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46章 大闹归绥城

江云豹大骂了一声,还以为徐耀扔了几块石头过来羞辱他。连忙下令手下放箭,但是话还没有骂完,那铁疙瘩就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。
归绥将军诸克图一脸郁闷的看着西城墙,不知道华兴军为什么打上了归绥城的主意。他在这里不过是想当个平安将军,每日里抽抽大烟,玩玩女人,谁也不想得罪,没想到华兴军竟然主动打上门来了。
岱钦犹豫了下,点点头带着手下便跨上了战马。现在情况已经暴露,不管他有没有决定投靠华兴军,都再也摆脱不了通敌的罪名。一旦华兴军明日进攻归绥城,那归绥城的将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先处理了自己。此时最好还是先返回部落,做好应变的准备才行。
“副司令,子弹都搬过来了。这些八旗兵们真是不堪一击,刚才打的一点也不过瘾!”
江云豹现在也不把岱钦放在眼里,要是抓住酒楼的这几个人,那可是大功一件,兴许岱钦也有可能被判个通敌之罪。
“他们会妖术,他们会妖术!”
八旗兵勇顿时便哀嚎声遍野,顿时就倒下了一大半,其他人慌不择路的见了房子就冲进去,混进了路边的商铺之中躲避。
江云豹跨马溜的飞快,也顾不得这些手下,狠狠的抽打着马鞭就从小道冲了出去,朝着绥远新城的八旗军营求援而去。
徐耀带着亲兵立马跟着下了楼梯,只见门外已经围满了身着八旗兵服的兵勇,全都拔出了大刀,拉起了弓箭,把状元楼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“放箭,射死他www.hetushu.com们!快放箭啊!”
八旗军在一千米的距离停止了前进,江云豹惊慌失措的给诸克图指了指西城墙。
“轰隆!”
“太好了!今日这些满清鞑子来多少,我徐耀便杀他多少!”
西城墙本就是由江云豹的手下驻防,罗三元带着亲兵过去时,城墙上下只有十几个人在无精打采的抽着大烟。城内都打成那个样子,他们还是一点警觉都没有,还以为是谁家放着鞭炮。
罗三元轻笑着把望远镜递给了徐耀,指了指城墙里面示意了下。
“砰、砰、砰”
所以岱钦当着他的面离开,他也不敢说半个不字。
江云豹早就躲在了后面,对着手下的众兵勇嘶吼了声,带头拉开了手里的弓箭,朝着酒楼飞射了过去。
骑兵们已经以城墙上的箭楼为中心,分四面修好了防御工事。枪口黑洞洞的对着前面,只等八旗兵勇们来攻。
“江云豹,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,还把不把老子放在眼里!”
“副司令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他也害怕这几人被江云豹抓住,那自己可真就是坐实了勾结反贼的罪名。
这一个连的亲兵,足足带了上万发子弹。在城墙上把弹药箱堆积起来,跟一面墙似的。
“老旗主息怒,我们公子说了,您还是先回部落处理要事!这些人我们能对付得了!”
“那你们保重,老夫就先回部落了!”
只见空荡荡的街道兵马攒动,黑压压的一片正朝着这边冲了过来。
徐耀带着亲兵上了二楼后和_图_书,在窗户上掏出怀里的驳壳枪,就对着下面的八旗军开起火来。
“你这狗东西,看小爷不把你射成刺猬,放箭!放……”
徐耀布置好了防务,兴奋的对着在城墙上观测四面的罗三元做了下汇报。
“江云豹,想要抓人可不光凭一张嘴就行,你看看这个是什么!”
“妖怪!他们真的是妖怪!”
诸克图一脸不满的抽了江云豹一耳刮子,愤愤的大骂了声这个惹事的手下。若不是还指望着他为自己搜刮银子,早就让人把他拖下去砍了。
罗三元之所以这么淡定,不光光凭借着手上的驳壳枪。更重要的是这一个连的队伍,可配备着二十挺的机枪。在白天的时候,他们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混进了城内。守城的官兵收了银子,也不认识那是什么东西,轻松地放了这些武器入城。
“将军,反贼就在西城墙上。他们手里拿着最先进的火器,我们要小心点才好!”
徐耀淡定的从怀里掏出了手雷,说话的功夫就和亲兵同时朝江云豹的队伍扔了出去。
亲兵们一阵的枪弹扫过,那十几个兵勇便被打成了筛子,满脸不可思议的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领头的便是江云豹,正对着状元楼横着脸大呼小叫。细猴就在他的身边站着,一脸得意的看着摆弄着手里的大刀片子。
“好了!你们是想来软的还是来硬的,要是乖乖的举手投降,小爷也让你们少受点苦!”
