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74章 中原大战三

杨宗濂叫好一声,赞同这个意见。
第二日一大早,济南城的上空突然有二十艘飞艇盘旋。下降到五百米的高空时,便对下面扔下了一包包传单。鲁军的军营也很快被密集轰炸一番,所有的屋舍均被炸毁一空。黑色的硝烟翻滚而上,瞬间便燃起汹汹的大火。
济南城的火狐已经把粮仓的位置完全的标注,这个年代对间谍的审查还不是那么严厉,情报很容易就能弄到。而且还有鲁军自己的将领向火狐倒卖情报,火狐不但给银子,还承诺城破之后不予追究责任。
现在陈炳文的职务是广东军区司令,论级别还大两人一级。
丁宝桢有些郁闷的挑了下眉,不知道这个兄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吞吞吐吐。
“可不是吗,我一路带兵南上,就像是秋风扫落叶一样。山东各地的团练武装,一遇到我们掉头就跑,完全不堪一击。倒是枣庄的义和团还有点战斗力,不过大帅给他们送了封劝降信,他们就乖乖投降了,让我还白忙了一次。”
丁宝桢所在的巡抚衙门也落满了一地,亲兵很快捡起了一张,递在了丁宝桢的手上。
“那是自然,此时已经传遍大江南北了,山东乃至全国的百姓都给丁宝桢竖了下大拇指。”
“是啊,人心思定。当初太平军没有实现的人人有饭吃,人人有衣穿的国家,华兴军马上就能实现。咱这辈子跟着总统,值了!”
“对,值了!当初我为满清鞑子卖命,也是心里憋屈的利害。跟着乔总统,值了!”
“不瞒二位兄弟,和图书总统刚刚发了急报,现在估计也到你们的军中。总统说了,丁宝桢只能劝降,不能强攻。他在民间的声誉甚高,百姓们恨不能把他当在世包公一样对待。若是杀了他,有损华兴军的威名。”陈炳文淡淡的道了句,端起酒碗小呡了口,接着道,“总统还交代了,新疆那边正缺人手。汉人不能再自相残杀了。能保住济南城中的十万士兵,最好不要用武力解决。”
“来,咱们三人敬总统一碗,敬这个即将到来的太平盛世!”
“这仗打的不痛快,为了区区一个丁宝桢,动用了三十万的大军。对付他,三路大军足矣!”
“这件事可不好做,丁宝桢自诩国之栋梁,一定会拼死抵抗到底的。”
杨宗濂跟着笑了笑,端起酒碗也轻抿了一口,很是儒雅。
该来的终究要来,仅仅三日的时间,华兴军九路大军便兵临济南城下,三个指挥官也齐聚一堂。
“三天,最多三天!”
丁宝桢郁闷的瞪了他一眼。
陈炳文早已想好了对策,给二人简单说了一遍。
丁宝桢正在书房处理军情,城内的爆炸声刚响起,他便冲出了房门。
三十万精锐围攻十万人团练驻防的济南,光是那阵势就把人的心理防线摧垮了。只能有一个解释,那就是乔志清疯了。三十万人一天要消耗多少的粮草和军饷,这样的大手笔,也只有他能干得出来。
吴国栋灰头土脸的坐在客座上,有些为难的询问了下。
陈炳文也高兴的把私藏的好酒端了m•hetushu•com上来,示意二人坐下后,亲自端着酒壶给二人各自满一碗。他参加华兴军比二人都早,也为华兴军立下了大功,所以军职也大了一级。当年在太平军的时候,他可没有陈玉成的爵位高。
城中的百姓均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,以为是天神下凡,所有的人都跪下了身子,冲天上的飞艇叩头求饶。
亲兵连忙持刀围在丁宝桢的身边,丁宝桢一抬起头,果然有二十条飞鱼在天空盘旋,往地面不断的投掷着东西。
济南城坚墙高,丁宝桢已经派出了大量的探子化装成百姓的模样前往关东送信,让朝廷紧急发兵,和中原的大军上下夹击,一句击败华兴军。但是朝廷现在也没有回信,似乎已经把关中地区给淡忘了。
没过多久,城墙上便响起了阵阵的枪声。但是前膛洋枪已没有准星,因为惯性射程又不够,哪里能动的了飞艇一下。将近数千发子弹飞上天去,一点作用都没起。
“大帅快些回屋,天上有妖怪正在作乱,这里有属下就好!”
“你们有所不知,总统是想速战速决,尽快的让江北恢复生产。自从太平军起义,战祸已经十五年之久。人心思定,都厌倦打仗了。”
枣庄平定之后,山东的南门大开。丁宝桢现在也没有实力分兵布防,把全部兵马都集中布防在了济南。整个山东他能调动的兵马也不过十万左右。吴国栋刚刚从枣庄回来,一路损兵折将,死的死逃的逃,只剩下不到万人,根本就没有了战斗力。
“管他http://www•hetushu.com是什么妖怪,快传令下去,给我打下来!”
