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56章 京城浩劫

王隐林同意蒋万山的看法,跟着补充了一句。
外城的七座城门完全控制在义和团的手中,城墙下的义和团士兵也在城内展开搜捕,凡是身穿八旗兵服的兵勇全部格杀一空。
城墙呈“凸”字形,分紫禁城、内城和外城三个部分。紫禁城就是皇家宫殿,内城是由明代的城墙改造而成,外城则是由元代的城墙扩建而成。因为各自城门的区别,所以也有“里九外七皇城四”的叫法。内城共有城门九座,外城共有城门七座,紫禁城只有四座城门。
洋枪兵排成枪阵,不断的对城墙一排排的射击,竭力压制城墙上八旗士兵的火力。子弹如豆子一般打在城墙上,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,到处乱溅。
日落之后,义和团仍旧被堵在北京城的外面。各大头领全部被召集了起来议事,商讨如何攻城的策略。
蒋万山仍是满脸的兴奋,感觉这一切都是应得的。
经过一轮的射击,一百颗二十斤重的铁球有数发命中城门,把城门砸的粉碎。
“孟兄弟说的有道理,自从乔志清占据江南后,清廷就被断了财路。别说是打仗了,就是给兵勇们发饷的钱都没有了。他们还呆在北京,那才是脑袋有问题。华兴军就更好解释了,天津还有清廷的兵马驻防,他们要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打到北京!”
城墙上防守的清军死伤上千,坚持了一日已经到达了极限。眼看着义和团全部攻击了进来,也没有勇气做丝毫的抵抗,全部弃械而逃。
八旗m.hetushu.com军已经做好了防御了准备,早就在城门里设置了环形防御阵地。
王隐林点了点头,心里突然生出一丝的纠结。面对权力的诱惑,谁也不愿意与别人分享。但是为了安抚天下的民心,王隐林的确没有资格,也只能找个有资格的人担任。
义和团以此为基础,迅速对外城的其他城门发起进攻。面对清军先进洋枪的火力,仍旧靠着人多势众,对清军形成全面性的火力压制。
“也许吧!”孟来财点了点头,自我安慰了下,接着说道,“现在北京的外围已经被我们拿下,咱们也该想想建国的事情,不能总这样没有个名分。虽说我们一直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,但是我们复的这个明朝,早就灭亡两百多年了。咱们现在还缺个皇帝,这样才能名正言顺的掌管天下,让百姓们称服!”
他们没有看到希望,皇上已经不再紫禁城,也没有人再前来勤王。就算坚守上一个月,面对如此多的义和团兵勇,最后也照样城破而亡。反而现在放弃抵抗,混在百姓里也许还能留下一条性命。
手持冷兵器的兵勇抬着木板就搭在了护城河上,从四面八方向城门靠拢而去。
义和团从右安门突破后,迅速攀上了城墙,向其他的城门冲击而去。
所以外城也由汉八旗驻防,驻扎在京城的八旗军虽然战斗力不强,多时些贪生怕死之辈。但是装配的武器却极为先进,都是最新式的后膛洋枪。
在永定门的方http://m.hetushu•com向,总共驻扎了将近上万名汉族八旗士兵。
义和团此次主攻的城门便是外城的右安门,北京城外城都是汉人的聚集地,而内城是满族的聚集地。
“好,就这么定了,我没意见!”
蒋万山给他解释了下,满不放在心上。
战斗进行一个时辰之后,将近又数十名工兵得手,在地道下面埋设了上千斤的火药。
八旗军虽然装配着最先进的洋枪,但是面对义和团压制性的射击,没有一个人敢拼命阻击。只是偶尔有零星的枪声还击,但是根本形成不了战斗力。
义和团冲进去了数十次,全部被环形包围圈的子弹硬生生的打退。
王隐林随即挥下冲击的令旗,顿时有上万人嘶吼着发起了冲击。
蒋万山也表示赞同,他们确实一直没有个能够服众的首领,什么事情都由着他们三人做主。
王隐林对这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他手上的嫡系只是五万的洋枪兵,号称二十万兵马,其实有大半都是江湖上的帮派、土匪合并而来。他现在还不想打击军队的士气,本来大家到了京城就是为了银子和女人,而且在王隐林的眼里,这些富商的银子和女人也多半不干净,抢了他们也是活该。
众人商议了十几个办法,最后还是决定用挖设地道,填满炸药的办法,再多炸开几道突破口出来,这样八旗军的环形防御圈也失去了作用。
“呜、呜、呜!”