江云豹见岱钦灰溜溜的离开,心里就更加确认这几人一定和华兴军有关http://www.hetushu.com系,说话的口气也就更加嚣张了三分。他此时还要抓住这几人细细盘问,才能找出证据拿下岱钦。现在仅凭细猴一句话,还不足以给岱钦定罪。
“都是你干的好事,你没事得罪他们干嘛!就算他们是华兴军,你不去招惹他们,他们能闹出这大的动静?”
这座酒楼全部是木质结构,就算八旗军抓不住他们,也会用火箭点燃了酒楼。
“轰隆!”
几声巨响第一次在归绥城里回荡,如同晴天霹雳一般,把远远围观的百姓全都吓的四散而逃。
徐耀大笑了声,带着亲兵和外面一个连的弟兄,就朝着距离酒楼最近的城墙攻了过去。
那手雷嘶嘶的腾着烟雾,江云豹哪里见过这种东西。还下意识的盯着那东西看个不停,丝毫不知道躲避。
城墙有十米之高,五米之厚。全部用青石修筑,异常的坚固。归绥城在以前也被成为青石城,乔志清那个时代被改名为呼和浩特,在蒙语里也就是“青色的城市”!
有些八旗兵勇早就被吓破了胆子,连弓箭都拉不开,手一抖箭也不知道射到了什么地方。
“你马上就会打过瘾了,城内的八旗军看样子都出动了!”
八旗兵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,嘶声哀嚎着就连连后撤,幸存的人差点没尿了裤子。
刚才他也没有听到几句包间里的谈话,但是有三个字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,那就是,华兴军。
八旗兵勇疏于操练,诸克图在一个小时内集结了五千多兵勇,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。
http://m.hetushu.com三元此时早就带着一个连的亲兵,攻上了归化旧城的西城墙。
徐耀打的还没过瘾,楼前的八旗兵便一哄而散。他脸上有些失落的上了二楼,进了包间询问了罗三元一声。
他把手下的两百多弟兄全带了过来,就是眼前的这几个华兴军有飞天遁地的功能,自己也能轻轻松松把他们给收拾了。
这下可再也没有人敢站在酒楼的跟前,全部抱头就往后撤去。
要是这样和他们纠缠下去,说不定马上就会被他们用妖法打死。
“砰,砰,砰!”
“将军不用担心,末将愿意充当先锋,把这几个华兴军杀个干净!”
他的手下仅仅一炷香的功夫,就被酒楼里的人打死了数十名。
又是一阵的枪弹飞射,足有上百发子弹,铺天盖地的朝八旗兵勇飞射了过去。
岱钦带着手下五六个精壮的汉子,出了门便对着江云豹大吼了一声,满脸都是怒气。
“放肆!”
“对不住了,旗主大人!小人这也是公事公办。这几个人来历不明,极有可能就是南面来的反贼,小人要把他们押回衙门好好审一审!刀剑无影,老旗主还是躲着点,不要待会一不小心磕着你老了!”
一阵的弹雨飞过,在空气中发出“咻咻”的呼啸。一颗颗打进了了八旗兵的身上,顿时楼下的八旗兵就被打的皮开肉绽,鲜血喷溅。
没过一个小时,驻绥远的将军诸克图就带着大队人马包抄了上来。
徐耀连忙劝了一声,脸上满是镇定。
诸克图的手下兵马左都统伊勒德抱拳求战,他是诸克图手下仅和图书存的猛将,也是一个纯粹的蒙古人。华兴军横扫蒙古草原的事情,他早就知晓,每日里正撺掇着诸克图出兵攻打华兴军,没成想华兴军竟然主动送上门来,当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
果然,绥远新城的八旗军营早就听到了爆炸声,两地只相距十里,状元楼这边折腾出这大的动静,聋子也有察觉。
现在城内肯定乱成一团,绥远的八旗军马上就能全部包围过来。
唯一一个安全的地方,就是占领一面城楼。在上面坚持一天,顺便配合明日华兴军的大部队攻城。
这二百个兵勇刚要逃离现场,大街上又冲出上百个手持驳壳枪的华兴军。他们早就化装成路人混进了城内,对准八旗兵勇就扣下了扳机。
他们不过是领着军饷混日子,哪里值得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
岱钦显然不适应江云豹的无礼,从手下的手里拔出蒙古刀就要对江云豹动手。
徐耀和亲兵早就关上了大门,弓箭横七竖八的飞了过去,“啪、啪、啪”的就扎在了门板上。
爆炸腾起的热浪一下就把江云豹掀下了马,站在最前面的兵勇当场就被炸的血肉模糊,尸体像是被烧干了一般。
“好嘞!”
子弹所到之处,无不是皮开肉绽,血流如注。
罗三元正端着酒壶一杯杯的抿着美酒,喝完最后一杯,起身用丝巾抹了抹嘴,淡淡的吩咐道,“占领一面城墙,明日里接应大部队攻城!”
徐耀大笑了声,下去就对城墙上的亲兵大声的下达了准备作战的命令。
江云豹已经控制不住局面,跨马就带人去八旗军营求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