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44章 临死挣扎

大军压境,李秀成就如当日的洪秀全一样。在忠王府里疯狂的纵情声色,每日里御女数十人,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。
“进军西藏和关中都是权宜之计,华兴军终究还是会兵发这两个地方。拼死一战也不可能,人心不可测。面对生死,谁又能有那么大的忠诚陪你赴死。”
“世贤,什么事啊,这么大惊小怪!”
“没错,华兴军的活力太过强大。江中又有军舰策应,我们根本就无力阻挡!”
俗话说少不入蜀,老不入粤。蜀地可是美女荟萃之地,那堂中的几人无不是冰雪肌肤,西施面容。在李秀成的身边,使尽全力的卖弄妖娆,任谁看了都心火上涌。
“世贤,你是不是被华兴军打怕了?”
李秀成缓了下精神,暗自静了静心。这些日子跟飘在云顶一样,整日里纵情享乐,好像很久都没有再管过朝事。
简阳城一丢失,本来驻扎在眉山,乐山,德阳,绵阳的四路兵马,全部调回防守成都。
“大哥这些日子是过的有些荒诞不羁,这样吧,你下去后把驻防成都的大帅都唤上来。大哥带兵亲自出征,我们现在也装配上了洋枪,难道就比华兴军要差?”
李秀成急出了一身的冷汗,指着李世贤大骂了一声。
在江岸上停靠的军舰,就成了迫击炮的活靶子。
若是没有紧急公文,李世贤也懒得再找李秀成商议,心里暗自郁闷,当初那个雄才大略的大哥,不知道为何变成这副模样。
如今华兴军的和-图-书海军控制了所以水系,沱江也成了运送物资和进攻成都的最好线路。
“大哥,华兴军已经拿下简阳城,已经兵抵成都城下了。是战是走,你要尽快拿个主意啊!”
李秀成看着李世贤垂头丧气的模样,突然反问了一句。
要是黄飞鸿知道乔志清拿他们八卦门的气功干这事,肯定会郁闷个半死。
朝中目前乱成一团,洪天贵福年幼呆痴,根本就无法料理朝政,如今只靠李世贤一人独撑大局。
自从上次被晏玉婷折腾了一顿后,乔志清就找黄飞鸿学习了八卦掌内气的修炼法子。
华兴军那时虽然海军还没有到来,但是重庆驻扎的两个军的兵马,可有足够的迫击炮。
李秀成放浪的在众女子的脸上、臀上摸了一把,吩咐众女子下去。
李世贤还想再劝,但是看着李秀成怀疑的目光。暗暗咽了口气,不再多说什么。
张遇春点了点头,他们进入四川后,就与火狐组织接上了头,所有的情报均来自火狐组织。
“子悠,离除夕还有多少天?”
李世贤终于忍不住破口大喝了一句,把屋里的众人都吓了一跳。
“大哥,都什么时候了,你怎么还有心思玩女人呢!”
“大哥,成都城内刚刚传来消息,李秀成明日便要带大军进攻简阳!”
城内还有一员大将,是从云南扯到此处的回人首领杜文秀。
如今他的这个大哥沉迷女色,他劝说了好多次都不管用,两人因为这还差点闹翻。
“世贤,和-图-书你果然是被华兴军打怕了。难道连我的命令,现在也可以不听了吗?”
这几日捷报频传,一大早魏子悠又拿着四川的军报过来。
李秀成一一反驳了下,说道最后一条路的时候,心里反复的挣扎了下。
李秀成狠狠的砸在桌子上,突然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,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,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。骂过之后,全身都浮起一股无力的感觉,疲倦的直不起腰来。
每日无事的时候便吐气、换气、纳气。
堂中就剩下兄弟二人,李秀成不高兴的看着李世贤,皱起了眉心。
忠王府的管家通传后,李世贤便跟在他的后面进了客堂。
“不多不少,还有一个月的时间!”
“一群饭桶!”
李世贤左右没有对策,只得去了忠王府,寻李秀成商议。
李秀成有点不服气的振作了下精神,回光返照般要和华兴军拼上一次,看看是不是真像李世贤说的那样。
“大哥,实不相瞒。我们现在已经无险可守。华兴军的装备比我们好上百倍,要是死守的话,最多只能坚持半个月!或许半个月都没有吧!”
李世贤对着李秀成建议了一声,这也是五路军帅最后的意思。
“那其他的大帅都什么意见?”
“消息可靠吗?”
