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30章 科尔沁会盟

阿拉善额鲁特旗的旗主拉克申跟着愤愤的骂了句,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。
乌兰察布旗的旗主岱钦直接骂了一句,没有给那逊绰克图留丝毫的情面。
“亲王,我们乌兰察布旗也愿意出兵两万,紧随你的左右!”
“老亲王,我们土尔扈特部虽然只剩下一万的残兵败将,但是也愿意听从您的统领,找华兴军报仇雪恨!”
俄日勒和克一脸沮丧的摆了摆手,捂着脸坐下了身子。
“是啊,那逊绰克图就是个志大才疏的人,空有一身的勇武,却不会动动脑子。骑兵是在运动中歼敌的,优势就是它的机动性。他竟然放弃自己的优势,和华兴军去争短处,用骑兵去攻城,不是狂妄就是白痴!”
其他的小部落旗主也都跪地求战,在听说了蒙古部族在新疆打败的事情,众人都是满心的不服气,哪里容得下成吉思汗的子孙遭受如此大的屈辱。
这次外蒙古出兵新疆,内蒙古也就土尔扈特部出动了五万的骑兵跟随,在根源上也是这个原因。
“这鹿肉可是大补的东西啊,好久都没吃过这么新鲜的鹿肉了,大家都快尝尝!”
“总司令好!”
他一从新疆逃窜回来,就被阿拉善额鲁特部的旗主和乌兰察布部的旗主撺掇着,要在僧格林沁的面前请战,为在新疆死去的蒙古部族报仇。现在僧格林沁终于答应,他最是高兴不过,心中的郁愤一扫而空。
“行了,说正事吧。国防部的军令你们也都看了吧,都说说自己的意见,看看怎么就和图书能把内蒙古的这颗钉子给拔了!”
王世杰连连吩咐了声,坐上马车便往司令部赶了过去。
僧格林沁看着众人满意的点了点头,端起酒碗就满脸兴奋的大喝了一声。
拉克申满心兴奋的第一个站起身子,跟着举起了酒碗,仍是一脸的大义凛然之色。
额济纳土尔扈特旗的旗主俄日勒和克率先站起身子,端起大碗的酒就喝了下去。
当初普通百姓来往在两地之间,最短一个月的时间,现在仅仅缩短为了三日。不管是军事还是民用,都是天翻地覆的进步。当初先修建太原到大同段的铁路,也是为进攻北京做准备。现在大军在大同集结,最多只需要一周的时间。王世杰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现在就直捣黄龙,率大军打到北京去。谁想一下了火车,就受到了国防部的急报,把王世杰兴奋个半死。
其他的旗主也是满脸的不解,这一站让蒙古骑兵的声誉大大受损,众旗主都是憋了一肚子的闷气。
“总司令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!坐着洋玩意也不带上我们,自己偷偷的去了!”
“走!回司令部!”
内蒙古各部族在科尔沁会盟之后,便共同推举僧格林沁做了盟主。
岱钦也单手抱胸跪下,请求出兵。
“俄日勒和克旗主,本王正有件事情要问你。你们联合外蒙古二十二万的大军,怎么就一战就将近全军覆没了呢?”
僧格林沁直接就问到了正题,满心不解的看着俄日勒和克。
王世杰进屋后,所有的将领全都和_图_书起身敬了个军礼。屋子里暖融融的,生了好几盆的煤炭。
新疆的北疆平定之后,四川军区的新十三军还有太原军区的新一军都已经返回驻地,新疆全部交给兰州军区的新十一军和新十二军驻防。兰州军区司令员张闲也返回了驻地,由副司令王保田在新疆统帅领军。
“干了!”
岱钦也早就期盼着这天,大喝一声就起身端起了酒碗。
“那逊绰克图就是个志大才疏的人,本王当年见他的时候。他就年轻气盛,锋芒毕露。此次进攻新疆,本王的心里就为你们担心,没想到你们竟然败的那么惨。”
“好,好,好,都坐下吧。本来说等张闲一回来我就给他庆功,可是这铁路刚修好,我这心里就痒痒的坐了一圈,张闲兄弟可不要怪我啊!”
“老亲王,干了这碗酒,从此您就是我们的盟主!”
山西地处黄土高原,沟壑纵横,比起江南不知道崎岖坎坷了多少。但是在众技术人员的努力下,还是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,终于修筑了一条贯穿太原到大同的铁路。
科尔沁部落张灯结彩,全都因为僧格林沁的回来载歌载舞。
王世杰满是兴奋的乘坐火车,从太原到大同往返了一圈。刚下了火车,传令兵便传来了急报。
“好,我们的祖先曾经说过,只要我们草原上的部族把拳头攥在一起,那我们蒙古人就将无敌天下。我们分散了这么多年,也该团结起来,重振我们蒙古人的雄姿!”
