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76章 中原大战五

“好,那我们就相信巡抚大人一次。”大汉铁着脸点了点头,扭头就对百姓大呼了一声,“父老乡亲们,丁巡抚说了,最多两天。两天之后就给大家一个结果,大家都散了吧!”
人群这才突然安静了下来,全部站在了原地没有动弹。
这时泉眼边上突然站出三五个膀大腰粗的山东大汉,鼓足了力气,冲身后的百姓大吼了一声。
大汉身边聚拢了数十个大汉,高呼一声便带头朝衙门走去。
“咱巡抚到底要撑到什么时候啊,我家眼看着就要断粮了!”
“巡抚大人,求求你发发慈悲,救救我们吧!”
“是啊,丁巡抚平日里刚正不阿,爱民如子,怎么这次就糊涂了。华兴军那可是天神下凡,咱们凡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。满族皇帝都被赶跑了,咱汉人还拼个什么命啊!”
方才在泉眼边才上万的人,现在估摸着已经将近十万多人。府衙两侧的街道密密麻麻的全是百姓,乌压压的一片不见首尾。
丁宝桢看着大汉皱了下眉,但还是给了百姓一个准确的时间。民意不可违,他这时候要敢否定一下,这些百姓肯定不是不会善罢甘休。
大汉嘶声大吼了一句。
“咱巡抚到底是咋想的啊,华兴军的势力这么强大,他们都放咱一条生路了,咱为什么不投降啊!”
据记载,济南城中大大小小的泉眼有一百一十多处,名副其实的泉城。但是泉眼再多,也不够城内五十万人没日的饮食起居。
百姓们见到了丁宝桢,http://www.hetushu.com情绪显然缓和了许多,火药桶也差一点点燃。
“怎么回事?你们想造反吗?”
“济南城的百姓们!你们都站好了听我说!”
大汉再次振臂高呼,话里已经很是不敬,但是一旁的官军并没有多说什么。他们也早就没了战斗的意志,谁不想好好的活下去。
“走!上衙门!”
“我们不造反,我们只要一口饭吃!大家说对不对?”
百姓们纷纷振臂高呼,喊声直冲云霄。
“可不是吗,华兴军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只要我们投降,他们便不会乱杀一人。而且还给我们粮食和水源,你说咱们凭什么要跟着他丁巡抚受这份罪啊!”
大汉也一时跪下了身子,对着丁宝桢大声的哀嚎了下。
“你们就别抱怨了,城里的粮仓都被华兴军给炸了。好多的老百姓连饭都吃不上了,你就偷着乐吧!”
人群立马就安静了下来,纷纷把目光集中在这几个大汉的身上。
“真是造孽啊,原来还以为丁巡抚是个好官,没想到当官的就没一个把我们百姓放在心上。他报效他的朝廷,为什么要把我们全城人都拉着陪葬。
百姓们密密麻麻的紧跟在后面,不断的跟着他喊着要水、要粮、要吃饭的口号。
人群渐渐散去后,吴国栋气急败坏的跟着丁宝桢进了书房。一进门就大骂了一句,“大帅,这些刁民明明是受人蛊惑。刚才什么不把那个大汉抓起来,他肯定是华兴军派进城内的和_图_书细作!”
“兄弟们,姐妹们,山东城的父老兄弟们。咱们不能再这样忍下去了!现在城内断水断粮,好多的人已经活生生的被饿死了。咱们在这里的人,过几天也将再没有粮食吃。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?难道也要被活生生的饿死吗?”
“当然了,城内好多没有存粮的人家早就断粮了。这几日都以野菜为食,听说城里有好几人已经饿死了!”
“好香啊,真他娘的!该死的华兴军总是大吃大喝,可把老子馋死了!”
“对!对!对!”
吴国栋大吼一声,满脸杀气的环顾着面前的百姓。
“有这么严重啊?”
领头的大喊振臂高呼。
一声剧烈的枪响在府衙外四处的游荡,吴国栋端起受伤的洋枪对着天空便开了一枪。
丁宝桢组织人马突围了好几次,都被华兴军强大的火力打退。每次都死伤数千,最后干脆龟缩进了城内,再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“要水!要粮食!要吃饭!”
先是城外的水源被切断,再是城内的粮草被精确的炸毁。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,华兴军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济南,但是却在城外迟迟不肯攻城。而是不断的逼迫城内的百姓自乱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府衙外的上百亲兵已经端着长枪把人群阻挡,看着对面越聚越多的百姓,各个面面相觑的不知道如何处理。
众百姓喝又喝不上,吃也吃不饱。本来就怒火中烧,现在看见吴国栋这态度,更是怒火中烧。此时的府m•hetushu•com衙外就像堆满了火药的仓库,只要一个火星便能将整个府衙夷为平地。
城墙上防守的鲁军不断的抹着哈喇子,反正华兴军也不攻城,所有人都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靠在城墙上饥肠辘辘的晒着太阳。
打水的人群越来越骚动不安,情绪也越来越激动。其中也不乏家里已经没有余粮的人,泉眼边上负责分发水源的官军也饿的无法再控制局面,任由这些百姓胡说八道。
“对,没错,两天之后我自然给大家一个交代。”
百姓们全部激动的振臂高呼,不管怎样终于有个期限,大家都有个盼头了。
“砰!”
