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45章 最后的狂欢

五路大军的军帅,结伴在后方十里的指挥营找到了李秀成,跪地就痛苦嘶嚎了起来。
“那兄弟告退了,明日兄弟再来找大哥商议!”
这些布防在成都平原的太平军,大部分都是在四川招募的新兵。并不知道迫击炮的厉害,炮弹落下来后,还是傻乎乎的站着,都不知道趴下来躲避。
“你们都起来吧,刚才的战况我都看在眼里。华兴军的强大的确出乎我的意料,现在马上带领士兵撤回成都城。”
不管是射速还是射程,太平军一上来,就被华兴军的活力完全的压制。
“大哥……”
炮声停止轰炸后,太平军冲击的枪阵中,有数万条活生生的尸体倒在了血泊之中,鲜血把大地都染成了红色。
从天空中望去,下面黑压压的两片人群正往一处聚集,像是争夺食物的两个蚁群。
太平军哪里还敢硬拼,在前排两万多人马全部倒下之后,后面的兵勇都吓的快要尿裤子了,转头就往后撤走而去。
李世贤深吸了口气,顿时感觉太平军的兴亡都沉甸甸的压在自己的身上,抱拳就退出门去。
最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锦囊,一把倒出里面的药丸,全吞了下去,让管家把府里的十几个歌女全唤了上来。
夜色黑下来后,李秀成让人把府门紧闭,客堂中只剩下他和李世贤二人。
“李秀成很有可能倾巢而出,携带数十万的兵马,那我们要不要按照预定计划继续进攻?”
剧烈的爆炸声不断在太平军的枪阵中响起,如同大m.hetushu.com地震降临一般,把整个大地都震荡的摇晃起来。
张遇春面露兴奋,这几个月的仗也打的够憋屈,从来不做冒险的军事计划。如今也到了决战的时刻,犯不上再和李秀成兜圈子。
太平军的子弹嗖嗖的从头上打过,没有瞄准的射击,竟一发都没有击中华兴军。
“射击,射击,射击!”
旷野冬风嘶声呼啸,隆隆的枪炮声震耳欲聋。
战场上恢复平静之后,张树声和张遇春站在战场上满是感慨。
华兴军建军以来最大的遭遇战在龙泉驿展开,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的大规模的枪战。
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是这么的弱小,像是一只蚂蚁一样,被别人轻而易举的碾压。
此次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战,自从定都成都之后,他的心就彻底松懈了下来。
成都城墙在乾隆年间花费巨资重修,所建城墙四面有二十二里的周长。城墙上高约十五米,有垛口及箭孔数千。城门外建有方形的瓮城,瓮城外又有护城河环绕,是四川境内最坚固的城防体系。
那时候统帅的淮军,就跟现在的太平军一样。
因为不需要密集的队形配合,华兴军虽说只有六万多人,但是兵力全完全的展开,也把太平军挡在了阵地前面。
六个师部,总共六个迫击炮营,一千二门迫击炮,全部分散开来。在交战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,把上万发炮击炮弹砸了出去。
华兴军的炮火终于停歇后,太平军跟疯了一般冲杀了和-图-书上去,要为自己的亲朋好友报仇。
“大哥,那时候我们都太逞强好胜了。不然兄弟们也不会死伤无数,最后还被李鸿章那个狗贼出卖。”
李秀成刚才也跨马在高地上,查看了战斗的过程。完全就被华兴军所使用的武器给震慑住了,如此的打法前所未见,在野外打运动战,那就是冲上华兴军的枪口白白送死。
战场上足有三百挺的重机枪同时开火,子弹像是密集的雨点一样射出。
张遇春特意询问了一声,此时心如潮涌。
“世贤,你退下吧,不用管我了。大哥累了,你让大哥好好的休息一会!”
