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78章 平定南洋四

陈三泰大吼了一声,对着那些持枪的族人,上前就抽了几巴掌。
新加坡的豪门大宅都借鉴了欧式的建筑风格,大院里有园林,有喷泉,房屋都是欧式的别墅。院墙两米多高,用大栅栏铁门围住。
“走开,这里面一定有误会,我要跟他们解释一下。大敌当前,我们不能自己先乱了。”
“姓陈的,我们李家跟你们势不两立。走!到族里喊人去!”
柔佛海峡宽不过一千多米左右,抱着个木头桩子都能横渡。
陈三泰伸出右手一挡,右脚上前一步,肩膀趁势往李海泉的胸口一撞,一时就从李海泉的手里挣脱了出来。
五位苏丹此次集结了三万的土著兵马,虽然都是临时拼凑的武装力量,但在规模上却是历史上最多的一次。
第二天,新加坡岛的北部城镇相继爆发了大规模的暴乱。
陈韶英的脸上露出一丝的冷色,他为了家族的生意劳心劳力,立下汗马功劳。但是老爷子退位时,却把位子让给了陈三泰。
但是上万的土著想要横渡海峡,单靠木头桩子肯定是不行的。
五个大州合在一起,都找不出一艘像样的大船。面对陈家的上千吨货船,要想大规模横渡海峡,那就是去找死。
忽然门外来报,有陈姓华人过来谈和,说是有办法让众苏丹的大军过海。
“五叔,其他家族的人对我们家族的人有误会,你这样乱杀人,他们肯定误会更深。外敌当前,我们华人不能先乱啊!”
各苏丹们立即沸腾了起来和图书,当真是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,当下让那华人进来商议。
以前但凡是出海谋生的人,都有两下子拳脚功夫,子孙后代也得学上一技防身。
“陈三泰,你们陈家真是卑鄙!”
陈三泰面红耳赤的争辩一声,没想到五叔竟然这么意气用事。
那华人一脸狡黠的看着阿卜杜拉,他正是陈三泰的五叔陈韶英。
一夜之间,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大批的土著,在各城镇里见华人就杀,见东西就抢。
一大早,陈家的伙计就前来向禀告消息,满头都是大汗。
阿卜杜拉共抢得了五千多支洋枪,现在正在操练手下学习洋枪的使用法子。
经过一天的讨论,各苏丹想来想去,也拿不出一个横渡海峡的稳妥办法。
“条件?说说看。”
陈韶英信心十足的袒露一句,他经常和英国人打交道,对这些土著的智商自然不放在眼里。
李海泉被冲撞的后退几步,更加的怒火中烧,对众人大呼道,“兄弟们,陈家是存心不想让我们其他家族活了,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好过。冲进陈家,烧了他们的宅子,冲啊!”
华人们全部往新加坡最大的华人城里退却,脸上写满了惊恐,如同世界末日来临一般。
“这肯定是有人陷害咱们陈家,走,出去看看!”
老爷子自小就对这个孙子异常的偏爱,退位时力排众议。没有选择最有能力的陈韶英,却选择了年轻的孙子。
“不要开枪,不要开枪!谁让你们开枪的!”http://m•hetushu.com
阿卜杜拉冷笑着大喝了一声,满是轻蔑的看着那华人。
陈三泰披上衣服就随着伙计往府门外走去。
“中国人,你有什么好的方法渡海,快点说出来,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!”
李海泉气的青筋曝露,挥拳就朝陈三泰的脸上打去。
“你们这是做什么!想陷陈家于不忠不义吗?”
他相信,只要等英国人回来,一切还得依靠华人执掌经济命脉。到时候他就可以带着陈家独霸马来西亚,再也没有任何的家族可以与陈家竞争。
“李族长,你这话是从何说起?你带这么多人来我陈家,是不是想借机闹事,谋取我陈家的财产?”
那华人一进门便对大堂里分坐的五人行了个马来西亚的大礼。
“鄙人拜见各位苏丹!”
