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80章 丧权辱国

“每个人的心中都一颗羞耻心,正所谓知耻而后勇,改错而立新。服侍过清廷的官员那么多,照你这么说,全部喀嚓了,以后谁还敢为我们做事啊?”
乔志清和苏三娘抵达码头时,百姓们也在岸上欢送南海舰队。其中很多人都是义和团将士的家属,全都眼泪汪汪的告别自己的亲人。他们都是随着义和团一起来到南京,乔志清为了让义和团的将士安心,也在南京给他们临时安置了住所,待菲律宾的局势平定后,再有南海舰队派人把他们送过去。
乔志清瞪着魏子悠愣了下神,点头长吐了口闷气答应道,“你去告诉他们,我随后就到。你待会顺便通知苏三娘一声,这次招降义和团的事情,也是苏三娘出的主意!”
魏子悠撅着小嘴,开玩笑的嬉笑了下。
“是,那我下去了。”
“三位长老,一定要把握好机会。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,我在南京等待着你们的好消息!”
乔志清手上的公文是由关东的火狐发来,关东军大举屯兵在锦州到山海关沿线,华兴军和他们针锋相对,布防在唐山和秦皇岛一带。
“总统放心,我们三人绝对不会你的所托。您不杀我们,我们已经万分感激了。您的话,我们三人一定照办!”
乔志清淡淡的介绍了下,看着他三人能为一个他们利用的工具求情,心里还是很高兴,毕竟他们已经开始转变。
土尔扈特部的旗主阿斯根,也起身大骂了句。他是土尔扈特部在外蒙古的一个分支http://m.hetushu.com。对先祖此前在俄罗斯的遭遇耿耿于怀,甚至这些俄罗斯人残暴的秉性。
魏子悠吐了下舌头,调侃了下乔志清,端起热茶小呡了起来,暖了暖身子。
“总统,在北京的时候我们随便从山东找了个姓朱的孩子立了皇帝,其实他也是个无辜的人,老朽斗胆为他求情,请总统放他一马!”
“是啊,乔总统。千错万错,都是我们当日鬼迷心窍。这个孩子是无辜的,还请总统大人饶他一命!”
苏三娘也微笑着抱拳跟三人告别了声,比当初的英姿飒爽更多了些女性的柔媚。
“莫日根说的不错,满族人已经没有了他们先祖的英勇,现在已经沦落成了奴仆。外蒙古不是谁想给就给的,它是我们蒙古族的家园,应该由我们蒙古族来做主!当年我的部族祖先逃在了伏尔加河畔,就是被这些俄罗斯人占了领土,强行逼迫为奴隶。没有办法我们才回归故土,没想到又要遭受俄罗斯人的奴役。就是是死,我也不答应!”
义和团的众将士全部在南京军营重新接受整编,乔志清又给他们补充了些人马,共操练出一个军的兵力。
天地会的三长老对苏三娘还是以盟主相称,乔志清微微一笑,并没有反对。
三位长老也抱拳下了保证,都是江湖的汉子,说话落地有声,谁也没有半丝的虚情假意。
乔志清瞥了她一眼,拿着军报仔细的翻看起来。
外蒙古乌兰巴托,众外蒙古的贵族全都聚在了盟长那逊绰http://m.hetushu.com克图的蒙古包中。
“总统放心,我一定建设好菲律宾,把它打造成大中华的塞外江南!”
“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!”乔志清起身呵斥了声,半天才平复下了心情,面色威严的给魏子悠介绍道,“俄罗斯虽然疆域广阔,但是现在却是个花架子,大半个疆域都是苦寒之地,人口连咱们的十分之一都没有。他们也就是欠抽了,才站起身子折腾一下。你去通知中央日报,让他们刊登一条特别消息。把满清丧权辱国的这些龌龊事情公之于众,让天下的百姓们看看,这个腐烂的朝廷每天都在干些什么龌龊的事情。在最后再用大字加上一条,我们新中国绝对不承认这份条约。外蒙古自古就是我华夏的领土,在将来也是!任何人都不得已以任何的理由割让!”