虽说英勇,但死的毫无价值,完全就是用手下的性命在赌博。
如今没过半个时辰就有十万的太平军倒在血泊里,这样耗下去,很快太平军就会被消灭一空。
“忠王,不要冲了,不要冲了。死完了,全都死完了。”
分三段射击,打完后,迅速扯到第三排更换子弹。
“是啊,若不是总统开明,饶你我一命,哪里会有我们的今日。你我还需尽心尽力,报答总统的知遇之恩才是。”
李秀成昨日把手下的五路军帅都叫过来训话了一番,把投降和撤离成都的思想狠狠的呵斥了一顿。
张遇春骂了一句,想起李鸿章弃他二人于不顾,拿他二人当挡箭牌,心里就郁愤难停。
双方近乎出动了数十万的兵马,在广阔的成都平原上厮杀起来。
第二日在朝堂下给小皇帝下了保证,要以死捍卫太平天国。
远征步枪对和图书付前膛洋枪,就跟对付手拿冷兵器的人没有什么区别。
对于太平军这种密集冲锋的阵型,连目标都不用瞄准,只需要扣动下扳机就可。
双方距离三百米的时候,各师的配备的迫击炮营就对太平军的密集枪阵,展开覆盖式的轰炸。
如今手下数十万的大军,全部装配了洋枪。面对六万余人的华兴军,他自然有满腔的信心。
众将帅被他鼓动的热血沸腾,虽然有些将领心里打退堂鼓,但还是当下点了兵马随他一起出征,决定誓死捍卫太平天国最后的血脉。
张数声没有丝毫慌张,反倒是大笑了出来。
他知道,无论他怎么努力,最后还是会被乔志清击垮。这就是天命,连湘淮两军那么强大的力量都躲不过,何况是他们太平军。
李秀成连忙下了命令,身子一阵阵的乏力。
忠王府也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,不管是城内的名商巨贾,还是朝廷官员。走了一批,又来一批。
李秀成突然放肆的大笑了出来,声音中满是苦涩。
今日见识到华兴军的战斗力,他心里就知道一切都完了。不管是坚守还是撤离,都不过是权宜之计,最后还是会被华兴军消灭。
李秀成也不知道是吃错了药,还是对自己太过自信,根本就没想过依据城墙据守。
“世贤,大哥实在走不动了,也不想走了。军队就交由你指挥了,你想走就走,想降就降,大哥什么也不管了。大哥为太平天国操劳了半辈子,累了,真的累了。”
“轰隆,轰隆,和图书轰隆!”
将领们慌乱的整顿军纪,斩杀数百人私自逃散的兵勇,这才让慌乱的队伍平静了下来。
太平军的指挥官也不管射程够不够,连忙挥下了开枪的令旗。
成都城里乱作一团,华兴军据城不过三十多里,随时可以兵临城下。
“我也是这个意思!那咱兄弟就放手大干一场,李秀成带多少兵马出来,我们就杀他多少!”
张树生又响起了半年前,在安溪镇与华兴军的一场遭遇战。
“来得好,成都城防坚固,我正愁怎么拿下城池,没想到他倒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
“大哥,你就快做决定吧。到底是降是走,再晚可真就来不及了!”
“遇春,当年我们和张宗禹在杭州安溪镇一战,也是这样的场景。手下三万多的弟兄,瞬间就化作了枪下之鬼。”
李秀成跟交代后事一般,颓丧的吐露一句。背靠在帅位上,紧紧的闭上了双眼。
两百米的时候,华兴军装陪的所有机枪就开始密集扫射起来。
不断的有人冒险出城,和华兴军私下接触,还有不少的将领们带着手下,打着白旗就过来主动投降。
他躲在成都逍遥快活,把所有军务都交给李世贤打理。对于华兴军的印象,还停留在离开南京之前。
李秀成疲倦的挥了挥手,打断了李世贤。
树倒猢狲散,人心思变,各种势力都开始活跃起来,为了自己的前途做起了打算。
张树生点了点头,庆幸自己归顺了华兴军。
顿时太平军的洋枪也爆发出剧烈的响声,像鞭炮一样,m.hetushu.com一排接着一排。
“哈哈哈,罢了,罢了。今宵有酒今宵醉,哪管明日苦事多!”
二人当夜做了部署,第二日天一亮,大军便顺势继续西征。
华兴军全都用工兵铲在阵地上挖设了掩体,趴伏在掩体后面对太平军展开还击。
嘟、嘟、嘟、嘟!”
一层层的倒在了血泊之中,在死伤数万人之后,才向前推进了二十米。
李世贤看着大哥绝望的样子,心中有些不忍的还想再劝他一句。
置身其中,如同身临地狱一般。
“按照预定计划进攻,成都地势平坦,很适合大兵团的歼灭战。我们进攻四川已有数月,依照总统吩咐,小心谨慎,步步为营。但现在也该到了决战的时候了,成都的太平军总数不过数十万人,我们对付起他们绰绰有余。”
张树声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地图上,面色异常的坚定。
兵勇们刚开始还咬着牙继续冲击,但是华兴军的炮弹就跟无穷无尽一般。炸响一批,又飞来一批。在战场上完全就没有躲避的余地,慌乱中四处逃散,哪里还敢往上冲击。
华兴军万支步枪齐射,枪声汇聚在一起,直冲云霄,仿佛天地间只剩下枪响的震裂声。
华兴军并没有追击,放任太平军退回了成都城。
龙泉驿此刻尸骨如山,血流成河。硝烟还未完全的散去,伤病还在尸堆里哀嚎,足有三万多人的尸体留在了这里。
迎面冲击的太平军就如同落叶一般,被萧瑟的秋风扫过。
两军几乎是同时出征,第三日便在成都外的龙泉驿遭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