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42章 平定云贵八

最主要的是这两个团还有各自带来了十挺机枪,完全可以把缺口堵住。
“将士们,今日拼死一战,不成功便成仁。荣华富贵在等着你们,冲啊!”
战斗从早上打到了下午,双方筋疲力尽,都快到达崩溃的边缘,都全凭主将的意志力坚持着。
城墙的将领大喝一声,明晃晃的刺刀全部端好。
新汉军的士气顿时大振,跟着李臣典对华兴军发起了最后一次进攻。
妖法并没有破,铁疙瘩还是瞬间爆裂。飞溅起一片片的碎渣,一个炸响就有数十人惨叫倒地。
郭嵩焘在城墙上四处指挥,心里就是再淡定,额头上还是被城下的惨烈战况惊的流下汗来。
这次两路大军都学的聪明些,见到昨日的门板兵起到作用。今日先锋部队全部换上了门板,每隔十米还有一人拎着桶血水。
“轰隆,轰隆,轰隆!”
郭嵩焘看着放出不断亮起的火光,兴奋的举刀便大吼了出来。
谁也没有料到,此时北城的战斗比南城还要激烈。
李臣典在城北亲自指挥,将近指派了一千多人在后面执法。要是有人胆敢撤退,立即杀无赦。
后面的兵勇见到有人退散,也转过身子急忙后撤。
直到冲击到六七十米时,城墙上的枪声才密集的响彻起来。
兵勇们不断泼着污血,口中骂个不停。
那兵勇刚大叫了一声,耳边就又传来了巨响。
那爆炸声由远及近,瞬间又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枪响,声音越来越为密集。
“好兄弟,断口就交给你了http://www.hetushu•com!”
“军长,兄弟们快顶不住了,要不要撤回城内?”
左宗棠指挥南门,郭嵩焘指挥北门。
“他娘的,妖怪,受死吧!”
“杀!杀!杀!”
新汉军全部杀红了眼,前后都是死,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往城墙上冲杀。
“上刺刀!”
陈飞熊在后面气的挥刀大骂。连续斩杀了数十个将领,再次整顿了兵马,朝前一拥而上
五万多人冲上一批,倒下一批。城墙根下的尸体躺下了一批又一批,堆积了足有两米多高。
一百米的时候,城墙的枪声全部停止。
今日的压力更是剧增,不得已把东西方向的兵马又各自撤回一个团。
“不要烟了,真的不冒烟了!”
此次便在城东和城西两面仍旧派出了兵马佯攻,但是并不做主动进攻,都是徒增些声势。
为了节省弹药,新汉军冲击到百米时两面都没有下令开枪。
“冲啊!”
冲进城内的新汉军更是倒霉,一进去便被椭圆形的枪阵阻击。这两个团刚刚撤防回来,弹药可是一点没用。
“妖怪来了,妖怪来了!”
郭嵩焘对着左宗棠举了举手上的军刀,士兵们一听断口被堵住,瞬间又是信心大增。
新汉军见黑狗血不起作用,全都惊讶的大呼了起来。一时间谣言四起,军心动荡。
“让士兵们全部端上刺刀,和新汉军拼了!”
“报告军长,东城墙没有子弹了。”
新汉军被打退了数次,又不断组织起兵马继续进攻。www.hetushu.com战场上已经没有人性可言,完全都变成了两方杀红眼的野兽。
咆哮声,嘶吼声,冲杀声混作一团。
“妖法,华兴军又使妖法了!”
战鼓擂动,虽然有些胆颤心寒,但是却没有一人敢私自后退。
“顶不住也得顶!谁要是敢后撤一步,杀无赦!”
城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呐喊,郭嵩焘回头,只见左旅旅长亲自带着两个团的兵力,在城内东西的缺口上,迅速布置好了椭圆形的枪阵。
在射杀数千人之后,又有数千人嘶吼着冲进城内。但每次总会冲进一批,倒下一批,尸体已经铺满厚厚的一层。
“师长,我来助你!”
郭嵩焘嘶声大吼一声,此时虽说都人到中年。但还是不断挥舞着大刀,把攀上城墙的士兵一个个斩杀下去。
左宗棠看着新汉军怪异的举动冷笑不已,新汉军怕是真把他们当妖怪了,要拿着污血破法呢!
李臣典此时看着城墙也便的疯狂起来,把身边的将领全都召了上来,
新汉军的将领嘶声咆哮了起来,带着杀红眼的士兵一拥而上。
“援军来了!胜利,胜利,胜利!”
冲击开始后,熊字军四万多人全压了上去,仍旧进攻南门。
南北方向各自有两个旅一个团部防守,总共不下五千兵马。全部在城墙上依次展开,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前面。
冲上城墙的新汉军越来越多,双拳架不住死守,渐渐的华兴军也开始有了伤亡。
“华兴军已经没有子弹了,杀啊。夺下曲靖城,大帅和-图-书重重有赏!”
