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53章 谈崩了

祁俊藻喘了口粗气,也不想和儿子计较。挥手示意了下,让祁友慎暂且退了下去,自己先休息了一会。
第二日,和谈开始后。新中国的这一方提出的条件大致和乔志清说的差不多,只是更为细化了一些。包括对清廷的优待政策,条件里都有详细的叙述。
乔志清肯定的点了点头,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“父亲,孩儿知道错了,您别生气啊!”
南疆刚刚平定,回人还没有从那里撤离干净。所以罗三元的骑兵军团暂时还撤不回来,乔志清需要时间调兵遣将。
乔志远已经在家里设下宴席,早早的等待祁俊藻的到来。刚才他已经派秘书通知了乔志清知晓,估摸着这会也快来了。
祁俊藻一脸愁色的端着茶碗看着儿子,想听听他有什么长进没有。
祁友慎知道朝廷的使团要来,也专门从华兴书院请假过来迎接。
祁俊藻早就有所准备,但是亲耳听到乔志清说出来,心里还是有股说不出的酸味。
乔志远急忙出门迎接,只见乔志清在门外已经和祁俊藻搭上了话,亲自搀扶着祁俊藻走了过来。
慈禧为祁俊藻复职,本来就是想留他和乔志清交流方便。现在既然和谈已经不可能,那留着祁俊藻也没有作用。
“你在南京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,对于这次的和谈,你怎么看?”
天色渐黑,南京城各处的路灯相继点亮。现在虽然只是用蜡烛做光源,但是在夜晚却也异常的耀眼。远远的看去,宽阔笔直的道路显得更加的壮观。
和-图-书住口!不管谁都可以骂朝廷,但是我们祁家不可!”
“老师,这次和谈的结果可能让你失望。”
祁俊藻面色深沉的皱了下眉,满脸都是正气凛然之色。
祁俊藻稍稍有些欣慰的看着儿子叹了口气。
祁友慎伺候着父亲在万国宾馆入住,他身穿华兴书院的中山装校服,连头上的辫子也剪掉了,祁俊藻怎么看怎么不舒服。
“父亲明知道谈不成,怎么还应下这个差事。要是谈不成,朝廷回去肯定会治你的罪啊。”
祁俊藻自嘲了声,端起酒杯苦笑着自饮了一杯。
祁俊藻端着酒杯满饮了一口,面色深沉的冷道了一声。
祁俊藻本就身患绝症多时,受此打击一下卧病不起。最后家人竟无钱买药,在华兴军在长江南岸的第一声炮响之后,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二人送走了祁俊藻父子后,回去后又继续喝起酒来。乔志远问了一句,满心都是担心。
乔志清喝了口闷酒,给二哥宽了款心。这种事情也无法规劝,每个时代的终结,总有一大群的殉葬者。
“父亲,想必你也知道新中国最近刚刚扩军的事情。现在华兴军各大军区几乎扩军了两倍,拥有兵马百万之多。朝廷和新中国的平衡完全被打破,现在我们完全没有和他们和谈的资本,结果不容乐观。”
“在南京过的怎么样?一年了也不说多给家里来封书信。你母亲整日以泪洗面,眼睛都快哭肿了。”
在他的记忆里,祁俊藻好像就是今年去世。他还想着这老http://m•hetushu•com爷子多活一会,再怎么说他二人也有师生之谊。
果不其然,不一会门口的卫兵便进来同传,说是总统和客人的马车同时过来了。
“志清,这样会不会对老师太残忍了一些。他身子不好,怕是这次回去又要被朝廷责罚了!”
“功劳总有人立,黑锅总有人背。我祁家三代为官,朝廷待我们不薄。值此生死存亡之际,哪怕有一丝机会也要试一试。功名利禄对我来说,早就是过眼云烟。”
“父亲,我不是怕忍不住伸手给家里要钱吗!今年我刚刚申请了奖学金,每个月有一两银子的补助呢!”
“只能如此了,若是站在祁家的角度,孩儿和父亲想的一样。但是若是站在民族大义的角度,孩儿还是希望乔志清能一统中国。他带给中华民族的是希望,而清廷只会带给人绝望。”
乔志清没有辩驳,任何一次大的变革,都难免有伤亡发生。但是阵痛过后,换来的却是永久的幸福。
乔志清举兵率先敬了祁俊藻一杯,看着祁友慎调侃了声。
祁俊藻回朝后果然收到了政敌的弹劾,参奏他对华兴军妥协让步,让朝廷颜面受辱。而且送儿子在南京学习,有投敌卖国之嫌。
祁友慎把憋在心里已久的话告诉了父亲,经过一年的学习,他的眼界已经变得开阔了起来。
朝中的清流派大怒,愤愤上书朝廷为祁俊藻鸣不平,要求朝廷念及他的功勋恢复他的荣誉。尤其是张之洞态度最为激烈,差点没被朝廷伤透了心和_图_书。他和祁俊藻的关系,要比乔志清两兄弟紧密的多,也是祁俊藻重点栽培出来的弟子。
“是啊,老师。你要不来南京过几天清闲的日子,友慎马上也要毕业了,让这臭小子养活你就行!”
