就被抽掉出了四川,接替荣禄担任山陕总督一职。
“军帅请直言!属下誓死追随军帅!”
和-图-书大顺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反而露出几丝笑意。
张遂谋已经换了身便装,在主座上端坐着,细细的品着刚泡好的茶水。
“大顺,其实本帅已经收到翼王从重庆发回的调令。”
童容海心里咯噔一下,不由得为太平天国的生死存亡纠结了起来。
童容海正在指挥的兵马迅速在北、中、南,三个据点布放。
“不知军帅让属下过来所为何事?”
“那我们怎么办?靠这么点人根本收不住这里啊!”
“收不住也得收,翼王待我们恩重于山。我们就算是死,那也要死也要对得起翼王的知遇之恩。”
太平军哪里见过这阵势,还以为天兵天将下凡了。一阵炮轰过后,那新招募的民夫全部四散而逃,见到华兴军就抱头求饶。
“报……,师帅,左师师帅彭大顺求见!”
张遂谋看着时机已经成熟,这才不慌不忙的放下了茶碗,缓缓言道,“这倒也不是,眼下,正有一条明路可以选择。”
“不知道啊,满地都是兵马,数也数不过来来,最少在数万人左右。”
童容海路过彭大顺的身边,冷笑着奚落了一句,擦身出了门去。
彭大顺眉心紧锁,端着茶碗却没心思品尝。
“什么清妖不清妖的,现在翼王和忠王整日里争权夺势,哪里还有以前太平军的样子。天国名存实亡,我们不能再被人当做棋子摆布,该为自己想好出路才是。骆秉章为人谦和大度,现在又急需要扩充兵马。他也是汉人,我们归顺的是汉人,不是清妖。再说了,hetushu.com这只是缓兵之计而已。等以后清廷内乱,我们再趁势起义就行。现在的关键就是保存实力,在夹缝中求一丝生机而已。”
张遂谋冷笑一声,挥手让这队人马退了下去。
大堂里人声鼎沸,众将士都跟着振臂高呼了起来。
“彭大王,祝你好运吧,军帅一定会好好的跟你讲道理。”
“翼王已经下令各军回师重庆,也就说我们宜昌只是一座孤城,没有人会来援助我们了。”
彭大顺的心里瞬间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。
“老虎哥,这彭大王向来与你不和,他这会前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?”
清廷虽然和华兴军停止了争斗,但是在山东和直隶一带,却爆发了大规模的义和拳起义。
“你看清楚了吗?他们到底有多少的兵马?”
这时从帐外走出一队人马,全都手持长枪。那为首的将领伏在张遂谋耳边轻语,“军帅,你就这么相信彭大顺?他也是翼王一手提拔,对翼王也从来都是忠心不二。”
张树生的新九军,也都是没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。为了让新兵们尽快的适应战场,张树生全军出动,派中师切断了两镇间的联系,派左右两师分别对两镇团团包围。
张遂谋面色深沉的解释了下,满是期待的看着彭大顺。
张遂谋笑了笑,挥手示意了下,让小丫鬟进来给彭大顺也斟了碗热茶。
军帐突然传来传令兵的声音。
彭大顺绕到后堂后,自有小丫鬟领着他进了客堂。
荣禄这才被急调回京,担任直隶总督,率护国军大举镇压义和拳的队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