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04章 进军西南十三

“华兴军,全体进攻。”
赖裕昌在此处安放了三千多兵马把守,南沱镇失守后。张大彪狼狈带人返回,也将剩下的两千多兵马布防在了此处。
赖裕昌满脸的苦涩,胆战心惊的哀求了下,想起今日被炸死的小茹,心里就一阵阵的后怕。
舰队进入到火炮的射击范围之后,右侧的山坳据点果然传来一阵阵的炮响。
太平军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,都以为天神下凡。不是躲进了掩体里不敢出来,就是撒腿就往后撤去。
舰队行至清溪镇,此处是弯道的开口处,水流也最为湍急。
吴旭明把烤好的野兔顺手递给了郑大海一只,自己撕了个后腿,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郑大海遂立即下令舰队改换了队形,全部抛锚停航,改为主炮射击。
郑大海酒意正浓,也跟吴旭明说了句心里话。
郑大海跟着大笑了声,长吐了一口闷气。
吴旭明冷笑了声,终于下令全队冲击。
郑大海闲来无事,交代了众舰船做好夜间防御后,便上了岸,和左师师长吴旭明畅谈了起来。
太平军在山顶已经准备好了滚石和木头,还有数十门小口径火炮。山顶修剪的跟堡垒一样,全部用巨石搭建,十分的坚固异常。
“大哥,您不能怪我吧,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。赶紧让人封锁城门吧,估摸着华兴军的军舰马上就要开过来了。”
左师师长吴旭明,也是从王树茂的左军提拔任命。他是乔志清在安庆建军时招募的第一批兵勇,跟着南征北战几年,如今也是从小兵熬到了http://www.hetushu.com师长的位子。
太平军这么做无异于,把目标提前告诉了郑大海知晓。他们修筑的炮台隐藏在山顶,和方才的珍溪镇的炮兵据点完全不同。不仔细看,还真看不出来。
如今华兴军的各师都装配着一个营的炮,足有两百门之多。
太平军的炮兵阵地火药并没有按照规定放置,大火燃烧到火药后,引发了连锁反应。
“谁说不是呢,大哥,我们还是快撤吧。你没有见华兴军的那阵势,炮弹有这么粗,这么长。一爆炸,火焰能窜起三米多高。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,一万多人,现在可只剩下三千多了。”
半个小时过后,爆炸声戛然而止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。
左师发起进攻后,太平军一下就看傻了。
吴旭明连称呼都亲近了许多,微皱了下眉心,跟郑大海询问起了心里的疑惑。
月朗星稀,江风阵阵。
半个小时前,那个独立山顶的小寺庙,如今成了重灾区。已经被炸成了残垣断壁,哪里还有个寺庙的样子。
新十军的左师步步为营,一路追剿残敌到了此处。
那炮弹一触即发,“轰隆声”不绝于耳,似乎雷霆震怒,降下天火把山顶吞没。
赖裕新满脸怒色的大喝一声,不过看堂弟灰头土脸的样子,也不好意思多发脾气。忍了忍还是咽了口气,狠狠的瞪了赖玉昌一眼。
“这么快?”
云台寺位于清溪镇五里之外,位于绵延的小山之上,是进入清溪镇的毕竟之地,战时被改建hetushu.com成了军事据点。
吴旭明也意气相投的又敬了他一碗,畅饮后大呼痛快。
那炮弹里装配的全是易燃易爆的下奈火药,一旦爆炸,便是大火冲天。就算是用水也浇灌不灭。
吴旭明令旗挥下,那两百门迫击炮瞬间发出沉闷的嘶叫。“咻咻咻”的似是风卷残云,暴雨过境,完全将山顶的太平军覆盖。
刚好有人在山上打了些野味,烤了下做了下酒菜。
赖裕昌带着三千多残兵败将返回涪陵县后,急忙找到了自己的大哥,满脸的垂头丧气的怪叫一声。
“瞧你那点出息,现在天色已黑,华兴军就算要攻城,也得等到明日。老子就在城里等着他们,老子倒想看看,他们到底是有多厉害。”
郑大海并不多少,端起酒碗大喝了一口,也撕了块肉大吃了一口。
郑大海也端起酒碗回敬了吴旭明一碗。
“郑大哥,有些事情您在局外看的比兄弟清楚。兄弟一直想不明白,华兴军那么多的强军猛将,大帅为何偏偏选择这五路新军来西征四川、云、贵。这里山地纵横,瘴气弥漫。若不是咱们的补给充足,武器精良,还真不是这些太平军的对手。”
这些火炮和南沱镇的火炮一样,都是老式的前置滑膛火炮,有效射程也不过一二百米。最大的问题到不是威力,而是射击准度极差,完全靠炮兵的熟练程度调整射击角度。