“长痛不如短痛,为了整个民族的崛起,牺牲是在所难免的。但他们比起现在的奴役生活,获得了的自由和自尊是无法比拟的。”
祁友慎笑了笑,端过茶水给父亲斟满,然后在他的对面也坐了下来。
他已经和乔志远约好,晚上要跟他和乔志清见面。每次和谈前总要摸准乔志清的意思,真正的和谈也只是走个流程。
“指望他就算了,只要他不给我惹事就谢天谢地。老夫这辈子就是个操劳的命,闲下来也就是做梦的时候才有。”
这一来一去,转眼间便过了一月有余,华兴军的各大军区已经按照预定的计划在前线布防到位。现在新兵还没有训练完毕,所以华兴军仍旧是对清廷实施稳扎稳打的军事计划,按照第一目标,逐步蚕食清廷的占领区。
负责接待的南京官员也是从前的老人,大家都是老熟人,全都相视一笑,并没有多大的隔阂。
祁友慎连忙拍着祁俊藻的背部给他顺气,生怕父亲被自己气出病了。
“老师,你现在也该休息了下了,这么大的年纪不要再这么奔波了!”
慈禧念他身为三朝元老,还算是仁慈的留了他一条性命。但是却罢免了他身上的所有官职爵位,把祁家查抄,贬斥为一介平民。
祁友慎不知道,他所得的奖和_图_书学金都是乔志远暗中用自己的钱资助的。不然华兴书院那么多的贫困学生,怎么排也排不到祁友慎的身上。
现在老师含冤而死,张之洞无论于公于私都得站出来。慈禧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她现在对汉人完全失去的信心,逐渐的把兵权都集中在满人的手上。尤其是东北的龙兴之地,更不能放心的交给一个汉人。
祁俊藻突然变了脸色,用手上的拐杖不断的捅着地面。一时气血上涌,捂着嘴都干咳的颤抖起来。
“志清,事情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?”
祁友慎跟着父亲过来,乔志远已经知道他在华兴书院读书的事情。
“除非清廷愿意结束统治,我们会开出优惠的条件善待皇族和满族。这是最后的底线,若他们仍然执迷不悟,那便在战场上见个高下。”
和谈师团轻车熟路,只用了三天便抵达南京城。使团的成员都和从前一样,并没有多大的变更。
祁俊藻冷着脸在祁友慎的伺候下脱了外套,在屋内的红木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乔志清没等祁俊藻开口就说起了正事,自饮了一杯,面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。
“祁家世受皇恩,肯定会跟随朝廷走到底。他之所以送祁友慎来南京学习,想必已经留好了后路。二哥也不用太过伤感,只要以后多照顾点友慎,真有那么一天,老师也会放心走的。”
乔志远举杯和他相碰,心里暗自祈祷了下,也不想看到和老师刀兵相见的结果。
“行了,你心里想什么瞒不过我的眼睛。没有经过我的允m•hetushu•com许把辫子都给剪了,你可知道要是让朝廷知道了,那可是灭族的大罪!”
四人在桌前坐下后,丫鬟便把水酒端了上来。乔志远给三人各斟了杯酒,关心的叮嘱了祁俊藻一声。
“但愿如此吧,就看朝廷怎么选择,愿不愿意放弃手里的权利。”
张之洞便成了第一个受打压的对象,慈禧就以张之洞为忤逆朝廷为借口,罢了张之洞的官职,让醇亲王奕譞全权接手东北。
祁俊藻虽然想让儿子经历些磨难,但总归是担心他的安全,早就暗中拜托乔志远照顾。
和谈定在明天举行,乔志清只是想借着和谈的机会拖延时间。现在双方的平衡已经完全被打破,根本就不存在和谈的问题。
祁友慎担心的抱怨了下,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接这个烫手的山芋。
“看来这一年你还算涨了点见识,朝廷现在只知道妥协,却不下大力气强大自己。现在养虎为患,终究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!结果已经很明白,乔志清不是楚霸王,他不会给朝廷发展壮大的机会。”
“乔总统好大的威风,刀兵一起,你可知道又有多少的生灵涂炭?”
祁俊藻无话可说,朝廷的腐败是看在眼里的。四人喝了顿闷酒,没过一会祁俊藻便告别了二人,在儿子的服侍下回了万国宾馆。
祁友慎凝眉分析了一声,一点也不看好此次和谈。
和谈到这里后,也没有商量的余地。祁俊藻八百里加急把新中国开出的条件送抵京城,慈禧在朝堂上气的大骂,下诏把和谈使团召回了回去,准备和新中国开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