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01章 进军西南十

隆隆的炮响还在不断的爆裂,太平军的战舰损失大半。冲在最前面五十艘战舰,几乎全部被炸沉在了江中。后排的无十艘战舰全都是中炮起火,江水倒灌进了船中。士兵们全都往外排水,拼命堵着漏洞,哪里还能前进一步。
黑压压的炸弹密集砸过,一触之间瞬间爆裂。在太平军的战舰四散炸响,瞬间冒起浓浓的黑烟。
只是一刹那的功夫,武坤的眼前突然一片亮光闪起。如同置身幻境,身子再没有一丝的感觉,没过一会便完全失去了意识。
“旅帅,快跑吧。”
“六百米!六百米!只需要再行进四百米,上帝保佑,上帝保佑!”
这三艘战舰没有了再次发射的机会,因为华兴军战舰的三门破虏大将军主炮,全部调转了炮口。
“不用了,太平军的主力战舰已经被歼灭。全体返航,补充弹药,准备运送陆军登陆作战。”
邓世昌敬了个军礼,兴奋的冲传令兵挥下了令旗。
同一时刻,华兴军的指挥舰,郑大海再次下了命令。
武坤是吉庆元的手下,他刚从成都协商返回。收到消息后,情绪太过激动,全身都打颤了起来。
江水瞬间产生的涡流,剧烈的拍打在了过来。起火的战舰从船尾眼看着就烧到船首,摇摇晃晃的虽是就要侧翻。
“旅帅,船舱进水了,快跳水逃命吧!”
邓世昌连忙提醒了郑大海一声。
“左满舵,满舵左。”
“一百多艘战舰面对三艘战舰,坚持不到两个时辰就全军覆没。华兴军的舰船到底有多可怕,和图书看来我们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。”
要是现在猛打猛冲还有一丝希望,要是后撤的话。逆水行舟,根本就不逃不出它的追击。
武坤在指挥舰上不断的算计着射击距离,心里暗自揪了把冷汗。交战不过才一盏茶的功夫,舰队已经损失数十艘战船。
三艘战舰同时朝左掉头,把右侧船舷齐刷刷的对准前方。
“再快点,再快点!”
“轰隆,轰隆,轰隆。”
最后在指挥舰的四周发现了武坤的尸体,已经被炸弹炸的血肉模糊。
甲板下的水军全都跟着从船舱下面钻了出来,在船板上四处逃散,躲避着凶凶的烈火和炮弹的袭击,一拨拨的跳入江中。最后连护卫在武坤身后的卒长和亲兵也跳入了江中,
“咚、咚、咚、咚”
忽然,江中猛然翻起一股巨浪,差点把武坤都甩下船去。
太平军战舰船头的主炮也是炮声齐鸣,硝烟四起,但是实心炮弹却大多在半道上落了下来。
“方向正前,正前方向。”
船帆已经中弹起火,三米长的桅杆在剧烈的火焰中,“咯叭”应声折断。
吉庆元满脸忧虑的提醒了一声。
华兴军战舰就此返航,太平军的战船跑了半天,发现身后并没有人追上来,急忙回去又在江中四处的搭救落水者。
“轰隆,轰隆,轰隆。”
短暂的平静之后,三艘战舰再次开火。一门火炮接着一门火炮爆裂而出,全部朝三艘战舰集中射去。
指挥舰的一个卒长在摇晃的夹板上,终于艰难的爬行着找到和*图*书了武坤。
“翼王,你忘了钓鱼城了吗?当年蒙古大军的势力比乔志清还要强大,整个欧亚都被蒙古铁骑践踏。但就是这么一座小城却挡住了他们的铁骑,把蒙古可汗的性命也搭配了进去。我们的境遇不知道比那时候好了多少,城内如今粮草充足,足够大军消耗两三年。属下相信,只要上下一心,坚守上半年。那时寒冬一到,华兴军必然会因为补给问题,不战自退。到时候我们可以趁势反攻,打他们个措手不及,或许还可能反败为胜,直取江东。”
武坤近乎嘶吼的抛弃起来,在隆隆的炮火中,他已经听不见外界的任何声响,正剩下眼前的三艘巨舰。
在瞄准太平军的三艘千吨战舰,调整好角度后,伴随着侧舷的火炮的齐射。
“方向正前,开炮。”
船舷上已经多处中弹,连船头的主炮也被炸的粉碎。如今只能靠这船速,和华兴军的战舰同归于尽。
士兵们拿了白布把他包裹,带回了重庆禀告军情。
武坤在对面立即发现了情况,心里一紧,也不管射程够不够,连忙对战船下令,“全体有令,方向正前,开炮。”
两方几乎是同时开炮,剧烈的轰鸣瞬间似乎要把山谷撕裂。
华兴军三艘战舰的火炮几乎是连续速射,根本就没有缓冲的机会。
炮弹不但的在舰旁的江水中落下,爆炸后溅起巨大的水花,让江水跟着都沸腾了起来。
武坤慌忙看去,只见左右两艘的战船都猛然侧翻,迅速的朝江中沉去。
太平军的舰和_图_书队顺水行舟,很快冲进了一千米的射击范围。
“司令,前方还有二十多艘敌舰往上游逃走,我们追还是不追?”
