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53章 一龙三凤

“怎么了这是,我哪里又招惹你了?”
乔志清下了狠心,故意将了三个女人一军。
“不行!我不同意!”
四个人同床共枕,一龙戏三凤。那非得累垮了不行,也不知道八卦拳的内功能不能扛过去。
潘巧玉据理力争,笑眯眯的看着两人。
潘巧玉撒了个娇,从背后把乔志清搂了起来,靠在他的背上。
乔志清明知故问的继续看着军报,还是第一次见曾纪芸发火,稀奇的只想笑出来。
“你讨厌!”
这是屋外传来一句甜甜的喊声,话音落,就见一位娇俏的姑娘走进了书房,手里还拎着一套黑色的西装。
乔志清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,这些女人还真豁的出去。
曾纪芸见乔志清半天不说话,嘟囔着嘴柳眉紧蹙。
苏怀北一下了船就被南京的盛况给惊讶的合不拢嘴,在一一召见了海军的众将领后。乔志清便招呼着苏怀北上了马车,二人一同回了总统府。
第三日,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齐聚南京军港。乔志清亲自迎接,他没出现一次,南京的交通就要陷入一次瘫痪。
在王镇远的统率下,南海舰队几乎横扫了澳大利亚的英国战船。
在他那个世界,不知道多少华人的鲜血留在了印尼的土地上。比起那个无耻的东瀛小国,乔志清第二个想灭族的国家就是印尼。
“老了,岁月不饶人,这一路颠簸的骨头都快碎了。”
乔志清抱着脑袋,跟请求宽恕的罪犯一个模样。
乔志清终于知道什么叫吃人家嘴短,拿人hetushu.com家手软。人家瓜娘信辛辛苦苦做了衣服过来,直接拒绝也不合适。
“纪芸姐姐也在啊,真是不凑巧。”
古代的昏君也不过如此,乔志清终于明白他们的苦衷了。在这种尤物的诱惑下,任谁都会迷失在里面。
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”
“不行,我和乔大哥最先认识,他必须先去我那里。”
三人都是魔鬼的身材,要胸有胸,要臀有臀。就是年纪最小的潘巧玉,也发育的有零有整。一身的白色洋裙打扮,时尚靓丽,青春无限。
荷兰在印尼的殖民地总督气个半死,但是摄于华兴军的实力,对华人也没有轻举妄动,只是秘密联络了印尼的土著,准备对华人进行一次清扫。
“乔大哥,今晚能不能过来陪陪我,我一个人睡在房间里好害怕啊。
“奖赏?”
潘巧云搬过来整装镜,让乔志清看了看。
乔志清在她的侍奉下穿了起来,一下就感觉容光焕发,精气神十足。
苏怀北笑着摆了摆手,还没晕眩中缓过劲来。
“太好了,那我有没有什么奖赏呢?”
“好啊,正好这件衣服也旧了。”
“岂有此理,这些洋鬼子。我还没找他们算账,他们倒是自己蹦跶起来了。”
“呆不得,呆不得。总统大人,老夫这次前来是像你借兵来了啊。荷兰人在海上吃了大亏,回来就向华人们征收苛捐杂税。我带着华人们抗捐抗税,荷兰人使了个坏心思。煽动印尼的当地人闹事,要看局势就要失控。和*图*书
这时,门外传来两句娇呼,只见周秀英和曾纪芸娇嗔的进了屋里。
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潘巧玉看着他二人尴尬的样子,掩嘴笑了笑。
“多谢乔大哥。”
“太好了,说话算话。”
军报是海军发过来的,太平军在四川的十几万俘虏。淘汰了些老幼,剩下的十万大军全部乘船,预计三日后就分批抵达南京中转。
乔志清头大了下,早上周秀英过来就要求了下,乔志清已经答应了她。这下可是个问题了。总不能睡到半夜,起身再换个房间吧。
“没事,这次来就在南京多呆些日子,还是家乡的水土养人。”
乔志清一阵的坏笑,看你们还争吗。古代的女人就是放不开,这种手段也只有本总统能想的出来。
曾纪芸也不想让,撅着嘴娇哼了下。
周秀英自小习武,身材匀称紧致,是一种阳光健美的身形。在一套公安制服的衬托下,更有一番的滋味。
曾纪芸撒娇了下,抬起身子认真的瞪着乔志清。
乔志清找了个借口,和这个新媳妇商量了下。
“那我先出去工作了,你们聊吧。”
乔志清点了点头,心里盘算着怎么应付今晚的差事。
曾纪芸红着脸尴尬的攥了攥完就溜出了屋子。
“这个?”
“好看吗?乔大哥。”
“苏太公,好久不见,您老可是越来越精神了。”
乔志清暗道一声坏了,垂着脑袋在卧榻坐了下来。
“纪芸,这几天是乔大哥不好。刚过了年,你也知道,工作忙的要死和*图*书。过段时间陪你好不好?”
