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92章 剃辫令

明末时满清鞑子为了推行剃发令,可是下了留发不留头的命令。
兰州军区司令张闲亲自带兵入满城,带头跨着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,城门两边的八旗将士全都跟狗一样趴伏在地上。
托明阿手下的副都统怀塔布匆匆进了将军府中,见了托明阿,就跪了下来,把手上的军报呈了上去。
慈禧太后对此事耿耿于怀,所以朝廷也一直没有下发悼文。
辫子对于满族来说,就跟祖先的传承一样,要是剃了辫子,还不如直接用刀子砍了他们。
怀塔布大声禀告了下,抱拳行礼后就退出门去。
托明阿沉思良久,身心疲惫的又问了句。
托明阿府上的护卫看着前方一大兵马过来,连忙就抽出了大刀,嘶吼一声。
托明阿两眼冒火,有种想杀人的感觉。
兰州军区司令官张闲也给西安的满城下了最后通牒,要么开城纳降,要么华兴军打进去屠城。
“螳臂挡车,不自量力!”
将军府的院墙内外顿时被炮火覆盖,在大雨中发出阵阵的闷吼。
兵部尚书李鸿藻也跟着站了出来,跪地跟慈禧求情。
“太后,骆秉章总督为国尽忠,誓死没有投降华兴军。朝廷是不是下诏,嘉赏一下骆秉章总督,如此也可以鼓励将士们加倍为我大清朝尽忠职守。”
怀塔布昨日已经和右副都统、十八个协领达成协议,依照华兴军的要求带着手下剪辫投降。
“将军,汉人不是有句古话,叫做留住青山在?不怕没柴烧。眼下之际,只能忍下这m.hetushu.com口闷气。一旦有机会,我们再起兵反抗不迟。这城中可还有十几万的兄弟姐妹,要是反抗失败,可都要杀头的啊!”
要不是乔志清下了军令,他早就对这些满人动手了,也不知道乔志清为什么会对这些鞑子手下留情。
照他的意思,父债子偿。满清鞑子在两百年前,对汉人犯下滔天的罪行。现在汉人既然得势,就应该把他们全给砍了。
“太后……”
乔志清也照例颁布了留辫不留头的命令,不想剪去辫子,那就割掉脑袋。
招呼着府上的上百名护卫,在院墙和府门外布防了起来。
怀塔布垂头满脸慌张的吐了一句。
“将军,您要不再考虑一下?弟兄们都一个月没发到饷银了,家家都断了粮食。别说是打仗了,就是连枪都端不起来了。”
牛角号在满城里回荡。
“罢了,罢了,都散了吧!”
托明阿大骂了一声,蹭的就站起了身子。
为此江南的汉人被砍掉了一半的脑袋,才有了扬州三日,嘉定三屠。
但是事到如今,怀塔布也管不了什么祖宗,先留下性命要紧。
怀塔布面色羞红,垂头丧气的回了句,不敢看托明阿。
“呜、呜、呜”
折子里提到骆秉章临死前会见华兴军大将的消息,而且蹊跷的是,骆秉章刚死,他的手下就全部归降了华兴军。
“华兴军在山、陕、甘三省下了剃辫令,留辫不留头,留头不留辫!”
众场上的八旗兵勇眼见情况不对,全都m.hetushu.com恢复了正经了模样,跟着怀塔布都跪了下来。
满城位于西安城的东北部,城内还单设城墙和西安城内的汉人分开。
护卫们本就伤亡过半,连上百人都不到。
“请将军息怒!”
托明阿一把拔出大刀,用力的砍在了面前的阅兵台上。
当初江南的汉族权贵崛起,朝中的汉人是多么的风光。如今夕阳西下,若不是东三省和河南还有两家汉人武装坚挺着,恐怕朝中再也没有汉人说话的地方。
“西安左副都统怀塔布带众八旗军欢迎华兴军入城,华兴军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华兴军早就料到这种情况,半句话都不多说,直接上去一个迫击炮营,在三百米外调整好了射击角度。
对待汉人可以劝说警告,对待满人直接砍头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此次朝廷上下对骆秉章的非议声极大,原因就在西安将军托明阿给朝廷上的一封奏折。
“将军……”
华兴军的枪阵边走边打,子弹在大雨中似狂风一样掠过。一阵枪响之后,护卫们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怀塔布神色落魄,红着脸应了一声。
大敌当前,一天的时间仅仅召集了这么点人,而且那副懒散的模样,让人恨不得上去把他们的骨头给打断了。
“不肖子孙,不肖子孙!祖宗的脸面都被你们给丢尽了,我大清亡矣,我大清亡矣!”
祁俊藻的和谈团还没有启程,山陕甘一带便开始了施行剃发令。
紫禁城养心殿
“怀塔布!这是怎么回事!”
和*图*书“将军,华兴军封堵了内城的两座城门,满城内缺吃短喝,现在弟兄们是真饿的走不动道了!”
