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94章 老顽固

乔志清完全没有道理的回了一句,脸上甚至还挂着笑容,但是言语中却完全是一种让人无法反驳的霸气。
“这就要问问总统大人了,咱们两国已经签署了和平协议。为何突然举兵入侵陕西?大清朝好像没有违背双方的和约吧?”
二人刚坐下来,门口就传来一声朗笑。正是刚刚处理完了公务,急忙赶来至此的乔志清。
乔志清也爽快的端起了酒杯,一口便满饮了下去。
祁友慎连忙在一旁劝慰了声,扶起了酒杯,擦拭了下桌子。
乔志清朗笑了声,和二哥对饮了起来。晚上就在他的院子住了下来,天亮后才回了书房。
“小弟祁友慎拜见乔大哥。”
苏三娘看着他父子亲热的模样,一时心里便涌起一股股暖洋洋的感觉。在此刻,当真有一种家的感觉,很让人舒服。
乔志远也满饮了下去,疑惑的看着祁俊藻。他这几日一直在筹建各地的司法部门,并没有心思关心其他的事情,所以对华兴军占领陕西的事情,也了解不多。
如今南京城的部委大院越建越大,如同一个城中之城一样。每个宅院都是前后两个大院,加后面的一座花园。
“对啊,老师。志清说的不错,你好不容易来趟南京。让友慎带你四处游玩下,不要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乔志清脸上浮起一丝的轻笑,对祁友慎挥了下手,招呼着他坐了下来。
祁友慎恭敬的起身行了一礼,他比乔志清年纪要小,所以也以小弟自称。因为只是家宴和-图-书,所以也没有称呼总统。
“老师,这件事你自然可以放心。我并没有约束西安城内的满人,他们随时可以离开。”
宴席已经备好,只是一些简单的江南小菜。门口的亲兵通传之后,乔志远连忙去亲自出门迎接,招呼着祁俊藻父子进了前院的客堂,在圆桌前坐了下来。
“总统大人,你说的不错。朝廷这次是派我来和你们谈和的,既然话已至此,老夫还有一件事相求。西安的满城还有十几万的旗人,你打算怎样处置他们?能否再卖给老夫一个老脸,把他们都给放了?”
“那好,我就和二哥先干为敬。”
祁俊藻从见到乔志清起,就一直被他的气势所压迫,终于忍不住动了怒气。右手狠狠的拍在了桌面上,酒水也撒了一桌子。
“老师,您好不容易来趟南京,咱俩也别一见面就吵。朝廷这次交代给你的事情,我一定会让你满意而归。现在拿下了陕西,我保证在这一年内,绝对不会再有其他的动作。”
此次只是乔志远以私人的身份宴请祁俊藻,并没有惊动太多的人。
祁俊藻没想到这次的任务有这么容易,他在京城时一直在猜测乔志清的战略目的,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选择拿下陕西,还会不会对别的地方动手。
乔志清毫不掩饰自己的战略目的,清楚明白的告诉了祁俊藻。
“哪里的话,总统大人能来赴宴,已经是老夫莫大的荣幸了。”
“父亲,说好了不动怒,hetushu.com您怎么又生气了。”
夜色降临,南京城里认是一片灯火辉煌。
“工作和生活并不冲突,话就这么说定了,明日我便派苏三娘和武捷回山西。咱父亲的祭日也快到了,大哥给我发了好几封书信要我回去。正好借着此次接回,让苏三娘当一回媒婆,把你的婚事给定下来。”
“好吧,说媒我最在行了。那我就不打扰你了,东西已经收拾好了,待会就走。”
要知道,在江北各省中,陕西是最荒凉贫瘠的一个省份。
“那就不留老师了。”
苏三娘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一丝的微笑,从乔志清的怀里抱过了乔武捷。
“想,天天都想。”
“那你一路当心,办完这件事就赶紧回来,别让我担心。”
“老师,您一路辛苦。我和志清先敬您一杯,咱待会便吃边说。这几样小菜都是江南的特色菜,您一定要好好尝尝。”
“老师的儿子越来越是英气逼人了,快坐下说话吧。”
“好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“我这里有一封书信,你替我转交给我大哥。”乔志清说着便又抱起了乔武捷,在书桌上取了封写好的书信,递给了苏三娘,继续说道,“还有就是帮我二哥说一门亲事,女方就是我远方姑姑的女儿,江雪瑛。这个书信里我都对大哥提起,你回了老家,他自然都会安排。”
“老师,朝廷是什么意思?怎么好端端的指派你们南下?”
