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70章 征战南洋

“很好,这句御敌于国门之外说的很对。今后马六甲海峡就是我新中国海上的西大门,任凭谁都不可侵犯!”
同一时刻,远在福州的十艘五百吨的铁甲战船也同时滑落水中。
能把事情做得如此滴水不漏的人,只有慈禧有这个能力。
乔志清笑了笑,和众将领握了握手。出门后又慰问了下即将奔赴前线的年轻士兵,带着王五便在前后亲兵的护卫下,去了江南造船厂。
王镇远也面色严肃的起身敬礼,朗声回了一句。
“多谢总统关心,士兵们的思想工作早已统一。先有国,后有家,右师就是新中国的一把出鞘的利剑。不达目的,绝不收剑!”
“好好好,坐下吧。”乔志清看着他笑了笑,挥了挥手继续说道,“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,国防部已经给你们制定了一套详细的战略计划。我来就是想提醒你们一句,尤其徐炳忠师长。你们攻占马来西亚后,就要在马来半岛常驻。少则三载,多则五年,士兵们都不能回到故土。所以你一定要做好众士兵的工作,有什么困难尽管向我汇报,本总统会一一为你们解决。”
乔志清笑着和眼前的年轻人握了握手。
另外还要协助冯子材平定越南的局势。
仪式结束后,由乔志清敲响了下水的铜锣声。
军港上到处都是将领的命令声,随后众士兵才放下了手,又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火狐已经确认,叶赫那拉·婉贞所生的儿子确实不是醇亲王奕譞的。
样子时hetushu.com而憨态可掬,时而霸气十足,很有狮子的味道。
乔志清沉下心后,思潮涌动,这个叶赫那拉·婉贞所生的儿子,八成就是自己的。
一个年轻人和乔志清握了握手,扶了扶眼镜,高兴的问候了一句。
她认识乔志清这么长时间,还是第一次听他说粗话。
乔志清对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一时还真没有办法。
乔志清在造船厂的门口刚下了马车,就听见夹道两旁鞭炮齐鸣。
这次远洋作战是长期的战略,这一批海军陆战队也将在马来西亚定居。
上面的火炮都装配着江南军工厂刚研发出来的速射型小口径火炮,真正的采用后置式装填,炮弹的弹头和火药一体化。
有心放任不管,但是这个孩子毕竟是自己的血脉。在慈禧的手中,他也必然沦落为一个挟制自己的工具。生活在高墙大院的争斗之中,这个孩子的心理也不知道会扭曲成什么样子。
一个魁梧的汉子起身站立,腰板笔直的跟乔志清敬了个军礼,声若洪钟的汇报一声。
“敬礼!”
吵闹的军港立马就安静了下来,在同一时刻,所有的海军将领都跟着大喊了一声,“敬礼!”
最后海军总司令黄文忠陈述总结了句,代表海军的众将士下了保证。
黄文忠激动的和乔志清握了握手,二人边走边聊,与十几个高层的将领进了指挥室里。
不但提高了射程,而且也增大了射击距离和威力。和原来依靠火药推进和*图*书的实心铁球炮弹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乔志清前思后想了一会,也没个妥善的办法,暂时先放下了这件事。让王五备了辆马车,带着一队亲兵在前后护卫,一同去了南京的海军基地。
那年轻人一身的华兴书院的院服,比起以前多了点灵气,不似先前的那般呆呆傻傻。
将近上万双牛皮军靴“咯吧”一响,所有将士的目光都集中在乔志清的身上。齐刷刷的敬起了军礼,动作相当的整齐划一。
徐寿带着众位科研人员迎了上来,激动的和乔志清握了握手。
“乔大叔,好久不见!”
有心把这个孩子抢回来,但是紫禁城戒备森严,就算是派出最精锐的火狼,也没有完全的把握。
乔志清愣了下神,烦躁的冲魏子悠挥了挥手,深吸了口气坐下了身子。
“报告总统,末将徐炳忠现任海军陆战队右师师长!”
乔志清笑了笑,示意大家坐下来后,环视着众将询问了一声。
这二十艘战船也即将担负起巡航内陆江河,为陆军提供后勤保障的任务。
一是因为他智商过人,对科学上的问题一点就通。一个就是他那波澜不惊的脾气,诺贝尔再发火,他也跟没事人一样。
“乔大叔,我现在已经是诺贝尔教授的助理了,正在协助他研究石油的提炼问题。”
这个孩子的生辰八字也已经确认,根据推算,就是乔志清赴北京受封的那几天。
海军陆战队一个军的兵力,左师随东海舰队远赴日本。右师今后也和_图_书将常驻马来西亚。
案发现场已经被大火染成了灰烬,有关的人也自杀的自杀,消失的消失,根本就无从查起。
“总统,你为将士们讲点什么吧!”
