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15章 龙虎会

围观的群众无不惊呼,胆小的女子已经被吓哭了出来,连连闭上眼睛。胆大的百姓无不拍手叫好,对着那十三个贪官就吐起了唾沫。
“翼王,这个时代已经变了。新中国没有皇上,只有总统。没有皇上,自然没有皇宫。”
“准备!”
他这般胡作非为,若是没有人在上面帮忙,早就被撤职查办了。
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,都暗暗为他们的总统叫好。
洪仁玕和石达开进了府去,边走边对石达开苦笑了声。
这些学生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对贪污受贿最为痛恨。虽然处理问题还比较幼稚,但是追查起贪官来却是满腔的热情。
石达开回赞了一声,如果进府前还对乔志清心怀警惕,如今却是满心敬服。终于知道这么多大将,为什么都肯辅佐他的左右。
此次故地重游,石达开恍如隔梦。几年前这里还是洪天王的宫殿,如今却改造成了新中国办公的地方。
南京的官场在此时,正经受着一场大地震。乔志清正式成立廉政部,在各省会设廉政厅,在各市县设廉政局。
晏玉婷上任的第一件事,便是从华兴书院招募了大量的法学系学生,最先在南京成立廉政局。
石达开感慨了声,对乔志清满是欣赏。
“总统客气了,在下如今不过是戴罪之身,总统没必要这般礼遇。”
东海舰队也不再空船而归,石达开整编好了部队。由海军负责分批先转运到南京,然后再一同前往新大陆。
华兴军的新十军迅速驻守重和图书庆,那强大的军容无不让城内所有的太平军心服。
“砰,砰,砰,砰。”
后面站着身穿迷彩服的华兴军,全部端着步枪,正对着这些人。
“总理,翼王,你们可算是回来了。”
那年轻人的脸上棱角分明,沉稳坚定,给人一看就充满了信任感。
“一向听闻新中国法度严明,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。只有政治清明,这个国家才会良性发展。若是天王能有乔志清一半的气度,咱太平天国也不会落到今日这个田地。”
张树生所率领的新九军,也全部由宜昌入驻重庆。准备和张遇春发起对成都的攻势,彻底平定四川。
石达开不卑不亢的抱拳行礼,直迎着乔志清的目光。
第一任廉政部部长由晏玉婷担任,乔石榴刚刚断奶。晏玉婷又变的不安分起来,天天嚷嚷着要个事情做,乔志清便把这个职务给了她。
石达开远远的看见对面的宅院,不由的吃惊的睁大了眼睛。
“行了,咱俩也别客套了,谈谈正事吧。想必来之前洪总理都和你谈妥了,我正是想让翼王带大军去经营那片崭新的大陆。翼王有什么问题尽管问,有什么条件尽管提,本总统必将全力支持。”
姜大志也果然是个鼠辈,没经过一轮审问,就全部招认,由此又牵涉到农业部的副部长汪涵明。
因为乔志远还兼任最高检察长一职,所以此次的廉政风暴也由他和晏玉婷共同负责。
第二日,洪仁玕再次奔赴翼王府。二人从早上和-图-书商谈到了下午,终于达成了和谈协议。
石达开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跟换了一个人一样,精气神十足。
此时刑法还不完善,乔志清直接定了个杠杆。每贪污一万元便判刑一年,只要超过十万元便全部枪毙,没收所有非法所得钱财。
“总统谬赞了,在下不过是做了力所能及之事而已。若是和总统比起来,万万上不得台面。”
“翼王,这就是我新中国的总统乔志清。”
“好,那你们现在就下去整顿兵马。明日我和洪仁玕再商量一些细节,我们就再拼一次。”
洪仁玕笑了笑,带着石达开进了院门,让门外的亲兵通传了一下。
刘坤一的新八军,此时也全部转运到了重庆。本来计划协助新十军围攻重庆,如今事情已经圆满解决。刘坤一便带着队伍南下,准备平定贵州。
乔志清的宅院远远看去就十几间屋舍,哪里有开国之君的样子。
洪仁玕因为忧心政府的事情,就先拜别了乔志清,回了政务院。
石达开有些受宠若惊的道了一句,只恨自己为什么不早遇到乔志清。
晏玉婷行事果断,嫉恶如仇,乔志清对她也很是抱有厚望。
“好,好。太平天国的翼王,果然是仪表堂堂,英姿不凡。”
廉政部由检察院直接领导,主要从事反腐倡廉的工作,针对任何级别的官员,廉政部和检察院有相互监督的权利。
行刑官很快验明生死,尸体被抬下去后,广场被冲刷一空,又恢复了往日的模m.hetushu.com样。
“总统真是好样的,这些贪官就是该杀。”
亲兵进去没一会,屋里便传来乔志清高兴的喊声。话音落,一个神采奕奕的年轻人就走出门来。
经过四处的调查核实,掌握了姜大志贪污受贿,强占土地,奸淫妇女的确切证据。随即开始提审姜大志,并暗示姜大志,若是供出幕后的靠山,可以当立功情节上报。
足有一个连的华兴军在现场维持秩序,把人群控制在五十米之外。
洪仁玕连忙给二人相互介绍了下,满心的欢心。
乔志清又夸赞了声,给足了石达开面子。有的人就是这样,吃软不吃硬。你敬他一尺,他能还你一丈。石达开就是这样的人,有想法有理想。要收服他的人容易,但要收服他的心却难。
洪仁玕招呼了声,满是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在掌握确凿的证据后,廉政部申请检察院批捕汪涵明。通过对汪涵明的审问,又牵涉到常州,苏州两地的分管农业的副市长,还有其他市县的农业局官员。
洪仁玕和石达开回总统府的当日,总统府前的广场上聚集了大批的百姓。人山人海,跟过节一样。
“翼王,刚才你都看见了吧。在乔总统手下当官,可不是件好差事啊!”
