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24章 永川大战二

前军军帅练业坤急忙带头求情了声。
众师长清点了伤亡情况和弹药消耗后,随即搭伙做饭,轮流休整了下来。
“伤亡情况如何?”
范汝增不想放弃,他总惦记着跟黄呈忠报仇。如今李世贤想要撤军,那以后可就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城墙的步枪趁乱也噼里啪啦响作一团,太平军都不知道子弹从何而来,便被打的血肉模糊,睁大了惊恐的眼睛躺在血泊之中。
“轰隆,轰隆,轰隆。”
战场上空顿时发出怪异的嘶吼,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向上观望。
李世贤没想到范汝增公然和自己叫板,大骂一声就站起了身子。
这两军由黄呈忠的残部和后军的陆军组成,人数不到万人,现在由左军的败将胡达实际指挥。
战场上的太平军早就似拉直的橡皮筋,眼看着就要断掉了。这时传来撤退的命令,想也没想就转身朝后涌去。
众将帅面面相觑,一时也没有什么良策。太平军就是人数再多,也架不住华兴军枪炮的扫射。
天色全部黑下来后,太平军才逐渐整顿好了残兵。
范汝增一声暴喝,似乎把胸中的怨气全部发泄了出来。
“侍王息怒,首王报仇心切,也是为了兄弟的结义之情,还请侍王饶他一次。”
“……”
战场上恢复平静之后,尸体密密麻麻的铺满了一地,到处都是四起的硝烟。
“报告侍王,前军伤亡六千。”
“是,侍王!”
太平军的三位大帅,全都争相跨马回到了指挥军帐,一见到李世贤便是连连m•hetushu•com的嘶叫。
三位大帅如同大赦一般,急忙让传令兵擂响了撤退的战鼓。
“没用!你们的确没用。将近五万兵马围攻一个城高不过三米的小县城。结果连城墙都没有靠近,死伤竟然达一万多人,本王要你们有何用?”
三位大帅都面红耳赤的不再吭气。
“侍王,我们虽然伤亡惨重,但是华兴军的弹药也消耗厉害啊。不如今晚趁着夜深人乏的时候再进攻一次,不然这上万兄弟的性命可就白死了。”
“遵命。”
五十门火炮再次发出了怒吼,那炮弹以极快的速度再次崩裂而出,直接把三米高的城墙轰塌了一半。如同天神震怒一般,让整个大地都跟着颤抖了起来。
突然之间,地面上接连砖石松动,从各个不易察觉的石堆荒草之间,钻出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。
“下令部队暂时先撤吧,我们太低估华兴军了。”
“行了行了,本王又不是真的怪他。你们回去准备一下,本王已经决定明日便撤回内江。往后一切采取防守策略,依据有利地形,把华兴军挡在成都门外!谁再敢轻言开战,本王定罚不饶。”
“左军和后军呢?”
“报告侍王,右军伤亡四千。”
三位军帅各自报了伤亡情况,都惭愧的低下了头。
那是死神的镰刀在挥舞,那是雷神的铁锤在震动。
这种偷袭范汝增以前经常干,但是面对的却是纪律松散的清军。他知道华兴军在晚上一定也会严加防范,为了避免打和_图_书草惊蛇,几乎是让手下全部趴伏在尸体堆里前进。
张衍生抱拳回了一句,连忙派传令兵出城传令。
“好好好,你们不去,本帅去。”
“侍王,现在还不是责罚属下的时候啊。如今我们初战告败,对士气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打击,应该尽快想个法子补救才行。”
李世贤冷冷的奚落了一句,看着几人的模样,倒也再没有当初争着要报仇的劲头,完全就是被华兴军给打懵了。
胡达和华兴军交过手,自然知道他们的厉害。攻城时特意在三百米外就令洋枪兵开枪射击,徒增些声势。两方距离太远,所以都只是做了做样子。而且他也没有派出先遣队强攻,所以伤亡很少,典型的出工不出力。
李世贤阴沉着脸问了声,稍稍的舒了口闷气。
中将帅都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,哪个还会支持,皆是沉默不语,完全没有了替黄呈忠报仇的意思。
“侍王息怒,属下没用!”
范汝增信心满满,对自己的偷袭成竹在胸。挥了挥手,示意炮兵把炮弹装填,调整好了方向,对准了城墙。
三位师长的脸色越发涨红,李世贤这么一说,心头像是针扎一样。谁都不想打败仗,他们也都知道李世贤脾气臭,但是没想到连这种侮辱人格的话都说的出来。
右军军帅范汝增连忙劝慰了一句,他在几个军帅中资格最老,也只有他敢在此时插话。
范汝增大喝了声,显然被军帐中的这些战友激怒。这时候也不估计什么侍王的面子,抱拳行了一礼,就和_图_书退出帐去。
“报告侍王,中军伤亡五千。”
“侍王,完了,完了!”
