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90章 师生重逢

骆秉章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,说话也轻松了些,连忙对左宗棠摆手。
“老师,你是不是还在抱怨学生当初投了华兴军?”
“难道你想造反不成?”
蔡广元一夜无眠,独立秋风之中,眼神冰凉的看着城墙的方向。这个秋天,似乎异常的寒冷。
“老师,学生这次前来就是为了你的事情。学生向您保证,只要您率兵举义,总统大人是不会为难你和兄弟们的。”
“老师,当初正是您教导学生。为了天下苍生的福利而奋起。如今乔总统威震四海,马上就要夺回咱汉家的天下,你何必再为这个腐朽的鞑子王朝陪葬?我们一起,再为天下的百姓做些事情,岂不更好?”
“总督大人,你这是什么意思?是在抱怨本将军昨日没有出力吗?骆秉章,你信不信本将军上折子,参奏你一个畏敌怯战之罪。如今华兴军不攻城,你也不反攻。本将军有理由怀疑,你和城外的华兴军暗自勾结!”
“是,属下都明白。”
他本来想把昨夜的情况通知骆秉章,短短一夜,已经三分之一的兵马不知所终。
“广元啊,你说华兴军为什么好好的就停止进攻了呢?他们究竟想做什么?”
西安城内人心惶惶,满族平日里游手好闲,指着朝廷俸禄过日子的八旗兵,也都全是一副人心惶惶的模样。
天亮后,华兴军没了动静,骆秉章也没有了动静。
“老师,学生可算是再见到你了!”
左宗棠不甘心的再劝了一句,hetushu.com心里暗自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托明阿一听就眼珠子乱转,此事他当然也听说过。骆秉章这么一说,顿时肩膀就似有万斤的压力。出了门后,慌忙带着八旗兵返回了满城,把全满城的旗人都组织了起来,在满城里严防华兴军进攻。
若不是托阿明的手上还有五千的兵马,这些汉人估计早已冲进去烧杀抢掠起来。
托阿明看着蔡广元脸上的凶气,不由自主的惊恐的往后退了几步。
“我看谁敢!”
“广元,你在这些将领中跟我时间也最长。本帅这辈子带出很多的学生,就是华兴军中也有不少的将领都是本帅的学生。本帅也不想瞒你,不是我认输了,是一开始我们就没有赢的机会。不管是论武器,兵源,后勤,我们都比不过华兴军。乔志清是个人才啊,本帅要是再年轻个十几年,或许也会和他惺惺相惜,但是现在本帅早就活够了。你回去后好好想想,给你留条退路吧。你还年轻,就别陪着本帅赴死了!”
左宗棠下了马车,一见到骆秉章,就俯身行了个大礼。
蔡广元连忙就单膝跪下了身子,挥手让堂中的亲兵出门。
骆秉章一见是左宗棠到来,顿时就恍然大悟,原来华兴军这两天都在等候的是自己的得意门生,左宗棠。
“季高,快些起来。你现在已经是华兴军的一方大将,何必再给我这将要入土的老头子下跪!”
第二日,天一亮,众将都做好了防御的和*图*书准备。但是华兴军并没有发起冲击,仍旧在城墙待命,不知道在等待什么。
左宗棠平静了下,满脸微笑的看着骆秉章。
“季高,难道老头子的秉性你还看不出来吗?老头子今年都七十有三了,圣人言,人道七十古来稀。老头子也活够了,不需要你们那个总统可怜。”
一天相安无事,西安城内的百姓都传言骆秉章与华兴军正在和谈,所以华兴军才停止了进攻。
平日里仗着西安将军的身份作威作福也就算了,现在西安城马上就要攻破。不好好说带兵布防,却来到这里摆什么臭架子。
“你们想做什么!本帅还没有死呢!”
天一亮就集合了起来,准备防守西安城。昨日他们也参加了守卫城墙的战役,但是华兴军一阵的炮响,这群八旗子弟们就全部躲回了满城。
蔡广元抱拳回了一句,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,转身就出了门去。
骆秉章在座位上思考良久,凝眉询问了身边的蔡广元一声。
“路是自己走出来的,老头子可从来都没有怪过你。你倒也是有心,在这个时候能过来看老头子一眼。老头子这次就是死,也知足了!”
骆秉章满脸鄙夷的提醒了托明阿一句,坐下身子又掩重重的咳嗽起来。
“大帅息怒,属下不敢!”
华兴军的前线司令部不久便收到了回信,左宗棠也没让亲兵跟随。直接坐着骆秉章派来的马车,进了西安总督府之中。
“你是什么身份http://m•hetushu.com,竟然敢对本将军这么说话。来人,把这不知道尊卑的小子给老子抓起来!”