“好了,都是自己兄弟,不用客气!”
丁宝桢无言以对,冲吴国栋疲倦的挥了挥手。
杨宗濂知道这些朝之重臣的秉性,不到最后一刻,他们绝对是要拼死抵抗的。
这些都是他们的前事,他们也都是聪明人。没有谁拿这些说事,除非是不想在华兴军里干了。
陈玉成皱了下眉,知道陈炳文的话里有话。杨宗濂也跟着皱起了眉头,陈炳文这么一说,肯定是此事有了变数。
丁宝桢心里咯噔一响,连忙就朝城内爆炸声传来的方向而去。还没有出府衙,就有士兵快马来报,“不好了,大帅,我们的粮仓和弹药库全部被炸毁了!”
陈玉成和杨宗濂同属南京军区,虽说从前一个是兵,一个是匪。但每日里待在一起练兵,也渐渐有了同事之谊。
吴国栋刚回到济南,丁宝桢就连忙把他唤到了自己书房议事。
三人回想起往事,感慨万千,端起酒碗便全都满饮了下去。
陈炳文一说起此时,杨宗濂便跟着敬佩的夸了一句。要知道安德海可是慈禧身边的亲信,在紫禁城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连曾国藩也得给几分面子。但是丁宝桢却丝毫没有估计,说杀就给杀了。单凭这件事,怎么也算是个英雄。
吴国栋满脸的严肃的伸了下手指,想起华兴军那恐怖的实力,心里有些颤抖。
陈玉成也眉目紧缩了下,心中突然一动,想通了很多的问题。
“吴兄弟,你和华兴军交过手。你说咱们凭借济南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城这城防,能在这里坚持多少天?”
丁宝桢虽然也万分的惊诧,但还是很快就恢复了冷静,让亲兵连忙给洋枪兵传令了下去。
确实,华兴军不管在哪一方面都强于鲁军。但是即便这样又如何,他世受皇恩,为国捐躯,拼死一战是他最后的归宿。要他投降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
“丁大哥,你让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?”
三人各自放下了酒碗,陈炳文轻笑着看着二人轻吐了一句。
纸张上写道,“济南城的兄弟姐妹,我们华兴军是为了大汉民族的复兴而来。大家同属于炎黄子孙,汉人一脉。血浓于水,不该有人再为了满清鞑子流血牺牲。现在我们三十万大军已经将济南城团团包围,城外的水源也被截断,城中的粮仓也被炸毁,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。只要你们肯放下刀枪,我们华兴军向天下人保证,绝对不会再乱杀一人。”
“行了,你先出去吧!”
“好,那就这么定了。这次航空一中队不扔炸弹,扔传单。咱们的士兵也在城外大声劝降,就看丁宝桢能坚持到何时!”
陈玉城和杨宗濂刚进了陈炳文的军帐,抬手便给陈炳文敬了个军礼。
“是有点棘手,但是汉人却是不应该再杀汉人了。我终于明白总统的苦心,他之所以派出这么多的兵马。一方面的原因也是想震慑这些汉人团练,让他们不动兵戈,知难而退。”
“丁大哥,我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。华兴军从青岛登陆的十万兵马现在已经拿下了淄博,从徐州北上的十万人也刚拿下了泰安hetushu.com,从河北南下的十万华兴军刚刚拿下德州。济南的东面、南面和北面完全被华兴军封死,而且还是一群手持精良武器的士兵。不管是比人数,比战斗力,我们都不在华兴军之上。这个城该怎么防?又怎么能防得住?”
“好办法,用民意和军心逼迫丁宝桢投降。”
“二位兄弟,不知道你们听没有听过丁宝桢怒斩安德海的事迹?”
陈玉成端起酒碗大喝了一口,话也渐渐多了起来。
“司令好。”
“三天?吴兄弟,你是不是被华兴军打怕了?三天华兴军就能全歼我这十万兵马?”
陈玉成也点头赞成,看着二人笑了笑,三人再次干了碗酒。下去就回了军营准备起来。
陈炳文轻声一笑,和他二人碰了下碗,也跟着大喝了一口。
“陈司令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不是总统有什么交代?”
飞艇渐渐移到城中心的位置,更是从上面抛泄下大量的劝降书。如同天女散花一般,飘散到城中的各地。
吴国栋沮丧的分析了下,他整日里也在琢磨怎么防守城池,可是面对华兴军的强势围攻,任何高明的计策在此时都没有了作用。
“什么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的,当年楚军被围垓下,刘备便用了四面楚歌的法子,轻松让楚霸王乌江自刎。我们这次也用这个办法,严密封锁四座城墙,截断城内的水源。然后借助航空中队,先炸城内鲁军营地的粮草。然后再给城内下发劝降书。我想丁宝桢既然是个忠义之士,一定会听从百姓和士兵的意见!”
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当然说真话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