“火炮齐射,不计弹药!”
猛然间,两方相距只剩下三百多米。
那卒长嘶声嚎叫了声,跟着就跑进船舱,对踩着踏板行船的水军大吼一声,“加快速度,全速前进。”
石达开惆怅的叹了口气,一股疲倦的感觉弥漫全身。自从南京陷落之后,石达开的心也跟着死了。
南京号指挥舰,邓世昌看着前方三十米处被炸毁的敌舰,激动的跟着甲板上的士兵大声欢呼了起来。
重庆翼王府,石达开面色震惊的瞪着吉庆元,再三的确认。
“沉了,沉了!”
石达开叹了口气,第一次心中这么没有底气,重重的在靠椅上坐了下来。
日近黄昏,江风萧瑟。
郑大海屹立船头,镇定道,“马上下令全部火炮对着那三艘前吨战船,给老子打沉他。”
“你以为我们现在还能撤走吗?给我全舰加速划行,就算是用火炮打不沉它,也给我撞沉它。”
郑大海摇了摇头,不想赶尽杀绝,毕竟太平军也是汉人。
“是!”
船上的水兵在船尾长大嘴冲他嘶叫着,但是他已经听不见任何的声响,眼神坚毅的只顾看着前方。
“五十米,只剩五十米。华兴军,老子今天就和你们同归于尽。”
武坤把心一横,从对面舰船竖起的烟囱来看,这三艘战舰一定就是洋人使用的蒸汽铁甲舰。
郑大海站在船头,内心无比的怅然。他曾经也是太平和_图_书军的一份子,如今各为其主,就算胜了也远没有和洋人作战的那般痛快。
武坤手扶船舷,在炮火中,双眼凝视前方,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。
“旅帅疯了,弟兄们,快跳水逃命啊。”
当年永安封王,东王杨秀清,西王萧朝贵,南王冯云山,北王韦昌辉哪个不是当世的豪杰,天纵的奇才。而今单单剩下翼王一人,那种孤寂悲凉的感觉,想必只有石达开自己知道。
江中的大火还在熊熊的燃烧,邓世昌挺身站在郑大海的身后,淡定的等待命令。因为敌舰全都是逆水行舟,靠人力完全比不上蒸汽战舰。
在顺江之下,如此快的速度内。对面那火炮竟然还能准确的命中目标,完全出乎了武坤的常识之外。
“旅帅,快下令撤退吧,再晚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“什么!武坤他死了?”
“司令快看,前面只有那三艘战舰冲过来了。”
军令不断在三艘战舰的甲板下回荡。
“何必呢,都是一家人拼什么命呢!”
华兴军三艘战舰共计三十六门火炮齐射,把八百米外的太平军战舰完全覆盖在了炮火里。
“大帅,如今我们已经失去了对江面的控制。重庆城沿江而设,断然不再是防守之地。当务之急,应该是把主力扯到易守难攻之地,保存实力要紧啊!”
“呜、呜、呜、呜”
“哎,本王自打天京事变西征至此,跑也不跑动了,我们还能去哪里呢?”
军令在山谷中回荡,传遍了每艘战舰。
炮响过后,太平间三艘战舰几乎是同时中弹起火。因为距hetushu.com离只有八百米,对于华兴军的火炮手来说,这是一个百发百中的射程。
“轰隆,轰隆,轰隆”
武坤拔出了腰刀重重的砍在护栏上,眼神凶狠的看着前方。他的眼里分明看见敌舰上的一个将领在冲他冷笑,那种笑容是那么的充满不屑和镇定,完全没有把他飞蛾扑火的举动放在眼里。
三艘主舰旁的护卫船大部分都中弹起火,在密集的炮弹覆盖之中,根本就没有躲避的余地。
“方向正前,开炮。”
唯有三艘千吨战舰上装配的64磅大口径火炮,发射的弹药擦着华兴军的战舰落下。
山谷中的两方,此时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响,唯有隆隆的火炮在四处回荡,
下午时分,江上的风浪越来越大。
“……”
那让人胆战心惊的炮响,几乎将所有的火炮声覆盖。
“翼王,一切都是真的,武坤贤弟真的死了。我们的水军全军覆没,剩下的舰船已经没有战斗力了。”
但幸好,那三艘战舰体型庞大。就算只剩下一半战船,只要冲进六百米的射程,那就可以对它形成无缝隙的火力覆盖。
“全体战舰,左满舵。方向正前,火炮齐射,不计弹药。”
那三艘战舰已经中弹起火,但是因为舰身巨大,并没有伤及筋骨。仍旧边开炮边顺水急行,像是火龙一样冲了过来。
汽笛声长鸣,三艘战舰的主炮侧炮全部调转炮口,对准了三艘太平军主舰。
“呜、呜、呜、呜”
“七百米,六百米,五百米……”
吉庆元信心十足的建议一声,他通读历史,倒也知道这些典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