“哪位是海军陆战队的右师师长?”
“总统放心,末将已经收集到英国战舰的所有资料,还有马来西亚的各军港炮台部署资料。这次定会把英国在东南亚的势力彻底铲除,御敌于国门之外!”
南海舰队今日便启程开赴南洋作战,主要的战略目标是协助新六军和新七军拿下马来西亚半岛,封锁住马六甲海峡。
乔志清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了下,在众人的引领下到了战船即将下水的江面。
“你是徐寿的儿子徐建寅吧,一年不见,都快认不出来你了!”
因为北方的水系不发达,而且水浅河窄,多是小江小河。
魏子悠看着他焦躁的模样,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有心安慰几句,又害怕他训斥,只能低着头乖乖的出了门去。
一阵的锣鼓声想起,十几头狮子威风凛凛的进场上下舞动起来,争夺乔志清抛出的绣球。
一时间,十艘千吨重的铁甲战船同时从滚木上滑落,直冲江水之中。
“总统放心,海军上下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。保证完成您交代的任务,在南洋打出威名。”
乔志清也神色严峻的回敬了下军礼,随后对众将士摆了摆手,示意大家随意。
最后徐建寅争取到这个机会,还真就在他身边稳定了下来,诺贝尔对他也十分的喜欢。
“混m.hetushu.com蛋,娘的竟敢玩到老子头上!”
“好好干,以后一定比你父亲还要厉害!”
乔志清对此地非常的重视,特意抽调海军陆战队的右师协同作战。
“你先下去吧,我待会就去。”
“好吧,那我就在总统府听候你们大捷的消息。”
厂区占地面积有十个足球场的大小,有数万名职工,分属各个部门岗位。
到时候自己就是满身是嘴,也说不清此事。谁会相信,这个爱新觉罗的子孙,会是自己的孩子。
经过一年多的发展,江南造船厂已经成为南京钢铁厂的第二大工业基地。
诺贝尔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,换了十几个助理都受不了他的脾气,主动辞职。
况且被天下人知道了,恐怕也会惹出不小的风波。慈禧势必会公告天下,痛斥自己没有人性。就算是两国交战,也不能对一个孩子下手。
慈禧已经为他取名为爱新觉罗·载湉,还把他接进宫里,由嬷嬷专门抚养。
“是,总统。”
这些人乔志清也认识,都是当初他从上海请回来的当代科学家。
江水四溅,舰船落水的冲击声轰鸣。身在其中,当真十分的震撼。
乔志清颇为欣慰的笑了笑,暗自称赞了下黄文忠治军有方,令行统一。
魏子悠怯生生的问了一句,把下午的行程提醒了乔志清一句。
乔志清欣慰的点点头,对王镇远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,挥手示意他坐了下来。
乔志清把密报狠狠的摔在地上,爆了句粗话,把一旁侯立的魏子悠吓的目瞪口hetushu.com呆。
今后还要分批把家属运送过去,马来西亚也将成为新中国下辖的一个邦国。
马六甲海峡是一个海上的战略要点,拿下之后,南洋就会彻底成为新中国的内海。
当时事发之后,他让北京城的火狐调查了好几个时间都没有头绪。
黄文忠一看到乔志清,就连忙腰板笔直的敬了个军礼。
乔志清和王五抵达海军基地后,海军司令官黄文忠正在码头上慰问即将出发的士兵。
按照江南的习俗,每次战舰下水的时候,都要请南派的狮子舞上一段助兴。
年轻人点了点头,他正是徐寿的儿子徐建寅,如今已经在华兴军为诺贝尔担任助理。
徐炳忠起身斩钉截铁的汇报一句,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。
“礼毕!”
为了应对北伐,海军便在江南造船厂和福州造船厂,分别订购了十艘一千吨的铁甲战船,和十艘五百吨的铁甲战船,全部采用蒸汽做动力。
“好,坐下吧。”乔志清笑了笑,挥手示意徐炳国坐下后,对南海舰队的司令王镇远叮嘱道,“王司令,马来西亚是英国在东南亚留下的最后一块殖民地。这块肉他们不会轻易的吐出来,这场战役可是一个硬仗,你们海军舰队千万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“总统,今天南海舰队就要开赴南洋作战了,你还要不要去给将士们送行?还有江南造船厂生产的十艘的一千吨的铁甲战船,也在今天下午举行下水仪式。刚发来邀请函,想让您下午过去参加。”
半个月后,消息从北京发了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