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04章 进军大西北九

马殿魁单身抱胸行礼,没有再做任何的反驳。
张大宝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马殿魁已经不需要再面壁思过,今日刚参加会议,就听到马兆元的建议,立马就炸开了锅。
瘟疫从宁夏最北面的石嘴山开始,爆发之初,只有十几匹战马出现全身发热,双目赤红,口舌肿胀的显现。
王二棍咧着嘴大笑了下,冲张大宝眨了眨眼睛。
这时旅长刘黑娃刚好从外面巡防回来,看见两人兴奋的模样,随意问了一句。
散会后,石嘴山、银川、灵州、固原,四大部落把剩下的战马全都赶出了马圈,总数又一万多匹,任由它们四散而去。
马耀邦回来已经半个多月,回人们还没有从得到粮食的喜悦中走出来。一场席卷宁夏马群的瘟疫,更是让这个冬季雪上加霜。
“你们俩嘀咕什么呢?这么高兴?”
王二棍摸着脑袋笑着应了一声。
“医生,这批战马还能救活吗?”
“对啊,十三太爷。我已经仔细的询问过兽医了,咱们的草料、水源都没有问题。这年的冬天虽然下了场大雪,但是气温远没有去年寒冷,也不可能一下子就造成这么的瘟疫发生。”
兽医并没有放在心上,只是熬了些草药,用治疗伤寒病的药方医治这些病马。
“那兄弟就相信你一次,值完班就马上写信通知家里人。”
马耀邦在站在马场的外面,看着一批批从里面拖出去的战马尸体,心里就跟刀割一般。
半个月后,事态已经发展到无可挽救的地步。www.hetushu•com不光光是蒙古人送来的十万多匹战马死亡,连宁夏当地的战马也开始陆续死亡。
“不信拉倒,咱是好兄弟我才偷偷的告诉你。你赶紧想办法通知你的家人,最近多到边境上转一转,兴许就被馅饼砸到了呢!”
半个月之后,陕北靖边县,华兴军旅部。
刘黑娃大喝了一声,额头上都急出了冷汗。连忙命令王二棍备了马车,带着他就朝他二叔家赶去。
“耀邦,你怎么看这个事情?”
固原部马千龄也是同样的心思。
马耀邦为自己辩解了一句,完全摸不着头绪。
宁夏闹马瘟的事情迅速传播开来,本来就被华兴军两面封堵。现在连蒙古的牛羊贩子也不敢踏入宁夏,生怕把瘟疫带到蒙古草原上。
马耀邦心里有些犹豫,但还是同意马兆元的意见。
“真的啊?这怎么可能?回人们怎么可能把这么好的事情让给我们?”
这不是一场小瘟疫,爆发后几乎所有的商人都第一时间得知消息。谁也不敢去贪图便宜,冒这个风险。
马化龙看着马殿魁,淡淡的吩咐看了一声,终于下定了决心,准备和华兴军来个鱼死网破。
其实不用乔志清说,在此时就是再贪得无厌的商人也不敢再踏入宁夏冒险。
结果仅仅过了一夜,不但这十几匹战马没有医好,而且整个马群都爆发了相同的症状。
瘟疫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,若是一旦在陕西扩散,那估摸着全省的马类都会被传染。
“耀邦,你的m.hetushu.com意思呢?”
这是银川的最后一个马场,当初三万多匹的战马,十多个马场,现在仅存下这么一个。
马耀邦叹了口气,眉心紧锁的到了隔离场所之外,跨上自己的战马朝金积堡赶去。
马化龙自然知道他们话里的意思,凝眉紧盯着自己的儿子,想听听他的看法。
马化龙把头转向了马千龄,这半天他一直没有吭气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问题还远不止这些,其他地方也相继爆发了大规模的瘟疫,症状都和石嘴山一样。
“十三太爷,我同意兆元兄的看法。真主要是还在乎他的子民,肯定不会让我们独自承受这场瘟疫。只要把这批战马放出去,也就把瘟神给送出我们宁夏去了。”
马耀邦无奈的摇了摇头,神色黯淡的垂下了头。
张大宝也是心动万分,要知道此时一批骏马可以卖到十几两银子,这种诱惑谁也抵抗不住,不抓白不抓呗。
患病的战马看似得了伤寒症,但是发病的速度极快,通常还没来得及治疗,就出现了生命体制衰亡的特征。
“你们俩先别争了,耀邦,你那里的情况怎么样?瘟疫还控制的住吗?”
“旅长,你说有没有这样的好事?咱三边县附近最近出现了好多的马群,都是无人认领的。要不咱也抓点回来,正好充当军马,到时候也不怕回人的骑兵了。”
马化龙把头又重新转向了儿子。
“马兆元,我敬你才喊你一声大哥。但是你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,把这剩下的战马和-图-书白白放了?要是华兴军打来,我们还凭借什么抵抗?”
