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85章 北乱局

她们的服装都是潘巧玉按照乔志清的意思亲自裁剪,和后世的空姐服装很相像。
“你比我想象的要亲和许多。”
乔志清带着两队亲兵抵达南京火车站台的时候,众宾客已经到齐,都在等待着乔志清的到来。
苏婉茹哑然无语,眼前的这个男人总有自己的一套歪理。你就是想反驳,都没有反驳的理由。
“总统先生,请问你对刚刚落成的铁路有什么看法?”
“太好了,乔大哥,你要说话算数。”
根据军报显示,清廷显然是和回族人合作,共同抵御华兴军的扩张。
有一段时间更是紧逼直隶要地,把慈禧气的大骂了荣禄一顿,让他联合山东、河南、必须在今年彻底剿灭这伙流寇。
不断的对甘肃和陕北的华兴军进行试探性的骚扰,每次只派出骑兵作战,一旦两兵相交,便立即撤走,并不和华兴军拼死纠缠。
记者话落后,苏婉茹也好奇的盯在乔志清的脸上。
乔志清可没时间到镇江跑上一趟,北方的战事繁忙,他每天都关注着各部的军报,哪里有心思游玩。回到总统府后,天色已经暗淡下来。
“我们华人几千年来一直奉行的是中庸之道,处事低调又不喜欢招惹是非。所以在外人的眼中,华人也就似温顺的绵羊一样,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。我只是改变一下他们的看法,让他们之道,这只东方的巨龙又要苏醒了。”
如今清廷有了洋人的资助,如同临死前的回光返照一般,身子骨突然又硬朗了起来。
www.hetushu.com年江北大旱,好多地方都是颗粒无收。加上清廷横征暴敛,胡乱征税,引起了一批农民的反抗。
此时已经是中秋时节,窗外一片片的稻谷都快成熟,像是金色的地毯包裹着大地。
王世杰心里抱定一个信念,要么不战,要战必胜。
她一个人在此处就潘巧玉一个朋友,今日本想和潘巧玉乘坐首趟火车游玩镇江。
站台有三间教室的大小,分别设有是售票厅,进站口和出站口。
王世杰之所以迟迟不肯动手,是因为宁夏和新疆不同与别的地方。两地地处雨水贫瘠之地,大部分地方都是沙漠。一旦发起战争,战略补给将会相当困难。
“但是世界上的各民族也不是能杀光的,这样做难道不会让他们感到威胁吗?要是这样,华人的境地就更加的微妙,永远会活在异族的仇恨之中。”
在山东喊响了“打土豪,分田地”的口号,招兵买马,扩充实力。
朝廷为了防御华兴军,再次不顾汉人大臣的反对,和宁夏的马化龙和新疆的阿古柏达成协议。从本就不太富足的国库中,抽掉物资援助他二人。
这节车厢是专门为乔志清定做的总统包厢,除了会客专座外,还设置了一张双人床,以供休息之用。
乔志清微微一笑,随着众宾客进了站台。
上次乔志清让王世杰提供给他们三万支洋枪后,这支逃窜在沂蒙山区的义和拳武装很快就东山再起,之后乔志清又相继给他们赞助了不少的粮草和和_图_书银钱。
乔志清轻笑了下,话音刚落,火车头的汽笛就据烈的鸣响了一声。
此次火车首行,乔志清也要坐着它来回跑上一趟。因为百姓们不知道这是什么的东西,都怕坐上去会丢掉什么魂魄一样,乔志清必须言传身教,给他们树立信心。
乔志清却猜个明白,不用说自然是蒙古的那位僧林格沁亲王给提供的。宁夏和新疆与蒙古接壤,不但河套平原适合养马,蒙古各族也多的是战马。清廷明面上不想和华兴军撕破脸,但是背地里也是下足了本钱。
乔志清的嘴角习惯性上扬了下,透过车窗,欣赏起窗外的景色来。
乔志清志气昂扬的吐了一句,言语中无不是霸气凛然。
过膝短裙搭配着肉色的内衣,看上去很是性感妩媚。
天地会的武装一下子又恢复到了十几万人,劫掠了一个个县城。
火车象征性的在南京的郊外跑了一圈,不久便又返回南京车站。
“我想说,大家对新事物不要过于畏惧。铁路将成为你们出行的必备工具,不单单快捷方便而且更加安全。”
苏婉茹也坐在乔志清的身边,她是负责此段铁路的总投资人,一定要对铁路的运行情况做详细的数据调研。
“总统大人,巧玉没随你一起来吗?”
