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33章 上帝之鞭三

为了太平军能站稳脚跟,王镇远则带着南海舰队清理河道。沿河溯流直上,凡是桥梁一律炸毁,凡是船只一律炸沉。
这种厚重的感觉,让宝云几乎激动的快要落下泪来,慌忙加快了速度游到了岸边。躺在岸堤上,对着夜空嘶声嚎叫了起来。
宝玉此时正值壮年,又是海盗世家,水性极好。带头眼看着就要到对岸,满脸都是兴奋。心里暗自发誓,一定要找这些土匪讨回公道。
“报仇,报仇!”
“翼王万岁,翼王万岁,翼王万岁!”
“扑通!”
布里斯班河跟下饺子一样,顿时水花四溅,剧烈翻滚。
“告诉洋鬼子,我们说话算话。他们可以离开,但是必须要从码头的河里面游到对岸。河北的地方,已经属于我们所有了。”
虽然赖裕新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但是从他的表情总看得出来,他不是那么的愿意。
“阁下,我已经按照您的命令把百姓都集合起来了,你打算怎么处置我们?”
有谁面对枪口的时候,还能有勇气大呼,“我不怕死,你杀了我!”
“扑通!扑通!扑通!”
洋人们已经打好了基础,有充足的房屋,肥沃的土地,满地的牛羊马匹。最让人兴奋的还有身姿绰约的洋女人,就跟身处天堂一般。
新威尔士州的洋人大部分聚居在墨累河一带流域,那里就如同中国的长江,养活着源源不断踏入这片土地的殖民者。
此时太阳西下,布里斯班河正是水流湍急的时候。
因为男人们多半战死沙和图书场,广场的女人占了多半。全都是身材高挑,金发碧眼,丰胸肥臀,看得众太平军的小伙子热血沸腾。
广场上不一会的功夫就聚集了上万的男女老少,全都是惊慌失措的左顾右盼,不知道这些黄种人要做什么。
码头的对面此时就是新威尔士州,两州以布里斯班河为分界线。
太平军的队伍当下把刺刀插好,冲进了人群把男人们不管老少全部拎了出来。
宝云心里一个咯噔,回头张望了下。身后紧跟的同伴一个个中枪嘶嚎,挣扎着沉入了水中。
布里斯班河南岸还是荒无人烟的森林,仅有的几座分散的房子也被东海舰队发现后,全部炮击炸毁。
“砰,砰,砰。”
宝云嘶声冲对岸大吼了一声,人群也跟着沸腾了起来,全都愤怒的振臂高呼。
这是远方传来一阵阵的轰鸣声,吓的众幸存者全都趴下了身子。
鲜血汇成一道小河,哗哗的朝布里斯班河里流淌。
宝云已经劝说众人放下了武器,决定相信这些土匪一次。毕竟大家素不相识,前世无仇今生无怨。他们也许真的会放一条生路,要是坚持抵抗,只能死路一条。
“勇士们,渡河之后,若是还有一人存活。就去联合新威尔士州的总督,和他们联合起来,剿灭魔鬼!”
一声沉闷的跳水声响起,宝云率先扎进了布里斯班河里。
身后的洋鬼子大都是水手的后代,都有一身游水的技能。
那片东方大陆的百姓,曾经也被这样逼迫的走投无路和_图_书,也被像羔羊一样肆意屠杀。受尽屈辱。
枪声四起,凡是想要反抗的人全部被子弹打穿。妇女们惊恐的抱着头蹲在地上大呼了起来,男人们也停止了骚乱,再也没有一人肯冒险反抗,全都听话的任由太平军摆布。
“上帝,你难道要抛弃我们吗?”
石达开进驻总督府后,把三军齐召了起来,志气昂扬的在总督府外的广场对士兵们宣布,“新华夏国正式成立,你们是这片土地的第一批开拓者,历史将永远把你们铭记!”
河中本就坚持不到了三千多人,一时间被子弹覆盖。
“妈的,真是给脸不要脸。”
“来人啊,把男人们全部集中起来。他娘的,还跟老子谈条件。”
赖裕新满脸的横肉乱抖。
没过一会,鲜血已经把江面染成了红色。
一个师的人马围城的圆圈,全部荷枪实弹的端着枪口,哪里会那么容易的就冲出去。
仅仅一下午的时间,全城的人口有一半被杀。男人们只剩下总督府和教堂的两万多人,只有五千多青壮年的身影。
宝云振臂大呼了一声,说什么已经不重要,反正这些土匪不懂自己的语言。
“强盗,土匪,我们一定会找你们报仇的!”
天亮之后,宝云和幸存者不断搜寻着其他活命的人。最后清点了下人数,上万的男人横渡,只有一百多人幸存了下来。
布里斯班河宽最宽处达五百多米,左师师长就是赖裕新的弟弟赖裕昌。这位赖公子从来都是满肚子的坏水,既hetushu.com然是想把这些洋鬼子淹死。早就让侦察兵寻找了这一段河流的最宽处,目测在三百米左右。
“总督快看,桥塌了,他们在炸毁桥梁!”
