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25章 永川大战三

这时山顶的号角齐鸣,发出了战斗的指令。漫山的华兴军全部从战壕跳了出来,朝下便俯冲了下去。
华兴军哪里是虚张声势,那高地上足有上万的人马,全都挖设了战壕,黑洞洞的枪口如密林般正对着山下。
“报……”探子拖着长长的嗓音策马而来,翻身下马,对着练业坤慌乱道,“军帅,大事不好了,华兴军从后面包抄上来了!”
“师长,这照明弹还是第一次用,真他娘的带劲。”
太平军慌乱的走了一路,此时都憋了一肚子的闷气。也顾不得性命,头脑一发昏就跟着将领持枪冲了上去。
三声沉闷的响声划破天际,直冲天际。忽然间,夜空里似是旭日东升一般,竟照射的方圆数里内跟白昼一般。
“兄弟们,不怕死的跟我冲啊,为军帅报仇!”
老爷子筋骨倒也壮实,刀落后重重的插入地面,竟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不倒。
范汝增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绝望,他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竟然连这么简单的埋伏都没有考虑到。
高地上响起一阵阵雷鸣般的嘶吼,汇聚在一起,响彻整个山坳。
八千多人马同时发出一声怒吼,在寂静的夜空异常的震响。
中军军帅李尚扬也拍马过来,大呼了一句。
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,此时断然不能再犹豫半步,否则刚刚调动起来的士气完全就会消散。
在太平军进攻永川县的时候,重庆的新十军已经在张遇春的带领下,攻占了双石镇,把山道两旁的高地重和图书重封锁了起来,就等着李世贤到来。
“冲啊。”
太平军的队伍顿时乱作一团,马嘶声、惊喊声、脚步声,顿时混作一团。
一阵阵的嘶吼传遍整个内城,太平军这才看清楚。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华兴军早就把他们团团的包围了起来。
但却没有一人响应,兵勇们反而全都放下了洋枪。蹲下了身子,大呼求饶。
“哎,军令如山。李大哥,若是兄弟此番还能活命,再与你大醉一场,就此别过。”
华兴军本就占着武器的优势,如今居高临下,更是无懈可击。
这八千多人马为了避免惊动华兴军,行动中尽量的保持安静。却不知道华兴军把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看在了眼里,就跟在欣赏一群小丑表演一样。
一排排子弹从枪口崩裂而出,密如雨点。
过了双石镇便出了永川县,也出了这崎岖不平的山道。
此时他的心中万分的挣扎,看着四面围困的华兴军。当然明白,只要稍微一动,这八千多的将士定然会血溅当场。
范汝增大吼了一声,举起手中的大刀就带头朝城墙冲了过去。
城墙上,围墙上全是黑洞洞的枪口,还有白天那疯狂扫射的机枪。
“那是自然,听说这些东西都是大帅想出来的。除了他,谁还懂这么多匪夷所思的玩意。”
正在犹豫间,远方突然传来一阵阵的马蹄声和脚步声,让整个地面都跟着震动了起来。
“缴枪不杀,缴枪不杀!”
“是,侍王!”
前军军帅练和_图_书业坤在混乱中,慌忙找到了李世贤勒住了马头,对李世贤大喝了声。
华兴军打扫战场时,吴旭明还专门吩咐手下,把范汝增和那个赴死的将领厚葬。
吴旭明和三个旅长站在城墙上面,把下面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。
此时华兴军的吼声再次传遍山野,像是雷霆的暴露,震人心肺。
正拼命仰冲的太平军,完全把身体暴露在外。一瞬间就被子弹放到了一片,如碎石般滚落了下去。
因为范汝增的手下此时都配备了洋枪,再也不能像手持大刀长矛时那样散乱行动,必须集结起来才能发挥洋枪的最大威力。
大局已定,华兴军很快就把太平军,集中在城内的一块空地上。
刚才范汝增举刀自杀时,吴旭明还是有点小小的纠结。暗自佩服了下范汝增,他也算得上一条好汉。
“李大哥,你说侍王这是何意啊?进攻高地,那就是自投死路啊!”
双石镇处在南北绵延的两山之间,是一处山坳地带。跟大安镇一样,一个属西,一个属东,把永安县护在当中。
“弟兄们,冲啊!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!”
“哈哈哈,罢了。我范汝增纵横疆场多年,今日竟然中了你等小辈的圈套。黄兄弟,范某这就去陪你!”
“噗,噗,噗。”
一个师帅在混乱中找到了练业坤,嘶喊着给他跪下了身子。
练业坤也是心如刀绞,看着北山坡李尚扬的部队,也是同样伤亡惨烈的情况。
于是想也没想就带和*图*书兵冲进了城去,迅速的在城内集结起了队伍。
“什么?”
