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清末之雄霸天下

作者:枯藤老树
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497章 女孩的心思

凯西亚也尝到了禁果的甜味,每次总是讲道兴奋的时候,主动勾引着乔志清在书房就办起了好事。乔志清也是来者不拒,每次都把这个洋妖精喂得饱饱的,也当做是她的授课费。
她当时都想指着乔志清大骂一声昏君,但是看着他坏坏的模样,就是开不了口,反而倒觉得让人着迷。这个想法很让她震惊,她发现在不经意间她已经把乔志清装在了心里,而且是那么的排斥其他的女人和乔志清接触。
魏子悠好奇的瞪大了眼睛,不知道乔志清在打什么鬼主意。
乔志清感慨了下,抬头望着魏子悠轻笑了下,又低头批阅起了公文。
乔志清边提笔批阅着公文,便对着魏子悠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。
魏子悠一听就红了脸蛋,小脸对着地面,结结巴巴的摇了摇头。
那逊绰克图与归顺新中国的事情,罗三元很快发了军报给乔志清过目。
那逊绰克图不是贤臣,他当初对清廷还抱有幻想,更是对拥兵自立抱有期望。
乔志清对着魏子悠坏笑下,接过公文后,又吩咐魏子悠把卧榻整理一遍。在这个小丫头的面前,他也从来没有顾忌国总统的形象,总是一副流氓的表情。
“不小了,你今年都二十有一了,我们的新婚姻法刚刚颁布,男子二十岁,女子十八岁就可以成为合法夫妻。你这都算是大龄未婚女青年了,还是早点准备的好,不然真就变成剩女了。”
“乔大哥,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,我先去把公文发出去。”
“时www.hetushu.com间过得可真快啊,我记得你刚跟着玉婷工作的时候,还是个刚刚毕业的小姑娘,没想到现在一跃就成为大人了。”
清廷这时候对旗人还是继续从前的俸养政策,全体旗人每个月还能享受朝廷的一两银子的补贴。虽然少了很多,但是若是精打细算,每天吃糠喝稀,一家人还是能坚持的活着。
“遵命,我的管家大人。以后小的会主意的!”
魏子悠走后,乔志清盯着蒙古的方向愣了愣神,嘴角不由的浮起一丝的微笑。
俄罗斯在乔志清意料之中的没有再大动干戈,若是乔志清猜的不错,他们一定求沙皇再增派援军。
乔志清刚才连衣服都没有脱,直接提枪上马。办完事后,悠闲的在书桌前坐下,还吸了根烟过了把瘾。他也就是在这时能偷闲一下,每天永远有一大堆公文等着他批奏。
已是初夏时节,女人们又开始花心思穿戴起来。凯西亚更不例外,前几天看见魏子悠穿的职业短裙加黑色丝袜,硬是派人到潘记服装厂订做了一身。
但是现实清廷卖了他,紧接着又是俄罗斯彻底把他打垮。除了华兴军这一个退路,他们外蒙古再也有没有其他的路走。
西线由东海舰队负责,从澎湖列岛的正对面厦门港出发。
俄罗斯所雇用的奸细都是从关内逃出的满人,这些人出关之后,从前好吃懒做,没有任何的生存技能。女的大都进了青楼,男的要么每天啃个窝窝头拌个腌白菜,照样和图书大爷似遛鸟斗狗,要么就是参军入伍,在八旗军营里混个营生。要么就是从事这种买办活动。懂洋文的充当充当翻译,什么也不懂得就为洋鬼子跑跑腿,打探打探情报。
魏子悠进门后,屋里还有一股浓浓的欢爱的味道。卧榻上杂乱不整,还有凯西亚大红的内衣也胡乱的扔在上面。
魏子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每次都被眼前的这个坏人当丫鬟一样使唤。最可恨的是这个坏人舒服完了,偏偏让自己给给消灭证据。
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主而事。
乔志清边动笔批奏公文,边笑着问了一句。
“子悠,你今年多大年纪了?”
“乔大哥,你问我的年纪做什么?”
“子悠,又有什么急事?”
他们二人倒是舒服了,就是苦了给他送公文的魏子悠了。好几次都是站在门外,听着里面翻江倒海的折腾。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心里痒痒的从开始听到最后,小脸都红的跟烧炭一样。最后等里面安静了,还得耐着头皮进去给乔志清送信。
凯西亚收拾了下妆容,毫不避讳的冲魏子悠轻松一笑。慢悠悠的穿戴好衣服后,踏上自己的高跟鞋便出了门去。走起路来那性感的身材一览无余,比起东方女人更多了些健美的味道,连魏子悠看了也忍不住心肝乱颤了下。
“前些天我收到你父亲的来信,在汇报了江苏的治理工作后,又跟我提起你的终身大事来,他想拜托我给你找个如意郎君。对了,子悠,你都喜欢什么样子的男hetushu.com孩?从文的,从政的,还是从军的!乔大哥不会亏待你的,肯定会给你找个最好的!”