山西铁路不同于江南的沪宁m.hetushu.com铁路,整整修建了一年,才完成的一半的距离。明年开春后,便要开始修建太原到大同段的铁路修建。
内蒙古额济纳土尔扈特部也属于卫拉特蒙古部落,和准格尔部落同属一个祖先。当年土尔扈特部从俄罗斯的伏尔加河东归之后,一部分去了新疆定居,一部分就在新疆和内蒙古接壤的地方定居了下来。
他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从华兴军的手里夺下整个河套平原,谁都知道那里是一块黄金宝地。比起内蒙古的任何地方都要水草茂盛。
宽大的蒙古包内,内蒙古各部落的旗主都聚过来庆祝僧格林沁归来。众旗主全都满饮了杯僧格林沁从京城带回的御酒,大笑着坐下了身子。
“总司令,南京急报!”
张闲笑着回了一声,众将也跟着调侃了起来,屋子里一片的欢笑。
僧格林沁最先割了块鹿肉塞进了嘴里,大口的咀嚼起来。
“来,我们都敬盟主一碗。今后草原上不再分各部族,大家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!”
俄日勒和克最后起身,也是一脸的坚决,决定向僧格林沁称服,跟着他和华兴军拼了。
宁夏和内蒙古紧邻,先拿下宁夏,也能解除华兴军对内蒙古的威胁。不然内蒙古的各部总是如芒在背,总感觉华兴军一不留神就打过黄河来了。
河套平原水草丰富,只要控制了此处,蒙古大军便多了一个优良的放牧场。
“老亲王,各位旗主,说来惭愧啊!咱们本来是跟随外蒙的那逊绰克图去新疆救人去了,结果http://m.hetushu.com最后却把新疆的蒙古部族给害了啊。我们在乌鲁木齐只打了一仗,那逊绰克图太过狂妄,第一战便带着我们强行攻城。结果被拥有精良枪炮的华兴军给消灭了一半。最后被人家的骑兵追着打,像是丧家犬一样被赶出了新疆!”
自从太平军作乱之后,僧格林沁就一直南征北战,多年未曾再踏足草原。
山西太原火车站,由晋商投资修建的山西铁路,现在太原至大同段已经全线开通。
白天僧格林沁刚打的梅花鹿也已经烤好,下人们一人端了一盘,摆放在各旗主的面前。
此时太原军区和兰州军区的司令和参谋长都已经到齐。
俄日勒和克也单手抱胸求战,立马从战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。
他被朝廷罢官憋了一肚子的火气,现在全部发泄在华兴军的身上,只想着因为华兴军自己才落得现在的田地。连他也觉得朝廷软弱,总是不敢跟华兴军交战,放任华兴军越来越强大。
僧格林沁沉默了一会,突然重重的把手拍在桌子上,咬牙呵斥一声。
僧格林沁举起酒碗自饮了一口,凝眉感慨了一声。
“华兴军欺人太甚,欺负我蒙古族无人,本王必要灭灭他们的威风!”
现在外蒙古的精锐损失殆尽,各部落联合起来,远不如内蒙古的一半势力大。
“啥也不说了!今后我们土尔扈特部就是老亲王的了!干了!”
“老亲王,感谢您请小人来参加您的宴席,小人先敬您一杯。”
其他的小部族也跟着起身,全部端起了酒碗。
前些日子和-图-书僧格林沁就是呆着他的部落拿下了河套平原的北部,现在他不断的鼓动着僧格林沁向华兴军开战,目的就是为了把黄河以南的地方也从华兴军的手里抢过来。
“老亲王,我们蒙古族这一战下来可是损失了数十万的族人啊!朝廷可以惧怕叛贼,不在乎我们蒙古部族的损伤。但是我们不能不管不顾啊,这样叛贼日后还不得寸进尺,把我们赶尽杀绝了!”
王世杰笑了笑,在火盆上烤了烤手,不再说笑,从口袋里把国防部的军报拿了出来。
“老亲王,我们也愿意追随你的左右!”
拉克申单手抱胸,当下就跪在了地上。
宁夏现在由兰州军区驻防,回人们全部迁徙走后,宁夏彻底成了荒原,百里都不闻人烟。
“亲王,您就下命令吧。只要你愿意进攻华兴军,我们阿拉善额鲁特旗便愿意出兵三万,紧随您的左右!”
乌兰察布旗和华兴军并没有利益碰撞,此刻岱钦也是真正站在蒙古人的立场上做这个决定,就是为了找华兴军为蒙古人报仇。
“司令,我们已经收到最新的情报。蒙古鞑子已经在科尔沁会盟,决定奉僧格林沁为盟主,开春后就对我宁夏发起进攻。内蒙古的各部加起来大概越有十六万的兵马,全部由僧格林沁统帅!”
兰州军区司令张闲率先把情报递给了王世杰,和众将交换了下情报。
王世杰环顾了下众人,开了句玩笑,坐下了身子。
僧格林沁也积极的备战,准备开春后便向华兴军发起进攻,第一个进攻的目标便是宁夏的华兴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