第二天,天一亮。义和团便再次吹响了进攻的号和*图*书角。因为昨日已经打好了基础,所以在洋枪兵把城墙上的火力完全压制后,负责挖设地道的工兵便跨过了护城河,在城墙的外面挖起地道来。
北京城墙已有几百年的历史。始创于元代,建成于明代,在清朝时更是得以加固和扩建。
天黑之前,义和团再次攻下了东面的广渠门、东便门,西面的西便门、广安门。
第二天天亮前,已经相继拿下了北京城南城墙上的右安门、永定门、左安门三座城门。
八旗军也发现了这个情况,连忙用石头和火油往下倒去。顿时哀嚎声一片,不断的有义和团的兵勇被火油点着,被石头砸死。
孟来财凝神的分析了下,言语里满是担忧。
但是因为城墙前的洋枪兵的密集射击,城墙上但凡是露头的八旗军统统被子弹打成了筛子。
“行吧,这件事我让飞鸽堂去办。明太祖的子孙众多,也不难找到一个能够继承大统的人!”
义和团攻城略地将近两年,已经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,而且军中还有缉获清军的上百门前膛火炮。
城墙周长24公里,墙基宽24米,墙高8米,全部用砖石堆砌。比起南京城墙更是雄伟壮丽,若是再冷兵器时代,完全就是固若金汤。
炮弹似铁锤一般朝城墙砸了过去,城墙上的八旗军火炮手也在同一时刻用火炮还击。
枪炮声轰鸣,因为北京城墙太过坚固,义和团的主力进攻了右安门几次,都被城墙上的八旗军打退。
“我蒋万山赌了一辈子,看来这次是hetushu.com赌赢了!清廷腐朽不堪,八旗军更是不堪一击。我们执掌天下,也是命运的安排!”
在步兵发起冲锋后,布置在右安门一带的火炮也随即全部开炮发射。
“是啊,这几日我也过的跟做梦一样。清廷的气数已尽,看来上天是想重新恢复大明的天下!”
屋里顿时一阵的沉默,孟来财提到的这个问题,三人以前也考虑过。但是因为当初经常面临被剿灭的危险,也没有心思想这么远。
战斗一开始,右安门一带集结了五万义和团的精锐主攻。其他的十五万士兵,在永定门,和左安门负责佯攻。
三日后,义和团的二十万兵马大举从房山县出发,开始了对北京城的第一次进攻。
“王兄弟、蒋兄弟,这几天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,你们有没有觉得整件事情有点奇怪?我们在山东屡屡被荣禄的护国军打败,他就负责驻防京畿一带。但是朝廷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北上撤离呢?还有一件更让人奇怪的事情,据飞鸽堂可靠情报,华兴军就驻扎在天津的大沽口。为什么这几日他们一点动静都没有,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第一个进驻北京?”
义和团的士兵随即发起总攻,将近五万多人的洋枪兵,和五万多人的普通兵勇全部朝城内冲了进去。
因为义和团“打土豪分田地”的习惯,兵勇们一进城便对城内的富商大宅搜刮起了银子。更有甚者,见到富人家的丫鬟小姐,结伴发泄起了兽欲,在城内胡作非为了起来。
“轰隆!”
王隐m•hetushu.com林在前线亲自指挥战斗,气的咬牙切齿的大骂一声,让兵勇们把火炮集中对准城门发射。
双方的精度都很差,不是在城墙前落下,就是打过了头,落到了城内。
现在胜利就在眼前,这个问题也自然的被提上了议程。义和团在天地会的领导下,一直坚持的是反清复明的口号。现在马上就要拿下北京城,要是复明的话,确实该找个明朝的朱姓皇族出来荣登大典。
王隐林也突然有种失落落的感觉,完全没有了前几日的兴奋。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似乎是成功的太容易了一些,连自己也不敢相信。
“孟大哥,你想的也太多了。华兴军在大沽口总共不过上万人,他们就是想拿下北京,也要掂量下我们义和团的实力。清廷北撤那就更容易解释了,他们手上就只剩下荣禄一支精锐,要是让他留下来和我们拼命的话,清廷可就再也没有翻本的机会了。每个赌客都要给自己留点翻本的本钱,清廷应该是想回自己的老家,重新聚拢人马东山再起!”
议事堂中的烛光摇曳,王隐林吧嗒了下手中的旱烟袋,脸上永远紧皱的皮肤终于松弛了一些。
随着一声巨响在京城外升起,整个北京城都跟着震动了一下。城墙顺势倒塌了一片,足足有一百多米之长。
清军还击的火炮也都是擦着义和团的头顶而过,落在地上砸出巨大的凹壕,溅起一阵阵的尘土。
将近上千名八旗士兵手持先进洋枪,趴伏在沙袋堆积的掩体后面,不断的对冲进城门的义和团密集射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