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79章 中原大战八

袁保恒自顾自的感慨了下,一时间完全没有了目标。现在朝廷容不得他们,他们就是想尽忠,也没有人再给机会。
袁保恒良久无语,头垂着地面,在心里反复计较了大半个小时,最后终于轻吐了一声,“打开城门,向华兴军投降吧!”
袁保庆把事情的前后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有条有理的分析了下,并没有感到怀疑。
袁保恒紧了下眉,把目光转向了袁保庆。
二人面对雷霆之威,顷刻间内心的防线便完全的崩塌,没有任何的理由来反驳乔志清。全都是一副面红耳赤的样子,不自觉的摸着头上的辫子,心中满是羞耻之心,再也没有一丝荣耀的感觉。
袁保庆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袁保恒,他的心里已经下了投降了决定。这时候也不想什么名节和地位了。现在就是拼死一战,结果也可能两边都不讨好。
城内的百姓一片欢呼,全都出了家门,在街道上自发的欢迎华兴军入城。
所以城内断粮断水几天,还没有发生大的骚乱。但是能控制一时,却控制不住一世,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有多少人出来反抗。
“大哥,现在城内断粮断水,将士们也都知道了情况。我们马上就要控制不住了局面,不管是战是降,你都下个命令吧,今日就要和华兴军做个了断。”
“保恒兄弟,你下命令吧。现在我们已经逼上了绝路,是战是降都没有了意义。眼下还是应该为了袁家的后人,还有许昌城内的五十万百姓和将士着想。若是我们坚持不和*图*书降,最后很有可能落个众叛亲离的地步。”
“你说的也许是对的,我们袁家为朝廷尽忠职守这么多年,想不到最后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他二人虽然人投降,但是心里并没有投降,也仍然以大清的臣子为荣。
袁氏家族的所有人更是面如土色,传单上所通报的最新消息,无疑断绝了他们最后的生路。
乔志清面色严厉,语气中无不是悲愤之意,不自觉的就把握有酒杯的手重重的拍在桌上。
“保庆大哥,你那边有没有外面的消息?山东的丁宝桢巡抚真的归降了华兴军了吗?”
“乔总统是在指责我们二人不顾汉人之情,为满人朝廷看守江山吗?”
丁宝桢在同一天被带到了南京,乔志清得知消息后心情大好。特意在总统府设了一桌宴席,专门招待丁宝桢和袁保恒二人。
两人举起酒杯,终于开口道了一句,也跟着满饮了下去。
二人已经褪去了官袍,换上了儒生常穿的灰布袍子加马褂,脸上少了点戾气,多了一丝的儒雅。仍旧留着长辫子,头戴瓜皮帽,以表示对大清的忠心。
“二位大人,志清在南京对你们可是早有耳闻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相见。”乔志清端起酒壶给两人各自满了一杯,端起酒杯后感慨一声,“只可惜少了吴长庆和丁日昌两位大人,当日我也想让两位大人留下来。但是人各有志,我也不能强求。这第一杯酒呢,咱们便敬给他们二人!”
丁宝桢认是一脸严肃的回答一句,一脸的正http://www.hetushu.com义凛然。
“那要是这个君主听不进忠言逆耳,惩罚这些忠心耿耿的大臣呢?”
亲兵们早就摆好了一桌子的酒菜,乔志清也专门取出了陈年的山西汾酒,泡在热水里已经烫了好半天。
“两位大人多虑了!”乔志清轻笑一声,摇了摇头,给二人斟满了酒,平静的看着二人道,“两位大人身为大清的臣子,为大清尽忠职守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本总统并没有怪罪之意。相反,当两位大人在生死关头,能以百姓的性命为重,本总统还是非常的佩服。只是我有个问题想问两位大人一声,君主贤明的时候,做大臣的应该拼死辅佐君主。但是若是君主昏庸无道的时候,做大臣的应该怎么侍奉君主?”
乔志清也换了身儒生的衣服,出门后和二人各自打了声招呼,依照主宾的位置相继坐了下来。
袁保龄本来也做好了为朝廷尽忠的准备,可是现在朝廷把他们当做了十恶不赦的反贼。若是再拼死尽忠,就是把袁家满门都搭进去,也得不到朝廷的承认。
丁宝桢和袁保恒同时抱拳,面色严肃的对着北方朗呼一声。
袁保恒也抱拳回辩一声,对丁宝桢的话十分的赞同。
乔志清仍是满脸厉色的看着二人,当真是当头棒喝,把二人问得哑口无言。
“好,很好,这的确是儒家一直倡导的忠君爱国之道。两位大人想必也是熟读史书,那本总统再问你们一句。当年宋高宗初定江南,岳飞本来已经快大破金人,收复北方和_图_书故土。但就是奉行了此道,导致后来的风波亭遇害。后果就是江北彻底沦陷,我数千万汉人子弟沦落成金人的奴隶,被肆意屠杀欺凌。明朝末年,也是出了一个比岳飞还要冤枉的袁崇焕大帅。因为崇祯的昏庸,自毁长城,竟然将袁大帅凌迟处死。结果就是满清鞑子入关,更是屠杀我上千万汉人。你们说说看,岳飞和袁崇焕都是忠于他的君主,但是他们忠于这个民族了吗?他们爱的是哪个国?他们行的又是什么道?”
