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64章 震慑

童容海满是期待的看着彭大顺,虽然嘴上这样说,但还是希望能活下来。
“二弟,难道这里真成了我们的葬身之地?”
“我也抗议!”
那小兵抱拳解释了下,脸上也是阵阵的兴奋。
“砰!”
这时,后面一大汉扭头就拼命起身,抬脚就踹在那第四个大汉的身上。
鲜血噗的溅了一地,彭大顺滚在了血泊之中,身子蜷缩在了一处,一会便没了声息。
谢振武从怀里拔出了驳壳枪,首先对准于世龙的眉心冷冷的问了一句。
这一举动把亲兵吓了一跳,匆忙护在刘坤一和吴旭明的面前。
“抓起来!”
日近黄昏,山上的夜来的异常的快。
“还有谁抗议?”
于世龙第一个带头叫了起来,站起身子身嘶力竭的大吼一声。
刘坤一冷静的直迎着彭大顺的目光,还是摇头拒绝。
“投个屁啊!没看见华兴军是来拼命的吗?投降的弟兄,有哪个放过了?”
“二当家!”于世龙身边的一大汉也是满心的不服,瞪着谢振武嘶吼了声,“你们这样不守信用,算是什么仁义之师。来啊,把老子也杀了吧!”
“我抗议!投降前你们不是说好一律不杀的吗?”
于世龙冲身边的几个首领大喝了一声,想让大家抱起团来。
“大人,小人的这些手下也都不是自愿做匪寇的,还请大人开恩!”
“我大哥就是你爹!”
三面都是布置好枪阵的华兴军,后面就是高达上百米的悬崖。
小兵老实的回了一句,神色有些哀伤。
谢振武一句话和-图-书未说,就扣动了扳机。他今日就是想杀一儆百,震慑这伙匪寇。不然以后把他们遣散,这些人还会聚众闹事。
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罢了,就按照你所言。诛杀祸首,其余人等就遣散了吧。”
没过一会,便有一中年的大汉被带了上来。左胳膊上的血迹还未干,虽然用白布包裹,但还是不但的留着鲜血。
下午时分,被困在山崖上的童容海和手下滴水未尽,饿的头昏眼花,全都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童容海的胸口上下起伏,跟刀扎了一样。
童容海和于世龙刚送了口气,谢振武就又开口道,“但是,犯罪就是犯罪,昭通城的血案不能不罚。所以,你们当中的首领,一概格杀勿论。还请众首领自觉的站起来,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!”
“你求我也没用,总统已经下了死命令,不能放过你们任何一人。”
“二弟保重,事已如此,大哥也不多什么了。这辈子能和你做兄弟,大哥就是死也值了!”
“对,没错,华兴军的将军是这么说的!”
“大哥,我实在受不了了。让我带着弟兄们跟华兴军拼了吧!早死早超生!”
这些女人都自称没脸再见家人,要留在这个道观里出家为尼。
刘坤一鄙视的看了那汉子一眼,冷喝了一句。
“不要杀了,不要杀了。我找,我找!”
谢振武大骂了一句,继续对着那个名叫陈老二的大汉,喝道,“想活命的就把你大哥找出来,我保证不杀你!”
于世龙满http://m.hetushu.com脸恐慌的从前线下来,打了一晚上,早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“三弟,你说的不错。我们投降,就先忍下这一口气。”
“砰!”
那汉子捂着左臂,踉跄的跪倒在地上,“砰、砰、砰”就磕了几个响头。
童容海不想放弃最后的希望,无力的靠在石块上摇了摇头。
最后有十几个头领模样的人也跟着振臂站起身子。
谢振武眯着眼环顾了下人群。
“大人,小人求你了!”
谢振武挥了挥手,随即华兴军两人一组进了人群,把于世龙和那十几个抗议的人全部拎出了人群。狠踹了一脚,让几人跪在了地上。
从袭击昭通城开始,彭大顺就已经预料到了几天的结果。他不后悔,这一年来他也跑累了,现在最想做的,就是保全下这些弟兄。
“当真?”
童容海点了点头,吩咐小兵通传了下去。
谢振武鄙视的跨过他的尸体,继续把枪顶在第四人的脑袋上。
谢振武二话不说,又一次扣下扳机!
童容海此时在人群里看的真真切切,紧紧的攥着手指,指甲都陷进了肉里。但就是没有勇气站出来,双腿抖动的根本就不停使唤。
“你是条汉子,但是国有国法,本将也不能违背总统的命令。”
“没用的东西!”
“老二,大哥愧对你啊!”
