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13章 时机成熟

“趴下,快趴下。”
吉庆元和傅忠信经过商议,迅速撤防各自的驻地。想也不用想,肯定是华兴军的援军到来。要是再耽搁一会,在华兴军战舰的配合下,太平军全部战死在此处也说不定。
在如此近的距离,每一声枪响几乎都会有人应声倒下。全都是皮开肉绽,血流如注。
正在江岸上布防的太平军吃了一惊,连忙有探子把消息带了回来。
战略由此转入反攻阶段,张遇春在涪陵城中坐阵,留下左师在城中休整。中师和右师按照预定计划,分南北两路朝长寿和南川进发而去。
“洪总理,你也别总是护短了。对属下的纵容,就是在害他们。清者自清、廉者自廉,他们要是没有问题,还害怕什么呢?”
一天后,长寿县和南川县先后拿下,完成了对重庆的半环形包围。
对面那三十挺机枪就如同天堑,不断的爆发出熊熊的烈焰,牢牢的把太平军阻隔在七十米之外。跟绞肉机一样,撕裂了一层又一层。
很快迫击炮发出沉闷的怪响,似雨点般砸落江中。
太平军的将领挥舞着大刀,不断的在战场上嘶吼。面前的弟兄一拨拨的倒下,让他的眼睛都变得血红了起来。
洪仁玕点头应和,押了口茶水暗自平静了下。
但是面对华兴军新八军、新九军、新十军将近十万兵马的围攻,石达开又是毫无招架之力。
战船的火炮射击一轮后,炮弹完全打偏。全部冲撞在了城墙上,没有伤到一名华兴军。
驻防在两处的吉庆元和_图_书和傅忠信并没有做多少抵抗,这两路大军都是刚上战场的新兵,冲劲十足。一见到太平军,便炮弹子弹全招呼,比起吴旭明统帅的左军,火力不知道强盛了多少。
战船的指挥官为了保存实力,立马撤出了战斗。反正也打不中目标,没必要在江中当活靶子。
这次他是动了狠心整顿吏治,小苍蝇要打,大老虎也要杀。
“洪总理,石达开在太平军中的地位你不是不知道,他可是太平军创军的五王之一。不管是英王陈玉成,还是听王陈炳文,还是顾云飞、张宗禹,这些太平军的后起之秀都是他的晚辈。我若是把他招入华兴军中,势必无人能压制住他。所以把他送出中国才是更好的选择,他们在石达开的带领下,也会为华人在海外开辟一番新的天地。”
经过艰难的划行,穿过弹雨的袭击。第一波太平军终于在对岸登陆,在岸边集合后,挥动着大刀长矛对华兴军发起了进攻。
后面的太平军也不知道是为了赏银还是动了怒火,不顾一切的冒着子弹继续冲击。
这些战舰上都放置有三十六磅的前膛火炮,在江中就可对城墙进行远程打击。
乔志清宽慰了洪仁玕一声,抱拳送他出门。
那密集的炮弹,完全把那二十多艘百吨战船覆盖。本来百吨战船的体积就大,一百门迫击炮齐射三轮后,有十几艘战舰当场被炸的冒起了黑烟。
“停止射击,全都停止射击。”
双方就这样坚持着,太平军的主帅hetushu.com吉庆元和傅忠信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,知道华兴军是放太平军一条生路。商议之后,吩咐江对岸的太平军全部撤军。
此时谈判的曙光已经出现,乔志清当即对魏子悠吩咐了声,把洪仁玕唤了过来。
吴旭明大喝一声,挥动下令旗。
太平军也调集了不少乌蓬小船,从江中发起进攻。
吴旭明也及时调整了策略,让迫击炮集中火力对付江中的那二十多艘大型战舰。不用理会那些运送兵源的小船,待太平军上岸后,再发起还击。
一瞬间,子弹如暴雨般倾泻。
洪仁玕苦笑了声,抱拳和乔志清作别。乔志清说不管事,他还可以放心点。乔志清说他看着政府,那一定又会被折腾的天翻地覆。不久前的公安部就是被他连根拔起,如今政府的各部门也必然要经受一次大的换血。
乔志清面色诚恳的跟洪仁玕道了句心里话,没有对他做丝毫的隐瞒。
东城墙外紧邻着乌江,距离乌江有一二百的距离。
“洪总理放心,廉政厅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同时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咱新中国现在什么都缺,唯独不缺官员。有时候适当的过滤一下杂质,也会让整个官场的风气更加健康发展吗!”
