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31章 上帝之鞭一

口岸上象征性的设置的炮台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就被轰炸成了碎渣子。
宝云看着那不见首尾的士兵,完全就被吓蒙了。对着天空抱拳祈祷了下,大声下了撤退的命令。
舰队抵达澳大利亚海域后,全部换上了英国海军的军旗。
此时他还以为徐明是那个懦弱的黄种人,见到他就要低三下四,挨打也是正常的。
郑大海当即命令东海舰队全部调转炮口,对准那三艘货船就火炮齐鸣。
十万多名太平军,只用了一个时辰,便全部整队完毕。在舰队上的时候,石达开已经仔细研究了,乔志清给他的一整套治国治军之策。
石达开对着蒂姆就啐了口唾沫,大喝一声,让徐明翻译了下。若不是他有不斩来使的习惯,蒂姆早就人头落地了。
“真他妈的不识抬举,让这孙子快滚!”
他自幼习武,早就可以空掌断砖。那两把掌下去,只打的蒂姆天旋地转,连牙齿也掉了三四个,抱着脑袋在地上连连哀嚎。
平时徐明见了他跟爷爷似得,点头哈腰,恭顺万千。
在两支舰队,浩浩荡荡的快要靠岸的时候。突然发出了一声声的巨响,划破长空。让这个平静的小城市,第一次强烈震荡了起来。
出于一个东方的礼节,石达开的言语还是有了很大的隐忍。若是乔志清在场,早就命令华兴军冲上去了。
更有一种炮弹爆炸后竟然窜起两米高的火焰,把十米内的所有东西都迅速的点燃。
郑大海和王镇远当即决定和-图-书启动应急方案,联合石达开把带头闹事的太平军全部抓了起来执行枪决,用武力强行平定了骚乱。
舰队还在海中航行的时候,石达开就对这支部队,按照华兴军的编制重组。相比起太平军的建制,指挥起来不知道顺手了多少,效率极大的提高。
众将看着洋鬼子狼狈的模样,都忍不住大笑了一声。
此时昆士兰州刚刚从新南威尔州独立出来,是澳大利亚第二个面积最大的州。
那炮弹似是密集的石块一样砸下,一落地就发出令人气血翻滚的爆炸声。
来不及多想,这位新上任的总督。当下带着两千多的士兵,还有一百多门野战炮朝港口进发。
宝云的两千兵马排成三列,在军鼓的伴奏声中,踏着鼓点而来。
“我说,滚吧,你个SHIT!”
这仅仅是个开始,不到一分钟,对面的炮弹再次砸了下来。
鉴于英国势力全部集中在新南威尔士州,在经过研究之后,舰队决定先拿下布里斯班。占领整个昆士兰州。等站稳脚跟后,再向南进发。
宝云气的大骂这些黄种人无礼,以前也没有见过这些黄种人有多厉害,全都是一副奴才样子,怎么一下就变了呢?
阵地上的洋人士兵顿时就被弹雨覆盖,由于枪阵的人群密集。炮弹落下后,方圆十米内就有数十人被炸。不是倒地身亡的,就是抱头哀嚎的。
此时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暗自祷告上帝。祈求对面阵地的黄种人没有火器,就m.hetushu.com像是昆士兰当地的土著人一样,听到枪声就跑。
那炮弹全都是开花弹,和实心铁球完全不同。一爆炸就有无数的弹片飞出,把周围的士兵全都炸的血肉模糊。
石达开对洋文充满了兴趣。
仗还没打,连人都没看清楚,枪阵已经被炮弹的威力完全的冲散。
“滚吧,你个SHIT!”
徐明义正词严的用英语,把石达开的话翻译给了蒂姆。
他也从没有把这个东方人放在眼里,平时还趁机勒索点关税。
那炮响震人心弦,像是天边而来的闷雷,一道接着一道。
“上帝啊,你这是要惩罚我们吗?”
徐明笑的更大声了些。
这句骂人的话,徐明不知道在心里憋了多久。冲蒂姆大喝出来,当真是痛快淋漓。
值得一提的是,此时刚刚担任昆士兰州的第一任总督,宝云(sirgeefergu),就是乔志清穿越前的英国驻香港第九任总督。
“那洋鬼子说什么?”
“轰隆,轰隆,轰隆。”
徐明下意识的抱头就要躲避,只听“啪啪”两声,石达开已经出手给了蒂姆两巴掌。
蒂姆一时还改不过口气,颐指气使的对徐明大喝了一句。虽然太平军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但听口气,总归是不友好。
“……”
石达开也立即组织人马,把给养和武器全部搬上岸,给兵勇们分发了下去。
石达开对这些洋鬼子一点好感都没有,乔志清临走的时候要做了交代,对待洋鬼子只要http://m.hetushu.com记住一个字,那就是“杀。”
“你们这些野蛮的黄种人,你们等着,你们等着!”