“我再来问两位大人,当初明末的汉人为了不屈服满清鞑子,宁可断头也不留辫。为什么才过了区区不到两百年,这辫子便牢牢的长在头上。现在我们汉人已经得了天下,可是有人却不想拿下来了。这又作何解释?这又为了什么,让汉人的子孙去忠于一个沾满汉人鲜血的刽子手?坐上龙庭就是皇上吗?坐上龙庭就是君主吗?坐上龙庭就能继续我汉人子孙吗!”
城内的百姓顿时人心惶惶,全都知道了处境,也突然明白豫军为什么把井水都进行管制。
“现在城外都被华兴军封锁,外面的消息都送不进来。但是华兴军在进攻开封的时候,丁宝桢确实派过人找过我,想让咱们出兵援助山东。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和你商议,开封便把被华兴军给吞并了。现在看情况应该是真的,丁宝桢手下的兵勇比我们的装备还差。面对华兴军的进攻,估计连一天都坚持不住!况且华兴军占据绝对优势,根本不用对我们使用任何的诡计。他hetushu.com们的唯一目的,也许就是逼迫我们主动投降,放弃为朝廷尽忠的想法。”
乔志清给二人再次斟满一杯,举杯跟二人示意后,又满饮了下去。
“当然是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君主即使要责罚这个大臣,大臣也应该毫无怨言的接受,这才是忠君爱国之道。”
二人同时被乔志清吓了一跳,好半天没有一句话,没有丝毫的理由反驳乔志清。
乔志清给二人又满上一杯,依旧面色平静的端起酒杯对二人示意了下,仰头就满饮了下去。
“当然仍然是忠君爱国,让君主变得贤明起来!”
屋子里顿时一片安静,座下的二人各自叹了口气,表情凝重的看了眼袁保恒,告辞后便匆匆的走出门去。
“两位大人,今日就说这么多。你们在战俘营好好改造吧,那里也能让你们浮躁的心安静下来。国家初定,正是用人之际,也希望两位大人能尽快的明辨是非,和亿万的百姓站在一起。”
“我同意丁大人的看法,自古就是天地君亲师。做君主的就是再昏庸无道,做大臣的也只能尽力辅佐,而不能生出反叛之心。不然天下你不满意,他不满意,岂不是陷入大乱之中。”
“这第二杯酒,我敬给两位大人。多谢两位大人深明大义,避免我汉族数数十万同胞的伤亡。”
乔志清面色平静的看着二人叮嘱了声,挥手便让亲兵把二人带了下去。他也给了二人一丝的希望,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。若是二人诚心归顺,往后还是要重用的。
袁保龄刚进了书房,扯和-图-书着嗓子便抱怨了一句,此时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斗志。
丁宝桢自饮了一杯,面色深沉的询问了一声。
许昌城的情况和济南不同,济南只有十几万的兵马驻防,却有三十多万的百姓。而许昌城总共五十万不到,却有三十多万的豫军。
二人心里突然一暖,脸上终于变得轻松起来,端起酒杯也喝了一口。
“大哥,这些事不会是乔志清来诓骗我们的!我们袁家两代人对朝廷忠心耿耿,朝廷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?”
“这第三杯酒,就敬给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汉人同胞,愿以后再也没有兄弟相残!”
袁保恒投降的命令一下达,早已厌战的众兵勇连忙就在城墙上打起了白旗。他们中有一半本来就是被强拉来的士兵,谁愿意冒着生命的危险继续抵抗。
袁保恒也是同样的想法,只是端着酒杯满饮了下去,并不说话。
袁氏三兄弟也急忙回了府衙议事,各个都是愁容满面的样子。
袁保龄连忙下令士兵把城内的传单全都收缴上来,严禁将士和百姓们谈论此事。
乔志清不急不忙,依旧平淡的笑了笑,饶有兴趣的继续追问。
许昌城的四座城门大开,华兴军顺利进驻城内。袁家三兄弟被押往南京,在南京的战俘监狱接受改造。
大家前些日子都还是拔刀相见的敌人,现在面对面的坐在一起,多少都有些不习惯的板着脸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“总统有心了!”
这一杯太有分量,乔志清的话看似轻描淡写,但丁宝桢和袁保恒听着显然刺耳很多。
“总统客气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