“我当年参加太平军,说到底也就是被清廷欺负的没办法了。家里穷的揭不开锅,每年还得受地主老财的欺负。刚开http://www.hetushu.com始太平军还真是为老百姓战斗,每到一地又是分地,又是分粮食。但是慢慢的一切都变了,大家都变得贪图享受了起来。那时候过得叫一个憋屈啊,直到加入了华兴军,我才渐渐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。那不是钱财,不是地位,而是理想。为了那个理想活着,痛快,真他娘的痛快。”
相反,倒是太平军的战斗力让所有人都为之不屑,远没有在江东时的那般凶悍。
一切都按照预定计划逐步朝前推进,并没有遇到多少的意外发生。
不过郑大海可没有再留给他们机会,舰队一过,右侧舷的三十六门大口径火炮全部开火。
“是啊,这天下也只有大帅身居高位,心里却总惦记着百姓。我吴旭明自从在安庆加入华兴军,这辈子就是大帅的人了。他就算让我死,我也不说半个不字。”
这感觉就如同一个大人挥舞着拳头吓唬小朋友一般。
“痛快,想不到在这荒山野岭,还能吃着美味,喝着美酒。”
结果足足有上百米的距离,重重布防的五十门火炮,竟没有一发炮弹打中舰船。
结果华兴军只发射了两轮炮弹,太平军的阵地全是爆炸声四起,最后竟然是自己炸毁了自己,
吴旭明占领清溪镇后,便在江边安营扎寨了下来。
现在就像是丧家之犬,能打就打,不能打就逃。
郑大海屹立船头,看着前面的情况不由的苦笑了一声。要知道舰队此时距离太平军的炮兵阵地,还有上百米的距离,远远没有进入射击范围之内。
射击一次后,很快就调和-图-书整好了角度。第二次五发炮弹全部命中目标,直接把太平军的炮兵据点覆盖。
酒过三巡,二人的话也多了起来。吴旭明敬了郑大海一碗,随口问了一声。
篝火熊熊燃烧,吴旭明让亲兵把随行偷带的美酒拿了上来。
吴旭明也掏心窝子说了一句,满身都是豪情四溢。
此次五艘战舰携带了足够的弹药,吴旭明也不用为补给发愁。在十几分钟之内,朝山顶发射了足足上千发炮弹。
长江中的海军也同样连战连胜,舰队刚行至珍溪阵境内,郑大海便观测到了山崖上火炮据点。
“没错,我当年是皎天侯黄子隆的部将,隶属于忠王李秀成。后来皎天侯的公子黄文忠,带着我们归顺了华兴军,一直走到了今天。”
因为第一发炮弹射击角度还没有精确,所以五艘战舰的主炮有一发直接打上了天,误打误撞的在一里外的太平军军营落了下去。
“裕昌,我从前是怎么跟你交代的。你就算要撤军,也得坚守到我的命令下达之时啊!现在可好,涪陵的门户洞开,就是不死也被你害死了!”
“那此次对太平军的战斗,也真是难为郑司令了。到底是同出一门,怎么着也有旧日的情分。”
那一瞬间,山体滑坡,碎石崩裂,山摇地动。
这些炮兵也都是刚刚任命,由于炮弹稀少,平日里只实弹射击过几次。炮兵们能把炮弹发射出去,已经是给祖宗烧高香了,哪里还有什么瞄准一说。
“郑司令,听说你以前参加过太平军的队伍?”
“大哥,糟了糟了,华兴军今天就打过来了。”
www.hetushu.com一切平静之后,舰队顺利穿过,太平军炮兵阵地完全被滚落的石块掩埋。
这是新十军成军后的第一场攻坚战,太平军的战斗意志并没有想象的那般坚定。
华兴军的舰队刚至,山顶的火炮就没来由的响了一声。也不知道是太平军哪个炮兵提前发射了下,结果山包上五十门火炮也不看目标,全部跟着发射了起来。
秋季本就荒凉的小山丘,如今似是人间地狱。满目都是火光四起,硝烟弥漫。
赖裕新一听就惊叫的站起身子,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准这个防守重要据点的兄弟,竟然带兵跑回来了。
“说的好,我郑大海这辈子也就服大帅一个人。就说那皇帝老二的位子,大帅要坐,绝对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。但是他为了子孙后代,硬是选择了洋人的治国之策。这天下,也就是大帅能够抵挡这样的诱惑。就凭这个,我郑大海服他,敬他。太平军已经不时当初的太平军,我郑大海也绝非当日的郑大海。”
五艘战舰装配的破虏大将军火炮,射程有六千多米之远,光是炮弹就有四十多公斤。
重庆涪陵县
吴旭明并没有胜利的喜悦,心里倒是有点空落落的感觉。远没有自己当小兵时,杀死一个敌人来的痛快。
有了上次的教训,郑大海早早的就下达了准备开炮的指令,舰队全部靠左航行。
赖裕昌为了掩盖自己临阵逃跑的事实,添油加醋的跟大哥哭诉了下。
赖裕新愤愤的骂了句,满肚子的不服气。和清军作战多年,时常陷入包围圈中,最后都化险为夷,还就不相信华兴军能攻下这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