“呦,呦,呦。”
范汝增又是一阵大喝。
胡达因为只是个师帅,所以站在最后面的位置。
“那好,你们说说,这个仗该怎么打?”
但是战场上的远征机枪还在不断的发出嘶吼,因为地堡只露出一个射击孔,太平军组织围攻了好几次,都被打退。有的英勇的兵勇不顾生死的竟用身体去堵,结果被远征机枪强大的冲击力打成了肉酱,溅飞了出去,哪里能堵得住。
李世贤呵斥一声,强装出镇定的样子,其实心里比谁都要着急。
李世贤这么一问,连忙跳了出来汇报道,“报告侍王,两军伤亡两千。”
但此刻也不是处罚范汝增的时候,暗自咽了口气又坐了下来。
噼里啪啦一阵乱想,在太平军的枪阵中四处传开。
混乱中有的兵勇被尸体绊倒,竟被后来人活生生的踩死。
“你瞧瞧你们,还说不得你们了。吵着报仇的时候,一个比一个吼得厉害。说你们几句还不高兴,让你们想办法又半天没个主意。要是这样,还不如早早撤军,省的在这里丢人。”
一轮炮响过后,城墙的砖石完全的脱落。
其他将帅也跟着抱拳求情了声。
太平军还没反应过来,那枪口就喷出一道道张牙舞爪的火龙来。
范汝增带着仅存的七千人马,悄悄的朝城墙摸了上去。
李世贤看着他们的沉默无语的样子,又忍不住奚落了一句,满肚子的怨气。这时突然后悔了起来和*图*书,当初可真不该答应他们报什么仇,结果把万余兵勇的性命都搭进去了。
夜色寂寥,空气中还弥漫着鲜血和硝烟的味道。今夜正值月中,明月高悬。战场在月色的笼罩下,隐隐中有种阴冷的感觉,让人不寒而栗。
时值黄昏,残阳如血西悬。
“衍生,让机枪连撤回来了吧。如今方位已经暴露,不要夜里被太平军偷袭了。”
李世贤终于把胸中的怒气发泄了出来,狠狠的把手心砸到了椅背上,把屋内的众将帅都吓了一跳。
军帐中突然响起一句闷吼,把三位军帅都惊了一跳。
李世贤感慨了下,凝眉不甘心的下了命令。最前方的兵勇可都冲击到距离城墙不到五十米的地方。
李世贤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暗自抱怨了下,随即环顾了下众将帅问道,“谁还同意首王的意见?”
“有鬼啊,有鬼啊!”
“预备,放!”
“是,师长。”
子弹似是雨点飞溅,方圆一百米范围内的太平军几乎完全被子弹覆盖。
“是,侍王。”
吴旭明看着战场上遍布的尸体,不知道为何心里突然纠结了下。虽然华兴军与太平军政见不同,但总都是汉人。这样反复厮杀下去,不管是谁赢谁负,对汉人来说总是个悲剧。
他已经从中军借来了五十门火炮,虽然只剩下一百多发炮弹,但是也足够自己用的了。
“撤了,撤了!师长快看!”
吴旭明在城墙上冷冷的环视着前方,知道时机已到,让迫击炮兵把信号弹打了出去。
众将帅抱拳应和一声,散会后各和-图-书自回了自己的营地,整顿起来兵马,待明日全部撤军。
“开炮,开炮。”
“侍王,不好了,赶紧下命令撤退吧!”
华兴军的三位旅长迅速向吴旭明汇报了军情,各城墙的战果大致相同。只有东城墙出了点状况,没有完全摧毁太平军的火炮,让五十多门火炮撤出了战场。
“慌什么!本王都看见了。”
三位师长全部进了军帐,李世贤黑着脸一言不发,坐在帅椅上呼呼的喘着粗气。
三更时分,大军终于距城墙不到三百米的距离。即使在月色下,可视距离也很短。
瞬间,五十门火炮全部吐出了火花,在夜空中异常的耀眼。炮弹划破夜空,似是火龙一样,拖着长长的尾巴咋想了城墙。
李世贤大喝了声,心中满是无奈。太平军从来都是这样,将帅的权利过大,关键时候从来都不听从主帅的命令,他也早已习惯了。
一阵阵惊恐的喊声在枪阵中传开,喊声未落,枪阵便被疯狂扫射的机枪撕开一道道扣子。
“请侍王息怒!”
“你们听听,亏你们还是征战多年的老帅,怎么还不如一个小将指挥得利!”
张衍生在城墙上兴奋的对吴旭明大喊了声,待太平军退出三百米外后,城墙的枪声便零零散散的停落了下来。
“放肆!真是岂有此理!”
荣昌县一战,胡达已经知道。没有先进的武器,就算人数再多,对华兴军也不起作用。虽然黄呈忠是他的上级,但他也是坚决反对主动进攻花心军。只是因为他人微言轻,就算是发话,也没有人听他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