“……”
华人城里,所有的青壮年全被集中了起来。各家族已经协商完毕,由陈家族长陈三泰统一领导各族的年轻人,防御华人城的安全。
夜半时分,柔佛海峡的波涛四起,海风呜鸣。
陈三泰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,总觉得和土著们还有商量的余地,犯不着如此的对立。
一个壮汉见到陈三泰后,当下就上前揪住了他的领子。那壮汉正是李家的现任族长,李海泉。
“只要你们答应渡江之后,不伤害我们陈家的利益就可以。而且拿下新加坡岛后,要协助我担任陈家的族长。”
伊斯兰世界从来都是实力为尊,所以众苏丹也共奉阿卜杜拉为首。
众外姓http://m.hetushu.com族人群情激动,振臂高呼一声,拎起手上的刀枪棍棒就对着陈家宅院的冲进。
突然几声枪声响起,从人群的后面冲上来一队陈家的护院,端着洋枪就对着人群开起枪来。
“不知道啊,外面都传言,土著们就是咱陈家的货船给运送过海的。”
“陈三泰,你个无耻小人,给老子滚出来。”
又是一阵的枪声响起,而且越来越过密集,陈姓子弟持枪越围越多。
阿卜杜拉颇有意味的吐了句,鄙视的看着陈韶英。没想到中国人里有如此的败类,竟想联合异族祸害同族。
燥乱的人群足足有数十人中弹倒地,这下没人再敢硬拼,都惊恐的四散逃离。
五州苏丹里,只有雪兰莪州的阿卜杜拉实力最为强大。因为雪兰莪州的首府就是吉隆坡,英军在马来西亚最大的军事基地就建在吉隆坡。
陈三泰终于冲进了那群护院跟前,这才看清楚,原来是他五叔的人马。
“住手,陈三泰!你眼里还有家里的长辈吗?”这时一声大喝传来,只见陈韶英又带了批人马过来,指着陈三泰的鼻子大骂道,“是我让他们开枪的,你身为族长,见到其他家族冲击我们陈家,竟然坐视不理。你这个族长还能干下去吗?”
阿卜杜拉皱了下眉,饶有兴趣的看着陈韶英。
“冲啊!”
“杀人啦。杀人啦,陈家杀人啦!”
伙计看着情景不对,连忙挡住了陈三泰。门外最少聚集了上千名异姓家族,全都振臂高呼,被陈家的www.hetushu.com护院队伍牢牢挡在门外。
李海泉大吼了一声,连忙带人散开,回族里搬救兵去了。
伙计使劲的摇了摇头,也是一脸的迷惑。
“这怎么可能?昨夜不是有守夜的货船巡航吗?怎么就让土著们过海了?”
陈三泰对着李海泉冷呵一声,先发制人。
陈三泰一听就睁大了眼睛,顿时神色都变的紧张了起来。
刚走到门口,大门外就传来一大群人的叫骂声,“陈三泰,你给老子出来,你们陈家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?”
“砰,砰,砰!”
人群里里响起一声声惨叫,这下局面再次失控,掉过头对着那群护院就冲了上去。
“中国人,你这个算盘打的不错。新加坡岛只有你们陈家最富有了?不抢你们陈家,我们到那里做什么?”
五个苏丹相互观望了下,全都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阿卜杜拉最近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,赞同陈韶英的条件。
陈三泰面无惧色,推开了伙计,走出府门。
陈韶英一直心存怨愤,这次土著的暴乱也让他看到了希望。
“陈三泰,你小子终于出来了!你跟大伙解释一下,你们陈家到底和马来土著们做了什么肮脏的交易!”
华人城中的土著佣人也全部给赶出城去,按照从北面逃回来的族人的想法,这些土著全杀了也不为过。
“砰,砰,砰!”
“尊敬的苏丹,我是陈家现任族长的五叔,在家族中说话也起一点作用。只要你们满足我一个条件,我可以派船把你们的大军运送到对岸。”
马来半岛的吉m.hetushu.com达、吉兰丹、柔佛、丁加奴、雪兰莪,五州苏丹会盟,商讨起进攻新加坡的具体办法。
“好,本苏丹就答应你的要求。”
“苏丹此言差异,新加坡岛除了陈家外,还有林、黄、李三大家族。他们的财富累积起来,比起陈家毫不逊色。而且现在除了我可以帮你们渡过海峡,你们在短期内也别无他法。要是等英国人回来,那就更加的没有希望了。”
陈三泰自幼父母双亡,是在一次马来半岛的土著暴乱中维护家族的利益被杀。
海岸线上渐渐聚拢过一大批的马来土著,全都挥舞着手中的刀枪,看着对岸的灯火显得异常的狂热。
陈三泰也愤怒的嘶喊了一声,本来众外姓家族对陈家就有意见,这下开枪后可就坐实陈家勾结土著的罪名。
“少爷,肯定是其他家族的人来闹事来了,咱不能出去。”
“你放屁!华人城外都乱成一锅粥了,你知不知道?我们各家族昨夜都亲眼看见,是你们陈家的货船从对岸接应土著过来。你还敢信口雌黄,污蔑于我!”
这几日陈家已经在海峡中阻挡了数十次土著的横渡,期间撞毁了十几艘小船。
柔佛海峡北面的局势越来越陷入一片动荡之中,在华人的产业被疯抢一空后,这些妄想一夜暴富的土著,再次把目光集中在新加坡岛。
双方随即商量了渡海的细节,由陈韶英派船负责接应。大军对过海峡后,依照协议除了陈家的产业不能抢掠,对其他家族可以随意。
“族长,不好了,土著们打过柔佛海峡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