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24章 进军大西北二十九

众位旗主现在已经出现崩溃的迹象,要是那逊绰克图此时再坚持的话,恐怕他们便会联合起来造反了。
王保田镇定的回了一句,战斗发展的这个时候,心中的胜券已经在握。
“滚开,一点骨气都没有,还是不是成吉思汗的子孙了!”
那逊绰克图都快要哭了,他自大的选择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对手。
只有各将领心里明白,乌鲁木齐四面的口袋都已经扎好,蒙古大军已经错过撤退的时机了。
战斗从早上打到了中午时分,城墙前的战场上尸体已经覆盖了三四层之高,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孛日帖赤最后才发言了下,神情万分的沮丧,后悔参加这场战斗。
但是让那逊绰克图绝望的是,城墙上的那根怪物一样嘶吼的东西,不但没有停歇,反而更加的激烈的爆裂。
第二批回军果然派出了三万的大军,张闲也不用和他们客气,直接让各团的机枪连全部开火。
就在十万的大军行进到戈壁滩上的一段山谷地带时,两旁的高地上突然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枪响。
一个声音不断的在他心里浮起,他的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。为了保持镇定,他已经把嘴唇咬破。
他现在感觉就跟站在悬崖边上一样,前后都是死路。若是向前冲,华兴军就像是天神下凡一样,冲上去多少便死去多少。若是向后退,不但影响了士气,而且也没有这么多的粮草供大军使用。
华兴军城墙的那子弹就如同无穷无尽一般,那逊绰克图在进攻http://m.hetushu.com之前,设想过很多场的战斗。但是做梦也不会想到,自己可以败的这么惨。他们使用的武器,那逊绰克图见所未见。他也见过洋枪,但是没有见过如此连续不断发射的洋枪。
冲在最前面的战马像是一个个绊在了绳索上,在密集飞射的子弹中。不断的翻滚倒地,嘶鸣着溅起阵阵的沙尘。
“撤,撤退,全部撤退!”
那种感觉就如同冲进了一群蝗虫之中,不知道有多少的子弹一时打进了身体里。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过后,直接就没有了任何的意识,连同战马一起倒在血泊之中。
“撤吗?要撤吗?”
一个旗主激动的竟哭了起来,像是从虎口里挣扎着逃出一样。
城外名副其实的成了战马和骑兵的绞肉机,冲上来多少便死去多少。
那逊绰克图大吼了一声,一挥手马鞭就抽在了旗主的脸上,冲第三波骑兵提前挥下了进攻的令旗。
“你们都打起精神来,华兴军也是人,不是神。他们也需要吃饭,也需要喝水。只要在草原上,我们就是霸主。我们只要切断他们的补给,吸引他们出城,便可以在草原上全歼他们!”
那连续不断的枪声就是骑兵的噩梦,枪口吐出的火花就如同一条张牙舞爪的恶龙。枪口转向哪里,哪里便被扫射倒下一波。
“有埋伏,快下马躲避!”
其他的旗主也都随声附和。
博尔塔拉的首领孛日帖赤那建议了下,此时为了避免其他部族的抱负http://m.hetushu•com,最好的办法就是退回自己的地盘。
其他将领纷纷点头,其实心里却都暗自的盘算,看找个机会就赶紧返回外蒙古,再也不参与和汉人的争斗。
“砰,砰,砰!”
“保田兄,其他四个师部都各就各位了没有?”
蒙古骑兵既然来了,张闲也没打算让他们再离开。
“盟主,我们先回博尔塔拉吧,等有了对付汉人的好法子,我们再报仇不迟!”
“早就在阵地上布置妥当了,所有的路口都被封锁,蒙古骑兵这次是插翅难逃。”
可是他的枣红马却被子弹打中,嘶叫一声,挣扎了两下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现在蒙古大军已经投注了两万人,只会想着加大筹码,把以前输的赢回去。
此时冲在最前面的蒙古骑兵就像是看到了嗜血的魔鬼一样,迎面而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子弹。
那逊绰克图一个翻身就从马上跃了下来,子弹刷刷就贴着头皮擦过,一下就把他吓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正在冲击的那三万多人不到二十分钟便死伤过半,战场的蒙古骑兵仿佛是小麦一样,被死神化作的镰刀一把把的收割。
“呜呜呜!”
他现在就如输红了眼的赌徒一样,不把全身的家当都输进去,万般没有收手的道理。
那逊绰克图看着周围这一群没出息的手下,愤怒的大吼了一声。
张闲淡淡一笑,把那逊绰克图的心思摸得清清楚楚。
在一百米的距离内,华兴军的远征步枪可以完全做到点射,直和*图*书接开枪射杀骑兵。
战场上顿时又有五万匹战马向城墙发起了进攻,如同黑色的潮水一样汹涌的扑了过去。
城墙上的士兵也有意的把准星对准骑兵,并不伤害战马。
要不是撤退及时,最后一批冲上去的五万骑兵也会被完全打垮,好在最后还保住一万多人。
二十多万骑兵,在三番两次的冲击之后,最后竟然倒下了将近十万。
“盟主,我们回草原吧。女人们不能没有男人,我们不是那些恶魔的对手!”
