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17章 迷魂香

李秀成咬着她的耳朵轻吐了句,双手不老实的在她的胸口上下抚摸。
李世贤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“世贤啊,坐吧,又出了什么事了?”
李秀成朗声大笑起来,完全不知道李世贤在忧心什么,反而因为石达开被俘而高兴了起来。
“小宝贝,你可想死本王了。”
“多谢侍王。”
李世贤充满豪气的大喝一声,对于如何收服武将的心,他现在做的已经得心应手。虽然不知道忠王为什么突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,但嘴上还在为他美言,毕竟他才是这大军的统帅。
李秀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闭上眼没再说话。
“怎么了?她立什么大功了,让你这么高兴?”
李世贤也着急上火的加大了语气。
“好,痛快,那咱们就说说华兴军的问题。自从他们封锁了长江之后,我们便和外界断了联系,也不知道华兴军的战斗究竟发展成什么样子。你们和华兴军交过手,对待他们,可有御敌之策?”
“三位军帅可是太平天国的大英雄,尽管面对荒山野岭,但还是坚持走了下来。在下对三位是万分的敬仰,以茶代酒,敬三位一碗。”
“好啊,我和石达开斗了一年,他最后还是输给了我。太平天国如今只有一个忠王,再没有翼王。”
李秀成有些不高兴的拉长了脸。
那花旦捧手作揖,腰肢轻盈,裙带生香,迈着小碎步款款退去。
童容海惭愧的叹了口气。
李世贤沉稳道了一句,并不做任何表态,特意照顾了下童容海的面子。
“小宝贝,自从www.hetushu.com吃了你送给本王的龙虎丸,本王可是时时都想着那事。你再给本王寻上一些,待会本王再与你斗个三百回合。”
晏玉婷狠狠的瞪了乔志清一眼,满身的旗袍都被他拽断了扣子。娇艳的春色怎么遮也遮不住,索性用被子盖住了身子。吩咐魏子悠让自己的丫鬟,送件衣服过来。
“是,忠王。”
李秀成表情怪异的确认了一句。
“多谢侍王。”
“凤儿,你先退下吧。”
出发时共有上万多人,没想到一路下来,死的死,逃的逃,最后只剩下五千多人。
李世贤脸上冷静了下来,眉心紧锁的紧盯着三人。
更让这些人崩溃的是,当他们抵达重庆后,翼王已经投降华兴军,正被华兴军的海军转运南京。
李秀成半搭着眼看了下,起身就从后面把她搂住。
“玉婷,你还记得李柔这个火狐吗?这丫头可真了不得,顶的上十万大军了。”
李世贤刚失望的挑了下眉,彭大顺就接上了话。
“侍王放心,我等必将尽心尽力,报答侍王的知遇之恩。”
乔志清看完了密信,狠狠的夸赞了送密信的火狐一声。
李世贤热情的招待了下,招呼三人坐了下来。
那丫鬟嘤嘤媚笑了声,挣开李秀成,收拾着茶碗便出了房去。
这时,一个丫鬟模样的女人上来收拾东西。
南京总统府
“三位军帅快些坐下。”
彭大顺颇有谋略的侃侃而谈,一时让李世贤眼前一亮。
李世贤忧心忡忡的又叮嘱了声。
李世贤m.hetushu.com还想再劝,但看着李秀成不耐烦的表情。最后还是忍耐了下来,抱拳告辞后退出屋去。
“世贤,你是不是被华兴军给打怕了,怎么净是长他人志气、灭自己威风。都是装火药的洋枪,本王就不相信他们的洋枪能玩出别的花样来。”
李秀成不断嗅着她的俏脸,言语尽是挑逗。
“哦?这么说翼王投降乔志清的事情都是真的了?”
“是啊,侍王,童大哥说的不错。但是华兴军也并非是无懈可击。他们从江东远程作战,一路秋毫无犯,粮草补给完全依靠其强大的后勤力量。这是他的一个优点,但同时也是弱点。四川山高路远,后勤补给完全是依靠舰船运送。据属下所知,华兴军的舰船已经完全撤出长江。不然驻防在重庆的守军也不会按兵不动,他们一定是在等待后勤补给到来后,才发起进攻。现在就是我们消灭华兴军的好机会,只要想办法彻底消耗点他们的弹药和物资,那就能一举拿下重庆。不然等华兴军的战舰一到,一切可都晚了。”
李秀成满意的在摇椅上躺了下来,满脸放荡的哼起了小曲。
“实不相瞒,我三人只是于世龙兄弟和华兴军交手过一次。南北防线,只是一天便完全被华兴军攻破,而且死伤上万。华兴军的战斗力匪夷所思,我等却是也没有什么好的应敌之策。”
“可我听说华兴军已经换装了洋枪,似乎比咱们使用的还要先进。刚刚投奔过来的将士已经禀告过了,华兴军的洋枪射速极快,射程也和图书远,根本就是闻所未闻的火器啊!”
