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47章 请君入瓮

李秀成完全想不到别的可能,当下苦笑了声,“这个杜文秀还真是懂得知恩图报,比起我们汉人来,可是强太多了!”
那亮光快速行进,越来越近,看样子只有一队人马。
在百姓的协助下,乱兵也很快被全部剿灭。
李世贤匆匆集结了两万的嫡系兵马,占领西门后,焦急的等待着迎接天王的兵勇。
那探子随口就回了一句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入夜后,新十军的三位师长,九位旅长,齐聚军帐,各自汇报起了军情。
“极有可能,她们在城中潜伏已久。既然能悄无声息的干掉李秀成,也自然能够抓获洪天贵福。”
“有埋伏!快撤!”
城墙上距离这边有百米之遥,并看不清此处的情况。
“哦?是吗!”
李世贤心里咯噔一下,暗叫不好。趁那探子不注意,当场就抽出了腰刀,架在那探子的脖子上。
“小的见过侍王,我家首领派我们在这里专门接应侍王!”
“带他们上来吧!”
“侍王,你说华兴军会不会已经把温江县攻占了?”
“在,在呢!二首领也十分的想念侍王,还说待会要和侍王多喝几杯呢!”
吴旭明毫不犹豫的就回了一声,脑子里又浮现起那个长着小酒窝的火狐首领来,对她的能力丝毫不怀疑。
李世贤冷冷的问了一句,大军才进了一千来人,就停在了官道上。
张遇春轻笑了声,给帐中的这些男人们长了长脸。
张遇春眉心紧锁了下,脑子急转的分析道,“会不会碰上你说的那些火狐和*图*书们?是她们劫走了洪天贵福?”
“咯吱”一声巨响,连城门都被关闭。
“报……侍王,大事不好了,天王他消失了!”
“嘣!嘣!嘣!嘣!”
城墙上果然严防死守,火把像是火龙一样环绕城池。
只是一会功夫,城门前后的太平军便被消灭一空。
探子对着城墙上晃动了两下火把,护城河的吊桥便缓缓的放了下来。
想当初,一代豪杰,独力支撑太平天国数年,没想到却是这样荒唐的死法。
“忠王,我们赶紧撤吧,再晚可就来不及了!”
“侍王,小的是首领派来迎接你的探子啊!”那探子苦着脸回了一句,但是脸色已变,突然就指着李世贤的身旁喊道,“快看,那不是我家首领!”
“不用了,李世贤就交给新九军吧。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,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平定成都的局势。虽然表面上安静了下来,但是城内不知道潜藏了多少的太平军。他们就是一颗颗炸弹,不知道什么时候随时爆炸。你们连夜召集兵马,挨家挨户的搜寻,一定要把城中清理干净。”
“走!”
“……”
“报告军长,属下带兵冲进天王府的时候。天王府已经大火四起,乱作一团。属下派兵马各殿各方搜寻,还专门审问了府中的下人,但是没有一人知道幼王去了哪里。属下可以向你保证,洪天贵福绝对没有跟着李世贤一起逃窜。当时李世贤派兵马来寻,但也是空手而归。”
他说的倒也是真的,华兴军www.hetushu.com在西北屠回的消息,传遍大江南北。
寂静的县城顿时变得燥乱不堪,枪炮声齐响,马嘶声长鸣,哀嚎声遍地。
按照预定计划,从西门突围后,过温江县。然后向南直奔雅安府,然后由雅安府的茶马古道,直奔西藏高原。
这两万的兵马几乎全部跨马而行,早在一个月前,李秀成就派人四处收集军马。
吴旭明诚恳的回了一句,他在忠王府稳定下来后,就连忙带兵去了天王府,结果就充当起了救火队员。
“这位兄弟,你首领的兄弟杜文成也城中吗?我好久都没见到他,心中甚是思念!”
李世贤突然问了那探子一声,看着这异常的街道,心里暗生警觉。
李世贤对着后面的将士挥了挥手中的火把,足有上万支火把随声摇摆,绵延数公里之长,如同火龙一般。
远方的枪炮声已经越来越近,甚至连城墙上华兴军的嘶喊声都能听见。
黄昏时分,成都城内的枪炮声渐渐平息了下来。
大军又走了十里地,距离温江城只有两三里之遥。
“你家侍我怎么知道我们要来?”
“前面就是温江县了,弟兄们都加把劲,到了城内好好的休整一下。”
“吁……有情况,做好战斗准备!”
“是啊,忠王,华兴军马上就要打到西门来了!”
一将领跨马飞奔,在西门处找到了李世贤,翻身跃马就抱拳禀告一声。
那一队人马全都是杜文秀军中的装扮,抱拳对李秀成跪拜。
李世贤前思后想了下,终于决和-图-书定抛弃幼天王,带着这支嫡系自己突围。
这两万多兵马都是太平军最后的力量,其他的队伍死的死,逃的逃,投降的投降,完全一哄而散。
“这些个女人,还真是够厉害。她们可都是总统的宝贝,这个功劳就让给她们了!”