城中的汉人无一不感到一阵阵的心寒,听着城墙外面的马蹄声,心都挂在了嗓子眼上。唯恐蒙古人冲进城来,那汉人肯定全部在劫难逃。
地面已经铺满了战马的尸体,空气中满是血腥的味道,一闻便让人气血翻滚、阵阵作呕。
“好,我们走,就到博尔塔拉去!”
“是啊,盟主,我们回草原吧!”
“都给我闭嘴!你们还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吗?胜败乃士兵家常事!这点小伤小痛就喊着撤退,你们难道就想一辈子爬在女人的肚皮上吗?”
蒙古大军继续进攻是死,现在就是撤退也是死!
那逊绰克图暂时也没有好的办法,虽然在此地第一战就大败而归,但是好歹还有一半的兵力,对付其他的部族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“盟主,我们逃出来了,这真是一场噩梦。”
方圆五百米之内,全都是回人战马和骑兵的尸体。战场上炮弹爆炸的硝烟还未散尽,站在城墙上看去就如同身处尸海中间一样。
“是,是,是,盟主说的极是和_图_书!”
第二批三万人的蒙古骑兵再次发起冲击,王保田在身后看着城墙下的惨景,都不由得吸了口凉气。
另一旗主也忍不住建议了声,满脸都是渴求。
那逊绰克图的精神此时已经接近崩溃,方才又压上去五万的骑兵,转眼间又剩下了一般。
张闲冷冷的看着战场,那刚冲上的五万骑兵也跟赴死一般一批批的倒下。
张闲端着望远镜冷冷一笑,只下令城墙的士兵抓紧时间休整,补充弹药和补给,并没有下令追击。
“可是我们根本不是华兴军的对手啊,他们的武器实在是太可怕了。我们连他们的身前都进不了,就是想拼命也没有机会啊!”
机枪也停止了扫射,这时候枪管还没有无水冷却技术。在连续的扫射之后,必须要用水冷却,
牛角号声在乌鲁木齐的城外嘶鸣,四面围困的骑兵大军全部汇聚到一处,往西北方向的博尔塔拉疾奔而去。
“盟主,别冲了,别再冲了。兄弟们再冲就要死光了!”
两方的差距实在是太过于巨大,自己的弓箭根本就对一百米外的华兴军造不成威胁。而自己的骑兵却像是韭菜一样,被华兴军一拨拨的收割。
“嘟嘟嘟”
“他们二十多万的大军要吃要喝,只能求个速战速决。新疆不同于关内,他们要是敢公开抢掠粮草,那便是与新疆的各民族为敌。所以我想蒙古大军的首领现在一定很为难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”
“蒙古鞑子还真能豁得出去!”
要是一开始就扬长避短,在草原上利用骑兵的优势www.hetushu.com和华兴军作战,也不至于败得这么惨。
在五万骑兵全部压上去之后,战线整整向前推进了一百米。回军的骑兵终于冲进了距离城墙百米的距离以内,但是迎面而来的子弹更加的凛冽。
当初华兴军倡导民族平等,民族自治。北疆的各民族几乎全部答应了,唯独他不服气,要和漠北的蒙古联合起来,想着恢复祖先的荣耀。现在荣耀没有,却被打的跟狗一样。
那逊绰克图打了个冷颤,一下子就被拉回了现实之中。眼光紧盯着刚刚冲上去的三万骑兵,双手抱拳紧攥着铠甲。
当初罗三元的战马就是这么来的,经过训练的战马在主人死后,只会守在主人的身边,并不会在战场上疯跑。
那逊绰克图此刻的心思,确实跟张闲猜的差不多。虽然满脸的坚决,但是心里却跟刀割一样。
呼图壁县位于乌鲁木齐西北外的一百多里,那逊绰克图带着剩下的十二万骑兵黄昏时便到达了此处。
那逊绰克图的脑袋似乎刚刚回过味来,肚子里的肠子都快悔青了。真不该不了解对手,就贪功冒进。
这次城墙上的机枪全部开始横扫,刚才第一波冲击的时候,张闲并没有机枪连开火。他把蒙古军一上场就被吓退,就跟一个人刚进了赌场,要是第一局就输了一大笔,肯定就不会再跟。
城墙上此时又发出震天的枪响声,如同鞭炮一般,噼里啪啦响个不停。
战斗刚打响,新十一军的两个师部,和新十二军的三个师部就从其他城门出城,沿着蒙古军撤退的方向构筑防御阵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