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99章 进军大西北四

张闲对自己手里的家伙有信心,虽然歼灭不了这股回军,但是要自保却是戳戳有余了。要不是华兴军的骑兵队伍稀缺,早就把回人的这十万骑兵给歼灭了。
“冲啊!”
士兵们见刘黑娃过来,连忙冲他敬了个军礼,给他让开了位子。
但是此时距离城墙只有二百米的距离,眼见着就能冲击城内。
战马声嘶鸣,哀嚎,涌上一层,便被密集似狂风的弹雨撕破一层。
马殿魁的骑兵队伍足足是他们的六倍,就是一人吐口唾沫,也能把这些华兴军给淹死。
“嘟,嘟,嘟,嘟”
刘黑娃之所以一直没下了机枪手动手,就是因为要隐藏实力,怕过早使用机枪之后,回军们就全部撤退了。
马占魁在后方的阵地看的目瞪口呆,都说华兴军活力凶猛,没想到竟有如此这般的强大。
“没事的,我这身子也不是紫禁城里的金枝玉叶,冻不坏的。”
“旅长好!”
马占魁不想放弃,强忍着疼痛,仍旧命令继续攻城。
定边城处在咽喉要道上,也是灵州进入陕北的门户。马殿魁趁着夜色,已经从四面完成了对定边城的包围,想尽快的结束战斗,到城内休整补给。他可耗不起,光是这三万匹战马一天消耗的草料都是惊人的数字。现在可不似春夏时节,到处都是青草。他此次来,就带了一天的干粮,若是打不进定边城,今天就得饿着肚子作战了。
“轰隆,轰隆,轰隆!”
“机枪手,发射!”
足足有两里多长的城墙,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一排排的枪声接连而起,整个战场已经听不到别的声音,完全被笼罩在一片的噼里啪啦的响声之中。
二百五十多门迫击炮相继发出了闷吼,像是烟花一样直冲天际,呈抛物线的形状砸在了回军的骑兵之中。
“黑娃,好好干。以后平定中原,你有的是机会立功。总统是个千年不遇的帝王,他一定会让这个国家越来越富强。”
三边县城只有一个旅部驻防,总兵马不过四千多人。要是回人的三万多骑兵进攻,只能依据城墙防守。
朝阳东升,城内突然似地震一般震动了起来。
“预备,射击!”
陕北这地方,家家户户都挖有地窖。百姓们临走前全部用黄土掩盖,不仔细寻找,还真找不出来。
本来华兴军每一个师部配备一个迫击炮兵,但是定边县城地处宁夏的交接地带。所以刘黑娃的一个旅便配备了一个营的迫击炮,足足有二百五十多门,每面城墙安置了六十门迫击炮。
马殿魁得知消息气的暴跳如雷,连夜召集了手下的骑兵,向灵州城发起奔袭。
张闲在城墙上检查了一圈,左团的士兵已经把弹药全部搬上了城墙,在城墙的垛口处做好了防御准备。
张闲从一开始就处于观战的状态,他把这次实战的机会交给了刘黑娃把握。作为军区的司令官,他现在去指挥前线作战已经不符合他的身份。况且就算仗打赢了,李黑娃在士兵面前也没有了威信,士兵们会感和_图_书觉全靠了司令指挥才赢得了胜利。这不是御人之策,张闲的心里自然明白。
“发射!”
“呜呜呜”
刘黑娃脸上露出一丝的冷笑,祭出了自己的杀手锏。此时战场的形势已经被扭转了过来。回人的骑兵冲击显然慢了很多,没前进十米的局里,便像是洋葱一样被剥掉一层。
“弟兄们,杀光汉人,抢光他们的女人和粮食。冲啊!”
“终于来了,等了你们一晚上了。”
回人们已经在城外两里处做了好冲击的准备,也不知道来了多少的骑兵,黑压压的站了一片。
只是一刹那的功夫,便又是数千匹战马倒地。但是靠着冲击的惯性,回人的骑兵还是突破了百米的距离之内。
顿时隆隆的炮火声震动天地,弹片成群的马队之中炸裂四散。似是飞剑一般,把马匹和骑兵炸个血肉模糊。
四面城墙的传令兵跟着就挥下了令旗,下达了开炮的命令。
天黑之前,城外各村寨的老百姓也陆陆续续入城。华兴军快马四处奔走,一说回人要来抢掠,百姓们在族长的带领下,自发的就全部像定边县城内聚集。
每一颗炸弹爆炸之后,便有两三匹战马被弹片扎进了肚腹之中,倒地而亡。
冲击的马队刹那间就如同撞在了南墙之上,刷刷刷的一匹匹被掀翻在了地上。
刘黑娃也在城墙上举起了令旗,擂鼓声响彻天际。
定边城依托西北的黄土高原,不管是民居还是城墙,都是用黄土垒成。
“嗖、嗖、嗖、嗖!”