张遇春下令在城中戒严,入夜后,禁止在城内肆意行走。一旦发现,当做乱军,格杀勿论。
那时浓烟四起,火光冲天。别说是找人了,就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“侍王,你这是干什么?”
前面突然出现了点点的火把,朝李世贤一行人急速奔来。
子弹在夜空中划过一道道火线,像是火网一样把城门下和街道上的数千太平军完全覆盖。
“不用担心,温江城由回人将领杜文秀亲自把守。他和华兴军不共戴天,不可能背叛我们。”
夜黑风高,马蹄飞扬。
将领们全部站起身子,抱拳回话一声。
“报,侍王,是杜文秀的探子。”
李世贤暗叫一声不好,对身后的将士嘶吼了一声。也顾不得追击那探子,调转马头就朝后奔去。
张遇春把三人都夸赞了下,问起了正是。洪天贵福虽说是名义上的太平军天王,但是只要抓不住他,这场战争就还没有结束。
新十军的中师和右师也从南北城门冲进了城内,全都往天王府一个地方汇聚。
这时城墙上和街道两侧的屋顶,突然枪声大作。
那探子礼貌的做了个请势,领着李世贤跨过了吊桥,直接进了城门。
“什么?怎么会这样!”
吴旭明起身有些担心和-图-书的提醒了张遇春一声。
李世贤连忙勒住马头,大吼一声,让大军做好防御的准备。
李世贤和众将都暗暗松了口气,身上紧张的冒出了冷汗。
帐中的将领们苦笑了声,暗暗的垂下了脑袋。
亲兵很快回来复命。
“吴旭明,你的左师是最先冲进成都城的,有没有幼王洪天贵福的踪迹?”
李世贤信心满满的吐了一句。
百姓们虽然不知道华兴军是什么队伍,但见他们的军纪严明。进城后并没有烧杀抢掠,渐渐的都放下心来。主动参与到灭火中来,毕竟要是大火扩散,连自己的房子也保不住了。
在吴旭明左右两旅的协助下,南北城墙上的太平军很快被清扫一空。
“军长,我们要不要继续向西追击,莫让李世贤逃走了!”
大军跟随着探子一路前行,终于抵达了温江城下。
“我们首领就在城中设宴等候,侍王快随我来!”
“报告侍王,我家首领知道华兴军今早来攻。本来带大军赴成都支援,但是刚走到半路,就传来城池丢失的消息。所以连忙回了温江城整军设防,并派了探子在城外来回巡逻。特意吩咐,要是有大军从西门撤离,速速让我们接应。”
那探子回答的天衣无缝,毫无破绽。
“是!”
杜文秀断然不可能投奔华兴军,但是他却不知道。早在昨日,杜文秀就带大军南下云南老巢。
擒获幼王,击杀李秀成。这两件天大的功劳,到最后竟让一帮女人拿去了,怎么不让这些老爷们丢人。
李世贤左右张望着城墙,hetushu.com但是因为天色过黑,并发现不了什么破绽。
李世贤不知道,华兴军的新九军已经在温江县设下了层层的埋伏,就等着他们往里面钻。
华兴军已经牢牢控制住四座城门,天王府的大火也在华兴军和百姓的齐心合力下完全扑灭。
“他娘的,你到底是谁派来的?杜文秀根本就没有什么弟弟,你敢戏弄本王!”
李世贤跨马走在最前面,此时才刚刚夜黑,街上空荡荡的竟然一个人也没有。
李世贤让众将士提高警惕,连忙派亲兵上前查看。
在吴旭明汇报了忠王暴毙的消息后,众将领都是唏嘘不已。
那探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。
李世贤冷冷的瞥了那探子一眼,心里暗自的怀疑。
将领们此时只管保命,也顾不得那位小天王,连连在一旁催促了一声。
李世贤连忙回头张望,只听“叮当”几声金属的撞击声,那探子一个翻滚就跃下了马背。就跟夜猫一样,很快就消失在街边的房屋之中。
众将饿了一下午,进了城池后都是满脸的兴奋,暗道也饱饱的吃上一顿。
一将领与李世贤并排行走在一块,黑夜降临之后,行进的速度显然慢了下来。
此时的建筑完全采用木质结构,非常的易燃,只要燃烧起来,马上就朝整座城池扩散。
李世贤方才也看见天王府的方向浓烟滚滚,心里已经有了些不好的预感。那将领前来通传之后,更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。
街道上跟随在李世贤身后的太平军,不断的被两侧屋顶飞来的子弹打翻在地,连还击的余地都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