“刷,刷,刷”
“那就再等等吧,他们兴许是在等待汉中和襄阳的华兴军赶过来,一起发起进攻。我们现在只能依据城内的工事防守,要是进攻就是往华兴军的枪口上撞!”
托阿明郁愤不已,抓起茶碗就摔在了地上,挥手就让身后的一队亲兵对手。
老爷子多日沉闷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微笑,招呼着丫鬟连忙给左宗棠斟茶。
托明阿在会客堂中坐下后,眼睛斜了下骆秉章,不高兴的端起茶碗小呡了一口,不断的用碗盖拨弄着茶叶。
又过了一天,左宗棠一路舟车不停,终于抵达西安城下。在前线指挥部约见了众位将领后,派人给府衙内的骆秉章松了封书信。
瞬间十把明晃晃的军刀就拔了出来。
华兴军又有两路大军一路北上,朝西安杀了过来。如今就是冲出了西安城,也再也没有后路可退。
“托明阿,你不想死的话就滚远点。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总督大人面前摆谱。你也不扫泡尿照照自己,就你那五千八旗军,还不够老子塞牙缝的呢!”
蔡广元躬身立在骆秉章的身边,脸上也写满了疑惑。
夜半时分,军中又有消息传来。也不知道是流言蜚语,还是真的。就在今日,襄阳城和汉中城相继丢失。
骆秉章不知道,昨夜乔志清的军令已经下达西安的前线指挥部。
“那大帅保重,属下这就退下了!”http://m.hetushu.com
“总督大人,现在正是反攻的好时候。华兴军停止进攻,一定是他们的粮饷不足,在等待补给。为什么你的士兵也没有动静?难道这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?”
在他的学生左宗棠没有到来之前,华兴军不管是哪路人马,都不得对西安城动手。
蔡广元毫不相让,一声大喝,堂外就冲进来数十人,全部端着洋枪,对准了托阿明和他的手下。
骆秉章苦笑着摇了摇头,左宗棠能在这个关键的时间来看他,他已经很是心满意足。
“属下也想不明白,如今外城已破,拿下内城易如反掌。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听到华兴军的动静,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注意?”
托阿明好不容易才从惊慌中走了出来,整理了下衣冠,结巴的对骆秉章警告了声,带着亲兵就要朝门外走去。
这时,骆秉章身边的大将蔡广元忍不住大吼了一声,实在见托阿明不顺眼。
后来荣禄担任山陕总督,托明阿便被提升为西安将军,驻防满城,手下共有五千多的八旗兵马。
“将军大人,本帅提醒你一句。你最好带着满城的八旗军门用心守城,据说华兴军对待异族的政策,从来都是毫不手软的。回人们都快被他们屠干净了,要是他们拿下西安城,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你们满人!”
蔡广元的身子不由得颤动了下,万万没有想到,一代沙场老将,国之栋梁,到最后的关头竟然如此的落魄。
骆秉章点了点头,冲蔡广元挥了挥手,示意他先退下。
http://www•hetushu.com时间紧急,左宗棠也不再寒暄,直接说明了来意。
骆秉章突然暴喝了一声,双眼瞪得浑圆,挥手就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。
“我想将军是误会了,昨天我的将士们征战一天,都有些累了,所以就多休整了一会。将军要是着急,就带着你的八旗军先进攻北城墙。随后老夫就带弟兄们去支援你。到时候赶走华兴军,老夫第一个上折子禀奏将军的功劳。”
“骆总督,本将会把今日发生的事都上奏给朝廷知晓。告辞了!”
托明阿把茶碗往桌上一放,当下就要发火,面朝骆秉章大喝一声,以前哪有汉军将领敢对他这样说话。
西安将军托明阿原来是胜保的手下,胜保被荣禄砍头之后,就归顺了荣禄。
骆秉章对蔡广元说完后,便疲倦的挥了挥手,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。
骆秉章连忙上前把他搀扶起身,招呼着他进了客堂之中。
西安城内的旗人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,得罪了不少的汉人。如今汉人们都幸灾乐祸的盯着旗人,有不少的人就盼着华兴军打进来,好找旗人们撒撒心里的闷气。
满城内的旗人郁闷的要死,这几日满城外可有不少的汉人都在朝满城内观望。
托明阿心里一阵的嘀咕,壮着胆子带着手下出了满城。直接把骆秉章所在的府衙包围了起来,想探探骆秉章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骆秉章冷笑了下,言语里满是讽刺的味道。平日里他也不想多理财这些八旗将领,关键时候他们连狗都不如,每个月却领着比汉军多一倍的军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