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69章 势不可当

左云贵思考良久,果然改变了逃窜的想法。要是真有朝廷和鲁军援助,那兴许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。
安徽的吴长庆处境更为艰难,在杨宗濂率南京军区三路大军对苏北发动进攻的时候。广东军区的副司令徐得胜也统帅三路大军打过长江,兵锋直指合肥。
航空中队同时也从天空对其他三面城墙进行了密集的轰炸,炮弹如同雨点一样从天空落下。此刻根本就不再有其他的响声,驻防城墙的团练兵勇一枪未放,一箭未发,在不断飞溅的弹片中,瞬间就伤亡过半。
“大帅,我们都听您的!坚守淮安,和华兴军拼死一战!”
“大帅,我们都听您的!”
丁日昌冷冷一问,看到手下的将领如此畏惧华兴军,脸上立马就浮起了一丝的怒色。
丁日昌直接抓住了他们的软肋,现在已经不是和这些将领讲义气的时候,只能通过利益把他们绑起来。
因为条件所限,丁日昌采取的战略还是旧式的固守城池。在他接手苏北的防务后,就开始组织百姓大修城池。妄图依靠城防工事,阻挡华兴军的进攻。
丁日昌把手下的将领召集到一起商议军情,众将都垂头丧气的围坐在一起,好半天都一言不发。
“还有件事本帅要通知你们一下,朝廷已经发来急报,开春后便会率大军南下入关。山东的丁宝桢大帅也将对我们进行援助,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要死守淮北。就算是死,也要报答朝廷的知遇之恩!”
果然,众将全都侧目相对,窃和*图*书窃私语,脸上挂满了纠结。
“话我也不多说了,本帅已经决定留在淮安拼死抵抗华兴军。你们要是害怕就先走吧,但是你们要记住,华兴军向来可是最反对地主势力,每攻下一地便把土地都均分下去。你们的家族在淮北可都有巨量的良田,要是你们甘心让出这些土地,你们就都走吧。”
华兴军在此时发起总攻,在距离城墙五百米外便扣动的扳机,密集的对着城墙不断的射击起来。
“好了,大家有信心就好。咱们淮安还有上万洋枪兵,数百门火炮,而且秋收之后粮草充足。只要大家众志成城,一定可以经受住华兴军的进攻!”
各地的团练武装,不管是用什么战术,只要是和华兴军交手。在三百米外就被子弹打的皮开肉绽,在弹雨面前,冲上来一批便倒下一批,完全没有办法相抗。
丁日昌松了口气,虽然嘴上气势高昂,但是心里却没有底。他不知道丁宝桢和朝廷会不会南下援助,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但是苏北作为山东、河南的粮草基地,若是轻易放弃,那清廷想平定江北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将领们本来就畏战心切,此时冒着炮火连忙向城内撤退。
丁日昌义正词严的撒了句谎话,其实他和山东、朝廷早已断了联系。这么说也是为了安抚军心,让众将恢复对敌的信心。
一时间擂鼓响动,牛角呜鸣。
苏北由湘军旧部丁日昌驻防,当初他和杨宗濂同属于曾国藩的幕僚,二人和*图*书也是老相识。
其他将领也在吴达的带领下,纷纷表示抗战到底。
一路上所遇到的团勇,刚开始还据城死守。后来越打士气越是衰落,一听到华兴军的枪响便全部逃散一空。
“行了,照你们所说,咱们就空手把淮安城让给华兴军是吧?”
只听一阵阵轰隆声响彻云天,城墙在炮弹爆炸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面前,完全跟豆腐渣没有什么区别。
两日后,华兴军兵临淮安城下。在城外把各据点清扫一空后,便准备对淮安城发起总攻。
在战斗打响之前,杨宗濂也多次以私人的身份写书信劝说丁日昌举旗反清,但是每次都被丁日昌回信骂个狗血喷头。
战斗打响仅仅三天的时间,华兴军便完成了对合肥和淮安外围府县的清理,三路大军完成了对两地在战略上的合围。
其他将领也纷纷开口相劝,都不想再死守淮安。
“大帅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!”
