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18章 这是一个阴谋

侍王讲完后,特意叮嘱了一声。
“宗王,你是什么想法?”
李世贤好奇的看着李尚扬,想听听这位守将的看法。
晏玉婷放下了密报,对乔志清撅着嘴鄙视了下。
“原来是这样,忠王可不是一般人,如今满身的志气也渐渐被美色腐化掉了。你们女人还真是个祸害,看来,以后我要多加注意才行。”
“有道理,这也只是一方面。我想李秀成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天,已经不再做徒劳无功的抵抗。一个人要是没有获胜的信念,那他就会放弃所有的尝试。”
“两位军帅,万万不可莽撞行事。我已经派人打探清楚,如今重庆可驻扎着六万余人的华兴军。就算是我们五路大军齐上,先不论战斗力,就是人数上也不占优势。”
于世龙也气愤的大骂了一句,暗道自己昨日看错了人。
晏玉婷好奇的问了一句,永远猜不透乔志清心里的想法。似乎他创造力永远那么丰富。你根本就不知道,下一刻,他又会冒出什么新花样来。
不管乔志清穿越后造成多大的改变,华尔始终没有逃过他的命运。
翼王当初真心为太平天国着想,反倒被排挤到了重庆。李秀成独断朝纲,甚至连此次支援重庆都不肯,眼看着华兴军一步步进驻四川。
童容海连忙把彭大顺和于世龙,叫过来商议对策,对李世贤的命令完全的莫名其妙。
前军军帅练业坤连忙退出了反对意见,他是守城之将,参与过多次守城之战,因为战功,被封为梯王。
右军军帅范汝增随身http://m.hetushu.com附和一句,他和黄呈忠性子相反。一个极为刚烈,一个极为沉稳,两人却成了最要好的兄弟。范汝增也是战功赫赫,被封为首王。当年就是他指挥的战斗,在慈溪打死了常胜军的指挥官华尔。
“大家都发表下自己的意见,说错了本王也不怪你们。”
帐中还有中军军帅李尚扬一直没有表态,他的部队主要是负责防卫总指挥部的安全,也是守城之将,被封为宗王。
洪秀全在太平军的后期大肆封王,这些王虽然有些贬值,但是真正还是有些手段。
“一切全凭侍王吩咐。”
“那是自然,这个李柔是火狐的元老,是九尾火狐(火狐系统以尾数区分级别,尾数越多,级别越高)之一。在苏州时,你刚让我筹建火狐,那小姑娘就跟着我做了。后来一直潜伏在李秀成的身边,这个李秀成倒也有意思,就是在南京出逃的时候,还是把她带在身边。你们男人啊,都一个德行。纵使是百炼钢,也难逃女人的绕指柔。”
他对彭大顺的意见非常赞同,也想在华兴军发起进攻前,便提前动手,先发制人。
众军帅闻言都暗自叫好,对和华兴军的首战也充满了期待。
“黄兄弟说的不错,我们是该跟华兴军亮亮家伙。咱们的队伍现在不比从前,华兴军有洋枪,咱们也有。是骡子是马也该拉出去溜溜,不能总做被动的防御。”
“大哥,不用猜了,这一定是李世贤的阴谋。李世贤这是拿我们当诱饵,吸http://m.hetushu.com引华兴军的注意!”
后军军帅陆顺德对练业坤的话表示赞同,他是李世贤手下的水军头领。因为水性极好,创立了太平军第一个舟师。被洪秀全封为来王。
“是啊,二弟,我们不能白白去送死啊!”
第二日,刚刚在内江休整几日的童容海大军,便接到了李世贤的命令。
这几日正筹划着对军队的改制问题,准备在江南划分军分区,把几路大军合并起来,让多余的军官们担任文职。
乔志清把密报交在了晏玉婷的手上,在卧榻上坐了下来。
晏玉婷笑了笑,心里美滋滋的暗自庆幸,找了乔志清这么个如意郎君。
童容海眉心紧锁,把军令递给二人传阅。
童容海也是满脸的担忧,他又不是不知道华兴军的利害。重庆可驻防着两个军的华兴军,消灭自己这五千余人,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。
侍王说着就摊开了地图,上面已经做好了标记,对着众军帅各自解释了下,不时露出一股股得意的微笑。
这也是她让贪官们胆寒的原因,仿佛任何人在她眼前都无法遁形。
“二位贤弟,你们说李世贤究竟是什么意思啊?”
