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298章 进军西南七

“还不快滚!”
“军帅,都这么晚了,彭大顺还没有带左师过来,是不是那小子反水了啊?”
耿明壮着胆子冲高低大喝了一声。
“军帅,快下命令吧。”
“多谢童兄弟不杀之恩,多谢童兄弟不杀之恩,”
耿明跨马紧跟在张遂谋的身边,轻笑了声,“军帅,过了前面这个断龙谷,就是龙泉镇的地界。天亮后,童老虎要是知道了我们消失不在,一定会气个半死。”
华兴军和太平军只交战了一场,全歼太平军中师,如今顺利占领宜昌城,打开进军重庆的水路大门。
张遂谋抢先质问一声,满脸的怒气。
两个师部共计一万多人,全部打着火把聚在一处,远远看去像是一条火龙,等候张遂谋开拔的命令。
亲兵们连忙把张遂谋三人护在中间,三人环顾着四周,满脸都是惊诧。
一日后,情况全部侦查明了。宜昌城内的太平军全部弃城而逃,走山道往重庆方向而去。
两边的高地上呼声四起,全部亮起了火把,把山谷完全映照成了白日。
张树生凝眉镇定的询问一句。
彭大顺一时无奈,只得凝眉规劝了一声。
“行了,你下去大人继续侦查,我知道了。”
于世龙也手持刚到大喝了一声,双眼暴怒血红。
“是啊,军帅。早上你跟他谈话的时候,我就见那小子哪里不对劲。以防万一,咱们还是先走吧?”
耿明耿亮跟着大吼了一句,指挥着兵马就要反击。
童老虎也跟着带着洋枪队冲杀了下去,三两www.hetushu.com下就冲破了张遂谋的防御队伍,把刀架在了张遂谋的脖子之上。
“二位兄弟所言不错,我也是这样的想法。但是目前水路已断,我们该如何迈过这茫茫的山岭?”
张遂谋连忙求饶,语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。
耿明反应及时,一个侧身就把张遂谋从马上拉了下来。
“对,就得气气那个童老虎。狂妄自大,仗着翼王宠信,多次对军帅出言不逊。这次正好让他当个炮灰,为我们抵挡华兴军一阵。”
于世龙一脚踹在张遂谋的头上,可算是发了心里的火气。
张遂谋抬头望去,正是童容海,于世龙,彭大顺三人。
“童大哥,不能心慈手软啊!以免留下祸患。”
“冲啊”
于世龙的中师经过补充,又掌管了六千多的兵马,人看着也精神了许多。
童容海虽然性格粗莽,但却是个极为仗义之人,连忙拦住了彭大顺。
“童大哥放心,我军中刚好有一位熟悉此地山路的旅帅。他家世代就在巫山打猎,对三峡这一带的山路十分的熟悉。若是由他带路,少则一个月,多则两个月,必然抵达重庆。”
营长抱拳回话,满脸的困惑。
“你们是哪部分人马?”
话音刚落,山坡上就想起了一阵的枪声。似是一道道划破黑暗的火龙,瞬间组成了一道道火网,把谷中的兵勇覆盖。
“军帅,你要走也不通知兄弟一声!”
张遂谋的两个直系师部,前师和后师的兵马已经在此集合完毕hetushu.com
“都他娘的不许动,投降不杀!”
这时山坡上忽然想起一阵大笑声,火光映照。
宜昌府堂
“弟兄们,童老虎三人密谋早饭,我们保护大帅,跟他们拼了。”
这时于世龙和彭大顺也赶了过来,对着三人全都不屑的啐了口唾沫。
“彭大哥说的不错,我们再拼死守护宜昌,那就一点意义都没有。还不如回军重庆,助大帅一臂之力。”
张遂谋仍旧嘴硬的大吼了一声。
后师师长耿亮也提醒了句,他与耿明一母同胞,是亲兄弟俩。
一路无事,部队行进了一个时辰,终于马上就要抵达了第一个落脚点,龙泉镇。
寂静的黑夜,回声不断在山谷中回旋。
童容海拉长了语调,满是鄙视的神色。
“军帅,我看是你想造反吧?”
“就这么定了,彭兄弟,你快带人打扫战场,把这支队伍全部带会宜昌城,被华兴军发现可就晚了。”
山坡上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兵马冲杀了下来,嘶喊声响动天地。
消息很快传回南京,乔志清拿着军报在地图上不断的标注着方位。
“对,军师,快下命令吧。”
张遂谋连连口头致谢。
乔志清临走时叮嘱了好几次,不管太平军是主动败走,还是被动撤离,都不能随意追击。
嘶喊声传遍山谷,不到十几分钟,前师和后世的兵勇都乖乖的跪下了身子,连连求饶。
“你们这他娘的就是蓄意谋反,老子是来前线视察,你那只眼睛看见老子要投降清妖了。hetushu.com
“娘的,真是给脸不要脸。既然生路他不走,那就让他留在这里等死吧。”
“兄弟齐心,合力断金。”
于世龙也抱拳称是,心中对死守宜昌完全的不赞成。
断龙谷是一条两百多米长的小山谷,两边都是高地,只有谷底这么一条通道。
“这些个没脑子莽夫,天生就是当炮灰的料。”
耿亮也跨马伴在左右,脸上很是得意。
“张遂谋,你他娘的就别假惺惺的了。翼王对你恩重于山,你却忍心背叛他,竟然带着上万的弟兄归顺清妖。你还有何脸面做这个军帅?”
