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19章 进军大西北二十四

现在回军的伤亡太过巨大,是他万万承受不起的。他好不容易才在新疆拉起一队骑兵,要是葬送在这里,可就再没有翻本的机会了。
马蹄飞扬,黑夜如同一头巨兽狂奔而来,似要碾压一切阻挡者。
在半个小时后,回人们被枪弹打破了胆子。马占勇还没有下命令,所有的骑兵就朝后面退了回去。
但是远征机枪那每分钟四百发的射速,完全就跟一台绞肉机一样。涌上来多少的战马,就被蝗虫一般密集的子弹打死多少。
土城墙虽然凹凸不平,还有许多地方缺一块、少一块,但是吴旭明的一个师足够按照交叉火力布防妥当。
骑兵冒着枪林弹雨,倒下一批后,身后的另一批还是依靠战马的速度冲进了两百米的距离之内。
夜空之中,两万多骑兵全部打着火把,在距城两里的地方,刹那间由一条火龙化身四条,团团把鄯善城围困了起来。
鄯善城交战正酣的时候,同样在城外十里的月牙泉处,一场猛烈的交火正在方圆一里的地方展开。
“撤,停止进攻!快撤!”
马占勇也大吼了一声,抽动马鞭,带着另一队的骑兵朝鄯善城冲了过去。
马腾连忙在混乱的后方找到了马占勇,扯着嗓子建议了下。
“怕什么!你这样瞻前顾后的能成什么大事!维族人挡路,咱们就杀维族人。华兴军挡路,咱们就杀华兴军!”
马占勇满脸的傲气,一路之上从不把维族人的战斗力放在眼里。
月牙泉的四面全是空地,很适合骑兵冲击。要是在冷兵器时和图书代,马占鳌的骑兵用不了一会变便能把华兴军的枪阵冲散,但是面对华兴军的无缝隙密集枪阵,马队最多只冲进一百米的距离,便会被打的人仰马翻。
“三弟,你带着两万骑兵去进攻鄯善城,我带全部人马朝月牙泉杀过去!”
传令兵在城中跨马四处传令,城墙上顿时一片拉动枪栓的响动声。
马占勇瞪了他一眼,见四面的骑兵都已经准备妥当。举起马背上的洋枪,就冲天空放了一枪。
回军的战马群如同推到的多米诺骨牌一样,从前到后一层层的倒下。
“不要怕!继续冲击!”
这时,华兴军才突然发现,回军的骑兵趁着夜色已经冲击到了一块十米宽的缺口前面,眼看着就要冲进城里。
马腾在混战中被流弹击中了胳膊,被后面涌上的战马活活的踏成了肉泥。
“那就拜托大家了,我带族人在城里杀羊宰牛,准备犒劳大家!”
马腾亲自指挥着这上万的骑兵对着这缺口冲击,十匹马一个横队,像是一个箭头一样往缺口处扎了进去。
城墙的强响声在此刻更加的密集,子弹密如雨点。“嗖嗖嗖”的在夜空中呼啸而过,如同一道凌厉的寒风,铺天盖地在回军的骑兵队中席卷而过。一阵过后,便有数千匹战马和骑兵被打穿在了地上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马占鳌没想到华兴军提前做好了防御,但是既然来了,他也没想过就此返回。
在他的心里,华兴军的主力部队早就攻打吐鲁番去了。后勤部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http://m.hetushu.com,用不了几次冲击,便能全歼了这股华兴军。
马占勇几乎要被眼前的惨状气疯了,当下就同意了马腾的要求。先集中力量突破一点,然后再把华兴军分割歼灭。
进攻开始半小时后,回军的骑兵便被打死上万匹,整个战场上铺满了战马和骑兵的尸体。全都是被子弹打的满身血洞。有的战马还睁大着双眼,眼角竟也留着血泪,不断的蹬着蹄子,疼痛的在地上来回挣扎。
“三头领,这城里怎么这么安静啊!”
一道火光直冲天际,枪响声划破整个夜空。马占勇和兄长马占鳌没有发展洋枪兵,却用洋枪当做了传令枪。
马占勇心里咯噔一响,暗自骂了下华兴军的八辈祖宗,继续命令兵马冲击。
回军一定会想不到,华兴军竟然会和维族联合起来。
马占鳌呼啸一声,挥动手中的马鞭就带着众将朝月牙泉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“三头领,可要是华兴军在城里埋伏呢?”
“全体准备,子弹上膛!”
缺口处的华兴军迅速反击,凡是缺口的地方均布防着一个机枪连,直是方才距离较远,机枪连并没有开枪射击。
果然,虽然戈壁上的月光异常的命令,但是扔掉了火把,华兴军的视野还是变得一次的模糊,可视距离也就十几米远。
马腾心里已经,连忙调转马头,带着骑兵往另外的缺口集中突破而去。
马占鳌打错了算盘,他不知道此次进攻吐鲁番,华兴军的后勤部队和主力部队是一样的兵马。
马占勇的副将马腾和图书跨马冲上前来,警觉的提醒了马占勇一句。
在城外十几里的地方,依稀已经能看到前面的灯火。
阿不力孜单手抱胸,行了个维族的大礼,转身就让族人搀扶着回了城中。
马占鳌带着剩下的十万骑兵完全包围了月牙泉,从四面八方发起进攻。
方才他改变了四面冲击的战术,集中兵力攻其一点。同时在进攻这一点的时候,他吩咐所有的骑兵扔掉了火把,避免成为华兴军枪口下的移动活靶。
“砰!”