徐得胜和杨宗濂在华兴军的高级将领中并没有多少的战功,也算是平庸之将。守城有余,攻伐不足。当初他们也是因为举义有功,被乔志清编入华兴军之中。
另一副将吴达也面色惶恐的吐露一声,想起当日和华兴军作战的场面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。一点都想不明白,华兴军怎么能做出一条会飞的大鱼,而且从上面还能落下炸弹来。
早已在运河里布防妥当的十艘五百吨战舰,便对城墙发起了密集的轰炸。
丁日昌得知消息后,差点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www.hetushu.com出来了。战斗才打响一日,苏北以南的三个重城就全部陷落。他布防在扬州、泰州、南通的兵马可足有三万多人。最让他郁闷的是,江北各省的同僚竟然没有一人派兵支援。
杨宗濂念及和丁日昌的情义,亲自抵达前线,派出了使者给丁日昌再次书信一封,劝说他放下武器投降,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。
城墙上驻防的将士一露头,便被飞来的子弹完全的洞穿。
经过不断的改进,现在海军战舰上配备的火炮已经全部改装为后膛火炮,炮弹里装填的也是威力极大的TNT炸药。在性能上已经很接近后世的榴弹炮,只是目前只装配给海军战船,还没有装配给陆军使用。
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人,现在江北各省已经牢牢的被华兴军四面围困。河南的袁家要面对驻防在山、陕一带的华兴军,山东的丁宝桢处境更为艰难,不但要地方直隶的华兴军,还要面对又流窜回山东的义和团。
丁日昌也在城墙上指挥战斗,完全被华兴军的打法给惊呆了。这种海陆空一体化进攻,也只有华兴军才能做到。不管你是多么坚固的城墙,在如此密集的轰炸中,很快就土崩瓦解。
吴长庆和丁日昌把省会设在合肥和淮安两府,四周布防的兵马逃的逃,死的死,最后陆陆续续的聚拢到了这两地。当初号称十万人驻防的徽北和苏北,现在各城仅仅只剩下三四万人之多。
老百姓的眼睛都是雪亮的,苏南在华兴军的治理下,不管是那方面都远远和_图_书超过苏北。若是没有丁日昌的严加管控,他们早就举家迁往苏南生活。
兵败如山倒,大溃散开始后。丁日昌再也无法阻止颓败的局面,又气又绝望之下,拔刀就往脖子上抹了上去。
南京军区对苏北的战役由副司令杨宗濂亲自指挥,共出三个军的兵力,分别从镇江、江阴、张家港渡江,迎面直袭苏北的扬州、泰州、南通三府。
丁日昌很快送来了回信,内容只有十个大字,“生是大清人,死是大清鬼!”
杨宗濂无奈,只得和昔日的同僚刀兵相见。他对苏北的进攻也没什么特别之处,双方的战斗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。华兴军已经全部装配后膛步枪,而丁日昌的手下的兵马大部分还只是手持刀枪棍棒。
杨宗濂苦笑了下,合上信封后,便挥下了进攻的令旗。
炮弹嗖嗖的飞出,每艘战舰足足装配了二十门火炮,十艘战舰并排而列,相隔三十米不到,完全把淮安城的北城墙覆盖。
“大帅,左大哥说的极是,咱们手上的兵力却是无法再和华兴军抗衡。他们水路有战舰协助,连天空上竟然也有飞鱼怪的协助,我们的城池经不住一轮的轰炸。弟兄们现在全部被打怕了,一听到枪炮的响声便四处逃散。”
丁日昌眉目紧锁的环顾着众将,冬日的寒风刚刚吹起,他的哮喘病便又发作,一说话便“咯、咯”咳嗽个不停。他召开这个军事会议,也是为了最后统一下思想。在开战前,他就做好了为大清尽忠的准备。但是最近军心不稳,众和图书将全都是畏惧华兴军如虎,隐隐已经出现溃散的趋势。
乔志清之所以把这两个战场交给他二人,也是因为吴长庆和丁日昌的实力最为弱小。在华兴军的绝对实力之下,杨宗濂和徐得胜只需要统管好三军,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战术就能拿下两地。
苏北河道纵横,此次配合杨宗濂一起进攻的还有海军的小型战舰。
丁日昌手下的副将左云贵第一个开口,他本来是在扬州布防,结果一战便被华兴军击破了所有的防线,连忙后撤到了淮安。
“你们都是当初筹军时候就跟着我的弟兄,如今华兴军马上就要打到家门口了。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出来,若是再过几日,恐怕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!”
众将羞愧的低头沉默不语,没有一人敢作答。
“大帅,撤吧!”
“大帅,现在淮安以北的防线完全被华兴军打破。淮安地势平坦,已经无险可守。我们还是尽快向北撤离,在山东一带和丁宝桢大帅混合,兴许还能依靠着山地和华兴军周旋,等待朝廷的兵马入关支援!”
在清廷和新中国维持和平的时间里,因为两地只有一江之隔,江北的百姓对华兴军并不陌生。三个城市被占领之后,华兴军不但没有遇到百姓的反抗,反而城里的市民们都自发的组织起来,欢迎华兴军进城。
靠近长江一带的三个府城,在华兴军发起进攻后,没有坚持一日。丁日昌辛苦构建两年的城防体系,便被炮火完全的摧毁。城中的将士不是举手投降,就是弃城向北逃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