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00章 进军西南九

伍长被郑大海身上的气势,吓的跪在地上长长的哆嗦了起来。不敢对他有丝毫的隐瞒,随口就老实的交代了出来。
伍长的手指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下,确定自己还活着后,战战兢兢的睁开了双眼。
“发射”
“发射”
“预备,发射!”
方才第一个发现敌情的伍长,几乎被炮弹的炸响声吓尿了裤子。
汽笛声长鸣。
“报告旅帅,我等奉命巡视三峡,谁知道在半道上碰到了敌军的舰船。他们冲我方开炮射击,十艘战舰损失六艘,只有四艘返回。”
“报……”
当年这都是后话了,此时他的心还似老鼠一般惊慌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人活活捏死。
三艘战舰的主炮几乎是同时,发出一声剧烈的嘶吼,如同天雷在巫峡劈下。
侥幸逃回的伍长抱头痛哭,也不知道是被吓哭了,还是为死去的兄弟伤心。
“全体有令,预备,发射!”
因为他做了一手的川菜,退伍后还在南京城里开了个川菜馆,生意很是火爆。
桅杆的传令兵听到军令,立即挥下了令旗,三门战舰迅速发回了指令。
时间刚过正午,巫峡又瞬间变得黯淡了下来。
“咻、咻、咻、咻”
长久的以来,在战场养成的直觉,让伍长果断的放弃了小船,带着船上的兵勇立马跳入了江中。
方才太平军,一同出来巡逻的十艘巡逻船,被炸毁六艘。有第二批次的四艘巡逻船,迅速逃离了战场,奔回了奉节县的码头。
邓世昌轻笑了声,一把hetushu.com揪住他的脖子把他拽了起来,拖倒郑大海的身边。
一艘巡逻船上的伍长长嚎一声,连忙上了码头上那艘上千吨的指挥舰。
“这些太平军的水军还真有点家底,可惜了。”
那冲天的火花即使在水里,还是燃烧不尽,呈现一股水火交融的奇异场面。
“有多少艘战船,吨位多少,多少水军?”
令旗挥动,三艘战舰同时响起了嘹亮的军令。
太平军的舰队,武坤在指挥船上对传令兵大吼了一声。
“姓名,籍贯,职务?”
郑大海满意的又问了一句。
那指挥官还准备睡个午觉,一听到杀猪般的嘶叫,连忙就从船舱奔了出来。
郑大海放下了望远镜,挥手让邓世昌取出了地形图,在甲板上放了下来。
两方相距两千米的时候,华兴军的指挥舰,郑大海端着望远镜大喝一声。
郑大海嘴角上扬了下,冷笑了一声。
炸裂声顿时在峡谷中四处回荡,将两岸刚刚回巢的飞鸟全部惊飞。
一声炸裂,几乎把峡谷震裂。
“呜呜呜”
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,对面从右往左的三艘小船,“砰”的一声冒出火花,全部化成了渣滓,消失在了江面上。
“咚,咚,咚,咚”
第二批次指挥舰的武坤,几乎把眼睛珠子都惊吓的跌落了下来。
牛角号吹响,码头上时刻备战的战舰瞬间扬起船帆,按照平时演练的队形,整齐的驶出码头。
邓世昌正在桅杆上观测着情况,远远就http://m.hetushu•com看见前面的旌旗招展,船帆蔽日。
只在这一年之间,伍长带头刚刚跳入江中。只听天空三声炮弹的怪叫呼啸而来,“轰隆,轰隆,轰隆。”三声巨响再次崩裂而出。
“司令官,还有气。这小子的命可真大,六艘战舰只有他活下来了。”
“世昌,还有气吗?”
伍长被那炸响声震得头晕耳聋,天地在此刻仿佛都旋转了起来,耳边只有“呜呜呜”的长鸣声。
炮弹在峡谷中瞬间飞射出去,如同撕破长空,发出怪异的呼啸。
“行了,行了。每种的东西,过去跟我们司令说吧。”
伍长的耳边传来一声洪亮的询问,胸口被人不断的摁压着。肚腹中一阵翻滚,突然从喉咙里涌出一口酸水。
“呜呜呜……”
“司令,前面有情况。”
传令兵迅速的挥下了手中的令旗,船上的雷鼓“咚咚咚”的就敲击了起来。
“什么?怎么可能?”
郑大海随即让船队停止了前进,成横队朝两侧散开。
“全体准备战斗。”
“是是是,军爷放心,小人一定如实交代,绝不敢隐藏半句。”
雷鼓声由缓至急,鼓点有小到打,发出了作战的指令。
“南京舰准备完毕。”
郑大海朗声大喝一声。
“出什么事了,怎么只有你一人回来了?”
