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49章 天国覆灭

李柔抱拳娇呼了声,早就按捺不住想立马赶回苏州,起身就出了门去。
“你今后安心在监狱里改造,出狱后踏踏实实的做个普通人。不然,可不会总是有这样的好运气!”
李臣典和陈飞熊在曲靖打了败仗后,连夜带着残兵败将退守昆明。
“行了,行了,你别念了!”
如今西南也即将平定,人心不免都变的浮动起来,不知道要冒出多少的贪官污吏要整治。
他恐怕还以为这天下是满清鞑子的,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。
“多谢总统,小女子就等您这几句话。这两年都没好好休息过一次,听说苏州现在已经大变了模样,这次我要好好的放松一下!”
毕竟洪天贵福是太平军的天王,乔志清还不知道怎么样处置他。
“洪总理,你应该知道什么叫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虽然他也是被逼无奈,他毕竟是太平天国的幼王。必须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审判,在监狱里好好的改造。”
“这就是封建帝制的缺点了,不管是傻子还是蠢材。只要身在帝王之家,就很有可能统管这个天下。”
“行了,你这小嘴可真是越来越甜了,我可不喜欢你什么都捡好听的说。这是我给四川批复的军报,你尽快发出去。”
乔志清肯定的点了点头,话音刚落,门外就传来了洪仁玕的声音。
洪仁玕颤抖着身子站了起来,让洪天贵福继续跪在地上。
乔志清笑的几乎快要叉过气去,连忙挥手阻止了下。
“总统放心,我这里刚想http://www•hetushu.com了首诗,特地献给总统大人。”
“洪总理,你先起来吧。我要是想杀他,他断然也活不到现在。”
魏子悠吐了吐舌头,娇声娇气的回了句,结果军报连忙就溜出门去。
乔志清让亲兵把洪天贵福押下去后,魏子悠进了书房,还是抱着小肚子笑个不停。
洪天贵福一听到洪仁玕的名字,惊讶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。
李柔一听就兴奋的乐了出来,连连给乔志清作揖。
“你起来说话吧,本老爷不喜欢别人下跪!”
洪天贵福抹了抹冷汗站了起来,身子还是忍不住颤抖。眼眶竟有些发红,想必是一路上着急的哭红的。
魏子悠边笑边轻吐了一句,深吸了口气,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“这些功劳我都让魏子悠记下了,以后你们都会按功领赏。”乔志清笑了笑,喝了口茶对这个骄傲的女孩吩咐道,“行了,你退下吧。出去后让亲兵把洪天贵福带进来,本总统要见见这个幼天王。”
“乔大哥,你说这洪秀全培养的是什么接班人啊,也太有意思了。”
“这样吧,我特批你一个月的假期。你回苏州好好祭拜下父母,回来后本总统再给你新的任务!”
洪仁玕没有意见,连忙让洪天贵福给乔志清重重的叩头一下。
乔志清笑了笑,后世的历史上就记载。这洪天贵富生下来就被洪秀全软禁在天王府里,连大门都能迈出一步。而且只能读太平天国的经书,什么四书五m•hetushu.com经都不许观看。
乔志清饶过了洪天贵福,也是给洪仁玕一个面子,毕竟这个总理大人为国事日夜操劳,而且洪天贵福却是没有什么大恶。
此时医疗条件本身就差,没有对应的药物医治。一旦染病,那就相当于被宣判了死刑。
乔志清此时还不知道,云南昆明正经受着一场大的瘟疫。
乔志清凝眉说起了正事,满是欣赏的看着李柔。
“是!”
火狐在天王府大乱的时候,就给他换上了粗布的衣服。一路押赴到了总统府,也没有给他换衣服。
李柔满是骄傲的应了声,言语中还不忘了损上男人几句。
乔志清面色平静,没有半点波折。
洪天贵福虽然不知道总统是什么意思,但见叔父这么小心称呼,也跟着叫了一声。
洪天贵福躬身抱拳称谢,他本来就不想当什么幼天王,哪里还敢和太平军沾染。
老百姓都以为是邪灵作祟,每日里请道士和尚做法,但是还是无法阻止疫病的蔓延。
“无事的,人之常情。”
“知道啦,人家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
“总统大人,洪天贵福在太平天国就是个傀儡。还请总统大人念在他年幼无知的份上,饶他一条性命!”
乔志清仍是满脸的平静,冲洪仁玕抬了抬手,并没有露出一丝的杀意。
目前翼王石达开刚在澳大利亚站稳脚跟,还及其的缺少人手,这次俘获的十几万的太平军,正好能派上用场。
但是反应过来后,却是满身的冷汗。
紧接着疫病就在hetushu.com大军中散播开来,直到传播到了昆明城的内外,连偏远的乡镇也有疫情发生。
“没事了,你且起来吧!”