“大哥,如今我们只有四条路可以选择。一条向北翻过祁山,过陇南,进攻关中。一条是西征西藏高原,夺了那些藏族蛮夷的地盘。一条是与华兴军拼死一战。最后一条,和*图*书投降华兴军,像翼王一样,被他们发配到海外荒岛。”
当夜主力战船就全军覆没,不过都是些木质的舰船,哪里够迫击炮轮番的密集轰炸。
李世贤无力的垂下了头,满是失望的神色。
驻防成都的五路大帅,意见互不统一。
乔志清和晏玉婷在房间里折腾了一夜,为了不带坏隔壁的小茹。在晏玉婷嘤嘤刚叫出声的时候,乔志清就对着她的红唇亲吻了上去,把她的小嘴牢牢的堵住。
“可靠,是成都城的火狐组织发过来的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张数声正看着地形图,准备着明日进攻成都的计划,没想到李秀成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。
“李世贤,我把兵马大权都交给你,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!怎么华兴军都打到城下了,才想起来向我禀告?”
李秀成呆愣的坐了下来,脑中里一片混沌。隐约记得,好像是在永川吃了败仗,李世贤的五路大军全军覆没。
李秀成脑子一转,突然惊讶的都站起了身子。
小茹伺候他起床洗漱后,果然没再提猫叫的事情。乔志清和她一起用过早饭后,就高高兴兴的上了学去。
“好啊,一个月。西南要是在年前平定,过了年就可以着手北渡长江了。”
新九军和新十军已经在此地驻扎了三四日,物资源源不断的由海军的小吨位船只,从沱江运送到了此地。
果不其然,大堂里正有数名女子,身穿单薄的纱衣,陪着李秀成饮酒作乐。
“去、去、去,都先下去,本王和*图*书待会就去找你们。”
李世贤连忙阻止了一句,不过看到李秀成又焕发了精神,心里还有点暗暗的高兴。
“什么?简阳都丢了?这怎么可能?”
李世贤苦闷着脸,面对华兴军的强大火力,根本就素手无策。任你人数再多,计谋再好,地势再优,完全就不起作用。
四川简阳城
内江城至简阳一线的城市,不管是资阳城还是资中城,全都是依靠沱江所建。
李世贤满心怨气的辩驳了声,直迎着李秀成的目光。
第二日晏玉婷红光满面的出了门去,乔志清的气色倒也不差。
李世贤的大军在永川一战,消亡殆尽。成都平原南北五个城市,只有十万多人防守。不管在数量和战斗力上,都不是华兴军的对手。
这也是为什么华兴军选择这条线路的原因,永川一战,来王路顺德带水军封锁重庆。但是夜半时分,因为太过大意,船上竟然亮着灯火。
乔志清看着地形图,默算着两路大军的进程,目光直指北京城。
四川成都
有的主张依靠成都城据守,和华兴军拼到最后一人。有的提议学习诸葛亮北出祁山,过陇南经营关中。有的主张向西北上西藏,经营西藏高原。还有人主张向华兴军投降,这些将领大都和华兴军交手过,自知不是对手,不想做无谓的牺牲。
因为成都的消息闭塞,杜文秀并不知道华兴军马上就要平定云南。
如今丹田里气血充足,收放自如,就是折腾一晚上也丝毫不动元气。
“世贤,我们真就没有一和_图_书点把握,把华兴军赶出四川吗?”
李秀成冷哼了下,越发的想和华兴军交手下。
“大哥,兄弟们已经伤亡够多了,不能再拼了啊!”
他极力劝说李世贤兵发大理,经营云南。
“大哥,我的话句句属实。当初我对华兴军也不服气,组织了数十万的兵马,制定了万无一失的计策,结果一战就被打的全军覆没。你也知道范汝增、练业坤,他们无人的实力,都是能征善战的老将,结果在华兴军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。”
“大哥,上次永川县一战,我们的主力几乎全军覆没。兄弟差点都回不来了,你知不知道?你每日里纵情女色,每天都有军报送到你的府里,你哪里批揍过一封?”
乔志清心里暗自盘算了下,放下了军报随口一问。
魏子悠甜甜一笑,心里暗叹,不知不觉在南京已经度过了一年的光景,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永远这样陪着乔志清。
新九军和新十军在得到充足的补给后,穿过内江。一路向西攻城拔寨,刚刚拿下了简阳城。突破太平军的最后一道防线,距离成都不过百里之遥。
李秀成看着堂弟,实在是难以下决心对乔志清俯首称臣。
李世贤老实的禀告了声,丝毫不做隐瞒。
李世贤连忙把军情通禀了一声。
“别提了,说什么的都有。兄弟们被华兴军给打怕了,主张撤走和投降的占大多数。”
李世贤感慨了下,提不起任何战斗的意志。
夜黑时分,张遇春急忙进了张树声的军帐,把最新的军情汇报了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