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03章 进军西南十二

太平军的炮兵完全被覆盖在了炮火中,只射击了一轮便全部撤出了炮台,死伤无数。
赖裕昌也冷静了下,虽然和华兴军还未曾谋面。但是看来情况似乎是大大的不妙,连一身虎胆的张大彪都生了畏惧之色。
因为没有水军控制江面,而涪陵县又处在乌江和长江的交汇之处。
一日后,风平浪静。
“张大彪,你他娘的鬼叫什么?”
也是这个小丫鬟命该如此,本来刚才已经离开了军帐,但却又无缘无故的返回,刚好就被从天而降的炮弹炸死。
赖裕昌这下再也不敢再装腔作势,他的任务本就是扼制江面,控制弯道。如今三座炮台已失,完全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。
两个联合舰队的舰船分别增至九艘,也正式改名为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。此次进攻西南便有东海舰队协助,其余两艘七八千吨的战舰,运送左宗棠和郭嵩焘的大军走海路前往广西。
小丫鬟看着他这副模样,掩着嘴轻笑一声,便扭着花枝招展的细腰出了军帐。和张大彪擦身而过的时候,还偷偷的给他抛了个媚眼,那勾魂的眼神差点让张大彪的哈喇子都留了出来。
赖裕昌长嚎了一声,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尸体。方才还活蹦乱跳的一个大活人,如今却变成了一堆焦炭。
赖裕昌说着便拔出大刀,装模作样的朝帐外走去。
东海舰队的司令官郑大海,端着望远镜环顾着江岸,眉头微皱了一下,果断的下了命令。
此时又有一传令兵和图书跨马而来,几乎是从马背上翻落了下来,跟赖玉昌禀报。
四周的将领都观望纷纷,没有一人应声。
“全体准备,有埋伏。标尺90,左舷齐发。”
火光四溅,山石崩裂。不过是据点,连整座小山仿佛都跟着晃动起来。
当万余名华兴军全部登陆,一连串的枪声过后。太平军的枪阵死伤过半,一哄而散,急忙朝身后逃窜而去。
赖裕昌的脑袋如同撞在了金钟上,嗡嗡嗡的半天都清醒不过来。
“师帅,不好了,南沱镇失守了。”
“轰隆”
太平军排列成整齐的枪阵,在岸上布下重重的防线。不是设栅栏,就是挖沟壕。
“预备,点火。”
“军帅,华兴军的舰队实在是太厉害了。我们的据点根本就挡不住他们的大炮,全部被夷为平地了。当务之急,赶紧决定是战是留,再晚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那军帐中,一个猥琐的年轻人正抱着怀里的小丫鬟玩了。猛地被打扰,言语中满是不快。
太平军的阵地瞬间被弹雨覆盖,比起火炮更有杀伤力。
赖裕昌满腔怒火的大吼一声,起身后神色冷淡的环顾了众将领一眼。
海军继续开船前进,在江中继续清扫各据点的太平军。
若是华兴军没有舰队支持,那乌江和长江对涪陵县来说,可真就是天险。陆军想要渡过两江,对涪陵县进攻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“战,当然要战了。华兴军都被你吹上天了,本帅还就不相信他们有http://www.hetushu.com三头六臂不成。”
江中的火炮就开始密集开火齐射,配合陆军在岸边登陆,把岸上的防护栅栏毁灭一空。
陆军上岸后,迅速的结成队形。按照平时演练的动作,在岸上寻找有利的位置,举枪就对太平军发起反击。
地上躺着的这个丫鬟是他刚从青楼里买来的,还没玩两天,就被炮弹给活活炸死,怎么不让他生气。
就在此时,清溪镇的炮台突然炮声大作。像是一声声闷雷从天际惊起,轰隆隆震耳不绝。
在压制住太平军的火力之后,舰队随即靠岸,陆军在南沱镇全部登陆。
因为在南海取得大捷,所有两艘用海南岛的地名命名,两艘分别用香港和澳门进行命名。
“轰隆,轰隆,轰隆。”
张大彪也甩了甩身上的尘土爬了起来,脑袋晕沉沉的好半天才立住了身形。
“军帅,还是算了吧。云台寺已经失守,清溪镇已经无险可守了。我们还是撤回涪陵县再做打算吧。”
在第一联合舰队五艘战舰的运送下,将分批在重庆的涪陵县进行登陆作战,张树生的新八军在宜昌城垫后。
“全体有令,整顿兵马,和华兴军拼了。”
“报告军帅,华兴军打过来了。眼看着就要到清溪镇了,师帅快拿个主意吧?”