“大哥,如今翼王一走,我们就完全和华兴军短兵相接。应该尽快的哪个主意才是,若是华兴军发起进攻,能不能守住还是个大问题啊?”
这支人马正是童容海一行人,他们从宜昌经山路,整整走了一个月才抵达重庆。
乔志清对眼前的花旦挥了挥手,疲倦的用手揉了揉眉心。
于世龙也补充了一句,对彭大顺的意见很是赞同。
晏玉婷的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这个名字,秀眉微皱的询问了一句。
“对,千真万确。翼王带着手下将士,被华兴军的海军转运出四川,目前下落不明。”
李世贤说着便端起了茶碗,对三人示意了下,便满饮了下去。
三人同声齐呼,满身的豪情壮志。
“贤弟放心,当初华兴军不过是仗着火力才有如此的声望。如今我们占据天府平原,拥有耗之不尽的物资。况且骆秉章走的时候,还给我们留下了成都军械所。现在枪弹也能自给自足,还怕华兴军作甚?”
“遵命,我的忠王老爷。”
小丫鬟不再反抗,配合的在他的怀里蠕动着娇躯,不断的用那肉臀刺激着他的欲望。
魏子悠进门后,把手上的密保递给了乔志清。看着晏玉婷衣衫不整的模样,不由的掩着嘴暗自轻笑了下。
“你要听话,本王这几日才发现了人生的美妙之处。这是命令,若是你不能完成,看本王怎么罚你。”
李秀成满不在乎的宽慰了堂弟一声,如今他手下的数十万人马都装配上了洋枪,全都是骆秉和-图-书章撤离的时候留下的。李秀成又招募了大量的工匠,如今成都军械所已经能基本保障太平军的枪弹消耗。
“好,三位英雄真是痛快。本王已经把你们的事情禀告忠王,忠王知道后也是大为感动。嘱咐我要好好重用你们,今后你们便安心留下来。如今大敌当前,我们第一件事便是抵御外敌,把华兴军赶出四川。”
“好好好,前线的事就由你做主吧,你想怎么打那就怎么打。本王累了,你先退下吧。”
李世贤抱拳禀奏,今日他正在内江前线巡视军舰。正好有一支太平军的人马狼狈而来,全身破烂的跟讨饭的一样,一询问才知道是宜昌张遂谋的部队。
“大哥……”
内江前线,李世贤跨马赶回后,连夜召见了从宜昌而来的三位军帅。
都传言翼王和将士们都被乔志清发配到了荒岛,三人都各自庆幸晚来了一步,如今跟随在侍王的麾下也没什么不好。
乔志清和晏玉婷睡到了下午,直到魏子悠过来送情报时,两人才睁开了眼睛。依依不舍的分开了身子,浑身都感到无比的放松。
“末将见过侍王!”
李世贤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大哥,自从进军成都后,就再也没有进取心,整日里沉迷权斗之中,总想抱着成都过一辈子。
三人抱拳同声应和,算是找到了归属,全都舒了口气,脸上紧张的面容终于变的松弛了下来。
童容海,彭大顺,于世龙三人相继进了军帐,抱拳对李世贤大声称呼一句。
当初翼王派吉庆元求援,他也不闻不问,连唇亡齿寒的道理也不和图书知道了。
三人抱拳称谢,都暗自松了口气。进军帐前总是担心李世贤会轻看他们,毕竟翼王和忠王不和的事情,大家都各自心知肚明。
“大哥,话虽如此。可是我们总得想个法子,不能干坐着等他们来攻啊!”
李秀成说着就用大手狠狠抽在了那丫鬟的屁股上。
李世贤又是忧心了一声。
丫鬟慌乱的在他的怀里挣扎了下,却被他的大手死死的扣住。
“忠王,今早不是刚刚才来过的吗?”
李秀成指着面前的客椅示意了下,端起桌上的茶碗轻抿了一口。
童容海三人皆是感动的模样,各自端起了茶碗,由童容海带头回禀一声,跟着一饮而尽。
这支军队的头领童容海得知消息,苦笑不已,只得另谋出路。走了几日,这才到了内江城准备投靠忠王。
“忠王,医生说那东西可不能乱吃,一个月只能服用一次。”
“三位所言,本王都受益匪浅。这样,你们先下去好好休整。需要什么补给,我会让军需官全部提供给你们。”
“乔大哥,成都火狐的最新消息。”
“对对对,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。华兴军自命清高,不肯抢掠百姓。那粮草就是他们的弱点,我们只需要在这方面想办法就行。”
“侍王,您对我三人如此礼遇,今后咱们的性命就是您的了。咱也敬你一杯,今后侍王有令,我兄弟三人定当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“大哥,今日有翼王的手下过来投奔我们,而且带回了最新的军情。翼王已经全部从重庆撤走,下落不明,城中只有华兴军两军人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