太平军的兵勇已经被华兴军打怕了,听到枪响便下意识的抱着脑袋趴在地上。只有些新兵蛋子,才会听从长官的命令,挺着胸膛朝前冲击,最后全都是惊恐的倒在血泊之中。
不过在战船的火炮难以固定角度,一开炮便会因为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巨大的后坐力偏离方向,射击准度极差。
“总统说的是,是我太过于紧张了,对待贪官污吏,是不应该手软。但是我总担心牵连过大,政府如今可正是用人之际。”
在两日后,新十军的中师也溯江直上,在涪陵县登陆。军长张遇春同船而来,至此新十军完全在涪陵县集合完毕,完成了进攻四川的第二个阶段目标。
乔志清看完了手上的军报,高兴不已。如今石达开要么朝西退却,要么坚守重庆。
洪仁玕为难的皱了下眉头,生怕走后,政府里有个什么问题。
“仁玕兄,如今重庆的大局已定,和谈的时机已经到来。我前些日子已经和你商量过,现在该是总理出马的时候了。”
吉庆元和傅忠信在城外的高地上,端着望远镜神色紧张的观察着战情。
“弟兄们,冲啊。杀光华兴军,翼王重重有赏。”
他和李秀成的矛盾已深,向西显然退却到成都境内。依照石达开的个性,此路显然不通。
“总统所言极是,石达开在太平天国中居功甚伟。就算是我,也是他的后辈,留在华兴军中的确不合适。那我就走这一趟,我二人过去虽然毫无交情。但是相信他听到我的名号,也会耐下心来听我说几句。”
这些船只并没有多大的威胁,只是负责运送兵源。倒是海军当日放走的二十多艘百吨战船,也参加了战斗。
乔志清让黄飞鸿挑选了一队亲兵,专门护卫洪仁玕的安全。
太平军中终于有一人大吼了一声,趴和-图-书在了尸体之中。后面刚登陆的太平军,也跟着趴在了尸体堆上。
枪响声还未结束,华兴军居高临下,只要发现尸堆里一有动静,便立马开枪射杀。
虽然迫击炮弹并没有穿甲弹那样,轻易的炸毁战船。但是在甲板上爆炸后,那四散的弹片还是让太平军吃尽了苦头。一旦命中甲板,方圆一周的太平军。便会完全被弹片炸的血肉模糊。
战斗进行了一天,第二日天一亮,江面上远远便传来了海军的汽笛声。
“咻,咻,咻”
战舰上运送的正是新十军的右师,总共上万的士兵在五艘战舰的转运下,全部在涪陵县登陆。
死神才刚刚举起了镰刀,太平军仍旧义无反顾的冲进了死神的圈套。
“总统,不知道这么着急唤我过来,所为何事啊?”
乔志清笑了笑,在洪仁玕的对面坐下,洗完脸后精神奕奕。
乔志远的廉政风暴展开后,政府的官员已经人人自危,生怕查出自己什么问题。洪仁玕这几日每天都收到辞职信,有点焦头烂额的应付不过来。
“洪总理过谦了,凭借洪总理的威望,相信一定会马到成功。那就劳烦洪总理了,政府的事我先替你看着,一定乱不了。”
其他三座城门虽是佯攻,但也有上千人倒在枪口之下。
只是一个时辰的战斗,仅仅在东城墙,太平军便有上万人倒在华兴军的枪口之下。
天黑前,洪仁玕便和亲兵坐船,直奔荆州市。搭乘海军军舰,与新八军同去四川。
华兴军一个师的兵马已经在四川横行无阻,www.hetushu•com如今两个师的兵力,太平军就更不敢再打涪陵县的主意。
“砰,砰,砰,砰。”
洪仁玕抱拳答应乔志清,满脸的信心十足。
乔志清宽慰了他一声,之所以在此时调走洪仁玕,也有不想让他护犊子的想法。
乌压压的人头涌动,在东城墙宽的江畔上到处登陆,全部朝五十米的断裂处聚集。放眼望去,正面足有上千个士兵冲击。
乔志清笑着给洪仁玕斟了碗茶水,自己起身梳洗了下,把衣服穿戴整齐。
“总统,这几日政府里人心不稳,这个时候我要是离开,恐怕不是时候啊?”
冲锋的擂鼓敲响后,城墙上的华兴军并没有急于开枪。而是等太平军冲击了七十米的距离,这才扣动下了手中的扳机。
战场顿时弥漫一股浓烈的血腥味,哀嚎声四起,如入修罗地狱。
尸体已经堆积了有一米多高,战场上不管是太平军还是华兴军无不心惊胆寒。
洪仁玕默认了此事,不再多说什么。把话题转移到石达开的身上,不知道乔志清是什么意思。
那将领也打成了马蜂窝,全身鲜血直流的滚落在了地上。
他在城墙上环顾着满地的尸体,突然响起了郑大海对他说的那句话,都是汉人子孙,何苦自相残杀。
“行吧,一切都依总统安排。总统真的决定把石达开送去澳洲?难道让他归顺我们华兴军岂不更好?”
冲锋的号角吹动以后,太平军从城墙的四面同时发起进攻。
如今场面已经完全被华兴军压制,只要太平军不继续冲击,也没有了继续射击的必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