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89章 英雄末路

“起来吧,都说说,这个城还能坚持多长的时间?”
短短的几分钟,便有上千守军倒在机枪的扫射之下。城墙的血液混成一道河流,哗哗的就朝着城下流去。
“这可怎么办,难道我们真的难逃一死了?”
十挺重机枪齐射,城墙上没有一点死角可以躲避。
他今年本就七十有三,马上都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,但还是凭借意志力强撑到了现在。
骆秉章的嫡系将领蔡广元首先抱拳大喝一声,他是骆秉章入川后带出的第一员骁将。
本来十几米高的城墙,被炸塌了三分之二,但还是有一定的防御作用。
痛苦的哀嚎声,恐惧声,嘶吼声混成一团,虽然守军都抱着必死的决心,但还是被打的头脑发懵。将领们下了命令之后,士兵们便不由自主的就往城墙下面逃散而去。
座下的一个将领苦着脸问了一声,众将领都是同样的表情,紧盯着骆秉章。
西安城墙暂时恢复了平静,但是城内却已经乱作一团。百姓们不知道华兴军是什么来历,各个都人心惶惶,生怕华兴军拿下西安城后,会屠光整座城池。
其他三座城墙眼见北城墙失守,但是被外面进攻的华兴军紧拖着,就是走不开身。
北城墙连绵数里,在夜色落下来后。从东到西,几乎变成了一座废墟。十艘五百吨的战舰,每艘同时有七门火炮开火,足足打出了上千发炮弹。
一个将领跪地就哀嚎了一声,满心都是委屈,一想到为清廷赴死,心里就满是不甘。和*图*书
现在两军一交手,他已经猜到了结果。现在他的心里挣扎万分,他想为这些手下谋一条生路。他可以为清廷尽忠,但是这些手下却还有大好的前途,不能就这样毁在自己手上。
守军的枪阵如同洋葱一样,被一层层的拨开。
“……”
“末将参见大帅!”
华兴军只用了半个时辰便完全控制了北城墙,沿着残垣断壁攀上了城墙,随即分两边对城墙进行清剿。
堂中的所有将领都抱拳大喝,每个人的脸上都表情各异。
他是骆秉章在陕西刚招募的将领,在陕西回乱的时候,朝廷没有一人过问。后来都是华兴军摆平了回人,这些都看在陕西将士的眼里。
蔡广元一脸尴尬的据实禀奏,他刚才统计了下具体的数字,没敢全告诉骆秉章。这五万的兵马,能持枪作战的精锐,最多也就是两万多人。
蔡广元留了下来,心怀不甘的问了骆秉章一声。看着骆秉章颓丧的样子,总有一种英雄末路的伤感。
面对华兴军,不要说是冷兵器,就是洋枪也没有作用。
“大帅,朝廷会派大军支援我们吗?”
“我们现在还有多少的兵马?”
门外的亲兵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,只见一个发须花白的老人,一身儒生打扮的进了作战室中。
每个兵勇都气的两眼冒火,大骂华兴军不是东西,不敢堂堂正正的拼上一场。
城内的守军干着急没有办法,为了对付华兴军的战船,还专门派遣士兵,冒着炮火冲www.hetushu.com出城去。
“行了,你们不说我也明白。外城现在已经完全失守,内城要拿下来,对于华兴军来说也就三两天的事情。”
华兴军占领城墙之后,并不急于进攻。守军在他们的眼里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,现在不是打不打的事情,而是杀不杀的问题。
“撤,快撤,往城内撤!”
海军的战船在北门外狂轰滥炸了一天,其他三座城门防守的士兵,也抽不出身赶来支援。
“大帅,我们错了。咱们倒不是怕死,咱弟兄是不想为了满清鞑子死啊。咱们弟兄也有不少的同乡都在华兴军里混出了模样,人家又给田,又分房,每个月的军饷还按时发放。可是清廷给咱们什么了啊?连个军饷也是大帅自筹的啊!大帅,咱们是汉人。你看看城里的满人将士都不拼命。咱们干嘛拎着脑袋和自己的同胞过不去,死守满人的江山呢!”
他们来时已经装载了足够多的炮弹,轰炸一直从早上持续到了下午。
城墙的守军大都装配着洋枪,也同样排成一层层的抢着迎击。
蔡广元郁闷的瞪了那些投降派一眼,狠狠的把大刀扔在了地上。
骆秉章一口气说完,叹了口气,无奈的闭上了双眼。
太原军区主攻长乐门(东门)和安定门(西门),右军负责东门,新一军负责西门。
众将在下面窃窃私语,没有一人敢回答。
东西两座城墙上的守军首先被打散,随即城门大开,右军和新一军全部登上城墙。
“请大帅m.hetushu.com保重身体!末将愿与大帅共存亡!”