大院的最外面建有高达两米的院墙,上面五步一hetushu.com人,十步一岗,专门有亲兵把守。
他现在已经不像去年那般锋芒毕露,什么事都要争个对错高下。祁俊藻毕竟当初帮了他不少的忙,也是他二哥的老师,他不想乔志远夹在中间难做。
乔志清不容反驳的轻笑一声,反倒像是哥哥一样,安排起了乔志远的婚事。
祁俊藻冷笑了下,端起酒杯自饮了下,直盯在乔志清的脸上。
“老师,现在我的胃口还没那么大。朝廷现在要和谈,我也愿意。这次取陕西,也是为了西北的战事。老师不知道,回人们已经要在西北建立伊斯兰国家了。到时候不光光是汉族,其他的民族也会被屠杀一空。大清朝看不上这些荒凉的地方,我乔志清看得上,西北绝对不能落在回人的手中。陕西不拿下来,怎么能保证后勤的通畅?”
乔志清高兴地一把抱起了小家伙,走上前在卧榻上坐了下来。
“志清,你的确有帝王之才。但是只要老头子我活着一天,大清的天下你就休想拿走!”
乔志清和二哥碰了一杯,和他闲聊了起来。
“二哥,你瞧你这家里连个人气都没有。你也老大不小了,赶紧把雪瑛表妹给娶了吧。”
乔志清和乔志远同时起身送客,亲自把二人送出了宅院,二人这才又回了客堂,继续喝起酒来。
苏三娘今日要回山西老家代表乔志清祭祖,一大早就带着乔武捷在书房等待着乔志清。
乔志清轻笑了声,没有做任何的思考就答应了祁俊藻。同时心里也阵阵和-图-书的坏笑,西安城内的满人全都被剃去了辫子。现在恐怕是慈禧下诏他们离开,他们也没脸再出西安城。
乔志远苦笑着摇了摇头,想来也是该考虑下婚事。没想到这个弟弟竟然走在了自己的前面,现在已经有三个孩子,眼看着就又要多出三个。
祁俊藻已经知道了乔志清的战略方向,他既然要集中精力谋取西北。那朝廷在这一年内,自然不会再受到侵犯,这次的和谈也必然没有问题。
“这样就好,那明日和谈的时候,我们两方只需要确定一下边界就好。慎儿,为父有些累了,咱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
“老师,来晚了一步,失敬失敬!”
于是老爷子又厚着老脸,恳求了乔志清一声。
祁俊藻的脸色一下就拉了下来,没好气的皱起眉头吐了一句。
乔志远在一旁也宽慰了祁俊藻一声。
乔志清轻抚了下苏三娘的脸庞,好久都没有和她再亲热过。也不知道是不是酒意未醒,心里反倒有股酥麻的感觉。
“志清,我这次回老家,你还有别的事情要交代吗?”
苏三娘面色潮红,也是同样的感觉,让贴身丫鬟进来后,把乔武捷抱了出去。当下褪去了乔志清的衣裳,二人上了卧榻,又抓紧时间亲热了一会。
但还有件事一直挂在他的心上,那就是给骆秉章争夺一个名分。慈禧已经答应,只要处理好西安城满人的问题,自然会给骆秉章追封一个名分。
“老师所言不错,大清确实没有违背双方的和约。但是陕西自秦汉起和*图*书,就是我汉人的领地。我只不过是拿回自己的东西,不要把这块好地方,放在满人的手里糟蹋了。”
乔武捷现在已经会开口说话,见乔志清进屋,连忙就迈着小步子跑上前去。
小家伙张着小嘴,喃喃的道了一句。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十分可爱。
祁俊藻拱手还礼,不卑不亢的道了一声,面色十分的平静。
“志清,现在公事繁忙,我哪有心情想那些事情。每天睁开眼,都恨不得多生出一双手来批阅公文。
祁俊藻松了口气,乔志清和乔志远都放下了面子,他也不会不知趣。
“照你这么说,江北自古都是汉人的土地,你也要全部拿回去?”
乔志清一进了屋子,便对着祁俊藻拱手行礼,十分的尊敬。
乔志清也被这老爷子的脾气给逗乐了,急忙劝慰了声,不再招惹这位老顽固。
乔志远在一旁招呼,给四人都满上了一杯,事先举起了杯子。
“行吧,一切都随你吧,大哥也一直给我来信提及此事。今日我躲过了你,也躲不过大哥那一关。”
“父亲,你回来了。”
因为大院的围墙都是红色,也被老百姓成为红墙大院,也只有部级的官员和将领才能住在里面。
既然现在话已经说清,他也没有吃酒的兴致,让祁友慎搀扶着他的胳膊就要离开。
兄弟俩好些日子没见,乔志清也好不容易才抽空出来,刚好陪着这位二哥聊上一会。
“哎,乖儿子,想父亲没有?”
祁俊藻在儿子的搀扶下,在乔志远的宅子前下了出租马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