“千龄,你是什么意思?”
“动心个屁啊!出大事了!王二棍,你现在就带我去你二叔家。张大宝,你去把三个团长都给老子集合起来,让他们带一个兽医还有一个团的士兵到王家庄找我。”
宁夏现在就如同被真主抛弃了一般,所有的牧民都跪在清真寺的门前,虔诚的跟真主做着祷告,希望真主宽恕惠他的子民。
马千龄赞同的应和了一句,他知道没有战马面对华兴军的时候是什么后果。这个时候就是死,也想再拉个垫背的。
“行了,你们都先回去吧。把病死的战马都全部集中到一起,用火焚烧掉,不要再传染给其他的牲畜。我要去清真寺里向真主祷告,询问一下真主的意思。”
众首领全都无助的摇了摇头,满脸都是失落的表情。
“殿魁兄弟,现在我们宁夏的战马全都感染了瘟疫,用不了几天都会死去。只有把剩下的战马全部放掉,让他们四处流窜,这种瘟疫才可以传播到其他的地方。这样我们的力量虽然受损,若是华兴军统治的地方也出现这种瘟疫,他们也照样会实力大减。也只有这样,我们才有希望抵御住华兴军的入侵。”
王二棍自豪的挺了下胸脯。
“骗你是狗,前天我二叔就抓了三匹,专门写信告诉我,说要卖了以后给我娶老婆用。”
“父亲,孩儿辜负了您的所托。兽医把所有的药物都试了一遍,但是还是控制不住疫情。依照孩儿所建和_图_书,这批战马我们是保不住了。”
宁夏金积堡
“父亲,兆元大哥说的很对,目前也只能这样拼一下了。我们遭受了瘟疫,也不能让汉人舒服了。孩儿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些战马流窜到蒙古草原,那我们和蒙古族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友谊,就全部都不复存在了。到时候万一收不住宁夏,除了西面的戈壁沙漠,我们就退无可退了。”
“瘟疫就真的无法控制了吗?”
银川部的马兆元突然开口提醒了声,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怀疑这个问题。
“父亲,孩儿这几天前后细想了一遍。一路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岔子,马队也没有和任何外人接触过。要是真的有人使坏,那他们也根本没有机会啊!”
兽医单手抱胸行礼,无奈的耸了耸肩膀,面色难堪。
茫茫的大雪中全是战马的尸体,因为地面被冻的跟石头一样,所以暂时也不能挖空掩埋。
马化龙低声询问了句,一夜之间,头发又花白了些。
“是吗?”刘黑娃笑了笑,走了两步,突然愣在了原地,回头就冲王二棍急迫的问道,“二棍,你这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?可不可靠?”
乔志清早已去信给了王世杰,让他严令华兴军在边境巡逻。不准任何的商人进入宁夏,尤其是发现若是有人私自从宁夏贩卖马匹,立即就地枪决。
指挥部岗哨的亲兵王二棍,对着身边的亲兵张大宝小声道了一句。
“尊敬的老爷,请宽恕在下无能,这批战马已经感染了,恐怕活不了几天了。”
“是真的啊,我二和*图*书叔最近就抓了好几匹。旅长,你是不是动心了啊?”
王二棍看见刘黑娃突然变了脸色,还以为他听从了自己的意见,也想去抓些战马回来。
“现在我们已经顾不上蒙古人了,瘟疫发生之后,他们比谁都躲的要远。既然你们三人都做了同样的决定,殿魁,你也就别纠结了。执行命令,把剩下的所有战马都放出马圈,让他们自由吧。”
“十三太爷,你说这场瘟疫是不是人为的?怎么早不来,晚不来,偏偏这个时候到来。咱们在这宁夏也活了半辈子了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瘟疫啊!”
“行了,你继续观察吧。”
张大宝还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“是,一起都听十三太爷的吩咐。”
“哎,你听说了吗?最近很多的乡亲都套住了不少的野马。听说都是从宁夏跑出来的,一大群一大群的没有主人。”
这瘟疫恰巧是马耀邦押运粮食回来后才爆发的,不得不引起他的警觉。但是他也没有明说,毕竟马耀邦是马化龙的儿子。
马兆元着急的给他解释了一下。
其他的首领也都被马化龙召集了过去,天黑以后,马耀邦才赶到了金积堡,刚进了议事堂,屋子便火药味十足。
马化龙冲二人摆了摆手,把头扭向了儿子。
马化龙疲倦的挥了挥手,示意众人出门后,双眼无神的轻叹了一声,“难道真的是我们杀孽过多,真主降下了惩罚?”
“这怎么可能?难道填上还会掉馅饼不成?”
议事堂中死气沉沉,众首领都垂头丧气的坐着,没有一人吭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