“正前方,标尺180。方向右1-3,主炮装药。瞬发引信,两发急速射。”
嘶吼声在各船响起,喊声毕,剧烈的爆裂声瞬间从炮口响起。
“江阴舰准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备完毕。”
“格老子的,三艘战舰就想灭掉我百艘,真是不想活了。”
郑大海依旧端着望远镜环视着两岸,简练干脆的询问了一声。
太平军右面的三艘百吨战舰瞬间中弹爆裂,还没来得及反应。“嗖嗖嗖”又是三枚炸弹飞来,在战舰上爆炸而开,巨大的冲击波激起冲天的火花,聚成巨大的黑烟直冲天际。
“发射”
何长贵的脑子已经完全清醒过来,盯着地形图上下的看着。不断的抹着额头上的水珠子,也不知道是汗珠还是江水。
此时已是深秋时节,江水冰凉刺骨。
伍长在战场上练就了一番求生的本事,所以才能屡次化险为夷。睁开眼刚看到有人在询问自己,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,就跪下身子求饶了起来。
伍长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。忽然感觉手臂一紧,身子跟着就被长长的拽了起来。
指挥官不是别人,正是第一联合舰队的司令,郑大海。那士兵也正是刚刚担任海军少尉的邓世昌。
船队行至巫峡的一处最宽的地方,足有五百多米之宽。
“吩咐舰队做好供给的准备。”
郑大海镇定自若,端起望远镜自己观测了起来。
指挥官已经问清楚了状况,刚才那伍长哆哆嗦嗦的也没看清楚情况,只是吹的天花乱坠。胡言乱语的夸大其词,说什么敌舰是天神的坐骑下凡,势不可当。
“行了,行了。格老子的,老子还没找他们,他们倒送上门来了。”指挥官长嚎了一声,和图书冲传令兵大声的命令道,“鸣鼓备战,全部出港。”
伍长完全浸泡在湍急的水中,意识已经逐渐模糊。眼前似乎浮现起家里那白嫩的婆姨,和她不过才成亲一年。
“轰隆,轰隆,轰隆。”
何长贵立马回了一声,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道了出来。刚才那几声巨炮的威力,已经让他知道了战争的结果,也不怕当叛徒被人追查。
“发射”
他和清军作战多年,最厉害的火炮也不过射程五百米,而且发射的也只是实心铁球,哪里见过威力如此之大的火炮。
舰队按照人字形驶来,离远了看,还真有那么股子架势。
何长贵人虽然胆小,但是却真的是富贵命。此后不但没有退伍,反而跟着舰队干起了厨师。
“发射”
邓世昌笔直敬礼,对桅杆的传令兵挥动令旗。
何长贵看了半天,终于找对了位置。幸亏他识得几个大字,找了半天终于看出了端详。
“小人名叫何长贵,四川人。在太平军水军中,担任巡逻船伍长一职。”
“还真是三艘战舰,三艘长途奔袭百艘。有种,有种。”
郑大海冷冷的吩咐了声,冲邓世昌挥了挥手。
邓世昌挥下作战令旗,三艘战舰的传令兵迅速传回指令。
“很好,算你命大,爷就饶你一命。世昌,把他带下去吧。”
行驶在最前面的六艘巡逻船,几乎全部被炮弹命中。其中一艘虽然侥幸没有命中,但是却被炮弹炸响时巨大的威力掀翻,船上的众兵勇全部落入了江中。
“是是是,战船总共有上百艘。hetushu.com吨位都在百吨以上,有三艘千吨木质战舰。水军一共有两千多人,最近几日全部在战船上待命,估计现在已经收到消息了。”
“报告司令官,前面敌舰六艘全部被我舰船击毁。有四艘逃出射击范围,请您指示。”
武坤的眼中闪过一丝的蔑视,想不明白华兴军从哪里来的底气。不过是炮舰高大了一些,也敢如此的放肆。
“镇江舰准备完毕。”
指挥官姓武名坤,听名字就是勇猛之人。跟着石达开南征北战,如今被委于重任,担任水军的指挥官一职。
邓世昌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,伸手在伍长的脸上拍了拍,冷冷的吆喝了一声,“哎哎哎,快起来,别装死人了。”
“格老子地,天神下凡了,天神下凡了。快跳水,快跳水。”
“这里,这里。爷,我们的舰队正驻扎在奉节县的码头上。”
“很好,现在我需要知道你们水军的布防情况。记住,你只有这么一次活命的机会。”
“军爷饶命,军爷饶命。小人上有八十岁的老母,下有满月的儿子,请军爷饶我一命吧。”
那三艘战舰的指挥舰上,一身穿白色海军制服的士兵跟舰首的一位指挥官敬礼汇报。
“很好,继续前进,到前面搜寻活口。”
那吴长贵果然没有说谎,前方的江面已经涌来上百艘战舰。看吨位也都是上百吨以上,最中间的应该就是三艘千吨战舰。
上百艘战舰,瞬间变换成战斗队形。分前后两队交叉状朝前冲击。
郑大海淡淡的吩咐一声,胸中似有千军万马,无比的坦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