“为什么!这到底是为什么!真主!你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您的子民!”
防御阵地上每隔十米就准备一堆柴火,但是并没有点燃。吴旭明想给回军突然一击,打他们个措施不及。
马占鳌双眼通红,他不是来找华兴军拼命的,只是过来想碰个运气,能抢就抢,能杀就杀。
“大哥,你放心吧,保证那些维族老小一个不留!”
华兴军在月牙泉布防了一个军两个师的兵力,总数不下五万多人。
“不用担心,我们两万骑兵屠灭他一个小县城绰绰有余。就是回人们设下埋伏,那也是白费功夫!”
骑兵们手中的火把在夜空中异常的命令,在华兴军的眼中,便成了一道道清楚的移动目标。
回军不管在哪个方向冲击,都如同遇到了一场冰雹。豆大的子弹噼里啪啦的砸在战马和骑兵的身上,一会的功夫便人仰马翻,哀嚎遍野。
“兄弟们!血洗鄯善城,不能放走一个!冲啊!”
那一层层的子弹“嗖嗖嗖”的打出,就如同夜空中绚丽的烟火。
马占和-图-书鳌嘶声下了命令,他已经得到消息,华兴军就驻扎在城外五里的月牙泉。
马占鳌嘶吼着对穿令兵下了命令,撤退的号角声顿时鸣起,对于正准备冒死冲锋的骑兵来说,无疑像是松了紧箍咒一般,想也没想就掉头后撤。
吴旭明浑身的杀气四溢,似是杀神下凡一般,连阿不力孜也忍不住打了寒颤。
但是同样的在缺口处也布置了最少五十挺的机枪,在城墙上冲天的火焰照射下。回军的骑兵完全没办法遁形,全部被机枪四射的子弹覆盖碾压。
“冲啊!”
“预备!射击!”
他率领的两万骑兵已经死伤不到五千,一多半的骑兵全部战死,但是连鄯善县的大门都没冲进去。骑兵完全被城墙上布防的华兴军阻挡,在飞射的子弹面前,战马和骑兵就如同豆腐一样,不堪一击。
“三头领,不能在这么冲了!咱们应该合兵一处,从一个方向突破进去!”
霹雳啪啦一阵的乱枪四射,子弹在夜空中无比璀璨的划出一道道的火线。
“好!就按你说的办!马腾,你亲自带领骑兵冲击。鄯善县就是一道铜墙铁壁,你也得给我一定要撕开一道口子!”
华兴军早就做好环形防御工事,把物资全部集中在圆圈之中。
回军的马队一刹那就被密集的子弹打的人仰马翻,战马哀鸣。
四面的冲杀声顿时响彻天际,整个鄯善城都跟着马蹄的奔跑声震动了起来。
“嘣、嘣、嘣”
现在回军骑兵的主力猛的在缺口前冒了出来,机枪连的华兴军惊了一跳,连忙就扣动了扳机射击。http://www.hetushu.com
“来的好,今晚这里就是他们的屠宰场!”
此刻,鄯善城外的战斗也逐渐停歇了下来。马占勇此时已经陷入一片疯狂之中,像一个输的精光的赌徒,双眼都冒出了血光。
“杀啊!”
战马不是机器,听到枪声通常会变的狂躁不安,非常难以驾驭。就是稍不留神便会从战马身上被甩下来,不要说骑在马上射箭了。即便侥幸冲到一百米的距离,也无人射出一箭。
马占勇冷笑着舔了下干裂的嘴唇,脸上浮起一丝的狰狞。
一时间,围困在月牙泉四周的火把像是潮水一样退了下去。刚才还一片轰鸣的战场顿时就安静了下来,只有躺满尸体的战场偶尔传来几声痛苦的哀嚎。
四面城墙几乎是同时响起了密集的枪响,子弹在夜空中编织成一道美丽的火网,“嗖、嗖、嗖”的朝回军骑兵就砸了过去。
层层的枪阵环绕,似是一道圆形的城墙一样,根本就没有缝隙插入。
马腾吃过华兴军的亏,心里很是小心谨慎。
回军的骑兵冲击了半小时不到,上去一批便人仰马翻的滚下一批。
马占勇看着这座城墙低矮的城市咆哮了一声,嘴角已经愤怒的咬出了鲜血。
“那一切就交给三弟了!我们走!”
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华兴军提前做好了准备,而且后勤部队的战斗力竟然和主力部队没什么区别。
吴旭明早有准备,连忙下令把城墙的火把点燃,一时间四面的火光冲天,把周围一百米的距离映照的清清楚楚。
在骑兵冲击到三百米的时候,各城墙的指挥官便下达了射击的命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