三位大帅也是聪明之人,这个利益团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要是离开了翼王,估计一眨眼就不知道被谁消灭了。
“我们各为其主,没什么罪过不罪过的。翼王爱民如子,每到一地百姓无不拍手叫好。就凭这一点,我m.hetushu.com对翼王也是心怀佩服啊!”
翼王率手下的数十万将士接受乔志清的条件,放下武器,开门举义。
若是在廉政部查到之前,主动认罪者,算是立功情节,可以免于一死。
“行刑!”
“翼王卧榻就坐吧,我这里地方寒酸。招待不周,还请多多包含。”
洪仁玕与石达开随着最后一批将士,十万人足足分批转运了半月有余。
同时赋予各类媒体监察权,任何部门对媒体不得进行行政干预。
“对,杀的好,看他们当官的还敢嚣张。”
晏玉婷亲自指挥坐阵,第一件案子便以姜大志为突破口。
华兴军全部上前一步,拔掉了他们头上的木牌,用步枪顶着他们的头上。
“……”
乔志清爽朗大笑一声,招呼着石达开进屋。
这十三个官员以汪涵明为首,姜大志为次。二人并肩紧挨着跪在地上,汪涵明看着姜大志肥头大耳的模样,恨不得把他给咬死。
“乔志清难道没有单独的宫院吗?”
先不论三宫六院,乔志清这里竟然连个侍奉的丫鬟都没有。
石达开还真是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看什么都觉得稀奇。倒不是对总统府的奢华感到新奇,完全是对乔志清的简朴感到不可思议。
这下可是把政府各部门的官员吓坏了,好在如今刚刚立国,众人的心里还充满了干劲,都能严格的要求自己。
二人见面不到十分钟,乔志清和石达开却像是多年未曾谋面的老朋友一般。一人是龙,一人是虎,彼此互相欣赏。
“乔总www.hetushu•com统有礼!”
乔志清在卧榻坐下后,对石达开招待了一声,端起茶壶给他满了杯热茶。
乔志清正是想通过他们震慑官员,让他们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。
汪涵明和陈国平一样,都是跟着乔志清在苏州搞土改的那批人。权利越来越大,欲望也越来越大。
行刑官挨个确认了身份,对众百姓宣读了几人的罪证,大喝一声,挥下了手中的令旗。
只见这十三个官员丑态百出,全都是哭天抢地的嚎叫着,求饶着,挣扎着,眼泪鼻涕抹了一大把。但是被绳索捆的结结实实,却不能移动半步。
有时候,女人的话是不能相信的。
由此开始,光是农业部就查出五六十个各级别的贪官污吏。
二人好不容易在亲兵的护卫下穿过人群,就看见一排人跪在地上,全身五花大绑。脖子上插着木牌,上面大大的写了个杀字。
晏玉婷骗了姜大志,他咬出了汪涵明,晏玉婷并没有放过他。
“总统好,这位就是翼王石达开。”
“翼王这边请,前面便是总统的宅院。”
行刑官再次暴喝,如同地府的判官,在生死薄上勾掉了这十三人的名字。
“一切仅凭翼王吩咐,属下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这排人正是农业部的那几个倒霉蛋,此次贪污在十万元以上的官员共有十三名,大多是通过土地利益交换获取利益。
但南京城还是有数十名官员,在政令办法的第二天,就主动交代了错误,上交了非法所得钱财。
一排枪响过后,十三个人全部被打的脑浆飞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