李臣典端着望远镜,看着不断攀上城墙和华兴军劈砍起来的新汉军,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冷笑。
“来吧,就让我们拼死一战吧!”
城墙上喊声一片,华兴军三人一队,按照操练的阵型,不断的用刺刀捅进新汉军的身体。
新汉军毫无战法和阵型可言,都是挥舞着大刀见到人就厮杀起来。但是效果远没有三人一组来的厉害,通常都会陷入围攻之中。
左宗棠也做好了拼刺刀的准备,让士兵把剩下的手榴弹全扔了出去。
李臣典拔出了军刀,亲自上阵,对着众将嘶嚎了一声。
郭嵩焘大吼了回了一声,“嗖”的就从腰间把军刀拔了出来。
在城墙的士兵阻击了半个时辰之后,东西两面同时被轰出两个巨大的缺口。
在冲击到两百米的时候,枪声响起,一层层的士兵倒下后,认是阻挡不住冲击的浪潮。
没想到面对华兴军的枪炮,山坡就是天然的壁垒。进攻变成了赴死,比起在南北两城墙更是不易。
但是那冲击的气势已经完全没有第一次高涨,全都想着法子的保命。一到两百米的距离,自觉的都停住了脚步。前进一步,退缩一步,半天才冲进了五六米。
在这个距离,已经可以放开门板兵,直接瞄准后面的兵勇射击。
“预备,扔!”
城下的新汉军已经冲击到了五十米的地方,两方从来没有这样安静的相对过。
最先有将近两千人从断口处冲进了城墙,城墙外也一时搭满了云梯。士兵们顺着云梯和*图*书向上攀爬,城上的华兴军全部端着刺刀直刺,不断的有新汉军胸口洞穿,摔落下了城墙。
“杀,杀,杀!”
李臣典军刀一挥,直指城墙。
传令兵在城下绕过了缺口,找到郭嵩焘后连忙汇报了声。
将领们也挥舞着军刀嘶叫起来,跟着李臣典全部冲上了前线。
“冲啊,冲啊,冲啊!”
“轰隆,轰隆,轰隆!”
“疯了,疯了,全疯了。”
到处都是嘶吼声和叫骂声,扭头就往后退去。
那冲击的阵势,撕裂天地。连城墙上端着刺刀的华兴军都忍不住颤抖了下,因为太依赖子弹,这些新兵们还是第一次准备用刺刀拼杀。
冲击的浪潮暂时被打退之后,城北的新汉军全都暂时换了口气。
右旅长寻见了郭嵩焘,全身的鲜血横流,连忙请示了一句。
顷刻间,在死亡万余名兵勇之后。至少还有四万的兵勇在一千米的地方展开,挥舞着大刀长矛冲了上去。
早已做好准备的掷弹手全都抡圆了胳膊,把一颗颗手榴弹扔了出去。
又有一个传令兵跑来汇报。
虽然说大军不缺粮草,但是要是按照华兴军的使者所言。闹起瘟疫来,还真是个问题。
“这次看你们还有什么绝招?”
“军长,机枪的子弹都打光了!”
在倒下两三千人之后,带头冲击的兵勇终于忍不住后撤。
爆炸声连连响起,在门板兵中四处开花。
他都有些后悔,要是第一天进攻,便把大军全部压在一处,兴许城墙已经被拿下来了。
郭嵩焘咬着牙嘶声一www.hetushu.com喝,挥下了军刀,亲自在中段的城墙坐阵。
“今日誓死拿下曲靖城,若有人后撤一步,定斩不饶!”
瞬间刚刚平静的强响声再次响起,把冲击城内的新汉军全部绞杀,硬生生的用子弹又把断口堵住。
李臣典在陈飞熊的怂恿下,也让先锋部队带了十几桶血水。据说可以克制华兴军的妖法,只要城墙上有铁疙瘩砸下来,对着上面泼血,那铁疙瘩里的恶鬼就不能出来害人了。
李臣典今日也不做佯攻,把五万多人集中在了北城。原来以为华兴军在东西两面布置的兵力少,就可以用绝对数量的兵马突破上去。
寒气逼人,冷光四射。
打下一波,不过一会又冲上来一波,子弹像是流水一般消耗,眼看着就要见底。
将士们像是海浪一样全压了上去,火炮也被集中在了北门。足够有两百多门,把剩下的炮弹对准城墙全砸了出去。
顿时城下便骚乱起来,似乎早有准备的外两边扩散。负责驱邪的兵勇,连忙拿起手上的水瓢就舀出黑血来,往那铁疙瘩上泼去。
这时,新汉军在城北的后方,突然响起了一声声雷鸣般的震裂。
本来想指望陈飞熊夺下城池,自己坐收渔翁之利。现在看来,只能选择速战速决。
左宗棠大声下了命令。
东西方向驻防的两个旅,也都各自撤回了两个团的兵力,加入到与新汉军的反复绞杀中来。
五万的人群像是海水一般褪去了浪潮,接连的死亡已经把兵勇们打怕了。谁踩着腐臭的尸体进攻的时候,能够继续保持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