“司hetushu.com令,你和额想象中的真不一样。当年额也在满清鞑子的绿营军里干过,那些将领从来都不会和下层的士兵攀谈,各个都跟大爷似的。额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,就是跟着华兴军当了兵。”
张闲神色严厉的下了命令,直觉告诉他,回人的骑兵很可能今天就能抵达定边县城。
刘黑娃大喝一声,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。
张闲招了招手,笑了笑让刘黑娃也坐下来,把手上的酒葫芦递给了刘黑娃。
等到回人的骑兵冲进五百米的距离之后,刘黑娃大吼一声,狠狠的挥下了手上的令旗。
定州城外顿时如同海潮奔涌,翻滚着浪花对着定边城墙就咆哮着冲击了过来。
沉闷的爆裂声接连不断的从远征机枪的枪口咆哮而出,如同火龙一般飞出,每分钟至少扫出四百发的子弹。
在出发前,对回军下达的命令就是。凡是汉人,一律格杀勿论。
华兴军驻防此处后,征调了当地的百姓,沿着城墙旧址四面加固了一圈。现在高达两米,厚有三米多厚。虽然抵御不住重炮的轰击,但是配合华兴军的枪阵,足能挡住骑兵的冲击。
不过昨晚张闲已经让华兴军,把城外村寨所有的百姓都撤到了城内。回人们扑了个空,在村寨里四处搜寻,连个粮食没找到一颗。
张闲正在城北生着柴火和士兵们闲聊,众士兵刚刚抽空用过了饭。见到张闲这么大的将领,都是满脸的激动,凑过来东一句西一句的聊起了家常。
马殿魁哪有时间挨家和-图-书挨户的刨土找坑,愤怒的让手下一把火把这些小村子烧成了平地。
张闲轻笑着拍了怕刘黑娃的肩膀,端起酒杯,目光悠远的看着黑洞洞的城外。
刘黑娃在城墙上找到了张闲,担心的规劝了一声。他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准备工作,终于闲了下来。
在双方局里两百米的时候,刘黑娃再次举起了手中的令旗,城墙上刹那间满是拉动枪栓的响声。
“情况紧急,你马上派人把安边和靖边的中团和右团都召集过来,让左团把城外各村寨的百姓全部召进城内,掩埋好粮食和财物。同时让各部严加警戒,一有情况,便鸣枪示警!”
这次他的目标就是洗劫三边县城,根据以获取的情报,这三县总共驻扎的华兴军不到五千来人。
这酒是陕西正宗的西凤酒,入口甘醇爽滑,酒劲十足。刘黑娃没喝几口,全身就变得暖洋洋起来,也和张闲聊了几句知心话。
张闲听到了号角声,连忙出了军帐,端起望远镜直视着前方,嘴角忍不住冷笑了一声。
去年宁夏回乱的时候,三边县因为紧挨着宁夏,可是回乱的重灾区,每个村庄都被回人洗劫过,大家对当时的惨景还记忆犹新。
刘黑娃和旅部的众将全都敬了个军礼,连忙下去各自安排了起来。
马殿魁拔出军刀,冲着城墙就嘶吼了一声。
现在回军的骑兵们已经死伤过半,战争陷入胶着状态,马占魁已经彻底咬钩。不分个你死我活,就是放他离开,他也不会下令撤退。
张闲让士兵在城内搭建了hetushu.com军帐,以供他们住宿之用。现在可是寒冬腊月,睡在外面可是会被冻死的。
“是!”
灵州府的高沙窝镇距离定边只有上百里的距离,快马加鞭一个时辰便能抵达定边。
昨日灵州的回人首领马殿魁等了探子一天,最后派出了大量的骑兵四处搜寻,才在盐池城外三十里的地方发现了回人细作的尸体。
张闲安排好了任务,带着亲兵跨马就朝定边城的城墙视察而去。
四面城墙的迫击炮兵相继收到命令,两人一组。一人调整好设计角度,一人抱着炮弹等待,全部做好了发射的准备。
“司令,回军帐中睡觉吧。天太冷,您别冻着了,额可担不起这个责任。”
紧紧冲击了一百米的距离,便有上千匹战马倒在血泊之中。
回军的首领要是不见细作回去,肯定会知道他们出了事情,一定会提前下手。
左团四千五百多人全都上了城墙,每隔五米便有一人举枪防守,分两队交替射击。
“杀啊!”
“砰、砰、砰、砰。”
“迫击炮兵准备!”
一夜无事,似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宁静。城中的百姓人心惶惶,提心吊胆的过了一晚,都在担心华兴军能不能挡住回人的铁骑。
汹涌的马队并没有退却,反而以更加凌厉的速度冲击,转眼又前进了一百多米。
城墙上牛角号声呜鸣,西城墙首先发出了警报,紧接着北城墙的也传来了牛角号声。
他出征一次,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的粮草。如果只是在这些小村子搜寻粮食,恐怕连这一趟的路费都赚不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