“杀啊。”
城墙内部竟然在方圆五百米的地方,新垒砌了一堵半人高的围墙。似是瓮城一般,成半圆状,完全把太平军包裹在里面。
八千将士也都跟着给范汝增跪了下来,他们知道,范汝增是不想大家跟着他赴死。
一阵密集的枪响过后,那将领顿时被打成了肉筛子。全身血肉模糊的滚落在了地上,脸上竟然浮现一丝的苦笑,到死都没合住眼睛。
范汝增此时狂笑一声,对天长啸,提刀便往脖子上抹去。
范汝增刚帅大军来攻,吴旭明就得知了消息,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,就等着范汝增往圈套里跳。
“糟了,侍王,我们中埋伏了!”
二位军帅抱拳领命,急忙调转马头整顿兵马,向两侧的高地发起进攻。
李世贤挥着马鞭直至前方,虽然面色冷静,但是心中却是一团的慌乱。座下的战马似乎感受到他的紧张,在原地不断的踏着马蹄转圈,险些把李世贤甩下去。
虽说这些人都没有了武器,但还是十步一人的严加看管。
李世贤知道范汝增全军覆没后,为了避免节外生枝。当夜就召集了众将,整顿兵马,准备在天亮前撤出永川县。
“……”
李世贤刚的大军刚行到山口,两边的高地瞬间就亮起一道道火把,漫山遍野都是火光。
左旅长张衍生看着那依旧燃烧的照明弹,抑制不住的激动万分。对吴旭明竖起大拇指,大声的称赞。
“华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兴军把太阳神请来了,华兴军把太阳神请来了。”
城内的异样也引起了李世贤的注意,各军都是谣言四起、军心动荡。都看不明白为何城内突然变成了白昼,以为是华兴军又施了什么法术,把太阳神给请来了。
太平军五万多的兵马,此时只剩下三万多人。
练业坤和李尚扬策马下去后,练业坤忍不住问了一声。他已经见识了华兴军的火力。如今从下往上仰冲,更是不占地利。
奇怪的是城内一点的反应都没有,范汝增冲到了城墙门口,心里咯噔一响,有些不好的预感在心头浮起。
练业坤愣了下神,双腿都有些发软。他本来就不赞成这次复仇行动,太平军防守已经很是困难,主动出击更是死路一条,如今偏偏让他猜对了。
“投降不杀,投降不杀,投降不杀!”
“军帅!”
这时,有一将领突然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愤。大吼一声,挥刀就朝华兴军冲去。
太平军早就被打破了胆子,哪里还有谁拼命抵抗,全都调转方向,冲山下疾跑而去。
吴旭明朗笑了声,也抬头看了看夜空。不明白为什么一颗小小的子弹,能发出这么大的光亮。
“缴枪不杀,缴枪不杀,缴枪不杀!”
李尚扬也拔出了刀兵,长啸一声,带兵朝右山冲去。
兵勇们迅速在城内结成枪阵,范汝增准备先夺了城墙。明日再联合城外的太平军关门打狗,剿灭城内的华兴军。
在此时,众兵勇连呼吸都变的紧促了起来。全都把目光集中在将http://www.hetushu.com领的身上,唯恐将领们下错了命令。
兵败如山倒,将领们在后面拼命的阻拦,甚至开枪射杀几人。但依旧改变不了大局,很快就被淹没在了撤退的人潮之中。
大军行了一个时辰,天色已经有些微亮。前面便是永川县的西出口,双石镇。
众将连忙阻拦,但是为时已晚,鲜血已顺着刀刃四溅了出来。
练业坤长吐了口闷气,抱拳道了个别,拍马就整顿了兵马,朝左侧的高低冲去。
将领们看着范汝增死在面前,全都是满脸的痛惜,相继跟着跪下了身子长泣。
“业坤兄弟,难道你还看不明白。侍王是想你我拖住华兴军,他好带着残部突围。”
几番冲击过后,山坡上已铺满了尸体。华兴军的阵地就如同无法跨越的天堑,一旦靠近便会粉身碎骨。
“砰!砰!”
太平军顿时军心动摇,议论纷纷。更有甚者都跪了下来,胡言乱语的朝天生叩拜。
“还能怎么办?华兴军不过是虚张声势。你们两军马上给我占领两边的高地,我带后军和左军先从山坳冲出去。”
此时天色已经渐明,山上的状况也大致看的清楚。
李尚扬对练业坤大声道了一句,满肚子都是怨气。
“呜,呜,呜,呜”
“弟兄们,跟老子和华兴军拼了!”
吴旭明早就在清溪镇大战中吸取的经验,每次夜间扎营的时候,总是在营外层层布置暗哨。
“军帅,不能再冲了,再冲兄弟们就要死光了!”
两军相接,山坡上顿时枪声大作。
“侍王,现在该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