托明阿气势汹汹的大骂了一句,心里也知道反抗必败。但是就这么投降,难免又太丢祖宗颜面了。
“放肆,真是欺人太甚。我满人就是全部战死,也决不能受这份屈辱!传我将领,马上召集所有八旗男丁,宁可站着死,也不能窝窝囊囊的出卖祖宗!”
陕西大捷之后,四川军区和太原军区各自撤回辖区,陕西也正式由兰州军区接管。
第二日,大雨倾盆。
托明阿头上盖着毛巾,有气无力的招呼着身边的丫鬟把折子递了上来。
“是啊,太后。骆秉章总督虽然年过七十,但是仍旧一心辅佐我大清。现在他尸骨未寒,朝廷也应该给将士们一个态度,这样才会让将士们更加衷心的报效朝廷。”
怀塔布派人抬着铜锣,在满城的大街上挨家挨户的大喊,“汉人屠城,所有男丁都站出来保卫满城。汉人屠城,所有男丁都站出来保卫满城!”
怀塔布犹豫了下,还是劝说了托明阿一句。
张闲迎着大军,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战斗,心里闷哼了声,还是没觉得过瘾。
“混蛋,狗汉人,真是欺负我满族无人啊!”
华兴军其实已经拿下了北城墙和东城墙,托明阿带着五六千的八旗军,跟缩头乌龟一样,躲在满城的将军府里就是不敢应战。
“娘的,这些汉人真是欺人太甚。怀塔布,马上召集兵马,咱今个就跟华兴军决一死战http://m.hetushu.com!”
李鸿藻同祁俊藻一样,都是清流派的中流砥柱,同样也是同治帝的授业师傅。二人一文一武,在朝廷中的分量极大。
“是!末将领命!”
托明阿一听就扯下了头上的毛巾,连忙翻开军报看了起来。
“又出什么事了?”
“嗖、嗖、嗖、嗖”
怀塔布长叹了声,立马跪倒在托明阿的面前。
怀塔布再劝,就怕托明阿下错了命令。他祖上虽是八旗骁勇,但是传到他这一辈,早就连马都不会骑了。
将军府很快就被拿下,华兴军进攻之前,托明阿已经吞金自杀。
慈禧的话里显然有些不满,若不是看在求情的是两位汉族的重臣,早就动了肝火了。
托明阿心力交瘁,一瞬间就跟一个落寞的老人一样,弓着背垂头丧气的就回了将军府里。
祁俊藻还想求情,但是话没说完,就被慈禧不耐烦的打断。
张闲看着怀塔布冷笑一声,带着手下朝将军府走去。
“除了投降,他们还要求什么了吗?”
托明阿在丫鬟的侍奉下,把铠甲穿戴整齐。重新背起了祖宗留下的弓箭,一出门到了练兵场,看到眼前的情景,差点气的都叉过气去。
清朝时六部尚书都设有满汉两位,李鸿藻不但担任兵部尚书,还在军机处任职,是朝廷中少有的汉族实权派。
虽然他是满心的不愿意,但是军令如山,不到最后关头,他还能选择遵从。
退朝后,朝中的汉臣们全都是满心的失落,有种兔死狐悲的凄凉。
“行了,本宫和皇上都有些累了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,今日就到这里了。”
一个营的华兴军随即排成枪阵对着将军府发起冲击,刚才一阵的炮轰之后,院墙倒塌,砖石崩裂。
“来者何人,将军府重地岂能容你们乱闯!”
“将军,大事不好了。”
“华兴军发来最后通牒,给了我们两条路,要么投降,要么屠城。”
“行了,这件事以后再议。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倾尽全力,解决掉山东的问题。然后再想办法处理陕西的这堆烂摊子,那西安城里可还有十几万的满人啊!不管是求和还是开战,一定给本宫保住他们的性命!”
怀塔布嘶喊一声,油光的脑袋顶着雨水,重重的就跟张闲磕了个响头。
此次负责和乔志清交涉的事情,也落到了祁俊藻的身上。
陕西失陷的消息很快传回北京,慈禧在朝堂上破口大骂。完全似一个怨妇似的,差不多要把乔志清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一遍。
他是乔志清的老师,朝廷上下无人不知,上次还因为乔志清受了牵连,被罢官免职。
山陕甘一带的满人刹那间就从天堂跌到了地狱,各家各户都过得跟寄生虫一样。如今断了俸银,家里穷的都揭不开锅,连个求生的手艺都没有。
托明阿大吼一声,铁着脸下了命令,也做好了和华兴军拼一死战的决心。
这个八旗兵勇各个有气无力的站在练兵场上,有的干脆坐在了地上,三五成群的玩起了筛子。
户部尚书祁俊藻站了出来,为骆秉章说了句公道话。
天黑后,将军府外的练兵场上,零零散散的只聚集了上千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