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39章 平定云贵五

他二人本来想给李臣典重重的打击,让他知难而退,今日也确实伤敌大半,眼看着就取得了胜利。
进攻城墙一路的兵勇,更是没有占到嘶嚎便宜,堆积的尸体眼看就与城墙齐平。
“因为就是这么一回事,据探子来传,北城外只有陈飞熊的五万兵马。那就是说,很有可能郭松林率兵投诚了。”
远征机枪集群开火后,那种视觉的冲击力绝对不是步枪可以比拟的。
“行吧,就这样定了。我下去给士兵们做好战前动员,实在不行的话,我们就和新汉军拼一次刺刀!”
凡是为国捐躯的华兴军,死后都要被葬在南京紫金山的烈士公墓里。家属享受终身的政府补助,不管是上学还是看病包括住房,都不用再花钱。
城外的军营此时也是热闹非凡,陈飞熊的大军刚和李臣典混合后,李臣典就大摆了宴席给陈飞熊设宴。
郭嵩焘冷静的分析了下,已经渐渐的理清了事情原委。
不过主攻的方向并不在南北城墙,他心里暗自期待东西方向会传来什么好消息。
“来,飞熊大哥,小弟敬你一碗。多亏你带兵南下,不然小弟还真有点坚持不住了。”
那一百门的火炮,只发射了一轮。在迫击炮弹密集的覆盖之下,完全就被炸成了废铁。
此时通信条件还很落后,云贵两地山道众多,刘坤一拿下贵阳的消息还没有传到云南。
在这样密集的扫射下,没有一人能够保持镇定,全都被吓的肝胆俱裂,胆小的早就被吓尿了裤子。www•hetushu.com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冲在最前面,掉头就往回撤去。
李臣典又下决心,再次组织了兵马,当场把答应给兵勇的赏钱分散下去了一半。明日天一亮便继续发起进攻,联合陈飞熊誓死拿下曲靖城。
二人喝的痛快淋漓,李臣典听了贵阳发生的事情,故意拍着桌子破口大骂,“这个郭松林实在是太过分了,皇上对他恩重于山,他怎么能做这种不忠不义之事!”
三万人潮虽说把整个山坡都给覆盖,但是一次次的被高地上密集的子弹打退。像极了海浪,一波涌上,又有一波退下。
李臣典虽然不在乎兵勇生死,但是如此巨大的伤亡,还是看的他目瞪口呆。
而华兴军的迫击炮,根本就不给他们更换弹药的机会。
后面的兵勇侥幸跑到了缺口处,只有二十米宽的缺口,却拥挤下上千号人,哪里能跑的出去。在步枪和机枪的无死角射击下,全都被随后而来的子弹打成肉泥。
但是很快就从东西高地传来的溃散声,瞬间就让李臣典的希望破灭。
“很有可能,不过按照预定的推演,应该没有那么快。贵阳少说也有十万的兵马,除非是有人举兵投降,不然不会这么快就被拿下!”
城内的兵勇开始嚎叫着撤退后,城外的兵勇早就崩溃到了极点。
“撤!撤!快撤!”
阵亡的士兵很快被登记造册,在左宗棠的亲自主持下烧了尸体,把骨灰装了起来。
当年荣禄也是带着洋枪兵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南下征剿,但是李臣典仍是按照此等猛冲猛打的法子,硬是把荣禄打退。
郭嵩焘忧虑的前思后想,终于还是轻吐了一句。
顷刻间二十发的炮弹接连朝新汉军的炮兵阵地砸去,因为新汉军的弹药装填发射实在过于繁琐,基本上十分钟才能发射一轮。
黄昏时分,左宗棠和郭嵩焘也很快点齐了兵马。华兴军一场大战下来,只伤亡了五十多人。
混在队伍中的大小将领已经找不见编制,全都把头调转,恨不能马上就从缺口翻出去。
如今看着情况,伤亡何止一半。从东西方向逃回的残军,只有一万多人。而南北城墙的战况更是惨烈,连上万人都没有剩下。
没有了炮兵的炮火作掩护,兵勇们仰面朝高地强攻,那就是用肉身当活靶子。
如今有陈飞熊来援,两军合力,定能一举拿下曲靖城。
“李兄弟不要客气,哥哥我也是辜负了皇上所托,没有看守好贵阳。哎,不提了,干!”