蝼蚁尚且偷生,大难临头,谁会无动于衷。
坚固如铁的城墙,仅仅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就全部沦陷。双方就像是两个世纪的人在战斗,一个选择冷兵器时代的防御,一个选择枪炮时代的冲击。
西安城墙不同于一般的城墙,海军的战船也没打算几轮轰炸就把城墙炸塌。
后勤部队用了一下午的时间,便把物资弹药全都补充完毕。前线联合指挥部,也决定于明日对城内发起总攻。
作战室中的所有将领全都抱拳躬身行礼。
“大帅到!”
“大帅怎么问起这个?”
新十二军在城墙上排成枪阵冲击,和守军激烈的交火。
但是冲出来一次,就被早已在城外设防的华兴军打回去一次。防守北城墙的将领在士兵死伤过半后,无奈的终于带着手下撤退进城内,只等华兴军的炮火停歇下来再做打算。
“这个……”
刚才还信誓旦旦要和骆秉章同生共死的将领,都愤愤小声议论了起来,满脸都写满了恐惧。
“我知道,现在的朝廷很让你们失望。但是忠君爱国是一个臣子的本分,食君之禄,为君分忧。不能因为朝廷的腐败,就改变自己的信念。我老了,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。也许你们比我想的更多一些,今日召集你们过来,也是想给你们一条生路。谁要是想投奔华兴军,本帅也不阻拦你们。你们好歹也跟了我一样,本帅不能让你们赔我赴死!”
“你们都在讨论什么?大帅www.hetushu.com对我们恩重于山,我们就是死,也报答不了大帅的知遇之恩!”
“报告大帅,今日守城一战,各路损失惨重伤亡过万,如今城内只剩下五万多兵马。”
他们手中所举的前膛洋枪,在三百米的距离根本就对趴伏在地上的机枪手造不成任何的威胁。
“大帅,您真的要认输了吗?”
“大帅……”
“是啊,现在西安城墙已经被团团封锁,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。”
他一直想不明白,为什么华兴军在短短的三年内就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。这些武器到底都是从什么地方来的,连洋人都没有,为什么偏偏乔志清就能研制出来。
在三百米开外的时候,就把十挺机枪端了上来,步枪手在后面掩护。
“……”
“广元,快放下刀,你这是干什么!”
骆秉章的团练大军,不光光是武器上落后,就连战术思想都相差甚远。
“大帅,这些贪生怕死的将领,留之何用!”
城墙上的守军顿时就感觉不妙,那机枪的子弹如雨点般飞射过来。
西安府衙的作战室里也聚满了各路大将,都在面色慌乱的议论纷纷,等到骆秉章的到来。
三路大军沿着城墙往南门汇聚而去,南城墙的守军哪里敢抵抗,全部撤下了城墙,往城内逃去。
仅仅依靠一座城池,已经很难抵挡住华兴军的脚步。
进入的作战任务便是控制四座城墙,然后于明日对城内发起总攻。
蔡广元听到将领们的议论,立马就愤怒的肝火上升,拔刀就咆哮一声。
骆秉章摆了和-图-书摆手,掏出怀里的丝巾干咳了几声,面色都疼痛的有些发白。
骆秉章连忙呵斥了一声,又忍不住干咳了起来。
“咣啷”一响,把堂中的众将都惊吓的打了个哆嗦。
新十二军跟随王世杰征战已久,早就熟悉了双方的差距。
将领们都被骆秉章感动,还想多说些什么。骆秉章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示意大家都散去。
骆秉章一脸疲倦的在帅位上坐了下来,一夜之间,显得更加的操劳。
骆秉章缓了半天,身子终于平静了一些。
兰州军区主攻永宁门(南门)和安远门(北门),新十一军负责南门,新十二军负责北门。
骆秉章也不想隐瞒,到了此时这个地步,他也没必要隐瞒。五万人对于华兴军来说,和五千人没什么区别,只不过多费点弹药而已。
“不会,朝廷就是想救援,也没有时间了。这次乔志清准备充分,是想一个月就彻底平息这场战斗。这么短的时间,朝廷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“请大帅保重身体,末将愿与大帅同生共死!”
新十二军在海军的配合下,随即渡过了护城河。三个迫击炮营在护城河边上对着残破的城墙仍旧狂轰滥炸,城内的守军根本就不敢在城墙边上布防。
那将领的话一说出口,帐中所有的人都跟着默认的低下了头。就连蔡广元也没有刚才的愤怒,暗自垂下了头思绪万千。
第二天,朝阳出升之后,北门外的新十二军随即开始对城墙发起进攻。
双方几乎同时开火,一时间强响声把整座城墙都笼罩在里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