石达开按照华兴军的编制,共整编出四路大军。因为还摸不清城内的军备状况,第一次便派出了两个军应战。
“徐明,告诉这洋鬼子。限他们一个小时内,全部搬迁到布里斯班河以南。不然的话,格杀勿论!”
此时昆士兰州刚刚筹建,总人口不过十多万,拥有不到两千人的武装力量。五六十艘一千吨的货船,上面全部装载着火炮,也是战船。
炮弹黑压压的掠过,就如同狂风过境。洋人的三艘货船哪里有躲避的余地,顿时被轰炸成了碎片,连同刚装好的货物全部沉入了河中。
布里斯班的位置和上海差不多,有布里斯班河穿城而过,流入莫顿湾海域,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州府。
“滚吧,你个SHIT!”
徐明轻笑着回了一句。
这时,石达开也吹响了冲击的号角。
蒂姆的脸色就跟猴屁股似的红到了脖子上,对太平军的众人哆嗦着轻骂了一句,连滚带爬的就朝原路返回。
乔志清把华兴军退役的英国造野战炮,全都给了石达开,有五百多门。
可是这种祈祷在五分钟后就完全的破碎,双方仅相距八百米的距离,宝云的火炮还没有在阵地上布置妥当,对面就传来了隆隆的炮响声。
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。
这些闹事的将领大多都是李秀成的人马,担心到了异地会被石达开清除,所以才带头闹事。hetushu.com
“蒂姆,我们长官说了。限你们城内的所有人,在一个小时内撤出布里斯班。不然的话,全部格杀勿论。”
很快,防守布里斯班港口的士兵就会为他的大意付出代价。
黑压压的一片不见首尾,完全就是自己的数倍。
“那你刚才说的什么?”
舰队抵达印尼海域后,事先已经得到消息的苏怀北早就渔船等候接应。他在印尼势力众广,对这一带的海域也极为熟悉。
蒂姆一听肺都快气炸了,挥起手中的手杖就朝徐明砸去。
“强盗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无理?”
昆士兰的总督宝云,也肯快组织起了一支两千多人的军队出城,派出了使者抵达港口和石达开交涉。
苏怀北和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也有生意往来,对那里的海防情况了如指掌。
“咚,咚,咚,咚。”
“徐明,你这是什么意思?他们是什么人?”
一路上舰队所到之处,竟没有一人盘问,岸上的洋人竟然还举手欢迎。
岸边上的三艘刚刚装载好货物的战船,也迅速从恐慌中反应过来。蒸汽机船发动后,迅速调转船头,把炮口对准中国舰队就开炮还击。
石达开念及太平军的情义,一直没有对他们动手。如今形势危急,不得不下了狠心。
他们一定不会想到,在遥远的北方,正有一条巨龙腾起。不光光是英国才有这样大规模的铁甲战舰,中国也有。
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悬挂着英国国旗,大摇大摆的从莫顿湾驶入布里斯班港口。
一路上商船众多,为了和_图_书避免打草惊蛇,海军也一直没有行动。
太平军的新一军和新二军顿时排着整齐的枪阵,井井有序的朝前迈进。
士兵们哪里还有勇气打仗,全都抱头往后退却。
“SHIT!”
刚好使者和苏怀北指派的引路人相识,那引路人名叫徐明。以前在这里贩卖过蔗糖和毛皮,和使者打过几次交道。
在这个世纪,没有人跟你讲道理。只能凭借手中的洋枪说话,公理是靠铁血打出来的。
“他让我们等着!”
双方端着相同的武器,连野战炮也都是相同的型号。
石达开和众将都跟着笑出声来,拍着徐明的肩膀说道,“对了,这才是我们汉人。以后见了洋鬼子就这么说,滚吧,你个SHIT!”
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也在河中一字排开,全都把火炮调整到最佳的方位。
兵勇们经过休整,也渐渐从多日的晕船中苏醒了过来,全部端着枪支跟着石达开大吼了起来。
但是那老旧的前膛火炮哪里能伤到中国舰队半分,刚开炮射击了一轮,就引起了中国舰队的注意。
双方相距一里的时候,宝云在望远镜里已经大概知道了对面阵地上的人数。
弹片四溅,火焰冲天。
“呜呜呜呜”
蒂姆回到了宝云的身边,痛哭流涕的把自己的遭遇诉说了一遍。
这群黄发绿眼的洋鬼子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,全都惊恐的大呼着朝城里跑去。
使者是布里斯班的海关署长,名叫蒂姆。
岸上暂时又恢复了平静,舰队迅速的靠岸,让船上的太平军分批登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