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98章 进军大西北三

“我数三下,你可以选择老实交代,或者不说。”
张闲皱着眉头,认是神色平静的盯着年轻回人。
因为国防部刚刚下达了开春后进军大西北的作战命令,所以张闲才特意到前线观察地形。
那回人挺直了腰板反驳了一声,眼神却不那么自信,慌乱的回避着张闲的目光。
张闲轻笑一声,重新回了座位,把驳壳枪放在了桌上。
但是人哪里能跑得过马,一眨眼的功夫,张闲便带着亲兵把剩下的回人都包围了起来。
“真主保佑!”
“快上马,追!”
那年轻回人面色都变的扭曲了起来,使劲的摆着脑袋,言语中都带了点哭意。刚才亲眼看见着铁盒子的威力,他也知道张闲动手后,这东西一定会让自己的脑袋开花。
马嘶声停止之后,便有十几匹战马从山包后面冲出,像盐池县的方向跨马逃窜而去。
“殿魁兄说的不错,反正现在已经和汉人撕破了脸。抢就抢他娘的,都是汉人们自找的。”
刚才那年轻人也紧垂着脑袋,不敢再看张闲。
“司令说的对,总统是神仙下凡,额们陕北的人早就把他给供起来,天天上香祈福。今年果然就风调雨顺,家家户户都有了余粮,也可以安稳的度过这个冬天了。”
石嘴山的新任知府马耀邦表示赞同,他是马化龙的儿子,占据的石嘴山也是宁夏土地最为肥沃的地方之一。
“就这么点吗?你们大老爷的军队现在驻扎在什么地方?有多少的人马?”
张闲和亲兵们同时开枪,瞬间就把那回人打成了www.hetushu.com筛子。
剩下的回人挣扎着爬起身子,连弓箭都来不及拿,就慌张朝前逃窜。
“啊,我说,我说,不要开枪!”
那五个回人一见到那张羊皮,各个面如土灰,身子更加颤抖了起来。
亲兵们也同时抬枪扣动了扳机,密集的子弹顿时把前方的十几匹战马覆盖。
那回人死后,紧接着就持刀冲上来五人。
一个回人面色凶狠的挥刀就朝张闲砍了过去。
宁夏从北到南的四位最有权势的首领都开口赞同,马化龙也不再多说什么,点头答应他们的建议。
“司令,前面就是盐池县了,距离银川府不到两百里路。”
“跪下!”
“拿地图来!”
其他四人没他那胆色,全都脑袋低垂的打着哆嗦,不敢多说一句。
回人们猝不及防,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,当场就有两三人摔的吐血身亡。
年轻人仔细打量了下地形图,眉心紧锁的感慨一声。那年轻人正是兰州军区司令张闲,一身的迷彩军装打扮,说话间无不透着一股子英气。
年轻回人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,生怕张闲一个不满意,用那铁盒子把他给崩了。
子弹似是一阵凌冽的狂风掠过,一时就把前面的马匹掀翻在了地上。
“没错,让汉人看看我们的厉害,我们回人也不是任由他们宰割的。”
马队不断的围着回人盘旋,像是小鸡一样把回人围在中间。张闲持枪大吼一声,抬手就冲天鸣枪。
十几个回人背靠着背,拔出腰上的大刀对着张闲和手下的亲和-图-书兵,满眼都写满了疾控。
“放下武器,饶你们不死!”
“好,好,好。我们汉人自古都热情好客,你们既然要来借粮食,我们也不能不做些招待。”张闲冷笑了声,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杀意,对帐外的亲兵招手道,“来人啊,把这五个人拖出去,把手脚砍掉,扔到城外的荒沟里!”
“抓活的,不要对人开枪!”
刘黑娃在定边县、靖边县、安边县各驻扎了一个团的兵力,三边县各成掎角之势,一旦哪个县城出事,其他两县便合力支援。
“到,司令请吩咐。”
那几个回人像是小鸡一样,被亲兵拎进了军帐。一进门,亲兵便在他们的腿腕踹了一脚,让他们跪了下来。
张闲笑了笑,让亲兵收起了地图,起身就跨上了战马。
张闲打开羊皮自己的看了一下,那羊皮上仔细的标注着三边县的各个方位,还有华兴军大致的军事部署方位。不用说,这些回人一定是前来打探消息的回军细作。
张闲嘴角抽动了下,手指扣动下驳壳枪的保险。
那年轻人姓刘名黑娃,现任新十一军左师右旅的旅长,在靖边县城驻防。
马蹄声阵阵,上百名亲兵也全部跨马紧随其后。
张闲冷笑了声,目光如炬的紧盯着那回人。
张闲喊完最后一声。
“看来你对家乡的感情还是满深的吗!张闲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一声,继续道,“不用着急,我想在总统的带领下,只要认真的兴修水利,防沙修田,用不了几年这里就会和江南一样繁茂。”
张闲神色冷http://m•hetushu.com峻的大声下了命令,跨马就朝定边县城返去。
那十几个骑兵发现后面有人追来,匆忙从身上取下弓箭,用力拉满后就朝后射去。
“我们其实是灵州府(吴忠市)的大老爷马殿魁派来的细作,我们回人今年收成不好,所以大老爷就准备带人到这里来借些粮食。我们负责在此处勘测地形,还有打探你们的军力部署情况。”
“刘黑娃!”
