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70章 徐州会战一

驻防在山西的太原军区和驻防在陕西的兰州军区,各自出兵十万,共三路大军从西面和北面直攻河南。
袁保龄的大哥袁保恒和吴长庆有结拜之情,所以对吴长庆也以大哥相称。
湖面被漂浮的木板密密麻麻的覆盖,如同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板,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水面。
此时协助徐得胜进攻徽北的十艘五百吨战舰也进入徐州战场,和十艘一百吨战舰在云龙湖汇合,共同面对上千艘木质小船的围攻。
它像一位巨人,立于一个制高点上,虎视眈眈,可督苏鲁豫皖四省。由此向东西南北挺进,都如高山流水势不可当。自古便是北国锁钥,南国门户,兵家必争之地。
“诸位将军,河南刚刚发来急报。华兴军自山西和陕西集结了二十万的兵马,已经向河南发起进攻。我们现在是两面作战,腹背受敌,大家都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?”
袁保龄脸上的闷气一扫而过,听吴长庆这么一说,反而更加想跃跃欲试的跟华兴军拼斗一场。若是在徐州大败华兴军,山东和河南战场的压力也会减轻一半。最起码不用腹背受敌,被三面围困。
同一天,徐得胜也拿下合肥。吴长庆没有向丁日昌一样拼死抵抗,而是在华兴军兵临城下之前,就带大军北逃徐州。
丁日昌的尸体也在城墙上找见,杨宗濂凝眉站在他的尸体旁边,心里的感慨万千。若不是他当初归顺了华兴军,或许也是这个下场。
此时徐州就像一个火药桶一样,各方的兵马http://www.hetushu.com都在往此处汇集。
“说起这个,俺们山东也是一样。华兴军也从直隶和青岛兵也发二十万人直攻山东,乔志清这次真是大手笔,一下子动员了将近六十万的兵力。俺们这次看来是凶多吉少,也不知道朝廷多久才会发兵南下?”
徐州的水路被华兴军控制之后,城中的守军各个都大惊失色。原以为凭借上千艘战船足够抵挡华兴军水军的袭击,只要控制水路,华兴军的陆军就是再厉害,也不好拿下徐州。
现在新疆急缺移民,经过将近五六年的战乱,新疆的各民族已经从当初繁盛时期的三百多万,下降到现在的三十多万。要不是乔志清在开春后刚刚给新疆移民的五十多万汉人,那里便彻底成了无人区,汉人现在新疆也占据绝对的势力。
现在直隶一带的北方全部移交给了太原军区罗三元统领的三路大军,从大沽口登陆的南京军区三路大军便腾出手来,在陈玉成的统率下从北部对山东发起进攻。广州军区也将再出动三路大军,在东海舰队的协助下,在山东的青岛登陆,从东面对山东发起进攻。
现在水路一丢失,徐州的第一道防线便被完全的突破。面对华兴军二十万大军的来袭,每个将领都是满心的忐忑不安,不知道该怎么布置防御战线。
吴国栋也长吐了口闷气,朗喝一声,给手下打了打气。
云龙湖就像是煮开的沸水一样,瞬间就在炸弹的冲击力下冒起了气泡http://m•hetushu.com。一道道爆炸声想起,同时溅起一道道的水花,像是喷泉一样直冲天际。
吴长庆掏出旱烟袋子猛吸了口,脸上的皱纹都完全紧蹙在了一起。
岸上此时还有无数的百姓在瞪大着眼睛围观,看到精彩之处还全部拍手叫好。
炮弹像是密集的雨点一样砸落,一分钟之内,二十艘战舰有五百门火炮同时开火,每个方向足有两百多门炮弹砸向了敌舰。
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,城内的强响声才日渐平息了下来。
各军区九路大军,几乎全部出动了一大半。中原战场顿时乱成一锅粥,从南向北,从西向东,无不是兵马调动,硝烟四起。
本来河南和山东的袁家和丁宝桢虽然武器不精,在人数上还处于绝对的优势。现在可好,华兴军四面夹击,足足有六十万的兵马投入了战场,在人数上也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们。
吴国栋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,不知道吴长庆说的飞鱼是什么样子。
“此事是我亲眼所见,若不是我逃得快,早就被那飞鱼上落下的炸弹给炸死了。那飞鱼在高空上千米的高度,我专门拿望远镜观察过。样子就跟一条鱼一般,下面挂着一艘木船,飞鱼上面还绘制着华兴军的军旗。华兴军的武器却是不可思议,过两天他们发起进攻的时候,你们就见识到了!”
