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16章 开疆辟土

“好,你有这个决心就好。你一定要让士兵知道,你们不是被赶出家门,而是主动去开辟新的家门。”乔志清笑了笑,从书桌上取出一摞的资料,递给了石达开,继续说道,“这是关于大中华联邦共和国的构想,上面有关于联邦共和制度的详细描述。洋人管那片大陆叫澳大利亚,我把那片大陆命名为新华夏。这份资料上有对那片大陆的详细描述,你上船后要认真的查看。不管你在那里建立什么政体。什么时候想加入这个联邦,大中华永远都欢迎你们。”
不过李秀成却慌了神,急忙派兵马进驻宜宾、自贡、内江、安岳、遂宁,南充,战线达四百余里的防御地带,妄图把华兴军挡在成都平原的外面。
将领们都被石达开描绘的前景所吸引,谁不想在新的世界成为开国的功臣。他们大多是死里逃生之人,也不怕再赌一把。况且这次由华兴军的军舰护送,上岸后又能分发精良的武器,众将全都是信心十足。
乔志清刚到门口,就听屋里叽叽喳喳的笑个不停。一进门,便见魏子悠羞红着脸傻笑着,也不知道这些女人在一起都聊些什么。
晏玉婷伸出小拳头在他胸口打了下,娇柔的伏在他的怀里,胸口上下起伏,脸上满是潮红。
“总统,有件事在下一直都想不明白。在下不过是败军之将,总统要灭掉我的军队,那是易如反掌。总统为何要放我一条生路?”
魏子悠从公文包里掏出了军报,和*图*书满脸含羞的丢给了乔志清,红着脸就出了门去。
如今英国人大多聚集在东南部的新南威尔士州,人口不过二三十万。华兴军的这十万多军队,足以在这片大陆站稳脚跟。
如今华兴军两路大军已在重庆站稳脚跟,因为没有海军舰船运送补给,所以暂时按兵不动。
乔志清对石达开袒露一句,一片赤子之心,真切可见。
乔志清迫不及待的把晏玉婷剥了个精光,一张口就把那粉嫩的葡萄含在嘴里。微微吮吸后,竟然有一股香甜的液体直浸喉咙,让人更加的欲火焚身。
二人一唱一和的很快鱼水相融,双双喘着粗气,酥软的放松下来,满足的互相爱抚了起来。
中国人向来不喜欢开辟新世界,总喜欢窝里斗。石达开这一去,虽然有些强制性,但总是个新的开始。对以后怎么处置罪犯,也是个新的尝试。与其剥夺他们的性命,还不如把他们押送到无人的荒岛开辟殖民地,那也将是汉人的子孙之福。
“走了,真是够折腾人的。”乔志清边翻看军报边轻笑着又问了句,“这几天感觉怎么样?看孩子舒服还是当官舒服?”
晏玉婷“嘤嘤”叫了声,闭着眼贪婪的享受着乔志清的爱抚。双腿半蜷的抬起,紧夹在乔志清的腰部,不断的扭动着细腰。全身已经燥热的香汗淋漓,下面润湿了一片。
“都是汉人之后,与其我们在家里斗,还不如让你在外面开疆辟土,为我们汉人和_图_书的后代子孙谋千世的福利。你有自己的一套想法,而且处事独立,这也是很多将领缺少的君王之气。我相信要是由你经营那一片大陆,一定会让汉人的子孙开枝散叶。”
“乔总统,在下如今对你是心服口服。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给咱汉人丢脸,一定会在那片新大陆干出名堂。”
晏玉婷显然比以前成熟了许多,生了孩子之后,身材比起以前,更多了些妩媚的味道。虽然已经给乔石榴断奶,但是胸脯还是异常的饱满,似乎一捏就能挤出奶水来。
李秀成最近迷上了当地戏班子一个当家花旦,动不动就把那花旦请过来唱上两口,这也是他如今唯一的爱好。
“讨厌,你知道就好。我看天下太平你也没时间陪我们,你这辈子就是这操劳命。斗完外敌,肯定又斗内敌,反正就闲不下来。”
这批洋枪对付新华夏大陆的洋人绰绰有余,那里此时也不过是英国人流放犯人的地方。自从在那里发现金矿后,每年都有大批的移民登陆澳大利亚。
乔志清已经下了死命令,若是路上有闹事者,立即开枪击毙,决不能留任何情面。这十万余人要是在海上真闹起事来,可是不好控制,唯有绝对的武力压制才行。
乔志清笑着把他搀扶了起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送他出了门去。
“翼王快请起,正所谓不打不相识。你是太平天国的翼王,也是我新中国的翼王,这个封号本总统给你留着。”m.hetushu.com
那旗袍丝滑的感觉,让乔志清变的更加的躁动。也顾不上一个个的解开扣子,大手一使劲,只听“嗞”的一声。晏玉婷的旗袍,一下子从腰部撕裂到了领口。
太平军十万余人,按照各师旅的编制上船。除了江苏号专门负责押运枪支弹药和物资,其余十五艘战舰全部运载兵源。
南京城的百姓全都满怀欣喜的在长江沿岸观看,暗暗为自己的这个国家感到自豪。不断的挥舞着手臂,为江上的战舰欢呼鼓舞。
两日后,大军全部在军舰上集结完毕,由华兴军的海军陆战队亲自看守护运。
魏子悠过来给乔志清呈送军报,便在房里陪晏玉婷聊了会天。
石达开回去后,立即召集将领开了个短会,把乔志清的意思传达下去。命令将领安抚好手下,如有闹事者,格杀勿论。
乔志清看着那妮子,不解的问晏玉婷道,“你们都聊什么呢,怎么那丫头的脸红成那样?”