谢振武对着这些俘虏大吼了一声,让众人放宽了心。有的山匪都是刚刚被童容海掳掠上山的农户,警惕的环顾着荷枪实弹的华兴军,吓的都要晕过去。
“二哥保http://m•hetushu.com重,弟兄们都指望你了。”
“刘军长,这伙匪寇也是重情重义的汉子。不如把这伙匪寇的首领斩杀,其余小兵就遣散了吧。”
彭大顺说着就从怀里掏出匕首,明晃晃的直顶在胸口。
于世龙也和彭大顺拥抱告别,心里对这个二哥还是十分的尊敬。每到关键时候,他总是能自己站出来。
“你们都不要紧张,我们军长已经下令,留你们一条性命。”
华兴军全部打着火把,持枪围在外面,把院里照的通亮。
刘坤一点了点头,当下让亲兵把彭大顺的尸体好生的安葬。然后派师长谢振武到前线招降,只要放下武器,一律不杀。
于世龙劝慰了童容海一句,脑子里飞速的旋转,为以后做着打算。
“说,你大哥是谁?”
于世龙的喉咙里冒着一阵阵的干火,对童容海嘶叫了声,也不想这样苟活下去。
童容海嗖的就站起了身子,激动的张大了嘴巴。
陈老二大声嘶叫了下,一时崩溃的快疯了过去。
“我也抗议!”
谢振武抬手就是一枪,正中他的胸口。
童容海满是愧疚,这时候应该是他跳出来才是!
人群里一片安静,还是没有一人吭气。
猎户也找到了多久不见的妻子,抱头就长哭了起来。对刘坤一和吴旭明千恩外谢之后,就带着妻子下山去了。
“将死之人,你还来见本将何用?”
“大哥,华兴军铁定了心是想全部剿灭我们。我去试着和他们谈一谈,看看能不能给兄弟求得一条活路?”
彭大顺左臂中枪,http://www.hetushu.com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,咬着牙爬了起来。
“狗东西,老子有心放你们一命。不知死活,冥顽不灵!”
“带他过来吧。”
谢振武再次对在一汉子的脑袋上,那汉子全身都惊吓的抖动起来。蜷缩在地上,身子乱颤了一会,竟然叉过气去。
中午时分,道观也被华兴军攻破。童容海带着剩下的一千多人退无可退,被死死包围在方圆五百多米的断崖上。
大局已定,刘坤一也不把这股残敌放在心上。看着这些被多日凌辱的女人,对这伙匪寇充满了愤恨。
童容海满脸的苦涩,心中开始有些后悔和华兴军作对。
“我说,我说。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!”那汉子惊恐的双目滚圆,不住的摇着脑袋,扭头就对人群里大喊了一声,“大哥,你快站出来,救救兄弟们吧!”
华兴军的包围圈现已全部合拢,只等着刘坤一和吴旭明一声令下。
那大汉应声倒落,认识鲜血溅了一地。
俘虏里一片安静,再无一人说话。
“你们这些胆小鬼,大哥平日里白对你们好了!”
于世龙对着谢振武就啐了口唾沫,此时倒也浑然不惧生死,歇斯底里的大笑了起来。
彭大顺面目狰狞的哀嚎一声,一咬牙就把刀子捅了进去。
童容海一行人被双手捆缚,全部押解在了道观的院中。
“什么?你说你二爷他死了?”
“大人,小的就是这伙匪寇的二当家,彭大顺。昭通的事情正是小的所为,小的愿意伏法。您就是活剐了小的,小的也没有半点怨言。但是小的希望你放过http://www•hetushu.com众兄弟,他们愿意投降。只要不杀他们,让他们干什么都行啊!”
“是真的,听说是二当家以死明志,感动了华兴军的指挥官。”
“砰。”
“报告军长,有位敌军的将领要见您们。”
“大哥,怎么办?要不咱投降吧?”
刘坤一冷喝一声,心里对眼前的这个汉子倒是有那么点敬意。
“等等,你二哥还没有消息。华兴军之所以没有动手,肯定是因为你二哥的话起了作用。”
吴旭明被彭大顺的义举所感动,也不想再造些杀孽,面色深沉的和刘坤一商议了下。
童容海不断的环视着后面的断崖,想找出一条生路。
谢振武没有理他,径直的走向身后,还有八九个汉子正浑身打着哆嗦,垂着头不敢吭气。
终于,有手下飞奔了过来,大声并告道,“大爷,华兴军发话了。让我们放下刀枪,扰我们一命!”
刘坤一和吴旭明正在道观里,劝慰被童容海掳掠的女人。
刘坤一和吴旭明不断的给她开导,让她们不要对生活丧失信心。并保证回城之后,若是有人敢侮辱她们,华兴军为她们做主。
“大哥不用伤心,二哥是希望我们好好活着。咱们先假装投降保住性命,要是以后东山再起,再杀他几个官军不迟!”
于世龙眼睛刚瞥了下人群里的童容海,顿时就鲜血迸溅,半个脑袋都被子弹掀开。
“大哥,别找了。这里是卧龙岭最险要的地方,没有路的。”
“你大哥是谁?”
“你们呢?把你们大哥指认出来,我就放你们一命?”
“陈老二,你敢出卖大哥,混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