徐州东襟淮海,西接中原,南接江淮,北扼齐鲁。北面与东面有泗水环绕,西面有汴水流过。从泗水北上,可通金乡、曲阜、定陶;和*图*书从汴水向西,可达开封、洛阳。
鲁军和豫军筹集的上千艘战船,除了十几艘逃窜外,其余全部被炸沉在了云龙湖中。
但是为了对付北方沙俄的不断扩张,这点人口还远远不到乔志清的预期。这些江北的俘虏也将迁徙新疆,成为开发新疆的第一代移民。
“吴大哥,你是不是把华兴军讲的太可怕了点。鱼怎么会飞呢,而且里面还能扔下炸弹?”
豫军此次驻防徐州的统帅袁保龄首先开口道了一句,满脸都是忧色。他是河南项城袁保恒的弟弟,虽然此前战功卓著。但是面对华兴军压制性的进攻,也显得力不从心。
其实要是华兴军的战舰指挥官愿意,在一千五百米就可以下令开火。但是在五百米之内,更有希望全歼敌舰的主力。
“禹生兄,这样做真的值得吗?”
袁保龄虽然忧心华兴军的兵力数量,但是他此次带领的这十万兵马也全部装配着洋枪,而且他也没有正经的和华兴军交过手,还没有到怯战的程度。
三天之后,华兴军海军的小型战舰率先抵达徐州外围。在进入徐州西南面的云龙湖后,豫军和鲁军所筹练的水军立即发起对华兴军战舰的围攻。
“徐州地处平原,除了水路外,原本也就无险可守。现在水路也被华兴军控制,仅凭着城墙想防守住华兴军可不容易啊。华兴军现在攻城,也不是和咱们以前一样,拿着梯子、撞木,靠着兵勇上前厮杀。他们每次攻城前,总是先集中炮火对城墙进行密集的轰炸。不光光在水路http://m.hetushu.com,他们也发明出一种飞鱼,在空中对城墙抛射炸弹。难,难啊!”
其他的水军见势不妙,慌忙就往两边逃窜。华兴军的战舰边开炮射击,边追击而上。战斗一直从中午打到了黄昏时分,二十艘战舰将近打出了五千多发炸弹。
屋中的将领纷纷振臂高呼,也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
杨宗濂对着丁日昌的尸体叹息了声,便让士兵在城外找了块好地方把他好生安葬。
溃败的团练兵勇除了被打死的以外,全部跪地投降,没有一人反抗。将领们都郁闷的要死,都怪听从了丁日昌的命令,现在也变成了阶下之囚。
河南和山东的兵马一调动,乔志清便立即对直隶、山西、陕西的华兴军下达了作战指令。
鲁军和豫军都郁闷的要死,恨不得冲岸上的这帮看客开上一炮。他们辛苦筹建的水军,凡是在一千米之内都被华兴军的战舰一艘艘炸成了碎片。
吴长庆回忆起来还有点后怕,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。那天他在城墙上指挥战斗,冷不丁的就从天上落下密集的炸弹来。若不是他的部下拼死相救,他恐怕都被炸弹炸成烤鱼了。
“拼死一战,拼死一战!”
“不管怎么说,咱们也不能在战斗前先动摇了军心。是骡子是马也要拉出来溜溜,华兴军也不是什么三头六臂,我们就在徐州和他们好好打一场。我们大清的气运还没断,天神也一定会暗中相助我们的!”
乔志清对这些俘虏也大有用处,在开战之前就特意交代过诸将。只要他们愿意投降,便留hetushu•com他们一条性命。
徐州城指挥部,各方军队的将领齐聚在一起,商讨如何防御徐州的问题。
隆隆的火炮声在云龙湖中响起,爆炸声震荡的整个湖水都开始翻滚了起来。
徽北和苏北两地的残余武装也全部北逃至徐州,总共聚集了十万多的兵马,现在徐州驻防的兵马已将近三十万之多。袁保恒和丁宝桢都把自己压箱底的武器搬到了这里,除了陆军外,还有上千艘木质货船组成的水军。
“是啊,吴大哥。俺行军作战这么多年,也没见过会飞的鱼啊!你是不是说的有点夸张了?”
“好!咱就跟华兴军拼了。俺也想看看华兴军到底是个什么模样!”
山东的大帅吴国栋也苦着脸附和了一声,他是朝廷任命的山东总兵,地位仅次于丁宝桢。
豫军和鲁军的货船上也有上百艘装配着一两门火炮,但是旧式的前膛炮射程只在三百米之内。他们没想到的是,华兴军的战舰能在五百米外就开火。
河南的袁保恒,山东的丁宝桢自然知道它的重要,双方都派了十万的大军南下驻防。若是徐州丢失,华兴军便可以在此处建立稳固的粮草补给站,顷刻间便可以占领中原。
众人又商量了具体的应敌之策,散会后便让手下的兵勇进驻战场,准备迎接华兴军的第一轮冲击。
“吴大哥,你和华兴军交过手,你来给咱们说说这个徐州该怎么防守?”
二十艘战舰在湖面上就如同大人面对着小孩子,为了不吓跑豫军和鲁军的小船,指挥官等到他们开进五百米的距离后才下令开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