事情进展的并没有那么顺利,太平军的将士都以为是被发配到荒凉的岛国,再也回不到故土。全都消极待命,不想上船。
有的士兵甚至冒死跳入了长江之中,瞬间就被湍急的江流吞没。最后在华兴军开枪震慑后,才逐渐停止了骚乱,士兵们无一不对着故土的方向跪地长泣。
石达开被他的胸襟折服,一起身便对乔志清行跪拜大礼。
乔志清回了院子后,新上任的廉政部部长晏玉婷,正在屋里无聊的等候。
暖暖的阳光铺撒和*图*书在卧榻上,乔志清急不可耐的与晏玉婷热吻着,不断解开她身上的绸缎旗袍。
成都忠王府
石达开寻思了下,还是想听一听乔志清的想法。
舰队后,乔志清挥手在岸上送别。石达开也是微笑着冲他挥手作别,没有丝毫的怨气。
李世贤神情紧张的拿着军报进了门,冲大堂里就呼喊了起来,“哎吆,我的大哥。华兴军都要打过来了,你怎么还有空听曲啊?”
乔志清自然知道她想要什么,胸口的火气也一直噌噌的往上跳。跳下了卧榻便合住房门,他可不想再在办事的时候,被魏子悠看见。
这批枪弹全是华兴军退换的英国恩菲尔德步枪,自从换装成远征步枪后,就一直扔在军火库中。
晏玉婷悻悻的抱怨了一句,有些愁苦的拉下了脸。
“这是女儿家的私事,干嘛要告诉你。太平军都出发了?”
南海舰队也收到调令,今日全部从香港基地返回南京。两大舰队总共十六艘大型战舰,在长江中浩浩荡荡的展开,如同一条钢铁巨龙横卧江中。
她和乔志清已经一个多月没办那事,若是对于一个,这种事也就是可有可无。但对于一个经过开发的妇人来说,每日只要闲下来,那就是一种煎熬。
这个时代没有公理,只有铁血。澳大利亚的原住民也就是逐渐被洋鬼子种族灭绝,这片大陆本就不属于他们。
“原来在你身边工作还是挺让人开心的,现在独当一面,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。其实我也就是想趁工和-图-书作多陪陪你,你这没良心的一个月,也不多看我们母女几次。”
过了这六城,便是一马平川的成都平原,根本就无险可守。
“总统,你的心意,在下都明白了。今日一别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,请受在下一拜。”
晏玉婷虽经生产,身材竟一点都没有走样,还是似从前那般的娇柔细致。因为刚刚才过了哺乳期,胸脯异常的硕大,足有从前做女儿家时的两倍。
澳大利亚沙漠中部全是沙漠地带,只有环海地带适宜人类居住。反正洋鬼子已经在那里探好了路,乔志清的计划就是反客为主,把洋鬼子的地盘全部抢夺过来。
石达开对乔志清彻底服气,抱拳诚恳道了一句,面色坚定。
瞬间,一尊完美的玉体暴露在外。只有两片粉色的亵衣亵裤,包裹着那两片让男人神往的地带。
“乔大哥,我要,我要。”
乔志清不屑的笑了笑,若是李秀成与石达开协防重庆,也许华兴军还要忙上一阵子。但是如今石达开的大军已经撤离,就剩下李秀成的那十万兵马,不过是做些徒劳的挣扎。如此排兵布阵,正好被华兴军各个击破。
“乔大哥,这是从重庆发来的军报。晏姐姐在这里,你们聊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“好了,让我们晏大小姐受苦了。”乔志清放下了手中的军报,上前握住晏玉婷的玉手安慰了一声,继续道,“以后天下得以太平,我就多抽些时间陪陪你和石榴,现在一切都在混乱中摸索,着实让人头大的利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