童容海和于世龙知道彭大顺在思考的时候最怕被人打扰,两人同时退出了军帐,看着帐外聚集的五千多弟兄忧心忡忡。只恨当初相信了李家兄弟,才带兵投到他们的门下。
彭大顺眉心紧锁的飞快的运转起脑子,一瞬间有无数的念头闪过。
“好,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,那就按按照本hetushu.com王的意思行事。众位请看地形图。”
乔志清看着晏玉婷坏笑了声,眼睛不断的在她的胸口瞟来瞟去。
明日她便亲赴苏州展开廉政风暴,所以今日才特意过来喝乔志清温存了下,没想到乔志清是那么的热烈,差点把自己给吃了。
于世龙紧张的看了彭大顺一眼,不想被李世贤当猴子一样耍。
李世贤的口气明显是想打这一场。
“对,二哥说的不错。这个李世贤看着一脸坦荡,没想到内心如此邪恶,竟然如此待我们兄弟。大哥想想看,要是我们假冒华兴军胡作非为,华兴军知道后还会放过我们吗?”
“我了解李秀成,当初洪秀全在世时,他还不敢肆意妄为。朝中也是危机四伏,总有一种压力逼迫着他前进。但是真正当他手握大权,再也没有约束时,内心的欲望便会全部释放出来。这时候,会比任何人都要放肆。”
李尚扬这才抬起头,满脸严肃道,“我同意左右军帅的看法,我们怎么了应该打上一丈,鼓舞下士气。华兴军是老虎是猫,总得打过了才知道。他们虽然装备优良,但是不占地势。我们背靠着天府平原,不管是补给还是后续的兵源,都比华兴军要强。所以,我赞同打。”
乔志清埋头又批阅起了公文,如今江南已定,但是各路省长都还没有任命。
李世贤面色轻松,虽然内心已经万分的忧虑,但是仍旧保持着大将风度。
五位军帅也自然没了意见,主帅都赞同打,若是有意见,那不是打主帅的脸吗。
“大哥、三弟莫急,李和*图*书世贤这么做,肯定是想引蛇出洞,用我们做诱饵。在目的没有达到之前,他是绝对不会抛弃这个诱饵。”
莹儿给晏玉婷送来衣服后,晏玉婷很快换好告别了乔志清就出了门去。
特令童容海五千余人假扮华兴军,沿隆昌县,荣昌县,永川县,向东进发。一路上可以放任抢掠,所得物资归自己所有。抵达永川县后,在那里驻扎,等候命令。
这样便能避免各路军长拥兵自重,也解决了官员稀缺的问题。
“侍王,末将以为如今我们太过于重视防御,而疏于进攻。咱们和华兴军都是两个肩膀顶一个脑袋,没必要总是前怕狼后怕虎,先打上一仗再说。”
“这个李柔啊,现在把李秀成的魂都给勾去了。天天沉迷在男女之事中,最近吃龙虎丸都上瘾了,每天都要御女数人。”
左军军帅黄呈忠率先开口到了一句,他是李世贤手下最为勇猛的战将,屡立战功,被天王册封为戴王。
“好,非常好。大家的心意我都明白,我们从江东被华兴军逼进了四川,谁也咽不下这口气。本王也是,本王也总想着报仇雪恨。现在就是机会,华兴军的补给未到,只能做被动的防御。我们就来一招引蛇出洞,先从华兴军的身上咬下块肉下来。我们要给兵勇们信心,要告诉他们,华兴军是可以被打败的。”
“我同意梯王的意见,如今华兴军兵锋甚猛。翼王十万将士都不战而降,我们目前最好以静制动,依靠有利地形阻挡住华兴军的进攻。
乔志清坦言了一句,满是信心,仿佛他可hetushu•com以掌握别人的生死一般。不过,他也确实可以掌握被人的生死,至少对于李秀成来说,的确是这样。
“这就要看李秀成自己的选择了,他若是一心求死,我便给他死路。他若是跟翼王一样,还有雄心壮志去奋斗,我便给他出路。”
“这个引蛇出洞,最关键就是这个诱饵。本王已经找好了这个诱饵,大家尽可放心。”
彭大顺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,脸色瞬间就冷淡了下来。昨日才对侍王积起的好感,一下子完全消散。
“也许是吧,翼王被你送去了新华夏,那李秀成呢?你打算送他去哪里?”
四川内江
天色刚黑,李世贤把手下的心腹将领都集中到了军帐中,一同商议应敌之策。
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李世贤昨日对我们那般客气。又给军饷又给粮草,原来一切都是想利用我们。”
乔志清跟着也调侃了一句。
乔志清也暗自分析了下,他和李秀成交手多年,也早就对他了若指掌。
童容海一拍脑门恍然大悟,一下惊出了一声的冷汗。幸好有彭大顺在,他的心思缜密,要是只有自己和于世龙,还真猜不透李世贤的心思。肯定会以为这是一件美差事,能肆意强烈,还能据为己有。
明知道他们是狼,还是忍不住带着弟兄送到了嘴边,现在后悔已经晚了,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保全这些弟兄的性命,他们跟着吃了太多的苦了。
“二哥,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去还是不去?”
晏玉婷说出了自己的看法,这几年统帅火狐,她早就学会了如何洞察一个人的心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