两方的矛盾终于浮到了表面上,苏怀北此行,也是向乔志清求援。
乔志清招呼着他进了书房,在客座上坐下后,让曾纪芸平泡了壶茶叶进来。
潘巧玉激动一笑,小脸乐开了花。
“乔大哥,你在屋里吗?”
南海舰队如今也从澳大利亚返回,预计三日后与东海舰队在南京会师。
“好看,很不错。”
乔志清可最受不了女孩子哭了,一恍惚连忙答应了下。
三个女人交换了下眼色,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了一句。每个人想起那香艳的场面,都是满脸的涨红,春光无限。
乔志清连忙把曾纪芸的手松开,站起身子和潘巧玉打了声招呼。
夜里熄灯之后,谁也不知道书房里发生了什么。只知道第二天乔志清一觉睡到了大天亮,起来后身子跟瘫软了一样。
曾纪芸更不用说,丰满圆润,跟唐时的杨贵妃比肩。
“哪个啊?”
“乔志清,你什么意思?把我娶回来,当个花瓶吗?”
曾纪芸反驳了句,满脸的不服气。
“怎么会呢,天天都念叨着你。”
乔志清是看出来,三个女人一台戏,说的一点都不错。
苏怀北专门派人通知了南海舰队知晓,在战争结束后,搭乘了顺风车,赶赴南京面见乔志清。
潘巧玉的手艺还真是不错,针脚走的整整齐齐,样式也是按照中华装裁剪。
“乔大哥,你早上不是答应晚上来我那里吗?”
“大小姐,你们是我的大小姐。事情要一步步的来,不能都凑在今和图书天啊?”
潘巧玉左顾右盼,看着乔志清的模样,掩嘴偷笑了起来。
卧榻上留下了三颗羞红的花骨朵,绽放的异常的娇艳。
潘巧玉把西服放在了卧榻上,轻声一呼,满脸的娇媚。
乔志清咕嘟了句,心道坏了,又上了丫头片子的套了。
曾纪芸立马就笑了出来,一把抓住乔志清的大手,高兴的乐个不停。
“你骗人,我父亲走了,你们就都不在乎我了。我叔父能把我当筹码一样扣留在云南,本以为嫁给你就有个家了,谁知道你也不在乎我了。”
“乔大哥,我刚给你亲手做了套衣服,你过来试试大小。”
乔志清整理了下衣服,神色有些恍惚了起来,跟后世的字迹竟然没什么差别。
乔志清一听就拍了下桌子大骂了句,对印尼这个种族,从来没有好感。
乔志清从曾纪芸手里接过茶壶,在苏怀北的对面坐了下来,各自斟了碗茶水。
苏怀北端着茶碗润了润嗓子,连连说起了正事,心里显然是着急万分。
潘巧玉高兴一笑,跟个奸商一样直勾勾的盯着乔志清。
曾纪芸瞪着乔志清,想说又说不出口。最后满面娇羞的终于吐了一句,“不是说结婚后都要那个的吗?你干嘛老是躲着我!”
曾纪芸的小脸更加的滚烫,在他的胸口狠狠的砸了下,像是小猫一样伏在他的怀里。
归国的途中还顺道歼灭了荷兰的五艘木质战舰,这支舰队盘踞在印尼港口,是大海战中仅存的五艘木质战舰。
“那今晚去我那吧,你是最先答应我的。”
m•hetushu.com乔大哥,是不是我不再的这些日子,你都把我给忘了?”
潘巧玉在商场混了一年,一点也没有感到羞涩,对曾纪芸落落大方的打了个招呼。
玉婷横陈,粉黛生香,酒池肉林。
“巧玉啊,你今天不用工作吗?”
曾纪芸杏眼圆睁的在卧榻坐了下来,小脸气张的通红。
“啊,不会吧?”
“我决定了,要来一起来,要不来都不来了。今晚本总统就在书房等你们。”
曾纪芸心一算,说着就簌簌的抹起了泪珠子,跟专业演员一样。
乔志清苦着脸,还真被这个丫头给算计了。也不知道她刚才是真伤心,还是假伤心。
周秀英愤愤的横了乔志清一眼。
“两位姐姐,你们都比我大,应该让给妹妹才对啊?”
乔志清终于看完了军报,坏笑了声在曾纪芸的对面做了下来。
“乔大哥,刚才是谁答应我,晚上来我那里的?”
“行,我们答应你。”
乔志清看着潘巧玉的眼神,总有点奇怪的感觉,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在打什么注意。
“傻瓜,你哭什么啊,乔大哥今晚就去陪你还不行。”
周秀英被他给逗乐了,笑着吐了句。
乔志清动情的抚了抚她的脸蛋,想着怎么回绝这个丫头。
“不行,我今晚就要。平常百姓家都有洞房花烛夜呢,你今晚要是还躲着我,我就一辈子都不理你了。”
书房里果然没有人啃气,三个美人都咬着嘴唇,脑子里反复的盘算。
乔志清还真是被她给吓住了,这怨气有多大啊!乔大哥也不叫了,直接改口叫了名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