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61章 最后的辉煌

僧格林沁咆哮一声,健壮的蒙古大汗再次挥下了手中的僧王大旗。
左幅将吉达灰头土脸的从前线,带着数百个残兵败将,直奔僧格林沁的面前。
在蒙古战马冲进五百米之后,已经倒下了上万匹战马,但是僧格林沁并没有下令撤退,传令兵仍旧挥舞着黑色的僧王大旗。
僧格林沁终于忍不住冲天长啸,声音已经变得嘶哑了起来,几近崩溃。
耿飚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下,轻语一声,露出了一丝的冷笑。
此时就是想撤也没有机会,只能硬着头皮冲击上去。
他虽然被华兴军搓了锐气,但是面对三万多人的义和团,还是信心十足。以三倍的兵力冲击,怎么说也把这些乌合之众全部剿灭。
“预备!”
“够了!我僧格林沁宁愿死在冲锋的路上!僧格林沁几乎是咆哮了出来,拔出手里的军刀,对着义和团的阵地大呼道,“成吉思汗的子孙,跟我冲啊!”
“这个老家伙真是疯了!”
每个二十斤重的铁球直直的对着蒙古战马砸下,那万钧的力道直接就把战马砸成了肉泥,在地面上撞飞出十米远才停了下来。
义和团的指挥官再次下了命令,第二排早已准备射击的洋枪兵,马上换到了第一排,一个接一个的扣下了手中的扳机。
双方相距五百米,义和团的指挥官便都同时下了命令。
这下所有的蒙古战马同时冲击,在方圆五里的距离内,如同海啸一般席卷而来。
“老天爷,为何要绝我蒙古一hetushu.com族!”
指挥官继续挥动着手中的令旗,整个战场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,所有的人全都变得无比疯狂了起来。
顿时有上万的骑兵呼啸而出,似一支黑色的利箭,冲着义和团就冲击了上去。
所有的人都神色紧绷,蒙古骑兵已经冲击三百米的距离之内,但是九万多骑兵此时只剩下六万,被打死三万之多。
义和团的兵源虽然都有些心里慌张,但还是抬起了洋枪,打足了精神等待着射击的命令。
七煞军团和威虎军连忙改变了阵型,谁也没有想到僧格林沁不但没有退却,反而将全部兵马都压了上来。
此次蒙古骑兵摆明了过来拼命,所有人都不敢大意。洋枪的有效射击距离在一千五百米,虽然在一千米的距离命中率不高。但是二人为了保险起见,也不想再吝啬弹药,在一千米就下令射击。
此处地势开阔平坦,如今还是一片荒地,很适合骑兵的进攻。
“发射!发射!”
“老亲王,咱们快撤吧。兄弟们都拼光了,完了,全完了!”
“发射!”
他显然是快气疯了,打不过华兴军也就算了,现在竟然连义和团也打不过,成吉思汗要是在天有灵,肯定会气的从坟墓里跳出来。
“砰!砰!砰!”
胡烈风和耿飚同时跨马在阵地上来回对将士嘶吼了一声,枪阵只有密集射击才能有杀伤力,要是有人带头后撤,那枪阵立马就被分割打散。
待蒙古骑兵冲进一千m.hetushu•com米之后,胡烈风和耿飚便第一个下了命令。
“都给老子坚持住,打完这一仗,每人将白银五十两!”
一万多人仅有数千人冲进了义和团的枪阵中,挥起手中的马刀便冲马下的义和团士兵挥砍了起来。
义和团的兵勇此时也打出了信心,虽然双方相距百米,几乎就近在眼前。但是所有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杀气,嘶声大吼着,仍旧按着步骤,变换着队形,轮流向蒙古战马射击。
义和团的枪阵一排换着一排的射击,当中没有一丝的间隔,连枪管都打的滚烫。
三百米之内都是洋枪最有效的射程,子弹在这段距离的威力也更大。
“来吧,就让你看看我们威虎军的利害!”
第二日,七煞军和威虎军连夜赶到八里桥一带,就迎面撞到了僧格林沁的兵马。
僧格林沁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,未曾想到,连这支乌合之众现在竟然有如此的战斗力。没出半个时辰的功夫,义和团的枪阵竟然把马群一匹匹的绞杀殆尽,而上万匹战马竟然只冲进了到了三百米的距离之内。
“砰、砰、砰!”
僧格林沁冷冷的注视着义和团的枪阵,挥手便让传令兵挥下了手中的僧王大旗。
“发射!”
八里桥的战场上已经铺满了战马的尸体,空气中都满是血腥的味道,发出一阵阵的恶臭。
两方相继有人倒下,但是蒙古骑兵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,再没有那么大的后力。
胡烈风和耿飚也连忙下令将士们布hetushu.com置好了枪阵,按照三段式射击枪阵排列,绵延数里之长。
“不要心疼弹药,给老子狠狠的打!”