这是他大哥洪秀全留下的唯一骨肉,也难怪这个一国的总理大臣会这么的激动。
乔志清看着这个呆愣的少年,哑然笑出声来。反正无事,全当是听个乐子。
多谢大老爷,多谢大老爷!”
“快快,福儿,赶紧给总统大人跪下!”
“哦?你还会作诗?说来听听。”
所以虽然已经十四五岁,但看上去呆呆傻傻的,跟个幼童一般。
“没错,你很快就能见到他!”
乔志清摇了摇头,心道有此幼王,太平天国就是改天换命,也会两世而亡。
“叔父,真的是您?”
洪天贵福满脸正色的点点头,有模有样的吟唱道,“跟到长毛心难开,东飞西跑多险危。如今跟哥归家日,回去读书考秀才。如今我不做长毛,一心一德辅哥哥。大哥大哥万万岁,乱臣贼子总难跑。多感哥哥厚恩德,喜谢哥恩再三多。”
乔志清看的更深了些,总是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,什么事都能想到治国上。
“你别紧张,这里不是清廷,我不会杀你。而且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的叔叔洪仁玕马上就能过来看你了。”
乔志清冷下脸告诫了魏子悠一下,他可不想每天被人敬若神明。到时候身边的人说的都是假话,那自己也难免会便的得意忘形起来,没有了危机感。
洪仁玕一个趔趄跨进了门内,满脸的激动,一见到屋里的那个少年和*图*书就呆愣在了原地。
“是,是,我马上就去办理!”
乔志清冷冷的叮嘱了句,字里行间都是杀气。
第二日城内就发生了异变,先是退守城内的败军,不断有人开始感冒发烧,冷汗直流。还伴随着腹泻腹痛,一旦染病,根本就滴水不进。
乔志清又强调补充了句。
洪天贵福就跟见到了救星一样,哀嚎一声就朝洪仁玕的怀里扑了上去。
四川平定之后,就只剩下云南的问题。
洪仁玕连连点头,现在的这种结果无疑是最好的。等他的这位侄子刑满出狱后,也可以安心做一个普通人。
“好侄儿,这两年让你受苦了!”洪仁玕颤抖的抚摸了下他的头发,愣了下神,慌忙给乔志清作揖行礼了下,“对不住了,总统,刚才有些失礼了。”
洪仁玕出门后,洪天贵福还是长跪不起。
第二件事就是让新十军迅速南下云南,与新刘军、新七军、新八军汇合。四路大军一同进攻云南,彻底打消曾国荃的幻想。逼迫他主动退守缅甸,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。
洪仁玕竟然也顾不上身份,给乔志清跪了下来。
魏子悠平静下来,也发自肺腑的称赞了乔志清一句。
“谢总统大人开恩。”
“没错,本来想送给新九军和新十军算了。但是他们的进度实在太慢,还没有打到天王府,李世贤就派人来接应洪天贵福。没办法,我就和火狐的姐妹把洪天贵福给劫了,现在他就在院外!”
乔志清给张树声和张遇春的回复也就是两件事,第一件事就是处理和_图_书战俘的事情。
洪仁玕用手抹了抹浑浊的眼泪,这个惊喜和天上掉馅饼不多。
洪天贵福一见到乔志清就归了下来,脸色吓的苍白。一路都被人蒙着双眼,到了总统府才睁开了眼睛。早就被荷枪实弹的亲兵,吓的肝胆俱碎。
不一会的功夫,一个身材矮胖的男孩便被带进了书房,乔志清也同时下令亲兵去唤洪仁玕过来。
乔志清心神一动,正好晏玉婷身边还缺少几个得力的帮手,李柔再合适不过。
“对了,听说你们俘获了洪天贵福?”
“大老爷饶命,我的心已经归顺大清,不是反贼啊!都是老天王和忠王强迫我,我才迫不得已做了这个小天王!”
“乔大哥,有时候我挺佩服您的。您竟然可以抵挡住皇位的诱惑,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,而你却视作无物。”
书房外也传来一声银铃般的笑声,一听就知道是魏子悠的声音。
乔志清终于长舒了口气,故人渐渐消散,这个世界终于再没有太平天国了。
“行了,你马上代洪天贵福起草一篇《罪己诏》公示全国,虽然太平军的势力基本得以清除,但是各地还留有参与。所以下发《罪己诏》,用天王的身份宣告太平天国解散,所有参与势力立马向华兴军投降。”
那男孩十四五岁的模样,脸上有些虚胖,一身的灰色麻布长袍打扮。
“什么?大老爷是说我的叔父还活着?”
“多谢总统,多谢总统!”
“多谢总统大人开恩,一切都依照总统所言。”
“总统,您真的找到我的侄儿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