菲律宾的蔡少勇也在南京的政府里学习了几个月,准备回去后,便协同义和团的将士,打垮西班牙,成立菲律宾共和国,加入大中华联邦共和国。
魏子悠见他脸色缓和了下来,又露出了一丝俏皮的笑容。古怪的敬了个军礼,下去就办起了公事。
众贵族旗主的脸上都是满腔的愤怒,蒙古包中一阵的肃杀之气,所有的人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。他们刚刚得到清廷的通知,朝廷已经将他们划归给北面的俄罗斯,他们以后也将不再受清廷管辖。
乔志清先下了马车,然后绅士的把苏三娘也扶了下来。亲兵们把围观的人群远远的隔开,给二人腾出一条安全的空和*图*书地。天地会的三长老还有蔡少勇也很快迎了上来,见到二人便各自打了声招呼。
喀尔喀车臣汗部的旗主莫日根首先大骂了一句,他和那逊绰克图进攻新疆时护主有功,一路护送着那逊绰克图逃回外蒙古,也深受那逊绰克图的器重。
众头领也都大呼了一声,全都捏紧了拳头,振臂高喊。
“三位长老放心,我并没有为难他。只是那个孩子的身份变化的太大,疯掉了。从乞丐变成万人敬仰的皇帝,又从皇帝沦落成了乞丐,任何人也不能承受这样的落差。
丁宝桢和袁保恒退下后,在门外等候半天的魏子悠便跟着乔志清进了书房。把手上的情报递给乔志清后,便在卧榻上坐了下来。
菲律宾在乔志清的眼中,和印尼、马来西亚没什么区别。乔志清对他们一点的好感都没有,在乔志清所在的历史上,这些南洋的国家也都爆发出大大小小的排华运动。肆意屠杀汉人的性命,抢夺汉人的财富。
“少勇,三位长老,菲律宾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。尤其是三位长老,你们天地会已经不合时代了,该扔掉的就扔掉吧。在北京你们也重新恢复过大明,你们也应该看到全国百姓的反应了。这个时代已经不是皇帝的时代,不进步便意味着灭亡。待菲律宾解放后,不管是义和团还是天地会,都将改名为菲律宾国民自卫队。”
其他两位长老也张口求情了下。
“盟长,不能答应,我们就是死也不能答应啊!”
“总统好,盟主好!”
三人面红耳赤的垂和-图-书下了头,都不再多说什么,各自和乔志清抱拳告辞后,便同蔡少勇一起上了战舰。
魏子悠被惊了一跳,差点没把茶碗摔倒地上。
现在的天已经是寒冬腊月,江北各地都陆续的下起雪来。幸亏南京的天不太冷,不然跟北京一样,魏子悠都不能想象怎么在那里生活。
“我就是说说吗,乔大哥菩萨心肠,只会度人,不会杀人!”
乔志清突然打破了屋里的安静,拍着桌子就大骂了一句。
蔡少勇满脸志气盎然的下了保证,笑着跟乔志清握了握手。
乔志清看着三人言辞恳切的叮嘱了一声,现在的三长老的军权完全被乔志清挟制,其实义和团大军现在已经完全被华兴军派去的军官架空,他们若是不听话,乔志清分分钟便能废了他们。
江北初定,乔志清必须养精蓄锐,此时还不是平定东北的好时机。
汽笛鸣响,战舰的发动机轰隆作响。一艘艘战船腾起了巨大的蒸汽,开始缓缓的驶离港口,向着菲律宾远洋而去。
“是,总统!”魏子悠也知道事关重大,不敢再开玩笑,小脸严肃的就往门外走去。刚走到门口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来,回头就提醒了一句,“总统大人,今天下午南海舰队就要,准备载着义和团的兵马前去菲律宾,你要不要去送送他们?”
密报上的一条消息让乔志清郁愤不已,清廷刚刚在黑龙江和俄罗斯签订了共同防御计划。两方向世界宣布,结成攻防联盟。若是其中的任何一方受到侵犯,也代表着向另一方同时开战。清廷也自和*图*书愿把外蒙古和外兴安岭一带划归给俄罗斯统治,从此两家永结同盟,世代友好。
“乔大哥,我们该怎么办?我看过俄罗斯的地图,疆域比咱们新中国可大多了。清廷有俄罗斯这个盟友,一定会实力大增的!”
当日在北京走的急,也不知道这个小皇帝跑到哪里去了。
“乔大哥,你刚才骂的真是痛快。要我说把这些满清的奴才全喀嚓算了,跟他们讲道理干吗!”
此次进攻菲律宾的行动,乔志清也没对义和团有特别的要求。在这块西班牙的殖民地,除了汉人的百姓,皆可杀!
王隐林抱拳向乔志清求情了下,方才听乔志清说起他们在北京复明的消息,心里突然想起他们侍奉的小皇帝还没有消息。
“这些个满清鞑子,真是越来越不争气了,怎么可以这么做!”
魏子悠有些担心的问了句,她就怕看见乔志清动怒。乔志清一生气,她的心也马上就跟着纠结了起来。
“都先安静一下。”那逊绰克图也是满脸愤怒的挥了挥手,待众人都安静下来后,继续讲道,“你们说的我心里都明白,但是我们自从在新疆和华兴军一战,元气大伤,现在早就没有了雄鹰的强壮。你们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对付即将入侵的俄罗斯,而不是在这里跟我像个女人一样抱怨!”
“这些满族混蛋,他们凭什么给我们做决定。外蒙古又不是朝廷的,他们这几年除了给外蒙古灾难,还给过外蒙古什么!他们说把外蒙古划给俄罗斯,难道我们就要心甘情愿的变成俄罗斯的仆人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