宝云立即举手大呼起来,对着赖裕新连连求饶。
“噗噗噗”
“可恶,混蛋!”
徐明偷笑了声,把赖裕新的话翻译给了宝云。
宝云立马就大叫了出来,满脸都是慌乱和愤怒。
傍晚时分,新一军的左师押解万余名男人走向码头。其余两个师和新二军、新三军在城内继续清剿洋人,寻找水源和粮食。
宝云的脸色苍白,心里默念了声,但是没有喊叫出来。此时他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的打算,只能默认的点了点头。回头跟身后的议员商量了下。
赖裕昌狠骂了一声,冷冷的看着这上千人,一批批倒在枪口之下。
“砰,砰,砰。”
士兵们兴奋的大呼了起来,他们踏上这片土地才发现,这里比起中国也不差什么。
此时天色已黑,河岸上火光四溅,枪声不断。
“上帝啊,救命!”
太平军不耐烦的就朝他们的屁股后面踹去,有几个年轻力壮的洋人“啊”的一声怪叫,强抓住太平军的洋枪就厮打了起来。
他没有想过,那河中最宽大的桥梁,可是昆士兰州的洋人,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建造起来的。
上万的洋鬼子满脸呆滞的看着深不见底的河水,全都是一脸的慌乱和惊恐。
顿时枪声四起,赖裕昌带头开了一枪,岸上还有上千的洋人一时被子弹覆盖。
兵勇们也停止了嘲hetushu.com笑,有了赖裕昌的命令,全都端起了洋枪,对准河里的洋人,就“砰砰砰”的放起枪来。
这些英国人已经在此处繁衍了一代人,刚开始是一些流放的犯人,后来因为金矿的发现,迁徙的人口急速增长。女人们也随即跟了过来,光是广场上的女人就有数万之多。
“上帝,这究竟是什么强盗?”
赖裕新诡笑了声,让徐明翻译给了宝云。
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,一个小时后,宝云一个踏水,结结实实的踩在了地面之上。
“哎吆,不错嘛,还有这么多人快游过去了!”赖裕昌在河岸上看着水里不断扑腾的洋人,冷笑着突然话锋一转,挥手对士兵道,“给他们再加点调料,开枪!”
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布里斯班河宽有八百英尺宽,让我们游过去,那不是要我们的命吗?”
日近黄昏,残阳如血。暖风吹过,满是血腥的恶臭。
宝云脱下了礼帽,恭敬的对着赖裕新行了一礼。
“轰隆,轰隆,轰隆。”
水性不好的洋人,只游到三分之一处就挣扎起来。一个浪头打过,就被水流冲走。游到河中心的时候更为艰难,一个不小心就被浪头打翻在了河里。
“我改主意了,男人们可以离开,但是女人们不行!”
宝云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竟全身瘫软的跪地长嚎起来。面对这伙拥有绝对实力的强盗,他的心中不禁浮起一阵阵的绝望。
“不要杀了,不要杀了!我答应你们,我答应你们!”
“混蛋,混蛋!上帝啊,您为何这么惩罚和图书您的子民,我们究竟犯了什么错?”
人群顿时陷入一片恐慌,有不少的男人开始反抗,冲出人群就网包围圈外冲去。
徐明把宝云的话连忙翻译了下。
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。
河中的洋人听见岸上开枪,都惊恐的以为这些强盗反悔,全都是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往对岸游去。但是河中心五六米的深度,此时就如同生了磁铁一般,不断的把人往河下面拽去。
市民们惊恐的打开窗户,看着外面不断朝总督府前聚集的人群,自觉的出了门,往广场上聚集。
天亮时,郑大海已经补给了充足的淡水和粮食,带着东海舰队全部返航。
洋人的嘶嚎声汇聚起来,响彻整个布里斯班河。
教堂的钟声拖着长长的声音响起,这是总督府集合的钟声。
赖裕新也不想多和他们废话,时间已晚,为了避免其他城市的援军偷袭,赖裕新当下挥手命令。
“……”
蒂姆也侥幸存活,他是最先跟着宝云跳下河流的一批人。后面紧随着跳河的人迟了一步,全部被打死在了河中。
终究有人不识水性,总是一步步的往后退却。半个时辰后,上万人几乎全部跳入水中。岸上的人惊恐的看着湍急的河水,就是没有勇气跳下去。
“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”
众人也都选择了默认,当务之急,还是保命要紧。蝼蚁尚且贪生,何况是人呢。
宝云跳下之后,全都想跟着跳了下去。
他们不知道,今日所发生的因,正是他们的同胞在东方侵略所结下的果。
“他娘的,快点跳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