只要跃入缺口的新汉军,就完全被弹雨包裹。从最前面的兵勇开始,齐刷刷的向后倒下,一层层的被子弹打穿。
李臣典端起酒碗对着陈飞熊就敬了一碗,虽然脸上挂着笑容,但是心里却在不断的做着盘算。
贵州可是出产茅台酒的地方,陈飞熊到哪里都要带上几坛子。
一瞬间,连空气里都是血腥的味道。混杂着浓烈的硝烟味,让人不自觉的都反胃起来。
炮兵们伤亡殆尽,全部惊恐的撤出阵地。虽然有的和-图-书火炮还未被完全摧毁,但是也没有炮兵再来发射。
郭嵩焘和左宗棠面色严肃的坐在军帐之中,一包烟都快要抽完。两人紧盯着地形图,半天也没有说话。
从昆明补给的物资已经运送到了前线,李臣典也更加坚定了拿下曲靖城的决心。
高地上虽然只有二十门的迫击炮,但是却有四百发的炮弹。
其实李臣典的部署也相当准确,东西高地各自只有一个旅的兵力防守,而新汉军却组织了六万人围攻,胜负看似完全没有悬念。
“这个李臣典不好对付啊,打起仗来完全不计后果。你说是不是刘坤一拿下贵阳了?怎么陈飞熊好好的会带大军南下呢?”
李臣典立马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刚才华兴军已经消耗了很大一部分弹药,城内定然是物资短缺。
“胜利!胜利!胜利!”
可谁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陈飞熊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。
李臣典看着陈飞熊冷冷一笑,端着酒碗继续抿了几口,下去后便安排起明日攻城的事情。
郭嵩焘和左宗棠商议了一句。
士兵们庄严肃穆的为同伴送行,仪式结束后,郭嵩焘连忙同左宗棠部署起明日的防守任务。
“咚,咚,咚,咚”
“太好了,太好了,真是天助我也!”
十五把机枪同时疯狂扫射,冲在最前面的兵勇像是雪球一样滚下。新汉军就是人数再多,也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。
城墙上的华兴军举枪振臂高呼,鲜红的军旗迎风招展,军旗上的巨龙似是迎风嘶吼,不断挥舞着它http://m.hetushu.com的尖牙利爪。
战斗一开始就相当的激烈,唯一遗憾的就是指挥战斗的将领没有李臣典的脑子。炮兵一到阵地,就组织一百门火炮对准高地的华兴军据点狂轰乱炸。
左宗棠也补充了一句,赞同的点点头。
“那我们是战是守,凭借手上的弹药,冲出包围圈后撤,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正当李臣典下命令后撤的时候,城北方向却突然又响起一阵阵的枪响。
李臣典两眼泛红,看着大军溃败的场景。禁不住双拳紧握,郁愤的几乎吐出血来。
忽有一传令兵跨马而来,见到李臣典就翻身下马,大声的叩拜道,“禀告大帅,贵阳陈飞熊率大军来援。”
来回拼杀了数十次,高地上的华兴军指挥官,也在最关键的时候用上了机枪,给新汉军加了把盐。
“季高兄,我们的弹药所剩不多了。士兵们都是刚上战场,要是拼刺刀的话,断然不是新汉军的对手!”
隆隆的战鼓声又在战场响起,溃散的新汉军如同听到了救命的信号。纷纷又自觉的恢复了编制,暂时在南城外驻扎了下来。
新汉军上千米的冲锋阵型,迅速被撕开十道裂缝。凡是机枪扫过,全都血溅三尺,碎肉横飞。尸体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,像是尸身地毯一样,铺满一地。
有人带头后,大溃散随即展开。像是退潮时的海浪,齐刷刷的朝后面涌去。
郭嵩焘点了点头,自从用上步枪之后,差点忘了自己原来也是使用冷兵器的。
左宗棠犹豫了下,摇头坚决道,“不能撤,依和图书照我对刘坤一的了解。他知道陈飞熊南撤,肯定会率兵追来驰援。曲靖城是我们进军云南的关键一步,要是让给新汉军。再想夺下来,可就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了。再坚持几天,我们的粮草弹药就能补充过来,到时候再一举剿灭李臣典和陈飞熊。”
后面的人哪里还有胆子强冲,也不管什么军令不军令,掉头就往后撤去。
一切为时已晚,人腿哪能跑的过子弹。
士兵们根本就不需要云梯,只需踏着尸体,就能登上城墙。但是冲上去一波,就会被打下去一波,给后面冲击的兵勇做了肉垫。
陈飞熊拍了拍他的肩膀夸口了下,说完趴在桌上就醉了过去。
左宗棠回了一句,被烟味呛得眼泪直流。自从加入华兴军之后,就迷上这种新出产的香烟。每当心烦的时候抽上两口,总能让人平静下来。
伤亡情况很快的统计出来,十路大军逃的逃,死的死,竟然也只剩下五万多人。
外面的人听到断墙内的嘶嚎,虽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都跟着掉头退却。
他在作战前对自己十分的有信心,以为华兴军不过也和荣禄一样,就算全部装配洋枪,也没有什么好怕的。他已经下定决心。就算是伤亡一半,也要拿下曲靖城。
“李兄弟,啥也不说了,明天哥哥做先锋。拿下曲靖,将功赎罪,以报答皇上的厚恩。”
指挥官也不指望这些炮弹杀敌,全部集中了火力,对准新汉军的炮兵阵地开火。
陈飞熊想起和郭松林割袍断义,又忍不住伤感了下,端起酒碗便满饮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