魏子悠跟个小女孩一样,忸怩的撒娇了下,在卧榻坐下来踢着小脚。
魏子悠满脸向往的哀求了下,她工作繁忙,平时抽不出一点空来。只能跟着乔志清占占便宜,感受一下乘坐火车是什么感觉。
苏婉http://www•hetushu.com茹也扭头转向了窗外,手里捻起果盘里的坚果小口吃了起来,
清廷支持回人后,乔志清也不想让他们过的安生,暗中扶植起了天地会在山东一带捣乱。
“好啊,等沪宁铁路全线通车了,我们去一趟上海。回你的老家转一转,正好看一下上海都有什么变化。”
王世杰加紧整编部队,只做防御,并不主动进攻。让他奇怪的是,回人的骑兵一年内竟然翻涨了数倍,也不知道那些马匹是从哪里得到的。
不光光是朝廷紧张,回人更加的紧张。
如今回人只控制了宁夏和新疆两地,此次华兴军调兵增援山西,显然是为了平定西北而来。
自从左军、右军、新一军,三路大军过江之后,江北的军事平衡一下子被打破。
“好了,多谢总统大人给我这次采访的机会,再见。”
北方与江南的情况还有所不同,农民的日子过的紧巴的厉害。
“那您想对百姓们说点什么?”
乔志清被魏子悠的想法逗乐,也许全中国人都有这么的疑惑,这么大的铁东西究竟是怎么跑起来的?
被邀请第一次旅行的宾客依次上了火车,在车厢里走走摸摸,不敢相信这东西是怎么动起来的。
所以拍照的时候都是紧绷着脸,颤颤惊惊,若是没有乔志清,他们可死活都不愿被这玩意照一下。
采用中国传统的建筑风格,远远看去,像是一座城门楼子一样。
“我以前很严肃吗?”
乔志清嘴里答应了下,脑子里却在不但的盘算着江北的这http://m.hetushu.com盘大棋。
魏子悠知道他回来,连忙拿着军报进了书房,见了他甜甜的问了一句,“乔大哥,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和美女同行的感觉怎么样?”
“说不上来,你这个人很难琢磨。说你亲和吧,你在南洋一句命令可以要了数十万人的性命。说你严肃吧,你对待百姓可都是爱护有加。”
乔志清接过了军报,反问了一句。他心里对这个姑娘虽然有丝好感,但是谈不上什么吸引。苏婉茹的脑子就跟一个英国人一样,充满了逻辑思维。很理性,但是很无趣。
记者也款款起身,和乔志清握手告别。下了火车后,急忙回了报社,要第一时间把稿子赶出来。
“算话,改天闲下来,带你玩个够!”
苏婉茹也迎了上来,看见乔志清一个人下了马车,多少有些失望。
记者见乔志清一点架子都没有,也放轻松的笑了笑,问了个简单的问题。
有了清廷的物资支持,阿古柏和马化龙又开始不安分起来。
乘务员进来给二人上了一个果盘,甜甜的招呼了一声后,就退了出去。
火车开始行进后,苏婉茹宛然一笑,在乔志清的对面坐了下来。
“看法吗?”乔志清略微思考了下,随即举起手臂轻笑着回道,“今后新中国不光光要建造沪宁铁路,各省份、各市县之间都要修建铁路。这一个个城市连接起来,就像是一个个脉搏被血管连接,组成了这个国家的血脉。只要当血脉畅通的时候,这个国家才会更加充满活力的发展起来。”
苏婉茹颔首和图书微笑了下,想劝说下乔志清改变杀戮的政策。
“她已经有五个月身孕了,不方便走动。你要是想和她聊天,就来总统府找她就行。”
当初华兴军可是一举歼灭数十万的回人,在他们的心中,已然是恶魔般的存在。
这台照相机还是从英国专门进口回来,紧紧是中央日报购置了一台。价格十分的昂滚,一般人也用不起。
“婉茹,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对待那些异族?给他们面包,然后告诉他们,我们热爱和平。我想他们吃完面包,攒足了力气,第一件事就是抢夺更多的面包!”
“对啊,乔大哥。改天你乘坐火车的时候带上我吧,我长这么大,还没有坐过那么大的铁家伙呢!你说它是怎么跑起来的啊,真是奇怪,又不吃草又不喝水的,还能动!”
剪裁仪式结束后,记者专门让各负责人聚在一起,站在火车面前合影了下。
中央日报的记者被允许采访乔志清一次,上了火车后,那记者在乔志清的对面做了下来,端着速写本像模像样的记录起来。
各大报纸的记者也都场采访,让乔志清惊喜的是,中央日报的记者竟然第一次使用上了照相机。
进了站台后,巨大的火车头带着十座车厢,已经在铁道上准备就绪。
“你是说苏婉茹吗?”
乔志清不屑一笑,从来不相信什么怀柔政策可以征服一个民族。
一下马车,众宾客都迎了上来,给乔志清行礼作揖。
其中有相当一大部分人都管相机叫做摄魂器,因为那闪光灯一闪,魂魄就被那黑盒子给抓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