瞬间,平静的江面上响起隆隆的炮响,一门火炮接着一门朝江中发出了嘶吼。
炮台距离军营尚有一里多远,也不知道是不是军舰的主炮调错了坐标。只听天空“和-图-书咻咻咻”的一阵怪响,一个黑点由远及近,由小变大。
赖裕昌还傻乎乎的盯着那东西看个不停。
迷迷糊糊的看见自己的那个丫鬟躺在血泊之中,全身已经被炸的形似焦炭,黑乎乎的还不断的冒着白气。
此次除了江阴舰、镇江舰、南京舰外,还新增了三亚舰和海口舰。
“什么?张大彪,你是做什么吃的?华兴军现在到何处了?”
海军的五艘战舰在江中行进一日,满载张遇春新十军的左师,第二日清晨抵达弯道的入口南沱镇。
一声巨响瞬间在军营中炸响,硝烟四起,尘土飞扬。
“这……,撤,快撤,都给老子全部撤回涪陵。”
隆隆的炮火在岸上腾起,一下就把太平军的枪阵打散。
赖裕昌噌的就站起身子,心里咯噔一响,惊慌失措的大骂一声。
张大彪自然认得此物,连忙大叫一声,攒上前就拉着赖玉昌的胳膊趴在了地上。
炮声刚落,瞬间就鸣起巨大的爆炸声。
江中一时铁球飞落,水花四溅,如同冰雹一样砸落。
众兵勇从来没有见过,这么巨大的战舰,在江中跟一座座小山一样。
“左舷齐发。”
华兴军并不急于追击,在岸上站稳脚跟后迅速归队。恢复编制后,才按照事先定好的策略,朝太平军追击而去。
三镇处于此处江面的弯道之上,水流湍急。上下全靠栈道,遇到敌人强攻,烧掉栈道,便无路可攻。
“报……,军帅,不好了!珍溪炮台和清溪炮台相继失守,华兴军的和*图*书舰队已经奔涪陵县直去了啊!”
刘坤一的新八军和张遇春的新十军,按照预定的计划准时出发。
几乎同时,舰队左侧舷的火炮齐射。
张大彪清醒了过来,连忙凑到赖玉昌的耳边轻语了一声。
每个据点有火炮五十多门,都是地势陡峭,易守难攻之处。
舰队完全进入火炮的射击范围后,据点的太平军指挥官,果断的下了攻击的命令。
年轻人口中的张大彪正是驻防南沱镇的师帅,此时全身被炸弹轰炸的衣不遮体,满脸的乌黑,像是从煤堆里刨出了的一样。
那帅位上的年轻人,便是负责防守清溪镇、珍溪阵、南沱镇的军帅赖裕昌。
“军帅小心,是炮弹。”
涪陵县是重亲环形防卫圈的中间地带,只要在涪陵县站稳脚跟。便可以南北出击南川县和长寿县,对重庆进行环形包围。
岸上的太平军随即开始组织阻击,这里驻扎着一个师部的太平军。总共三千多人,全部装配着洋枪,在赖裕新的军中也相当的有实力。
“砰,砰,砰”
张大彪急忙谏言一声,头上着急的冷汗直流。
这两艘战舰,就是俘获意大利的四艘战舰里面的两艘。在福州造船厂修理完毕后,分别编入了第一、二联合舰队。
三镇之上各自派人坚守,若是有一地遭到进攻,其余两地便随时支援。
军营外又有嘶叫声传来,一个灰头土脸的将军飞快的奔了过来。因为过于着急,一个趔趄就扑倒在了地上。
原来的天险也变成地理上的劣和图书势,华兴军很容易利用炮舰,在两江里对涪陵县进行合围,完全没有防守的余地。
“小茹,你怎么就离我而去了。”
舰队距离江岸约有百米左右,岸上据点的火炮仗着地势,射击距离大概都在二三百米之远。完全可以把舰队覆盖在炮火力,但是射击精度却是奇差。不是从舰队的头顶飞过,就是在前面落下。
日上三竿,方才从南沱镇逃出的将领。满身狼狈的进了清溪镇的军营,冲着军帐就咆哮了声。
张大彪跟出了军帐,连忙对赖欲昌嘶叫了声。
驻防据点的太平军,看到华兴军的战舰后,第一个反应都是长大了嘴巴。
依照赖裕新的设想,计划在此处用火炮阻击华兴军的舰船,逼迫华兴军上岸,从陆地上进行进攻。
“报告军帅,不好了!云台寺防线已经失守,华兴军朝这边扑过来了。”
他是赖裕新的堂弟,仗着这层关系,年纪轻轻的便担当军帅一职,统领上万兵马。
涪陵县由赖裕新手下的三个军帅,共领兵三万八千多人进行防守。
“军帅,你听啊,是华兴军的战舰来了,是华兴军的战舰来了。”
赖裕新虽然性子暴烈,但也不是鲁莽之人。当然知道劣势所在,早就在据城二十里外的清溪镇、珍溪镇、南沱镇设下据点,加固重修炮台。
据点的太平军还没有来得及调整炮口的方向,就听见江中的炮声响起。那声音比起土炮不知道大了多少,瞬间几乎有上百发炮弹,发出怪异的咆哮,朝江岸的据点砸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