魏子悠毫不客气的提醒了乔志清一句,把手上的军报交给了他,差点没把他当做古代骄奢淫逸的昏君看了。
魏子悠做贼心虚,结果公文后就出了门去。她好几次都想着对乔志清老实表白算了,大不了被他拒绝。但是话到嘴边,又因为女儿家的羞涩,硬生生的咽了回去。前些天乔志清迎娶凯西亚,魏子悠大晚上还躲在被窝里偷偷抹过眼泪,心里别提多难受。
但是战争动员毕竟是个长时间的问题,这时候还没有修建西伯利亚铁路。光是信件传回莫斯科就需要小半年的时候,沙皇就算要增兵,也得先解决兵源和物资运输的问题,没有一年的时间,蒙古草原最多也就这三万的骑兵驻防。
他虽然在后世也读过欧洲的近现代历史,但是毕竟都只是浅尝而止,对欧洲这些国家深层的渊源都不甚了解。而出身贵族的凯西亚对这些问题可都了如指掌,每天便成了乔志清的家庭教师,拿着地球仪跟乔志清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讲解。
外蒙古的那逊绰克图已经决定带着各部落归顺新中国,愿意与新中国一起抵抗外侮,重新夺回外蒙古草原。
“乔大哥,最近你都被那个洋女人把魂勾跑了,大白天的也不安分!”
乔志清放下了手中的纸笔,认真检查了下批阅的公文,递给了魏子悠让她发下去。
图库夫斯基冷静了下,也暗觉得阿列尼切和图书夫所言有理。华兴军能轻而易举的灭掉三千多俄国精锐,实力必然非同一般,还是在外蒙扎稳脚跟,让沙皇派援军支持才是。
“总统大人,我先走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这一切都是乔志清带来的东西,魏子悠怎么也想不明白,乔志清是怎么把这些女人身上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发明出来,而且每一件都让女人爱不释手,男人更是视若珍宝。
婚姻法的制定要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,虽然不提倡早婚,但也不能脱离实际晚婚晚育。世界这么大,正是需要汉人去占领的时候。错过了这个机会,到了列强并起的时代,可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血腥的殖民扩张了。
“二十有二了!”
乔志清不想再容忍着李鸿章发展壮大,他的心里只有朝廷,连民族大义都可以置之不顾。此时的满清朝廷若是不排斥汉人,唯才是举。提早让李鸿章入东北主持大局,清廷也不会是现在的这个局面。
这个年代因为医疗条件还不发达,人的生命普遍不长。三十而立、四十不惑、五十知天命、六十花甲、七十古来稀。
进攻台湾的海陆两军现在都已准备妥当,分西线和南线两部分,彻底把台湾的后路截断,没有再留给李鸿章一条生路。
“乔大哥,你别听我父亲乱说。我还小呢,不着急。”
每次从卧榻上收拾出什么特别的东西,魏子悠总会羞的快要钻进地缝去了。这次还好,内衣还算完整。上次收拾出一条内裤,中间竟然生生的被撕出裂缝来,最要命的是裂缝hetushu.com还处在女人的最私密处。
魏子悠当时又羞又躁,虽然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但是上学的时候也好奇的看过一些春宫图。这条肉裤用来做什么,她那脑袋一转就知道。最可气的是乔志清显然发现了这个问题,还一脸坏笑的盯着她。
此次进攻台湾的陆军由广州军区和南京军区协作,每个军区出动三路大军的兵力,总兵马达到二十万人,足足是台湾大军的两倍。
魏子悠整理好了卧榻,在上面双腿并拢的坐了下来,不知道乔志清为什么突然关心起自己来了,但还是小心脏乱跳个不行。
罗三元从内蒙来军报后,魏子悠不出意外的又满脸羞红的在门外等了半天,等屋里安静下来后,才推开门把信送了进去。
所以乔志清对罗三元的恢复就是,对待那逊绰克图只能利用而不能重用。待外蒙古从俄罗斯人手里收复后,外蒙古的军政大权还是得交付在信任的人手里。
南线由南海舰队负责,从台湾南面的菲律宾军事基地出发。
这一年的时间对于乔志清足够了,不但可以把波兰扶植起来在俄罗斯门口闹上一下,还能彻底平定台湾和日本,等回过神来,就算是俄罗斯倾巢出动,乔志清也能拼尽全国之力把他们给全歼。
乔志清有了这个波兰公主做老婆,倒不像是取了个老婆,天天把凯西亚当做是欧洲百科全书一样使唤。
他倒不是怕回错了话,最主要是现在使用的还是繁体字,他是接受简体字长大的人,一不留神就会写出简体字,闹出了很多的笑话。