冲在最前面的年轻人一把拉住缰绳,在高地上停歇了下来,对身后的骑兵朗声大喝。
“狗汉人,我跟你们拼了。”
“老爷,放过我们吧,我们真什么都不知道!”
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不要问我!”
枪声再次鸣起,那五人同样被子弹打成了筛子,满身血洞而亡。
李黑娃立马敬了个军礼,端正的带着手下站在张闲的面前。
“我是说过放你一命,你放心,他们不会杀掉你的,只会留下一双手脚,当个纪念而已。”
“行了,今天就到这里了,回营地吧。”
张闲不管不顾的喊出一声。
“现在兵荒马乱,谁知道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,我们当然要跑了。”
苍鹰振翅盘旋,似乎想跟马群争个高下,不时发出尖利的长啸,炫耀般的在马队的最前面掠地而过。
“既然你会说汉话就好了,既然你们是正经的商人,为什么还带着武器,一见到我们就跑呢?”
此时场中只剩下了六个回人,相互观望了下,惊慌的一把扔出了大刀,双膝跪地求饶。
两方相距一百多米,弓箭射出之后,根本就不起和-图-书作用,飞出去三十多米就落在了地上。
说时迟,那时快。张闲一发现情况就拔出了腰间的驳壳枪,第一个跨马追了上去。
张闲冷笑着看着那五个回人,从腰间取出了驳壳枪,紧顶着刚才回话的哪个年轻回人的头上,就像是看着五只待宰的羔羊一样。
“司令,这是从死去回人的身上发现的。”
这时刘黑娃也带着亲兵从后面快马追上,张闲大喝一声,抬手就冲前面开了一枪,正中回人战马的腹部。
“谁说不是呢,司令有所不知。额们陕西这定边、靖边、岸边三县,十年有九旱。每到遇到干旱的年景,整县的百姓要结伴出外乞讨。好在今年风调雨顺,老百姓也总算是有点收成。”
年轻人一听就瞪大眼睛挣扎起来,“汉人老爷,我什么都告诉你了,你说过要放我一命的啊!”
年轻回人同时也跟着大叫了出来,额上的汗流雨下,双眼都变的涨红。
“是回人!快追!”
北风凌冽,一阵阵的马蹄声飞扬,在茫茫的戈壁滩上踏过漫天的沙尘。
其他四人听不懂汉话,但是明显能感觉到年轻回人的恐惧,也跟着挣扎了起来。
那年轻回人的脑袋摇晃的更加剧烈,双手紧篡着,指甲都陷进了肉里,流出鲜红的血液来。
他心里已经猜出来这五人一定是回人派来侦查的细作,说不定现在回人的大军已经向这边开赴过来了。
刘黑娃也大吼了一声,从腰间拔出了驳壳枪就紧随张闲朝前追去。
他是地道的江南人,从来没见过如此荒凉的边塞景象,无不感慨的吐http://www.hetushu.com了一句。
“回大人的话,我们大老爷带着三万的骑兵,现在已经在盐池县的高沙窝镇集合完毕。”
身后的骑兵跟随着翻身下马,急忙把地图在他的面前摊开。
这时刘黑娃也进了军帐,在张闲的耳边轻语了一声,把手上的一张羊皮递给了张闲,转身就出了军帐。
“好,你还有点脑子。快说吧,说完了我就放了你!”
固原府的新任知府马千龄赞同的应和一声,也主张从汉人的手里抢粮。
五人里有个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张口大叫了一声,汉话说的十分的流利。
张闲身后的一年轻人随声附和,他相貌敦厚,皮肤黝黑。一听说话的语调,便知道是陕西当地人。
“砰、砰、砰!”
“嗖嗖嗖”
张闲大吼了一声,跟着就出了军帐。
就在这时,距离此处不远的土包后面突然传来一声马嘶,让所有人都警惕的打了个哆嗦。
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。这陕北的三边县果然土地贫瘠,良田稀少。”
李黑娃憨笑了声,摸了摸自己的脑袋。
年轻回人和那四个同伴哭爹骂娘的被脱了出去,没过一会便传来一阵阵的惨叫,跟杀猪似的。
骑兵队返回定边军营之后,张闲一下了马便让人把那五个回人带进了指挥帐中。
“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们,我们是来这里做生意的,你们汉人就是这样对待汉人的吗?”
“押回去!”
年轻回人老实的再回了一声,没有做丝毫的隐瞒。
张闲神色冰冷,冲亲兵挥了挥手。
年轻回人惊恐的声泪俱下,浑身都瘫软的缩在了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