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42章 横扫千军

吉达满脸都是不解,他在石嘴山还没享几个月的福,现在拉克申一来就让他带兵撤离。
“天神啊!这是什么东西啊!”
“不好了,旗主!草原上发现汉人的大规模骑兵,兄弟们死伤惨重,已经有数十个部落被汉人骑兵全歼了!死伤数万人啊!”
中路一个团的华兴军全都神经紧绷,他们来的匆忙,并没有携带多少的弹药,其他的两个团要赶过来支援也来不及了。
银川战役开始后,驻扎在宁夏的兰州军区一个陆军旅已经奉命,在海军轻型铁甲舰的协助下,渡过黄河,占领了石嘴山的乌达县。
银川城早已经被蒙古骑兵屠杀一空,城中的蒙古骑兵全部被歼灭之后,新一军还在城内搜寻出数千身着回人服饰的女子。
蒙古铁骑横扫欧亚早已成为历史,在此刻他们只是一群等待屠宰的羔羊。
各部落的骑兵冲击了好几次后仓皇后撤,几乎把心脏都快吓了出来。
众部落的首领吓的冷汗直流,毫不犹豫的就带着剩下的所有骑兵就全部压了上去。
拉克申拔了下军刀,怒气冲冲的大喝一声,带着亲兵就跨马出了城去。
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汉人怎么可能有骑兵?左旗嘎鲁旗主呢?他怎么没有跟随您一起来呢?”
华兴军阵地的团长冷冷的看着骑兵冲进了五百米的局里,大吼着冲手下挥下了手中的令旗。
拉克申带着亲兵慌忙逃窜了一日,进城后顾不得休息,立马就让手下在城外集结了起来。
“什么?什么华m.hetushu•com兴军?老子天天在黄河边上守着,哪里来的华兴军!”
最后仅有上千人退进了银川城中,其他的骑兵无一例外,全部子弹打的血肉模糊,战死沙场。
拉克申一见吉达回来,心就跌落到了谷底。没等吉达下马汇报,就发疯一般挥刀就把吉达斩杀在了马上。
拉克申惊恐的差点跌落下马,冲出了腰上的大刀冲吉达嘶声大吼了一声,脸上的胡须都竖立起来。
沿途之中,所有的蒙古小部落骑兵全部清除一空。三日后终于绕过了贺兰山脉,从阿拉善盟防线的身后突袭了上去。
那响声惊天动地,如同沉睡的狮子发出暴怒,在银川城外急剧的膨胀,似要把天地撕开。
拉克申派兵沿着银川到石嘴山的黄河一带驻防,唯恐华兴军渡河作战。
此次只在消灭蒙古骑兵的有生力量,并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。所以新一军的骑兵军团并不攻打城池,而是在草原上跟随飞艇的指引,包围歼灭一个又一个部落。
一两万的骑兵已经在城外集结,拉克申二话没说,带着众骑兵就朝乌达县逃窜而去。
拉克申几乎被新一军的威视吓破了胆子,战斗一开始就带着亲兵,从银川的东城门冒着炮火突围而出,朝石嘴山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“咚、咚、咚!”
他怎么也没想到,华兴军竟然会使用法术,飞到天空作战。心里暗暗叫苦,只希望华兴军不要追上来,自己尽快带着石嘴山的一万骑兵逃去科尔沁求援和*图*书
那路口有兰州军区一个布防,三个团分散布防在两公里的阵地上,似是一道钢铁城墙。
“银川现在已经被攻破了,嘎鲁生死不明!你太娘的再啰嗦,老子这就砍了你!”
那湛蓝的天空之中,竟然漂浮着三十艘巨大的轮船,轮船绑在飞鱼的下面,不断的从上面飞落着冬瓜大的炸弹。
拉克申第一时间就抬头望向了天际,惊讶的下巴都快落到了地上。
吉达看着杀气冲冲的拉克申,也不敢再违拗半句,带着手下的五千精锐就寻了一个路口冲了过去。
团长脸上的肌肉抖动,冲所有的士兵都大吼了一声。华兴军成军一来未曾一败,他可不想把这个不可战胜的神话让自己的团部毁掉。
银川四面的城墙像是葬送在火海之中,在一阵天翻地覆的震动之后,一时间便轰然倒塌。
拉克申大吼一声,环顾了下身边的众将军,眼睛里似乎都冒出火来。
嘎鲁又嘶嚎了声,着急的气血攻心,一下就昏迷了过去。
接连冲进了五六次,华兴军阵地的三百米外已经黑压压的铺满了一层战马和骑兵的尸体。
“属下领命!”
去年拉克申率大军在黄河以北阻击迁徙的回军,占领了河套平原在黄河北岸的所有地盘。
“不好了,旗主,前面的所有路口都被华兴军给封锁了!”
拉克申在点将台上大吼一声,做起了战前动员来。
此战仅仅用了一个时辰,新一军三万多骑兵在航空一中队的配合下,便全歼阿拉善驻银川和_图_书上万骑兵。
“预备!打!”