童容海终于改变了死守的想法,跟着点头答应。但是一想起那茫茫的丘陵,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。
张树生点了点头,拿着地形图继续端看着,摇头轻笑了起来。
童容海、彭大顺、于世龙三师的将领齐聚一堂。
彭大顺抱拳建议了声,经过此事,他和童容海也完全消除了隔阂,变的如同亲兄弟一般。
彭大顺冷冷的收了腰刀,三人方才已经确定了童容海的领导地位,就断然没有反驳的理由。
彭大顺大笑着伸出了右手。
“走走走,快走。”
“报……”
“兄弟齐心,合力断金。”
耿明、耿亮带头大呼,众将也跟着高呼了起来。
“……”
当队伍完全行进到断龙谷中的时候,枪声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。
童容海开始还有些不相信,但是随后安插在张遂谋的细作也跑回来禀告,前师和后师都有大规模的异常调动。
张遂谋也是狂妄一http://www.hetushu.com笑。
三人当下密谋,在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,就等着张遂谋自投罗网。
“童兄弟,有话好好说啊,何必伤了和气呢?”
“开拔,全部将士听令。目标荆门府,全速前进。”
只怪这个时代的地图太简陋,都只是些大致的方位。从地图上并无法判断哪里是山道,哪里是水道。
童容海和于世龙也伸出右手,三人大笑一声,散会后随即整兵。午时就全部集合完毕,走山路朝重庆回援而去。
华兴军依旧稳扎稳打,在问安镇休整了一夜,便继续朝宜昌城进发。
“好,如今只能这样,为了报答翼王,我们最后再拼一次。”
“报告军长,太平军昨晚突然发生内讧,一夜之间所有太平军全部消失。附近的百姓属下都询问过了,都没有太平军的踪迹。”
童容海神色坚定的下了命令,一脚把张遂谋踹开。
“娘的,便宜你们了。
“童兄弟,别跟这三个狗东西废话了,一刀宰了他们!”
夜半时分,皓月当空。时值中秋,月色异常的皎洁。
山谷中不一会就全部安静了下来,张遂谋和耿家兄弟趴在地上,被童老虎的手下用大刀顶在头上。
耿家兄弟也跟着叩谢了起来,满脸的献媚。
于世龙也开口大骂了一声,心里顿时怒火中烧。他带着中师在前线拼死拼活,甚至全军覆没。可身后的军帅竟然想带军逃跑,真是足够的厚颜无耻。
“童老虎,你们三人这是何意?难道你们想造反不成?”
“投降不杀!”
“砰,砰,砰,砰和*图*书。”
“军帅小心,有埋伏!”
一路安静的利害,甚至张树生都感觉有点异样。还以为太平军故弄玄虚,最后先派出了一个营的骑兵沿路侦查。
张遂谋连连点头,带着两人就远远的逃去。
除了从前的六千多老兵,还有临时从宜昌城内,强拉入伙的四千多新兵。
前师师帅耿明凑上前来,在张遂谋的耳边轻语一声,满脸的忧色。
“怎么回事?太平军都去哪里了?”
下午时分,彭大顺进了军帐之后。马上把今日张遂谋所交代的事情,如实通告了童容海。
骑兵营的营长很快侦查完毕,连忙奔回军中向张树生汇报。
彭大顺直接从刀鞘拔出了大刀,指着三人就要作势砍下。
童容海抱拳下了决定。
天亮后,这一万多人又全部带回了宜昌。经过重新分化编制,局势已经完全被童容海控制。
彭大顺连忙抱拳回应,完全消除了童容海心中的最后一道顾虑。
张遂谋也暗觉事情有些不对,彭大顺的左师就布防在二十多里外,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能过来,但是现在连一丝的动静都没有。
“他娘的,胆小鬼。老子们在前线卖命,你不说怎么统领大军。反而举兵投敌,真他娘的软蛋。”
“童大哥,我们必须马上制定一个应敌之策才行。如今宜昌城已经是一座空城,我们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守在此处。”
张遂谋心里一横,挥动了手中的火把,朝西北的方向一指。
“算了吧,彭兄弟。大家好歹兄弟一场,我们不能落个弑主的骂名,让他们走吧。”
宜昌西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