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29章 联姻之亲

“魏市长,我知道你一天的工作很辛苦。今日让你来,也不是让你一下子就把棚户区换个样子。既然你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,为何不把它做的再完善一些。比方给棚户区铺设污水管道,修建青石马路,设立派出所维护治安。我们南京城不是要面子光,我也不需要你们搞花架子,你们要切实让老百姓得到实惠就行了。”
惠儿方才讲那番话的时候,晏玉婷就有种想哭的冲动,但是当着众人的面就一直强忍着。
“总统放心,属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晏玉婷深吸了口气,抹了抹鼻子,正色回道,“还没有,不过前两日交代我调查孙飞虎的背景。现在基本已经查明,是南京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孙少东所为。他是孙飞虎本家的侄子,公安局立案侦查了几次,案卷移交检察院,都被他给扣了下来。”
魏国栋心潮起伏,激动的全身都颤抖了下,满是踌躇满志的跟乔志清握了握手。出门后便回了市政府,连夜制定起棚户区的改造计划来。
乔志清和晏玉婷相伴着早早到场,他二人算是惠儿的养父养母。要是真论起辈分,张宗禹还得唤他俩声岳父、岳母。
灵儿也刚刚怀孕,肚子已经大了起来,满脸幸福的拉着晏玉婷的手笑个不停。
黄飞鸿如今习练八卦掌,内劲已有小成。张宗禹当然不是对手,不过越大越是斗志昂扬。每次总是一身汗停下来,再抱酒相互痛饮。
乔志清下了决心,不管付出多大的代hetushu•com价,也要把这些害群之马揪出来。军队是保家卫国的长城,决不能从内部倒塌。
张宗禹的叔父张乐行也分了套宅子,没有张宗禹的大,只有一个院子。
在场的众人瞬间都安静了下来,只听惠儿对乔志清和晏玉婷鞠了一躬,动情的抽噎道,“乔大哥,晏姐姐。今日惠儿终于嫁人了。惠儿从前做梦都不敢想到今天,若不是晏姐姐当初收留,惠儿和姐姐早就在大街上饿死了。其实算起来,惠儿也要称您二人一声父亲、母亲。两位高堂在上,请受惠儿一拜。”
魏国栋面色坚定的下了保证,有了乔志清的支持,自然敢放手大干一场。原来总怕棚户区影响了自己的政绩,毕竟那里穷人众多,总是和南京城的繁华不协调。
着就给乔志清和晏玉婷跪下了身子,张宗禹也跟着跪了下来。
“你先别急啊!”晏玉婷粉额微皱的瞪了他一眼,接着说道,“孙少东有个哥哥名叫孙绍海,就在胡文海的中军里担任右师左旅长一职。托人找了好多的关系,这才把孙少东安插在南京当了副检察长一职。”
婚礼结束后,乔志清和宾客打了声招呼就回了书房。晏玉婷紧随着他的身边,进了书房后,竟然喜极而泣了起来。
乔志清再也管不住下半身,一脸坏笑的就把晏玉婷推到在了卧榻上。跟骑马一样跨在她的小腹之上,急不可待的把腰带松开,露出胯下那根巨物。
屋里刚安静了一会,乔和*图*书志清就打破了沉默,随口问了一句,“假钞案有眉目了吗?”
“好了,女大不中留,早晚都要嫁人的。惠儿以后会幸福的,张宗禹是不会亏待她的。”
他自从投降之后,就安心养鸟种花,每日里过的也逍遥快活。今日侄子娶亲,他忙里忙外的四处张罗。从宾客进门开始,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。
他二人年纪虽没有张宗禹大,但是论起辈分,张宗禹也得称呼他二人声姐姐、姐夫。
张宗禹一身军绿色的将军服,挽着惠儿的手,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正堂。
“花轿来了!”
“乔大哥,你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,我就真的以为是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嫁出去了一样,心里疼的厉害。”
“我们的廉政部长什么时候也这么柔情似水了?”
有时候当官的不一定有百姓那么舒坦,在掌握权利的同时,也有外人难以想像的约束。
为了避免铺张浪费,乔志清早就规定,官员结婚的时候不准大操大办,更不准趁机收取红包。
此时正值中午,阳光透过窗户撒在了卧榻上。晏玉婷虽然早不是女儿身,但是面对这种姿势时,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蛋。纤手把那丑陋的玩意紧握,昙口一张,温顺的含起来来回的吮吸。
乔志清闷吼了声,右手握拳重重的砸在了卧榻上,把晏玉婷吓了一跳。
惠儿一身大红的修身旗袍,也没有按照传统婚礼,披上盖头。满面羞红的垂头微笑,紧跟在张宗禹的身边。
http://m.hetushu.com过惠儿也一直以乔大哥相称,自然也没有这种叫法。
灵儿和黄飞鸿也在正堂的主位就坐,和乔志清闲聊了起了亲兵训练的事情。
乔志清和晏玉婷连忙上前把他二人搀扶起来,心里对这个懂事的姑娘满是感动。
“岂有此理,这帮蛀虫。那孙绍东是怎么当上这个副检察长的,他的背景你查了吗?”