吉达连忙回了后方向拉克申禀告,方才若不是他眼疾手快,差点被飞射而来的子弹打中。
“旗主,出什么事情了!怎么急成这个样子?”
“不答应!不答应!不答应!”
吉达满脸不可思议的询问了声。
“轰隆!”
“来人啊!备战!快备战!”
现在阿拉善盟也分为左右两个旗部,左旗家属仍旧在原来沙漠腹地,主力部队现在全部集中在石嘴山和银川两地。
阿拉善盟领地内沙漠众多,部落分散在巴丹吉林大沙漠的四面,生存环境十分的恶劣。所以部落的旗主拉克申才一心向吞并河套平原,将部落全部迁徙如此。
“众将听着,今日是阿拉善盟生死存亡之际,要是谁再敢贪图生死,休怪本帅无情!”
拉克申暗叫不好,连忙冲出了帐外,为传令兵嘶叫了声,让人把嘎鲁抬下去医治。
拉克申惊诧的大呼了出来,在亲兵的护卫下慌忙逃进了城中躲避。
驻扎在石嘴山城的是阿拉善盟的右旗旗主吉达,拉克申是左右两旗的总旗主。
“弟兄们,就是今日全部战死也要守住这里,不能放走一个蒙古鞑子!都听明白了没有!”
下面的骑兵振臂高呼,声音汇聚在一起如同天边的惊雷一般响亮。
战马嘶鸣的一匹匹翻滚倒下,后面的战马又一匹匹的补冲了上去。
他却不知道,罗三元已经带着骑兵从兰州渡过黄河。在解决完土尔扈特部后,新一军的骑兵军团便全速朝银川和石嘴http://www.hetushu.com山一带进军。
马群受惊,顿时四散大乱。
银川城中军鼓擂动,各部的骑兵迅速在城外集结,足足有上万多名骑兵。
一时间,机枪连炮击跑营全部开火,子弹炮弹连成一片,噼里啪啦的完全把冲击过来的骑兵先头部队覆盖。
吉达吓的都快尿出来了,再也不敢强冲,带着剩下仅存的一千骑兵就返回了后方。
“是真的啊!旗主!汉人是从土尔扈特部的方向穿插过来,我们被打的猝不及防,毫无还手之力啊!”
乌达县西部是贺兰山,东部便是黄河,是石嘴山北上的必经之路。
拉克申拔出了怀里的腰刀,话音刚落,天空却突然发生异变。密密麻麻的炸弹从天而落,瞬间就在银川城外的大军中炸响。
“是!旗主!”
“好!那就拿起你的大刀弓箭!随本帅一起宰了这群恶狼!”
“轰隆!”
蒙古骑兵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在包围圈内四处突围,进攻了好几次都被迎面而来的弹雨打退。
阿拉善盟的左旗旗主嘎鲁,浑身是血的闯进了拉克申的指挥帐中,冲着拉克申就单膝跪地嘶嚎了一声。
拉克申蹭的就跳起身子,冲嘎鲁呵斥了声,放开了手里的一个头戴黑色纱巾的女人。
新一军的骑兵军团也已经呈扇形把阿拉善蒙古骑兵包围,在发起冲击之后,黑压压的枪口成排的对准面前的骑兵发出了咆哮。
拉克申大声训斥了他一声,大口的饮了口茶水,着急的就让传令兵召集各部落首领。
“吉达!老子命令你,不和-图-书管用什么方法,一定要在前面杀出一条路出来。不然华兴军的骑兵冲上来,咱们全都得死在这里!”
子弹刷刷的飞了出去,不断的在骑兵和战马的身上溅起一阵阵的血花。
那女人还是拉克申俘获的回族女子,比起蒙古的女人来不知道甜美柔弱了多少。拉克申视她为宝贝,天天捧在怀里爱不释手。
一时间,天地变色。阿拉善盟最后的上万匹战马发疯似得继续朝华兴军的中路突破。
航空一中队炸开银川北城墙后,银川城已经无险可守。新一军解决完城外的所有蒙古骑兵后,全部从断墙上突进城内,把城内的参军也绞杀一空。
“你啰嗦什么!华兴军的骑兵马上就杀过来了,快随我北上科尔沁找僧格林沁亲王求援,不然我们阿拉善盟就要全军覆没了!”
士兵们振臂发出了怒吼,刷刷的全部把刺刀插在了枪口之上,准备弹药打光之后,用血肉之躯抵挡骑兵的冲击。
此时城外已经枪声大作,飞艇全部漂浮到了城墙的上面跟下面条一样,不断的下着炸弹。
吉达满心不甘的踱了下脚,让人撤退上点了房子,把回人的女人和粮食统统烧毁,不能白白的留给华兴军。
罗三元并没有为难他们,带兵便朝是嘴上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“成吉思汗的子民们,现在草原上有一批恶狼正在屠杀我们的兄弟姐妹,劫掠我们的牛羊马匹,你们能答应吗?”
“誓死一战,誓死一战!”
大军刚到乌达县的一个山口出,在长达两公里的战线上,全部传来了枪响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