丁宝桢紧锁着眉心,让人给吴国栋泡了碗茶水,心里不断的思索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。
这时丁宝桢刚好就从府衙的门里走了出来,对着吴国栋就呵斥了一句。
丁宝桢挑了下眉,马上就放下了手上的公文,起身就随着亲兵想府衙外走去。
“放肆!不得无礼!还不退下!”
“我们要见丁巡抚,我们要见丁巡抚,我们要见丁巡抚!”
“丁巡抚,求求您了。给我们一口饭吃吧,咱们都快饿死了!”
丁宝桢冲百姓挥了挥手,示意大家都站起来。
“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,你先坐下!”
丁宝桢正在府衙里处理着最新的军报,书桌上只放了一小碟腌黄瓜,还有半个窝窝头。
他在济南人心中威望甚高,虽然大家都还是有些不满意,但还是听话的站起了身子。
在城北驻防的吴国栋听见了动静http://m•hetushu.com,急忙带着上千人端着长枪返回了府衙。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后,马上沿着府衙的四周布防。
华兴军三十万大军把济南城围了个水泄不通,天天在城外杀羊宰牛,大吃大喝。
“山东城的父老乡亲们,你们的事我都知道!这几天我也再想办法!你们要相信朝廷,再坚持两天,一定会有吃有喝。请大家相信我,都先回去吧,不要给歹人可乘之机!”
这时,府外突然传来一阵阵杂乱的吵闹声,让他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心,吩咐门外的亲兵出府探查情况。
“你们少说几句,留点体力,赶紧和我挖点野菜去。不然过几日,城内的树皮都被人啃光了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不要!不要!不要!”
百姓们看到了这种情况,也全部拥挤上前,轻松冲破了鲁军的防线,把门口的兵勇淹没在了人海里。
“那好,咱们现在就跟丁巡抚评评理去,他可以为满清朝廷尽忠,但是咱们汉人凭什么陪着他为满清朝廷陪葬。我们要水,我们要粮食,我们要吃饭!”
济南城的粮草全部被航空中队炸毁,城内现在少说也有五十万的人口,每日里的粮食消耗也是个惊人的数目。
济南城的泉眼附近,密密麻麻的都是打水的百姓。每个人都是一副焦躁的表情,每处泉眼都排满了人。
百姓们也相继跟着跪了下来,大声的对丁宝桢哀嚎。声音好半天才传到街尾,半天才停歇了下来。
“巡抚大人万岁,巡抚大人万岁!巡抚大人万岁!”
“是啊,咱hetushu.com这每天就管两顿饭,还都是窝窝头。我这一个月都尝过肉味了,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。”
“混蛋,你他娘的一定是华兴军混进城内的特务。来人啊,把这个带头作乱的贼人给抓起来!”
“不能抓人,不能抓人!”
“丁巡抚,你说的都是真的吗?再过两天,我们就会有吃的了吗?”
大汉面对着吴国栋毫无惧色,扭过头对准身后的百姓就大吼一声。
华兴军断掉城外的水源后,若不是济南城的泉眼众多,早就坚持不住了。
还没等门外的亲兵动身,府衙外的亲兵已经慌忙进了书房禀告了一声,“不好了,大帅。城里的老百姓造反了,都在府衙的外面嚷嚷着要见你!”
大汉反问了一声,将了丁宝桢一军,不想听他模棱两可的表态。
吴国栋身后的兵勇当下就要上前把大汉拿下,大汉嘶声怒吼一声,身后马上就有数十人冲出,和鲁军的兵勇扭打在了一起。
所有的百姓几乎全部振臂高呼,多日的委屈立马就全部激发了出来。
百姓跟着嘶吼了一声,从近到远,此起彼伏,连绵不绝。
“你小声点,咱巡抚可是终于朝廷的。要是让别人告发了你,你就等着军法处置吧!”
百姓越聚越多,一会便有上万多人。都振臂拿出了自己最后的力气嘶声高呼。
“让丁巡抚出来,我们要见丁巡抚!”
“你们这些刁民,谁要敢再胡搅蛮缠,格杀勿论!”
吴国栋对着大汉怒斥了一声,说着就对手下的士兵挥了挥手。
“谁敢抓人,我看你们谁敢抓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