乔志清拍了拍魏国栋的肩膀鼓励了下,对他满脸都是期望。
“是,总统先生!”
“这个还不是最主要的,这个孙绍海目前就驻扎在湖州一带。我在想,他会不会也和假钞案有关系?”
张宗禹初次拜见黄飞鸿,就和他一见如故,意气相投。他也是从小习练少林罗汉拳长大,知道黄飞鸿武学修为甚高。二人还专门切磋了几招,但是张宗禹总是每次只出一招,就被黄飞鸿击飞。
有了灵儿和惠儿这层关系,两人也自然而然亲近了许多。
“中军,又是中军!”
两人一个是新一军的军长,一个是文化部的部长。当真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
在华兴党成长起来之前,这确实是控制军队的有效方法。
乔志清眉心紧锁,这中军大部分兵马,都是在苏州时招收的苏浙两地的人马。如见定都南京,他们自然是关系庞杂。
乔志清干笑下,轻抚着她的发丝安慰了一声。
晏玉婷坏笑着敬了个军礼,模样十分的乖巧可人。
那温滑湿热的小口,一会便伺候的乔志清如痴如醉,飘飘欲仙,如下幽和_图_书谷深渊。
张宗禹和惠儿也就是邀请了几位亲人,还有关系亲密的朋友。院子里的酒席不过摆了十几桌,礼物一概不收。
惠儿调整了几天,见到乔志清时虽然还有那么点放不下,但总算是摆正了心态。
乔志清调侃了晏玉婷一声,给她抹了抹泪珠子。
乔志清在总统府的南面划出一片区域,专门建设了一批部队大院。
驻京的将领家属就住在此处,张宗禹在这里也有一套宅子,都是按照四合院的样式建造。上下两层的江南小楼,前后两个院子。
“总统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我明天就着手对棚户区进行基础设施的改造,一定让那里的局面改善下居住的环境。”
“傻丫头,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呢!”
乔志清起身脑子不断的盘算了一会,此次牵连到了军队,案子便一下复杂起来。一旦弄不好,那说不定还会酿成兵变。单靠一个旅长,也没胆子撑起这么大的场面。孙绍海的背后肯定还有大鱼,就是不知道这条鱼有多大。
两日后,张宗禹大婚,乔志清亲自为他和惠儿主持。
“行了,天色已晚,我也就不留你了。魏市长,拿出你刚担任市长时的那种魄力,不要被官场的规则打磨的没有棱角了。本总统要你做的是改革的先锋,不是那些只知道升官发财的庸官昏官。”
晏玉婷穿着束身的旗袍坐在卧榻上,本就是娇媚诱人,火辣异常。这样一敬礼,笔挺的抬了下身子。那两只丰胸更是傲然耸立,透过胸口的衣领http://www.hetushu.com白花花的露出一片。
“行吧,这个事情你放心去查吧。我给胡文海打声招呼,让他配合你的行动。”
晏玉婷搂着乔志清的脖子,依靠在他的肩膀上,仍是忍不住簌簌的抽泣了几声。
她身材本就高挑,和张宗禹站在一起,竟也相差不多。那俏丽的容颜,不知道让在场的多少光棍将领心生爱慕。对张宗禹都暗自泛起了酸意,也不知道乔志清什么时候,也给自己说上这样一门亲事。
晏玉婷凝神的问了一句,把自己心中的想法找乔志清确认一下。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是很灵验的,晏玉婷也好几次都是靠这个感觉办了几个大案子。
廉政部的部长就在这里,谁还敢拿官位开玩笑。
二人行了三拜九叩之礼后,惠儿看着乔志清和晏玉婷突然就忍不住大哭了起来。
她对乔志清的那种感情确实就是对父亲的依赖,这几日和张宗禹单独相处。这才发现,原来恋爱的感觉这么让人心跳加速。
乔志清今日喝了些酒,肚腹里正燥热的厉害。
乔志清正是想通过这种联姻的方式,把军权牢牢的把握在手里。然后变革的时候,才能应付各种突发状况。
乔志清满脸的严肃,打心底对面子工程深恶痛绝。表面上看,街道又宽,楼房又亮。但是就是个花架子,对老百姓一点好处都没有。
乔志清的一句话确实是点醒了她,她和姐姐沦落成孤儿后,是乔志清和晏玉婷收养了她二人。
院内突然传来一句欢快的喊声,门外的鞭炮也瞬间大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