一排排的枪口顿时相继冒出了硝烟,爆裂一声,子弹从枪管里飞速射出。似是一道铁鞭抽向了迎面冲来的第一层马队。
指挥官连连呵斥,在阵地上当场斩杀了数十个后撤的兵勇,局势才稍稍稳定了下来。
军令声传遍整个战场,顿时枪声如狂风骤雨般大作,子弹刷刷刷的就冲蒙古战马打了出去。
漕帮已经从水路把京城的上百们火炮运了过来,直接在船上对蒙古骑兵开炮射击。
八里桥,原名永通桥,因东距通州八里而被百姓俗称八里桥。
胡烈风和耿飚再次给兵勇们鼓气,生怕枪阵散乱后,被骑兵们各个绞杀。
杀气在整个战场弥漫,无数的死神从地狱里飞出,疯狂的挥动着他的镰刀,肆意收割着双方的性命。
在蒙古战马冲击一千米之后,胡烈风和耿飚便举起了手中的令旗。
“噗通!噗通!噗通!”
马蹄飞扬,尘嚣滚滚。整个大地似乎都在此时震动了起来,面对着万马齐奔的场面,所有人的呼吸都跟着紧促了起来。
箭雨和弹雨相互碰撞,但是弹雨显然压过了箭雨一头。双方相距五十多米,此时蒙古骑兵只剩下了上万人。
冲在最前面的蒙古战马相继中弹,“刷、刷、刷”的倒在地上,发出阵阵的嘶鸣。
蒙古骑兵顿时直面弹雨,每一排枪击过后,三个方向同时有上万发子弹飞和-图-书出。在一千米的距离,虽然多数子弹打偏,但还是有上千战马中弹,噗通,噗通,就滚落在地。
义和团的枪阵结成三面防守,每面有上万多人。而蒙古骑兵的每面将近三万多兵马,足足是义和团的三倍。
胡烈风冷着脸轻吐了一声,暗暗握紧了手心,尽量的让自己保持冷静。
箭雨在天空中如同蝗虫飞过,啪啪啪的扎在了义和团的枪阵面前。兵勇们胆战心惊的连连后退,枪阵顿时也有些散乱了起来。
右副将哈布其克从右翼也带着数百个残兵败将返回。
枪声还在继续,如同天边的惊雷,一道接着一道。子弹密如雨点,铺天盖地的横在马队的面前,根本就避无可避。
双方完全变成了冷兵器的打斗,三万多义和团步兵和数千的蒙古战马厮杀。
所有的兵勇一时全部装填了弹药,把枪口直面向前。
“发射!”
“冲上去,冲上去!”
蒙古骑兵显然伤亡增大,几乎是用血肉在向前铺路。每冲进一米,便有数千骑兵倒下。
胡烈风和耿飚紧盯着汹涌而来的数万马群,跨马在阵地上对着士兵们来回的嘶吼。马群黑压压的直扑过来,压迫的人都无法喘气。
将近九万匹战马同时向左中右三个方向发起冲击,完全把义和团包抄了起来。
“发射!”
“杀!杀!杀!”
僧格林沁在心里不但的嘶吼着,他的双眼在此时已经变成了血红的颜色。双拳紧攥,连指甲都陷进了肉里。
“老亲王,快走吧,走吧!”
“射击m.hetushu.com!”
两方见面,分外眼红,僧格林沁想也没想就让骑兵发起了进攻。
鲜血四溅,战马嘶鸣。
义和团的士兵也全部插上了刺刀,十几人围住一批战马,一阵的亮光闪过,刺刀便直直的对着战马直刺了进去。
双方相距一千五百米的时候,义和团的指挥官便全都下了命令。
战斗仅仅开始不到五分钟的功夫,蒙古战马集群冲击了不到一百米远,在此时已有数千匹战马倒在血泊之中。
蒙古骑兵冲进了仅仅一百米,在这短短的一百米竟然又死伤过半,只剩下三万余人。三个方向每面仅剩下一万,马群显然松散了很多。
“所有人都听着,要是胆敢后退者,杀无赦!”
义和团顿时士气大振,枪声更加的密集起来,蒙古战马就像是迎着狂风,被剥开一层又一层。
“都稳住!继续射击!”
蒙古骑兵用力挥砍,手上的马刀最后都被砍的卷刃。但是终于敌不过义和团的人多势众,很快就被刺刀扎成了筛子。
“全部冲击!”
就在这时,通惠河里突然传来隆隆的炮响,顿时有上百枚铁球乌压压的朝蒙古马队砸了过去。
三万骑兵几乎被牢牢控制在百米之外,但是蒙古骑兵也终于有机会拉开了弓箭,黑色的箭雨嗖嗖嗖的就飞了出去。
“预备!”
“砰,砰”,又是一排子弹飞出,啪啪啪的打进了战马的身体之内。
第一排的兵勇全部熟练的半蹲下来,用通条把纸壳弹捅进了枪管里。全部抬起了枪管,黑洞洞的枪口直面战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